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绛都春 > 006 她们先动的手

006 她们先动的手

  /

  生死未定之际尚谈尊严,看来这个女人身有傲骨。

  高闯暗想,也不知道心中的感觉是鄙视还是赞赏。

  不过他从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因而道,“说说你那没用的尊严到底是什么?”

  肖绛忽略他话里带刺儿,认真道,“尊严就是必要的生存条件,不被任意打骂奴役,还有自由!”

  “不就是要吃要穿?”门外躲了半天的老郭忍不住插嘴。

  “吃饱穿暖不是人类的基本需要吗?有什么可难为情的?”肖绛对大和尚不满道,“你有必要如此轻蔑吗?难不成你不吃不喝?王上不吃不喝,供奉佛祖的时候没有供品?”

  敢和他相提并论?这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烦!高闯不爽。

  “你还敢说!”老郭却一脚踏进门里来,“我随王上来此,就是想问问,听说王妃你把院里供奉的弥勒佛祖的神像当柴禾烧了?”

  “是呀。”肖绛无所谓的点头,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态度,“木头的嘛。”

  老郭愕然,望向高闯。

  高闯几不可见的点头。

  老郭就一阵风似的闯进偏厅,片刻又风一样卷出来。

  “你你……你真是目无……对佛祖心存不敬……”

  高闯心中的不爽感轻了些:对佛祖都这样,也难怪看起来并不惧怕他。

  “不要诽谤哦,对佛祖我非常尊敬。”肖绛坚决不承认,“我烧了佛像,不正是尊崇了佛祖爱世人的本意吗?不然天这样冷,一根木炭也不给我,是想让我冻毙于佛前吗?你把佛祖当什么了?还是想造王上的罪业?佛祖在我心里,可佛像就是木雕,有何不能烧的?”

  “这么多桌椅板凳……”

  “还有这么大根房梁呢?我又拆不动。”

  “那意思,如果可以,会连房子也烧?”

  肖绛不吭声,来个默认。

  尺来长的雕像,原木的没上漆,好烧得很。

  因为木质好,没什么烟还禁烧,简直上等燃料。

  高闯暗挑眉头,对这个丑女的认识真是不断刷新。

  “王妃,你不可如此……”

  如此什么,平时话最多的老郭却卡壳说不出来了。

  一边高闯不想再浪费时间,摆手,“就如你所愿!至于说打骂奴役……几天来只有你杀伤他人,自已可伤了分毫?”

  “是她们先动的手!”肖绛不服,随即又老实承认,“我那是投机取巧,真杠上了,以王上的英明,还看不出我几斤几两?”

  安全问题不容马虎!

  她被困在这方寸之地,府里有什么人,有多少明的暗的势力都不知道,要杀她的人到现在还没有露面,她是有多二百五才相信自已拿个投名状能平安活着?

  所以,必须得到高闯给的护身符!

  不过她公开鄙视自已的武力值,倒让高闯的气平了些。

  人贵有自知知明。

  “吩咐下去。”高闯对老郭说。

  肖绛瞬间就松了口气,因为意思很明确了。

  至少台面上和台面下的人,都不能公开对付她,给了她转圜的余地。

  高闯看到肖绛那种要拍着胸口说“还好还好”,那种劫后余生般的表情,心情似乎又平复了些。

  “至于你说的自由……”他哼了声,“你以为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随便不知哪里来的女人,都能在我燕北王府任意走动吗?”

  “就是!说不定你是奸细。”老郭在旁边嘀咕。

  肖绛忍下气。

  居然说她是阿猫阿狗,高闯你给我记住!

  不过她本来也没指望所有的条件都能谈妥,所以准备了第二套方案。

  “那,请王上把我的丫鬟还给我好吧?如果她没有跑掉或者被杀。”她退而求其次,“以后万一我再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总不能真让我点了房子引王上过来不是吗?”

  觉得自已这话似有冒犯王权之意,又见高闯的眉头蹙了起来,赶紧着补,“我毕竟还没被正式废掉,隐居在府内很正常,可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就有不好看了。”

  稳住啊!

  刚才是她有点心急了。

  对方毕竟是封建帝王,跟这样的人沟通还是需要耐心和技巧的。

  把自已进入冷宫说成隐居,是表明自已会老老实实的,并且没有怨恨。

  要恨也要恨她“自已”的亲爹肖郡王,还有武帝赵渊。

  把一个疯傻的人封为公主,封号是“明慧”就够可以的了,陪嫁丫鬟居然只有一个,随行陪嫁都是些傻大笨粗的家伙什,根本没有细软。

  这不仅是侮辱,简直是啪啪打脸。

  难不成远在开阳府,赵渊和肖郡王真以为燕北是苦寒之地,燕北人都是蛮夷不知礼数的吗?

  “你的诚意在哪里?”高闯侧过脸,望着自已的“王妃”。

  成了!

  肖绛再度露出笑容,同时小心翼翼的伸手入怀,拿出几张折得整整齐齐,上面写满了字的纸来。

  高闯拿了就走。

  老郭回过神儿,紧紧跟上。

  “王上不看看吗?”出了院门,老郭问。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高闯甩甩手中的纸,“她早就准备好这个,可见胸有成竹,这上面写的东西也必定值得她提的条件。”

  “话说这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条件,不过吃好穿好,有人侍候,多大点事儿啊。不过依臣下看,她所知必定比现在还要多。但她必不肯说,要慢慢吐露以换取好处,真是狡猾哪。现在,臣下还真有点怀疑她被狐狸精附体了。”

  高闯顿住脚步。

  不得不说,那个丑女很有分寸。所要求的,都是于他而言不痛不痒,对她来说却很重要的事情。

  这样有取舍,真是聪明。

  “王上不废了她吗?”老郭摸了摸光头,“就这么摆着也不是个事。”

  “就这么摆着,来日方长。”高闯转头看了看院门上的匾额,想到肖绛的神情和态度。

  她似乎不在意被废掉,真的完全在不意。

  “倒要看看赵渊于此事的反应。”语毕,大步而行。

  院内,肖绛则再度长出了一口气。

  通过两次接触,府内种种情形,她能判断出高闯是极为果断刚毅的人。

  那位大和尚有点不凡,不过他以极为宠信的手下人身份,之前未经允许,也只敢踏入房门半只脚,也说明高闯律下极严。

  国中也好,军中也好,极有威望。

  这男人非池中物啊。

  乱世未明,如果她不能穿越回去,这条大腿就必须抱紧!

  而她身份虽然尴尬,但架不住她有用啊。

  可惜总是以情报换安宁也不是个事,她必须另想法子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