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三十章 重案组之虎

第三十章 重案组之虎

  沙发下摸出棒球棍,廖文杰屏气凝神,试探着拧开门把手,一摸之下,居然顺利打开了。

  他眼中精光闪过,飞起一脚踹开房门,确定门后没人埋伏,这才拎着球棍走入。

  一进屋,他就傻眼了。

  只见床上被子凌乱不堪,床单拧成一团,衣服鞋子到处都是,就连枕头都飞到了床下。

  画面十分眼熟,没穿越前,他隔三差五制造这种混乱。

  大致情况了解,廖文杰放下球棍,卧室内扫了一眼,最后对紧闭的大衣柜道:“达叔,我先出去了,你慢慢忙。还有,下次办事的时候提前说一声,害我以为家里招贼了。”

  “知,知道了……你先出去,叔我换身衣服。”

  大衣柜里,曹达华的声音支支吾吾,就挺尴尬。

  ……

  五分钟后,卧室门推开,曹达华理了理衣领走出。

  “怕什么,阿杰是我侄子,等于就是你侄子,都是一家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着,他还从卧室里拽出一个女人。

  目测四十岁以上,保养有方具体年龄不好判断,因为某种原因妆容有些花,但看五官模子不差,想来年轻时应该是个美女。

  “达叔,这位是?”

  “阿杰,这位是Madam  王,我莲妹,也是你长辈,记得以后要喊阿婶。”

  曹达华一把搂过女子:“他就是我侄子廖文杰,我之前和你说过,叫阿杰就行了。”

  “别这样,阿杰还在。”

  “怕什么,畏畏缩缩的,我就不怕。”

  “讨厌~~~”

  “嘿嘿嘿,哪里讨厌了?”

  “哪里都讨厌。”

  廖文杰:(눈_눈)

  可能是这碗狗粮过了保质期,他被人强行喂下,只觉浑身不适。

  好在行走江湖多年,这种小场面奈何不了他,抽抽一会儿就完事了。

  “达叔,感觉这位姐姐三十岁都不到,比阿星还年轻,阿婶会不会喊老了。”

  廖文杰心中了然,黄Sir退休之后,警署人事调动,Madam  王成了周曹二人的直接上司。

  “阿杰真会说话,不过你不用多想,我不在意这个的,而且……”

  Madam  王含情脉脉看了曹达华一眼,略带羞涩道:“我更喜欢曹太太这个称呼,喊我阿婶没关系的。”

  廖文杰:(눈‸눈)

  曹太太,你到底看上了曹先生哪一点,能说出来让大家吐个槽吗?

  “阿达这个人特别有骨气,警署上上下下对他特别钦佩,都说他为人刚正不阿、办事够力、乐善好施……”

  没等廖文杰发问,Madam  王便说了起来,言语之间很是推崇:“如果每个港岛警察都像阿达一样敬业爱岗,大义面前不惧生死,而不是像周星星那样吊儿郎当,那港岛市民就有福了。”

  那完了!

  廖文杰嘴角抽抽,见对面的曹达华拼命使眼色,也就没揭他老底,顺势道:“关于周星星,我和他也认识,挺好一个警官,正义感十足又敢打敢拼,没有阿婶你说得那么烂呀!”

  如无意外,飞虎队第一号杀手,现在应该在交通组上班,每天的任务是贴罚单,娱乐项目——烤玉米。

  虽然周星星在介绍女朋友这件事上没安好心,但廖文杰还是决定拉他一把,帮忙说两句好话。

  “阿杰,这件事你不用不多说,你不是编内人员,如果我听你的意见,就等于迁就私情。”

  Madam  王果断拒绝,继续说道:“周星星的档案我仔细看过,他是个很优秀的警员,但他太急于证明自己,办事毛糙冲动,喜欢逞个人英雄主义,这会让他的队友非常困扰,还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我把他调去了交通部,磨一磨他的性子,不论是对他以后的工作还是和同事相处,都有好处。”

  廖文杰索性不再多言,听Madam  王这番说辞就知道,她还是很有手段的,至少在看人这方面……

  呃,还是那个问题,曹太太看人这么准,为什么会相中曹先生?

  王八看绿豆,对上眼儿了?

  就很费解!

  廖文杰挠挠头,这题太难,他解不开。

  “对了,阿杰,大飞军火那件案子,因为我办事有力,现在掉到了重案组。”

  “不,阿达,你说得不对。”

  Madam  王帮忙纠正,自豪道:“是你不畏牺牲,知道重案组最危险,才主动要求进入。”

  “干什么,教我做事啊?我和阿杰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没有……”

  “那还不闭嘴,废话这么多,早晚变成长舌妇。”

  曹达华冷哼一声,转头对廖文杰说道:“阿杰,情况就是这样,你知道我是个工作狂,事业心特别重,现在又加入重案组,可能经常加夜班,到时没法照顾你的生活起居。以后晚上你想吃什么自己做,实在不行就去外面吃,别等我做了。”

  说得好像你做过一样!

  廖文杰翻翻白眼,他本不想拆台,但曹达华有些飘了,必须打压一下。

  “达叔,那可是重案组,不是棋牌室,你行不行啊?”

  “可以的,阿达没问题的,他刚刚加入,就已经是重案组之虎了。”Madam  王说完,突然想起来不该插话,怯生生低下了头。

  “我说了多少遍,这种小事没必要乱传,什么重案组之虎,搞得我们叔侄好尴尬的。”

  曹达华板着脸训道:“而且阿杰是我侄子,我什么本事他最清楚不过,他不是质疑我的能力,而是只有我一个亲戚,担心我的安危,没头没尾解释这些,我是那种在乎面子的人吗?”

  “对不起,阿达,你别生气,我不是有意的。”

  “哼!”

  廖文杰:(눈‸눈)

  就尼玛离谱!

  “阿杰,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装逼结束,曹达华开始进入正题,第一次办事就被发现,他想打听点情报,免得下次再遭遇尴尬。

  “呃,我放带薪假,一个月。”

  “又放假?你到底什么公司,搞慈善的?”

  “不是,情况是这样的……”

  廖文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经理他惊魂未定,决定回家休息一个月,顺便也给了我一个月假期。”

  “原来是田伟强那桩案子……”

  Madam  王脸色肃然,赞叹道:“阿杰,五千万面前立场坚定,我现在对你刮目相看了。”

  “废话,你也不看看是谁的侄子。”

  曹达华哼哼一声:“阿杰父母去世早,上大学这几年都是我在照顾,有我看着,他的人品能差?”

  “嗯,阿达你最厉害了。”

  廖文杰:(눈益눈)

  太嚣张了,太不要脸了,不能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