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二十六章 你怎么不早说

第二十六章 你怎么不早说

  嘭!嘭!嘭!嘭!

  手持武士刀的亡命之徒越靠越近,吴洛茜无可奈何,只得扣动扳机。

  这四枪出于威慑和制敌的目的,瞄准的都是小腿,只可惜效果不佳,没压住嚣张气焰,反而因子弹耗尽,让凶徒们更加疯狂。

  一时间,大厅里演变成全武行,吴洛茜和莫里斯分散,赤手空拳和二十多号人游走打斗。

  打斗过程异常凶险,刀光剑影屡次擦身而过,稍有不慎便是横尸当场。

  画面切换到使立消,就是另一种画风了。

  这货被三个小弟追赶,把假的手枪、手雷当做投掷武器,在混乱的大厅里一路狂奔。

  他从一楼跑到二楼,抽出墙壁上两把武士刀,利器在手,胆子也就大了起来,以瞎姬霸刀法反客为主,从被人追着打,变成了追着别人砍。

  可当三个小弟也纷纷拔出墙上的武士刀后,追击的双方又切换到了一开始。

  “你们两个坐着别动,不然有你们好果子吃!”

  丧九留下一句威胁,让边上人看紧廖文杰和高经理,快步走向自家老大田伟强。

  大厅里二十多个小弟不堪一击,虽手持凶器,却也不是两位女警的对手,压阵的阿威已经和莫里斯交手了。

  田伟强身边只有两个小弟,丧九担心他的安全,至于廖文杰和高经理……

  不是丧九看不起他俩,而是真没放在眼里,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一个身材走形的地中海,亮一亮匕首就瑟瑟发抖,能翻出什么大风浪。

  “救命啊,杀人啦!”

  使立消被人追着砍,遥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廖文杰二人,再看边上手无寸铁的小弟,当即眼前一亮。

  根据他多年经验,廖文杰两人应该是田伟强的亲信,再不济也是重要客人,不然不会有专人保护。

  劫持人质,以此为要挟,带走散利痛,成功逃出大屋。

  计划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一百,他决定干了。

  唰!

  一把武士刀扔出,吓退沙发边上的小弟,使立消飞快上前,另一把刀卡在高经理肩膀上。

  “都别动,动一下我就杀了他。”

  见周边一片懵逼脸,使立消更加确信计划万无一失,朝田伟强方向大声叫嚣:“姓田的,快把我兄弟放了,不然我就给他放血。”

  “神经病……”

  田伟强回头看了一眼,摇摇头便不再理会。

  “这位大哥,是自己人,我们也身不由己,你换个人威胁吧。”

  神仙操作让廖文杰愣了半晌,也看高经理脸色苍白,极有可能失去对前列腺小高的控制,赶快出声解释一句。

  “啊,你怎么不早说。”

  使立消苦着脸,一把推开高经理,眼看包围圈形成,飞快将手里的木箱举了起来,又是一声大喊:“都看清楚了,底片就在箱子里。”

  大吼一声完毕,他双手奋力将箱子扔出,从二楼直坠一楼的喷泉池。

  边上小弟们见状,全都冲着跑下楼,唯恐自己比别人慢了一步。

  平时可以慢,拍马屁的时候绝对要快人一步。

  使立消被人群带倒,趴在地上直呼侥幸,拇指大小的底片从怀中掉落,飘在了廖文杰脚下。

  一片混乱,没人注意到这一幕,廖文杰眨眨眼,微微挪脚将其踩住。

  “你们两个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再不跑路就只能做扑街了。”使立消飞快爬起,跑路前不忘友情提醒一句。

  “阿杰,现在怎么办,要不……跑吧?”

  望着使立消逃跑的雄姿,高经理十分羡慕,要不是刚刚被刀架着脖子,现在还有点腿软,他已经跑了。

  “跑不了的,田伟强没有伏法,我们就是跑出港岛也没用。”廖文杰摇摇头。

  “那我们报警!”

  “远水解不了近渴,不过楼下就有两位警官,可以找她们。”

  “……”

  廖文杰的话让高经理心头拔凉,早知风险这么大,就不接田氏集团的单子了。

  ……

  “大哥,箱子在这里,底片就在里面。”

  浑身湿漉漉的小弟跑上二楼,邀功似的将木箱呈在田伟强面前。

  “蠢货,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难怪被耍得团团转。”

  田伟强看都没看,一巴掌开拍木箱:“把那混蛋带到我面前,底片肯定在他身上。”

  说完这话,他吩咐身边的丧九,下楼帮阿威解决两个女警,从刚才开始,他就眼皮子直跳,唯恐再拖下去会有变故。

  “你们几个保护好大哥,要是有人动了他一根头发,我就把你们的头发全拔了。”

  丧九警告两句,拔出腰间匕首走下楼。

  此时,吴洛茜和莫里斯摆平二十多号小弟,联手对战阿威,后者以一敌二逐渐不支,要是丧九再晚点下来,恐怕阿威已经被打得连他都认不出来了。

  二对二,精英局。

  望着左膀右臂压着两位女警打,田伟强的愁容稍稍舒展,再看小弟们带回使立消,忍不住放声大笑。

  天命在他,谁也奈何不了!

  嘭!

  小弟们架着使立消上前,抬脚一踹,将他按在田伟强脚边。

  “最后问你一遍,底片在哪?”

  田伟强让人搜身,没能找到底片,耐心也消磨光了,一刀架在使立消脖子上。

  “把我兄弟放了,我就告诉你。”

  脖颈发寒,使立消慌得一批,还是紧咬牙关要救散利痛。

  “好,够义气,有胆色!要是我的兄弟都像你这么义气,我就高枕无忧了。”

  田伟强移开长刀,对边上人点点头,很快就将鼻青脸肿的散利痛提了出来。

  “使立消,你怎么来了,他们不讲信用的,你别管我了。”

  “别怕,我这就救你出去。”

  看自家兄弟还算完整,使立消松了口气,梗着脖子道:“快放人,如果他有事,底片你也别想要了。”

  “可以,但你要先把东西交出来。”

  使立消咬咬牙,挣开两边的束缚,伸手摸向自己的外套内衬口袋,然后……

  又摸了摸。

  掏着掏着,他开始满头大汗,脱下外套抖了起来,最后连鞋子都脱了。

  一股无法描述,也无法忍受的气味飘荡开来,田伟强捏着鼻子后退,大怒道:“你在干什么,底片在哪,别以为我真不敢杀人。”

  “不是啊,大哥,我很想把底片给你,可是……”

  使立消愁眉苦脸,弱弱道:“如果我说底片弄丢了,还能不能放了我们两兄弟?”

  “你TM耍我?”

  田伟强怒不可遏,横刀立在使立消脖颈,狰狞道:“快说底片在哪,不然现在就杀了你们两个。”

  “大哥,我也不想的,刚刚还在我身上,一定是掉在屋子哪个角落了……其实,这也算给你了,对吧?”

  “混蛋!!”

  田伟强举刀,要给使立消放点红色看看。

  “等一等,底片在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