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5章 失落的发财计

第5章 失落的发财计

  一千多公里,十来个小时三人这才到了加州的宿营地,原本是可以快一些的,按着宿山的意思,路上的时间可以控制在十个小时,谁知道这两货真的印证了一句老话:老牛上道屎尿多!

  一会这个要吃饭一会那个要拉屎,两人事加起来除以二比豆丹还要多上几次,实在是让宿山有点无语。

  要说好的地方就是路上不会孤单,开长途车就怕这一点没人说话,人就容易困,有了这两货别说是困了,就算你想眯一会儿都不行,闹的如同两个上百斤的孩子。

  加州有几个赛马场,有些所谓的县都有赛马场,而且还是级别不低的赛马场,但是这次三人要去的赛马场是最大的,也是加州乃至全美设施最好的赛马场——圣塔安妮塔赛马场。因为在今天这里将有一场G1比赛进行。

  车子到了宿营地,三人随意的吃了点披萨什么的倒头就睡。

  宿山现在睡眠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以前一天工作下来哪怕是十个小时都觉得困,现在六个小时睁开眼的时候都精神抖擞的,而且说睡就睡,闭上眼睛心中想了一句我要睡了,几乎在瞬间就着了,原本的小呼噜也没有了。

  这几日,每一次睡着对于宿山来说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精神层面,自己化成了一匹光马,在四周巡视起来。这让宿山觉得自己的白天晚上是被切割开来的一样。

  反正不论是怎么说,宿山一大早起来精神头很好,洗潄完之后发现自己的两傻货朋友现在还是睡的跟两只猪似的,于是便决定去外面跑跑步。

  换上了衣服,开始绕着营地晨跑,营地很大,而且因为是周末,在这里露营的人不少,大多还都是拖家带口的,看到宿山几乎每人都会笑着点头示意或者是道声早安什么的。

  在这里你很少能从中产家庭上看到那种戾气,一般来说像是种族主义啊等等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发生于底层,越穷的人也就越事妈,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所谓的万事无绝对嘛。反正生活幸福感大的人群一般是很友善的。

  营地不小,跑一圈下来怕得有两公里左右,宿山这边跑了慢跑了快四十分钟,等回到了拖车旁边的时候,发现两个家伙已经起来了,不光是起来了,而且还换好了衣服。

  李帅包头上戴着英伦风的骚鸭舌帽,上身是淡青色的短袖衬衫,下身是骚包的八分紧身白裤子,脚上是一双棕色的英伦款皮鞋,手腕上那更是卡着一块大名顶顶的百达翡丽手表。

  关于表真假的问题,宿山和贾胖子都问过,不过见这老小子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两人认定是块假表,国内南方七八百可以入手的那种高仿。

  这一身打扮再配上这货的身材,真的和时尚杂志上拍出来的一样,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去看赛马,到是有点像打扮好了去赛马场勾搭富婆,出卖自己的灵魂和那种个体户小鲜肉。

  贾胖子的打扮今也不俗,脑壳上架着一副反光变色镜,上身一件大花衬衣,还是那种朋克女图案的,下身是一条靓绿色的网球短裤,脚上趿拉着同样骚气的靓绿色拖鞋,整个人让人看起来顿时有一种老女票客出山的感觉。

  宿山一瞅贾胖子的造型,心中顿时就响起了鼓点激昂的那种BGM:咚!咚咚!嚓!……啪,啪,啪!

  李帅包看到宿山跑步回来了,居然还抱怨了起来:“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看看几点了,几点啦!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宿山也不在意,直接冲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

  贾胖子拉了一下墨镜:“你就准备穿成这样去”。

  “怎么啦?干干净净的不好么?”宿山看了一下自己,同时拉住了衣襟嗅了一下,觉得上面的冼衣液的香气很浓很好闻,顿时觉得一点问题没有。

  李帅包道:“行了,你就别对他的要求那么高了,想让他达到我们这么时尚,这辈子估计都没有希望了,走啦,走啦!半道上吃点东西正好可以赶上第一场!”

  贾胖子点头一本正经的应道:“也是哦!”

  宿山真不想搭理这两家伙,李帅包怎么打扮宿山可以理解,这么好的身材不做个没有灵魂的衣架子也算是可惜了。

  但你个死胖子凑的哪门子热闹,无论什么名牌到了他的身上,那就跟郭德刚穿上了纪梵希似的,怎么看怎么像是大市场买的。

  偏偏胖子还自己美呢,一个劲的往时尚上面靠。

  现在男的不是流行耳钉、大链子风么,这货一年前还是两年前拉着宿山去打耳眼,谁知道到了地方看到前面一个小姑娘刚打完,耳朵上面棉花球冒血,这货停了一下就以今天便秘为由拉着宿山又回来了,从此不再提打耳洞的事情。

  回到了车里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宿山出来之后,李帅包已经把车子调了个头。

  “好好的在家看门,要是有人超过了这条线,你就咬他,要是咬死咬伤了你千万别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回来老子也装不认识你,一直往山里跑,然后穿过这座山到山那边的公路旁等我,要不然咱们一主一犬就饿死算了哪有钱赔给人家……”。

  临上车的时候,宿山和豆丹'交待'了一下看家的事情。

  贾胖子伸出了脑袋:“喂,我说它听的懂么,不就是个畜生嘛!”

  汪!汪!汪!

  豆丹一听立刻爬了起来,圆睁了睡眼冲着胖子怒吼了起来,吓的胖子瞬间关上了车窗。

  宿山伸出腿轻踢了豆丹一脚,这才拉开了车门,坐上了车。

  哥仨出了营地进了市区,找了个小餐厅吃了点简单的早饭,然后便奔着圣塔安尼塔赛马场而来。

  今天的人很多,赛马在美国是三大运动之一,这三大运动是美式足球,蓝球和赛马,美式足球就是橄榄球,国内的足球在这里叫英式足球。

  来的有点晚,停车的地方离着入口就有点远,所以三人下了车,各自拿了一根冰棍一边唆啰着一边往入口走。

  赛马场一般的比赛是不收门票的,可以自由进出,门口不会有看门的,只是在入口的地方摆了很多自动的售马机,马迷们可以通过这玩意儿下注。

  唆着冰棍进了场,刚一转头想说话,宿山发现自己和旁边的两货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散了,踮起脚尖向着四周张望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两人,所以宿山决定自己先去办自己的事情,等着事情办到了再找这两货。

  虽然从来没有来过赛马场,但是生活在美国这边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所以进了赛马场的宿山开始伸着脑袋四处找马亮相的地方。

  几乎每一场比赛开始,参加接下来比赛的马都会在马迷面前亮个相,想摸什么的那肯定是不可以的,但是离的距离也不远,最近的地方差不多在十米之内,这样说是可以让资深的马迷可以观察马的状态什么的。

  鼻子下面有张嘴,虽然赛马场很大,但是宿山还是凭着嘴巴问到了马匹亮像的地方,然后美滋滋的凑了过去。

  第一场并不是什么高等级的比赛,但是当宿山来到了离赛马最近的地方,看到的景像还是让宿山暗生欢喜。

  亮想的每一匹马都是五格的,没有一匹是光板马,而且五个格子几乎都是装备满了,只不过大部分是蓝色的,黄色的装备每匹最多也就是两件。

  宿山这边很小心的把所有马身上的装备都记了下来,然后开始琢磨,心中算着到底是哪一匹才能夺冠。

  心中列出了一二三名,宿山便站到了看台上,等着比赛开始。

  几分钟之后,第一场比赛就结束了,宿山猜中了两匹,第一名换成了第三名,原来的第三名换成了第二,原本猜的第二成了第五,这要是投钱那就死翘翘了。

  第二场,宿山再一次站到了亮相处,又把所有马身上的数值记录了下来,然后琢磨着上面的数值关系,小心的列出了一到三名,这一次宿山准备去试试自己的手气了。

  拿着两张票子,宿山站到了买票的机器前面,摇出了一张纸之后,就有点愣住了,因为按着宿山想的,怎么着也得让你选个东西吧,但是这儿没有,就是一张纸头。

  不得不再次发挥嘴巴的作用,张口问一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白人小伙,小伙果然热情看了宿山一眼立刻教宿山填起了投注单。

  宿山这才知道投注单是要填的,机器里吐出来的只是空白版,不填的话那美元就白花了。

  等学会了如何填投注单,宿山这明白赛马不止能猜一二三名,还有什么独赢,也就是猜头马,接下来头两匹也可以,甚至你要是有信心可以猜所有的排位,反正是五花八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人家不能填、不能赌的。

  第二场赛马宿山运气不错,十几美元投了注,最后赢回了五十来美元,这让宿山精神一振,觉得这次回去怎么着也该让美国人民给自己在镇上弄套房子。

  第三场,宿山的运气依然不错,赢回了八十多美元,这到不是宿山赢的倍数高,而是因为下的注多。

  有了前两场的试探,第四场宿山这边大手一挥,除了今天的午饭钱十几美刀之外,剩下的全押上了,这么一押宿山这边立刻吃到了苦头,原本自信满满的结果被人打了脸,一下子身上带的二百块美刀全没有了。

  二百美刀一下子让宿山清醒了过来,仔细思量之后,不由的宿山大骂赛马场的人不是个东西,就没想着让宿爷爷多赢上他两把,这下弄的,几天生活费都没了。

  在腹中宿山把这些赛马场老板家族女性亲密接触了无数次之后,决定保留午饭的钱,留住肚皮的引子,有力气好回去加班干活。

  来的时候,宿山的心中末免就会有点小心思,但是现在一下子丢了两百刀之后,宿山清醒了,也明白了赛马场不可能成为他的取款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