笔趣阁 > 绛都春 > 008 我是妖精

008 我是妖精

  “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其实是妖精。”肖绛俯下身,低低地说。

  能配合多邪恶的笑,就配合多邪恶的笑。

  然后把豆芽平时的所作所为,自认为隐秘,实际上从不避讳她的事,挑几件讲讲,好像她无所不知似的。

  豆芽惊得瞪大眼睛,张大嘴巴。

  真的!

  是真的!

  她的主人不仅不疯不傻,而且什么都知道!

  单那双眼睛,说话时格外明亮,哪像往常,就好像蒙着一层灰雾似的,死气沉沉,都不知道在看向什么地方。

  这绝对绝对不是一个人!

  而且她确实偷听到有人给主人下毒,可现今哪有半分中毒的样子,不是被妖精附体又是什么?普通人哪有这么大的本事?

  咕……

  恰巧这时,肖绛的肚子叫了声。

  豆芽立即吓得瑟瑟发抖,“大仙,大仙,求您别吃我呀。您看我这么黑,肉不好吃的!求您了求您了。”一边说,一连磕头如蒜,咚咚作响。

  这脑补的能力真是强大。

  “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不吃你。”肖绛挥挥手,一秒入戏,“不仅如此,只要你能忠心不二,我保证你以后有好日子过。我们当大仙的,顺应天地,从来说话算数。但你要敢耍花样,我也会知道的。”

  “不,不,我不耍!我,我,奴婢,小人……绝对忠心,不然就让小人天打雷劈!”豆芽忙道。

  “不用雷劈,我会劈的。”肖绛比划了个手刀的样子,敲在豆芽脑门上,“咔嚓,就这么从中间一分为二。放心,绝对不会偏半分的,心肝脾胃肠子肚子肯定两边都齐齐整整。对不住,**子和血就实在没办法了……”

  肖绛说得轻声细语,仿佛在豆芽耳边呢喃,再加上那个劈的动作,豆芽登时瘫倒在地,口中不断念叨着“我忠心我忠心”一类的话。

  肖绛觉得差不多了。

  再过分,这位只怕要当场吓尿。

  “现在你知道了我的秘密,若敢对外透露一个字……没人会相信,但是……”

  她看了看自已细瘦的,皮肤都干巴巴的小手掌,又看了看豆芽的脑门。

  要这么吓唬高闯,高闯会怎么反应?

  她突然想。

  他必定会冷笑着,单手拎着她,毫不犹豫地丢进柴堆。

  不是妖精吗?直接烧死好了。

  搞不好还把全府的人弄进来围观。

  哪怕她真是个妖精,她相信,他也敢这么做!

  但,对眼前这个极度封建迷信的丫头就不同了。

  采取这个策略,是想起豆芽每天求神拜佛,对鬼神非常畏惧。

  在和亲的路上,“她”见过有下级兵丁假装撞鬼,借机对豆芽上下其手。

  所以说记忆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原主的超强记,能够让她根据这些看似无用的信息碎片,初步分析出人物的大致轮廓,找到合适的应对方法。

  对高闯,对那位大和尚,对眼前的黑豆芽,都是如此。

  不然她两眼一摸黑,还混个P啊!

  这就是她的专业啊!

  豆芽连忙抿紧了唇,拼命摇头,连哼半声也不敢。

  好了,暂时收服。

  但人心复杂,时间久了必定会有风波,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现在你先把这些东西都收收好。”她暗松了一口气,吩咐。

  豆芽连忙爬起来,手脚麻利的开始干活。

  由于人种优质,豆芽身体素质极佳,虽然不大聪明,却是个壮劳力。

  那些箱笼看起来笨重,豆芽却取放轻松。

  肖绛凑过去看了看,不过是些衣裳,日用品和木炭类的东西。

  看品质,很符合冷宫应有的待遇。

  吃食是没有的,显然要每天去大厨房拿,或者有人送。

  “后面杂物房里有把锈了的破柴刀,待会儿把那边的桌子劈了当柴。”

  “有木炭……”豆芽小小声提醒。

  “潮的,烧了会起烟,拿去晒干再用。”

  呵呵,如果她想自尽,只要随便找找,这院子里长长的帷幔以及铁器还真有。

  可惜啊,她不想!

  还要好好活一场别样人生呢。

  再看看送来的这些东西,只能说这府里真有“好心人”,包君满意。

  趁着豆芽收拾的工夫,肖绛盘膝在床上,做了个简单冥想。

  豆芽瞥到,更觉得“大仙”高深莫测。

  随后,肖绛就把豆芽叫到身边,打听了下环境情况。

  “我久居深山千百年,不入人间,倒不知道这里的事儿。”她给自已加戏。

  但凡她能想起的原主记忆,都是清楚到变TAI。

  当然还有很多没想起来的。

  不过原主应该确实是个有精神缺陷的人,真的对外在环境一无所知。

  或者是根本没有兴趣了解。

  豆芽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生怕自已知道的说不全,就变成两半的。

  原来,肖绛的穿越之地是异时空,不是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却是个三国鼎力的世界,从见过的衣饰和物品来看,有点类明朝的风格。

  武国,是她的母国,地处广袤肥沃的中原地带,都城开阳,国土最大,人口最多,综合实力最强。

  越国地处西南边陲,因为物产丰富,所以格外富庶,都城西理,易守难攻。

  燕北是北边之国,地理位置偏僻,气候和环境苦寒,最为穷困。

  大多数人都觉得燕北是蛮蛮荒之地,但燕北人武力值高,能征善战。

  三国之中,只有武国的赵渊称帝了。

  越国和燕北国之主,都是称王。

  由此,三国的强弱、高下,一目了然。

  但豆芽只是个底层的百姓,粗使丫鬟,没什么大见识,所知有限。

  肖绛问了好多看似无聊的问题,大多是关于民生的,足足一个时辰。

  最后她分析了那些线索,大致可以判断出三国之间近年来没有大的战争,可是边境小摩擦不断。

  重要的是,近几年燕北连年灾荒,日子十分不好过。

  还有,更西更北之地的很多游牧部族蠢蠢欲动……

  “小姐,不不,公主,不对不对,是王妃……”豆芽又是连换几个称呼。

  肖绛摆手,“以后就称我为小姐。”

  这是表明,她无意占着那个名位,更无意代表武国。

  她就是肖十三娘,一个“无辜可怜”的棋子。

  嗯,一个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