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绛都春 > 004 当变TAI的感觉

004 当变TAI的感觉

  /

  被严重怀疑的肖绛,此时满脑子想的却是人生的第一要务:生存。

  如果不是准备充分,只怕她没两天就会成为高闯“克”死的第二任老婆。

  但想“克”死她?

  哈,别说门了,连窗户也没有!

  她才没那么窝囊。

  然而形势比人强,她还是得多想点办法才行。

  关键是原主的记忆!

  她曾努力地、反复尝试回想,然而除了脑海里偶尔冒出一些清晰得过分的画面之外,她仿佛身处迷雾之中,什么也看不清。

  这让她陷入深深的疑惑。

  要知道人的记忆是有惯性的,但也是笼统的,并不是照相机、复印机。

  哪怕对眼前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也不能详细到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

  比如对面走来一个帅哥,你会记得他的长相,他的衣服,他的笑容,但普通人不会记得他先迈得左脚还是右脚,笑的时候眨了几下眼睛。

  要想掌握这些细节,必须经过长期而严格的特殊训练。

  如果连帅哥身边走过什么不相干的人,说了什么话,有什么表情,甚至身后背景大楼的霓虹闪烁,路口的红绿灯,天空的云朵分布都能记住……

  那简直是变TAI。

  可是她现在就有这种当变TAI的感觉!

  原主肖十三娘是个连话也说不完整的疯傻之人。

  这样的人留给她的记忆是模糊混乱的,那正常。

  可但凡能记起的、有关这个世界的事,那真像是360度全景的3D摄影,任何细节都无死角记录得完完整整,明明白白。

  所以肖十三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经历过什么?她被谁杀死的?

  别说高闯,肖绛也很好奇。

  就这么沉默了三天,第四天晌午头上,肖绛正蹲在屋里噼噼啪啪的烧火,把最后两块冷硬的点心放在水里,打算煮成热乎乎的糊糊,外头传来了动静。

  院门上的大铁锁被故意重重打开,来人的脚步声也放得很重。

  四个字形容:气势汹汹。

  因为窗户留了缝隙,免得房间内烟火气太重,一有动静,肖绛就知道了。

  但她不理会,仍然用打磨好的、像冰激凌勺子那样的木条,搅动着点心糊糊。

  门开处,冷空气争先恐后的涌入。

  混合着屋里的热气和食物的气息,居然有些香甜之意。

  “哟,王妃真是好享受!”

  为首的,正是那个高大的张婆子和笑面虎王婆子。

  肖绛不禁有些诧异。

  在燕北王府里,难不成也是军事化管理吗?怎么总是由这几个军中打扮的婆子出面呢?

  可是那天来落雪院的时候,明明看到有不少丫鬟、仆妇打扮的人呀。

  因为是内院,年轻的仆役没有,十二三岁的小厮也有好几个跑来跑去的做事。

  但她不知道的是,那几个婆子比她还要诧异。

  关在落雪院三天了,王上不闻不问,这边清锅冷灶,无粮无柴,没想到那个病秧秧,丑兮兮,风一吹就会倒的王妃不但没倒,活得似乎还挺滋润。

  “你觉得这是享受吗?那本王妃赏你个恩典,你来享受享受好了。”肖绛用简易木勺挑了一点糊糊上来,吹了吹,抿了一口。

  饥肠辘辘,忽然有热食填补,她不由得满足的叹息了声。

  “谢王妃,可惜我们无福消受。”王婆子皮笑肉不笑地道。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不要打扰本王妃进餐。”肖绛翻了个白眼,满脸不耐烦,“提醒你们啊,我吃不饱的时候脾气不好,最好别惹我。”

  如此嚣张!

  几个婆子都很气,有一种敌人没有被制服,反而在得意的感觉。

  尤其爆脾气的张婆子,气不过之下忽然伸手,把才煮好的糊糊打翻在地。

  让你吃!

  肖绛本保留着原有的观察力和反应力,可惜她继承的身体太差劲,简直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看着自已的午饭完蛋。

  她蹭一下跳起来,指着张婆子的鼻子,“你特么把这锅粥给我舔干净,本王妃吃不吃的暂且不论,如此糟践吃食简直该遭天谴!”

  模糊的记忆中,她有一点点了解了这个世界,虽然不全面,但却知道燕北乃苦寒之地,粮食比金子还要珍贵。

  在这样的地方浪费粮食,那简直是大不赦!

  果然,张婆子冲动之下的举动被肖绛揭破,不禁又悔又怕。

  最可怕的是,这位王妃不是开阳城的贵女吗?还被封了明慧公主,怎地就这样随便爆粗口。

  衬着这身衣裳和打扮,真的比在街抢食的乞丐还要凶。

  华丽的喜服变成了乱七八糟的短打,那难看的头发居然梳了个高髻。

  因为目前的发量不足以支撑这样的发型,只得又缠了块黑色的布。

  而且肖绛不太会梳古代的发型,搞得像个鸡窝一样,看起来有点滑稽可怜。

  张婆子想到府里的传言,之前被肖绛吓住的情形略有好转,觉得不必对一个将死之人客气,于是冷笑道,“王妃这么舍不得吃食,不如自已舔干净。”

  “你敢这么和我说话?”肖绛挑眉。

  倒像是挑衅,因为她挪动了下脚步,身形被高大的张婆子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就形成了视觉死角。

  “不敢不敢。”张婆子被肖绛的眼神挑动得火气更大,特别是肖绛故意晃了几下头,那个高髻显得格外刺眼,让人恨不能立即给拍扁。

  “想必王妃不习惯趴在地上吃,不如我来帮您。”她干脆逼近,直接抓到肖绛的头发上,想把对方按在地上。

  有那么一瞬间,张婆子觉得眼前的王妃不但没怕,没怒,反而笑得晃眼。

  笑什么?

  愣怔之时,张婆子只觉得掌心钻心般地剧痛。

  下意识的惨叫声中,她看到王妃迅速靠近,用力在她脖子侧面按了下。

  没有人能看到这动作,可张婆子却突然倒地,失去了知觉。

  其他婆子被意外吓懵了,王婆子顿时大急,指着肖绛道,“你做了什么?”

  张婆子躺在地上,手心里突突往外冒血,脸色却白得生死不明。

  “别过来哦,不然她就死定了。”肖绛努嘴示意,“不信,你就试试看。”

  诈嘛。

  如果不是取巧,不是提早算度,不靠诈的,以她现在的体格和实力来说,会被这群婆子活活打死。

  “谁让她抓我的头发?”肖绛从头发中小心取出个蓝汪汪的尖锐武器,“这毒剧烈,只有我能解呢。”

  婆子们目瞪口呆,谁能想到来后宅一趟,居然有丢命的风险。

  王婆子脸色青白,指使一个婆子道,“去,快把王上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