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二十八章 不动如山

第二十八章 不动如山

  “好,我丧九敬你是条汉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丧九担心廖文杰出尔反尔,加上田伟强催得急,几个健步跨过,抬腿便使出了第一招。

  撩阴脚!

  致命打鸡毫不犹豫,足见狠辣和凶残。

  廖文杰之前观察丧九和阿威的拳脚功夫,比那晚的泰拳男差了一个档次,泰拳男都破不开他的铁布衫,这两人更不可能。

  所以,丧九出招的时候,他就没怎么在意。

  知道发现丧九肩膀和腰胯摆动趋势不对,这才黑着脸飞快后退,险之又险避开了这一脚。

  装逼失败,就挺尴尬。

  好在问题不大,他口才一向可以的,还能圆回去。

  “喂,说好三招之内只挨打不还手,你怎么躲开了?”

  丧九得势不饶人:“就你这样的,还敢吹嘘从不说谎,我……!”

  “我没有吹嘘,说不还手就不还手,不过……”

  廖文杰脸色一凝:“我辈习武中人最重武德,但这不是你耍流氓的资本,如果你的三招都是些下三滥,那我也没必要让你了。”

  “哼!”

  丧九不服气哼了声,张嘴就要杠上见高下,突然耳边传来田伟强的呵斥。

  “阿九,你还费什么话,赶快动手打他三下,阿威那边快撑不住了。”

  通往二楼的木梯上,吴洛茜和莫里斯压着阿威暴揍,田伟强把身边剩下的小弟全派过去,这才堪堪稳住一边倒的局面。

  不过即便如此,阿威也被打得满身是伤,拳脚没了一开始的凶猛。

  身边没有小弟保驾护航挡枪眼儿,田伟强非常不安。

  “吃我一脚!”

  丧九大喝一声,双脚稳稳踩着地面,直拳凶猛出击,好似重击沙袋般,狠狠打在了廖文杰胸口。

  廖文杰闷哼一声,身躯不由自主退后三步,眼中惊慌一闪,脖颈青筋瞬间清晰可见。

  “嘿嘿,我还以为多厉害,原来是个样子货。”

  丧九见廖文杰下巴微微颤抖,心知他在强行忍耐,一拳打过去的同时,喊道:“站好别动,你们习武之人切记武德,这是第二拳。”

  嘭!!

  廖文杰连连退后,一屁股坐在了雅座的沙发上,整张脸憋得通红。

  “阿杰,你没事吧?”

  “靓仔,行不行啊,不行换我们兄弟俩上。”

  “不,不碍事……”

  廖文杰憋着一口气不松,站起身步履艰难上前几步:“最后一招,打完我就还手了。”

  “哼,最后一招就要你命!”

  丧九眼神疯狂,两次试探完毕,最后一击用上全力。

  原地加速快跑,两步后全身力气汇聚腰间,整个人横着飞起,双脚并拢如同一杆大枪,直踢廖文杰胸口。

  “就知道你忍不住了。”

  廖文杰面容一松,腰不酸腿不痛,脸也不红了,右跨一步躲开丧九的凌空飞踹。

  丧九人在半空,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武德什么的都是狗屁。

  嘭!

  他人摔倒在地,一个鲤鱼打挺……

  廖文杰快步上前,铁砂掌运劲,也不管什么刚柔并济,狠狠一巴掌糊在丧九脸上,直接将鲤鱼打挺拍成了水溅跃。

  丧九鼻头喷血,眼泪不受控制哗哗流下,视线一片模糊,捂着脸在地上打滚。

  廖文杰抄起旁边的木凳,对其脑门就是一下。

  为什么不用铁砂掌?

  刚刚那巴掌急于求成,结果用力过猛,十成力气返回三成,伤到手腕了。

  几凳子抡下去,廖文杰只觉没有折凳顺手,再看边上目瞪口呆的高经理三人,无语道:“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啊!”

  “啊?啊!啊———”

  三人短暂愣神,直接搬起茶几压在了丧九身上。

  使立消和散利痛对着丧九拳脚相加,高经理见没他什么事,索性盘膝坐在茶几上,以一己之力镇压了丧九的强势反扑。

  不动如山!

  “混蛋,你出尔反尔,说好了三招绝不还手。”

  丧九推不开身上的茶几,只能双手护头,挡住使立消和散利痛充满恨意的拳脚。

  “别傻了,吾辈习武中人是讲武德,但那也要分对象。”

  廖文杰微微摇头,不屑一顾道:“你这种反派混蛋,人人得而诛之,有什么资格让我讲武德。”

  眼看丧九被打得惨叫不止,廖文杰稍稍松了口气,平心而论,不智取的情况下,他打不过丧九,丧九也打不动他,谁也奈何不了谁。

  五五开!

  但这种打法一次两次还行,多了……他怕染上什么奇怪的癖好。

  因为挨打的时候真的很舒服,如同在借助外力修炼铁布衫,别人打得越凶,他抗击打能力就越强。

  这种练功方式不仅羞于启齿,且过于奇葩,听起来比梦中修炼念力更不靠谱。廖文杰决定少用为妙,以后再遇到拳脚场合,除非真的打不过,否则绝不被动挨打。

  “田先生,就剩你了,要不要和我比划一下,看你是个斯文人,我让你三招。”

  廖文杰揉了揉手腕,俯身捡起地上的底片,说话间仰头对照光源看了一眼。

  “阿杰,你是对的,垂死挣扎总比坐以待毙好。”

  田伟强额头落汗,抿了抿嘴唇道:“我田伟强拿命发誓,只要你把底片毁了,我就给你三千万!”

  “田先生,人赃并获,和我们回警局一趟。”

  吴洛茜和莫里斯摆平阿威和其余小弟,带着一身伤走上二楼,轻易便将田伟强制服。

  “人赃并获,笑死人了,哪来的人赃并获?”

  田伟强双手被扣,油腻大脸紧贴墙壁,放声大笑起来:“阿杰,这次我认真的,只要你毁掉底片,三千万一分不少。而且,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田氏集团的座上客,钱和女人,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xN

  闻言,不止高经理三人连连吞咽唾沫,就连吴洛茜和莫里斯也脸色变化。前三人心动了,后两者是真怕廖文杰忍不住诱惑,当场毁掉了底片。

  三千万,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钱和女人,再加田氏集团的座上客,事业和爱情一下就圆满了……”

  廖文杰感慨一句:“对我这种一穷二白的年轻人,田先生的诱惑简直无法拒绝,只可惜,举头三尺有神明,你的钱太烫手,我怕拿了之后觉都睡不好。”

  “阿杰,你是不是疯了,三千万不够我再加两千万,一共五千万!”

  田伟强拼命挣扎,又给廖文杰加了两千万。

  “两位警官,能不能让他闭嘴,再加下去,我就要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