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二十七章 高手风范

第二十七章 高手风范

  田伟强放下举起的到,闻言看去,发现说话的人是廖文杰,举起的手里赫然是他做梦都想毁掉的黑色底片。

  “阿,阿杰,你干什么呀?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突然成为全场焦点,高经理吓得直打摆子,嘴皮子也没往常利索了。

  “哈哈哈,阿杰,我就知道你是个办大事的人!”

  田伟强将武士刀递给小弟,一脚踹开使立消,和颜悦色道:“明人不说暗话,开个价吧!”

  “有钱没命都白谈,我不要钱。”

  廖文杰晃了晃底片:“让下面先停下,打来了打去也打不死人,看得我都嫌累。”

  “阿威!丧九!”

  田伟强一声令下,两个得力干将立即收手,可见他御下手段不俗。

  吴洛茜和莫里斯抬头,发现手拿底片的廖文杰,皆是一脸惊讶。

  这世界太小了。

  上一次见面时,阿威追杀使立消二人,这次见面,廖文杰直接出现在田伟强家里,要不是双方站位泾渭分明,吴洛茜都要怀疑廖文杰和田伟强之间的关系了。

  “阿杰,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也不要,把那两个人放了就行。”

  廖文杰指了指使立消和散利痛,他知道这两人坑蒙拐骗不是好人,可少了他们做人质,两位女警官也就没了束手束脚的顾虑。

  “就这两个杂碎!?”

  田伟强闻言一愣,没有底片,使立消两人没有任何价值,杀了他都嫌脏手。

  他不担心两人出庭作证,无业游民+惯犯的案底太多,他们证词不足为惧。

  田伟强挥挥手让人放了使立消和散利痛,两人和底片的价值完全不对等,这笔生意能做。

  当然了,话是这么说,人也放了,可两人能不能活着离开大屋,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靓仔,这次谢你救命,改天请你吃饭。”使立消二人跌跌撞撞,跑到了廖文杰身后。

  “阿杰,人我已经放了,现在到你表现诚意了。”

  “好说。”

  廖文杰俯身将底片放在地上,后退两步以示诚意。

  “不行,不能把底片给他,这个人不讲信用!”

  “快捡起来,不然最后的机会都没了。”

  使立消和散利痛大惊失色,想要捡起底片,被廖文杰伸手阻拦。楼下大厅,两位女警官快步冲上楼梯,被阿威和丧九居高临下阻挡,再次打成一片。

  “呵呵呵……”

  田伟强见状若有所思,很快便笑着摇头。

  没有人质,两个女警便可放手一搏,这种想法……

  不得不说,真是太天真了。

  “阿杰,我以为你是个可造之材,结果是我想多了。”

  田伟强挥挥手,让自家小弟去捡底片,他要亲自确认真假,同时道:“人质一直在我手里,所有人都插翅难逃,拖延时间不过垂死挣扎,撑不了多久。”

  “即便是垂死挣扎,也比坐以待毙强,没准挣扎一下就看到了希望。”

  廖文杰缓缓说着,暗中运起修炼多日的念力。

  两名小弟靠近,一人持刀警戒,另一人飞快弯腰去捡底片。

  就在这时,廖文杰突然动了起来,在两个小弟反应过来的瞬间,他只一步踏出,又突然停了下来。

  “???”

  两个小弟愣神,不明白这是什么操作,持刀者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廖文杰一刀砍下。

  廖文杰熟记黄Sir的教导,通过观察对方肩膀预判,侧身躲开劈下的武士刀。

  同一时间,他探手扣住持刀者的手腕,一拉一提,而后手掌抬起,以铁砂掌借助腕力发劲的技巧,狠狠拍在持刀者的手腕上。

  咔嚓!

  武士刀掉落,小弟捂着手腕惨叫后退,另一个还没摸到捡底片,被廖文杰抬脚踹在肩头,狼狈翻滚在地。

  在一片惊掉下巴的注视下,廖文杰不急不缓捡起武士刀,刀尖斜指地面,脸上无悲无喜。

  一副高手风范。

  可惜装的!

  他的刀法造诣和使立消相差不多,都属于瞎姬霸乱砍的级别,但耐不住先声夺人,空手夺白刃轻松写意,不是高手也是高手了。

  这不是廖文杰第一次用铁砂掌对敌,在黄Sir家上课的时候,黄Sir每次讲到兴奋处,便会技痒难耐拿他这个萌新练手,美名现身说法,实则虐菜过把王者瘾。

  习武者先习武德,不可有恃强凌弱之心!

  黄Sir没敢一开始就教导廖文杰凶险的招式,主要是怕他经验少,伤人太重会吃官司。

  所以,两人对练时的招式和技巧,都经过黄Sir精挑细选,多以以防御护身为主,也有一些非常实用的警用擒拿术。

  不过黄Sir不清楚的是,当年鬼王达传授他铁砂掌的时候,只有招式没有配套的内功,而廖文杰手里的铁砂掌秘籍,内功连带招式全部包含在内。

  至于这门内功,廖文杰研究了一下,发现就是念力,只是叫法不同。

  他没有修炼秘籍上的内功,因为他计算过,清醒时苦练一天,效果还没梦中一小时有效。

  这套内功不得精髓奥义,效率太低,不练也罢。

  而廖文杰现在的战斗力……

  这么说吧,一对一且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对付没练过功夫的普通人,也就是大飞的小弟、田伟强的小弟、曹达华之流,他就是绝顶高手。

  打人如打木桩,想怎么扁就怎么扁。

  曹达华:“……”

  因为这些人反应慢,即便眼睛能跟上,身体也跟不上。

  即便跟得上,廖文杰铁砂掌的力道,也不是他们能轻易抵抗的。

  在人多的情况下,廖文杰就不行了,同样是一对一赤手空拳,他勉强对付三个田伟强的小弟、两个大飞的小弟、五个曹达华,再多,拳脚节奏就要崩了。

  曹达华:“……”

  刚刚能先声夺人,一举竖立高手风范,主要靠的是出其不意。

  在出其不意里,他这张帅脸又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功劳,白白净净、一表斯文,一看就是温室的花朵,战斗力为0.5的渣渣。

  简单概述一下,因为长得帅!

  “田先生,你觉得我这招垂死挣扎,效果如何?”

  廖文杰持刀而立,身后是眼冒星星的高经理三人,对面是脸色难看的田伟强,本就是全场最靓的仔,光环加身,更靓了。

  “大哥,我来拿下他!”

  丧九脱身混战,让阿威挺一会儿,飞快跑到了田伟强面前。

  “阿九,你小心点,那小子扮猪吃老虎,之前都在装傻。”

  “我知道。”

  丧九严肃点头,小心翼翼探步上前,凝重的氛围下,豆大汗水悄然从脸颊滴落。

  “呵呵,别紧张,放松点。”

  廖文杰轻笑一声,甩手将武士刀抛下楼,迎着丧九疑惑的表情,解释道:“吾辈习武中人最重武德,看你赤手空拳,我就不欺负你了。”

  “你会这么好心?”

  “当然。你要是不信,我让你三招,三招之内只挨打不还手。”

  “好,有种别反……你,你没骗我吧?”

  丧九脸上一喜,心中暗骂智障,有信心在三招内废了廖文杰。

  “不会。”

  廖文杰郑重点头:“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从不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