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7章 半路遇到劫道的

第7章 半路遇到劫道的

  李帅包对于泡路边的姑娘没什么兴趣。其实李帅包对于泡什么样的姑娘似乎都没什么兴趣。

  至少从认识以来,这位大帅哥就没有在宿山和贾胖子的面前表现过对什么姑娘有好感。

  如果不是有一次贾胖子和宿山发现这家伙欣赏'动作片'欣赏的'斗志昂扬'的话,两人都有有怀疑这家伙和自己两人做朋友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蜜,甚至于垂涎两人的男色也是说不准的事情,现在社会多复杂啊。

  值到看到这一幕,两人才知道李帅包这个大帅比不是弯的,这才让两个人放下心来。

  听到贾胖子这么说,李帅包一矮身体缩回到了后座的沙发上准备睡个小觉。

  贾胖子现在那个啥虫上脑,见李帅包不会打搅他的春播大计,于是准备下车去泡妞。

  宿山则是实在想看贾胖子挨姑娘打,同时顺带着能修的话帮人家修个车。

  不是宿山非要助人为乐,而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放任一个姑娘在路边真不合适,就现在这环境,指不定几个小时都不会有一辆车经过。这不是帮人,几乎就等于救人了。

  于是就这样,贾胖子和宿山一起下了车。

  当快要走到姑娘身边的时候,贾胖子调整了一下自己面上的表情,从脸上挤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职业笑容。

  “嗨!遇到了小麻烦了么?”

  贾胖子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温柔一些,同时也散发出一种无形中的带着磁性的男性嗓音,据贾胖子自己说这个嗓音如果运用好的话,至少可以上三垒。

  不过对于贾胖子的三垒,宿山一直不知道界线是在哪里,是被踢裆呢还是被抽耳光,或者是耳光踢裆随机抽取?

  “喔!喔!喔!我们没有恶意!”

  贾胖子磁性的嗓音还没有施展完,三垒不三垒的宿山不知道,但是宿山觉得今天运气不好的话,自己和贾胖子两人就要被这妞儿全垒打了。

  因为这妞儿直起腰看向两人的时候,脸上挂翟笑,但手中多了一杆枪。

  真枪!

  黑洞洞的枪口散发着阴冷的幽光,如同噬人的大口。

  又如同女人突然间揽住你的肩,柔声对你说:亲爱的,今天是什么日子?那样让人坐立不安。

  老话说:笑眯眯不是好东西!现在宿山理解了。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看你这边一个人,并且车坏了,想过来帮你修车!”贾胖子连忙说道。

  持枪的姑娘很漂亮,这种漂亮不同于一般欧美女人那种硬硬的美,带着七八亚洲脸颊的柔和,标准的鹅蛋脸,挺挺的琼鼻,弯弯的柳眉,配上一副杏眼,再加上深蓝色的眼眸,真是漂亮到了后宫粉黛无颜色,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层次。

  更别说那只堪一握的小腰、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了。

  胖子见了之后一下子忘了女子手中的枪,扭头张口:“兄弟,这妞九十分,少十分是怕她傲娇!”

  “……”

  宿山现在直接想让这姑娘把自己先毙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贾胖子还有这心思。

  “比奇斯!”

  姑娘脸上很得意,不停的用枪口对着宿山还有贾胖子的身体扫来扫去的。

  “你们两个小比奇!我不是车坏了,我只是缺一点钱,想问你们借点钱花花!”

  遇到个女劫道的!

  贾胖子和宿山都明白了:原来这位女侠士是缺钱了。

  要钱!早说啊!

  此刻宿山和贾胖子心中顿时一松,从到美国来就有人告诉宿山和贾胖子这样的新人,出门的时候在口袋里揣上五十美元,一旦路上或是小巷子里遇到缺钱的美国黑人同志一定要慷慨解囊。

  不能反抗,因为在美国杀人一般是不会被判死刑的,不光是不会被判死刑,如果你杀的有创意,杀的够数目,说不定你还会成为一些妇女的偶像,她们会从全美给你写信,如果可以的话她们还会到监狱来以身饲虎,让你释放一下你的身心啥的。

  来美国前宿山只听过加拿大炮王屮粉的,明星屮粉的,从来没有听说过连环杀人犯还能屮粉的,到了美国之后宿山算是开了眼界了。

  听到这个消息,宿山未尝没有想过在美国大地登高一呼,立起一杆替天行道、杀富济贫的大旗,怎奈怕美国人民看不懂中文,一时间又没有本事把这两句完美的翻译成美国文盲都能看的懂的俚语,所以只得暂时作罢,蛰伏下来以待时机。

  如果说在美国不想去监狱里眼巴巴的等着外面的女粉丝送屮上门的话,还是老实的准备五十美元在口袋里,以备路上缓解一下众豪杰的不时之需。

  江湖儿女,谁没有个缺钱的时候,你们说是吧?

  “我的左口袋里有五十美元!你拿走吧”贾胖子很识时务,定为当世俊杰。

  宿山呢有点尴尬。

  “你这个小比奇呢?”

  女侠的枪口转向了宿山。

  “我只有十几美元了,赌马的时候全赌输了”。

  没有能给女侠凑出五十美元来,宿山心间有点过意不去,遇到一个美女劫道,这得多大的造化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两人的身后引擎声大动,当两人转头转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见到一辆雷克萨斯向着女侠的车飞了过去。

  紧接着一声DUANG!然后女侠的车子车头瘪了进去。

  “发克,发克!”

  “狗娘养的撞我的车!”

  最后一句居然是特么地道的中文,而且还带着首都口音,只不过宿山和贾胖子两人现在被枪指着都没有心情注意到这方面。

  劫道的美国女侠一下子疯了!

  冲着雷克萨斯连开几枪,但是几枪都没打中雷克萨斯,而是打在了后面的拖车上。

  然后路边的三人就这么眼睁睁的望着雷车拖着拖车沿着公路越来越小。

  宿山和贾胖子两人此刻更加傻眼了,两人的嘴巴都成了O型,别说是塞下一个鸡蛋了,往嘴里充气都能把两人的皮给撑起来,如同北京坑人老店做烤鸭一般。

  就在两人以为女侠会拿自己两人撒气的时候,女侠跳上了车,发动了一下车子听到车子引擎响了起来,于是直接向着雷克萨斯追了过去。

  当女侠的车子蹿出去的时候,宿山发现自己的拖车居然翻了几个根头,然后就和前面的雷克萨斯失去了联系。

  “喔呢玛!”

  宿山此刻的心都在滴血啊,所有的家当就这么在公路上翻了几下子——没了!

  转头一看,宿山发现贾胖子此时已经是双目怒睁,一副庙里的怒目金刚模样,顿时知道事情有点不好了,贪财好色的贾胖子着了心魔了。

  “胖子,胖子!”

  又是掐人中又是往胖子脸上扇风的,好一会儿宿山才见到胖子双目恢复过来。

  只是恢复过来的双目那是饱含着热泪啊。

  一边伸手揪住宿山的衣服抹自己脸上的泪,一边胖子咬牙切齿的问道:“帅包那货回来了没有?”

  “以他的机灵劲儿,劫道的该追不上她!”宿山道。

  贾胖子大吼一声:“我关心他个毛线,那特么是我的车子啊!我滴个老天啊,这杀千刀的啊,抢钱就抢钱呗,你拿我的车撞她那辆破车算是怎么回事!我到手才两三天啊,这天杀的王X蛋……”。

  胖子这哭的那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乍一听还不知道多亲的亲戚过去了呢,要是有人路过听到一准被感动:爹娘老子去了也不过伤心到这地步了。

  可是宿山一听胖子哭出来了,立刻把自己的衣服从胖子的手中揪了回来,然后离胖子三米远,就这么看着胖子哭。

  当胖子问宿山。

  “你看清我的车子被撞的什么样了没?前保险杠有没有弯掉?“

  “我没有看清,不过我劝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你看看那女人的车被伤成什么样子就知道你的前保险杠如何了”宿山很客观的说道。

  贾胖子一听立刻又摆出了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此刻胖子的心不是在滴血,而是在飙血!

  “X你XX的……”。

  一连串的不雅之词从胖子的口中甩了出来。

  听在宿山在一旁直播头,觉得胖子这也骂的太狠了,不讲究啊,说了不骂父母及以上祖宗的,你听听都骂到祖父母了。

  “你为什么不骂,你的拖车没了!”

  听到贾胖子这么一提醒,宿山立刻心火上来了,顿时路边出现了两个跳脚的男人,一些让人404的词语喷薄而出。

  骂累了,两人也没有见到李帅包回来,于是两人只得继续往前走,到了拖车的旁边,宿山再看自己的拖车,顿时扶着门又骂满了李帅包五分钟。

  “还能用么?”

  宿山道:“能用个屁啊,就算是能用也不值修的钱了,有那钱还不如再买个二手的呢”。

  瞅着跟随了自己几年的小拖车就这么散了架,宿山的心中不好受啊。但是不好受又能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后悔药吃了。

  “早知道让这孙子出来了!”贾胖子现在后悔的有点马后炮。

  两人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把拖拉扶正,然后窝在拖车里等着李帅包这缺心眼的货回来,凭两条腿走出这里?那还是算了吧,上百里地,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就算是能走出去也差不多要饿死了。

  “喏,可能是这货回来了!”

  宿山抬头,发现夜幕之中有一行灯光,于是冲着贾胖子说道。

  这时两人已经没有气力去恨李帅包了,裹着毯子的两人眼巴巴的希望李帅包快点回来。

  等着一行车子靠近的时候,两人发现的确是李帅包回来了,不光是李帅包还有三辆警车。

  警察过来这又是一通折腾,到了夜里两三点钟,三人这才出了警局,至于损失什么自然有保险公司赔,但是抓人这事情一时间是没戏的。

  持枪抢劫要是放国内那可是大案,放到美国也就这样,只要没有人死警察这边都给你立个案,至于什么时候能破,能把犯罪份子绳之以法,那只有老天,喔,在美国得说上帝,也就是上帝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