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家主 > 第11章 开打

第11章 开打

  接下来就该布置行动了。

  周春走出门口,脸上的表情也终于带上了一丝冷厉。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周春缓缓地走向那个被称为禁地的小院。

  来到小院的时候,周春就看到了长孙周峰。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周春看着周峰,直接问道。

  “回爷爷,已经开始准备了。”周峰答应了一声说道:“这是孙儿准备的一些图样,爷爷可以过目一下。”

  说着,周峰将手中的纸递给周春。

  伸手将那些纸拿了过来,周春看了一眼,随后抬起头看了一眼周峰,笑着说道:“做的不错。”

  在这两张纸上,画着两个装扮,一黑一白。

  黑色的身影是黑色的夜行衣,黑色的披风,脸上戴着黑色的鬼脸面具,头顶的黑色帽子上写着两个白色的字,无常。

  白色的身影则是一身白色的夜行衣,白色的披风,同样白色的鬼脸面具,头顶上的白色帽子上写着两个黑色字,无常。

  周春对这两个设计非常的满意,同时也想到了一件事情,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兄妹来做黑白无常?如果是两个男人的话,好像有一些太单调了。

  周春好像记得前世看过一部作品,里面黑白无常就是亲兄妹,练了一套双修功法。

  见到爷爷满意,周峰又连忙走了过来,伸手将张纸递给周春说道:“爷爷,你看这一张。这是黑无常的鬼使,您看看是不是满意?这一张是白无常的鬼使。”

  黑无常的鬼使一身黑衣,没有披风,装扮上与黑无常差不太多,头顶上的黑色帽子用白色的笔写着一个字,使。

  至于白无常的鬼使,样式都是一样的,只不过白帽子上是用黑笔写的字。

  “这是令牌,也是孙儿设计的。”周峰又拿过来一张纸说道。

  非铜非铁的令牌,一面铸着鬼头,另外一面则是刻着身份。

  身份非常的简单,只是数字,并没有其他的具体名字。

  黑无常的鬼使是黑色的令牌,白无常的鬼使是白色的令牌。除此之外,令牌也没什么区别。

  至于小鬼,全都只是黑衣鬼脸面具和白衣鬼脸面具。至于他们的令牌,只有一个鬼字。

  “其他的东西,孙儿还没来得及设置。”周峰看着周春说道:“设定好的这些东西,孙儿已经让他们去准备了,很快就能够准备完。”

  周春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可以了。”

  说完这句话,周春摆了摆手直接说道:“我要做点事情,你给我护法。”

  “是,爷爷。”周峰连忙答应道,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走到屋檐之下坐下,周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上闪动着灵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灵气也越来越浓厚。

  当灵气聚集的越来越多,周春的双手猛地掐起了法诀。

  看到这一幕之后,周峰眼睛眯了起来。

  这是祈雨术。

  随后周峰就看到周春站了出来,脚下快速的踏起了罡步。

  随着周峰的动作,他身上的灵气也越来越浓厚,甚至周围的灵气也快速被调动了起来。

  手掐诀、口念咒、脚步罡,如此才能够调动更多的灵气,来增强自己法术的威力。

  “降光行风,广布润泽,天下胡海,水最朝宗。”周春嘴里面开始念道,身上的灵气冲天而上,瞬间便在天空之中汇聚扩散开去。

  周春则整个人都站住不动,身上的灵气依旧汹涌澎湃的向天空之中扩散而去。

  很快,天空之中便出现了变化。

  黑色的云朵开始汇聚,不断的凝结而成。

  天空中出现了巨大的黑云,狂风骤起,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

  轰隆隆,轰隆隆。

  瞬间雷霆闪耀,要下雨了。

  雨滴快速从天而降,砸在青石地面上发出了啪啪的声响。

  周春身上的灵气终于与天空之上的灵气切开,身子一阵摇晃,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站在一旁的周峰连忙扶住了周春,轻声问道:“爷爷,您没事吧?”

  周春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事情,只是消耗有一些大了,算不上什么太大的问题。这场雨应该会持续三天,足够我们做事情了。”

  抬头看着天空之中落下的雨滴,周峰沉着脸问道:“不会出现水灾吧?”

  看了一眼孙子,周春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也不会一直这么下。水汽也需要重新聚拢,所以不会出现水灾那样的事情。爷爷虽然要利用祈雨术,但也不会伤害百姓。”

  “这一次杀木先生,你跟我一起去吧。其他人我就不准备带了,准备一下,晚上出发。”周春看着周峰说道:“家里面的事情交给你叔叔,让他们小心一点。”

  “是,爷爷。”周峰连忙答应道。

  与此同时,城里面的客栈之中。

  木先生站在二楼的窗口,看着雨滴不断地落下,轻轻伸出手接了几滴水,随后若有所思地再一次抬起了头,转头看着身边的人问道:“流沙道的人到了吗?”

  “到了,先生。”在他身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道:“今天晚上就动手。”

  木先生点了点头说道:“告诉他们一声,这场雨恐怕是周家那个老头子搞出来的。让他们自己小心一些,那个老家伙有一手高明的控水术,恐怕不好对付。”

  “是,先生。”手下答应了一声,有些疑惑的说道:“如此规模的降雨,恐怕要五品的祈雨术才行。周家那个老家伙恐怕做不到吧?”

  “这谁说的准?万事要小心,不能够出纰漏。”木先生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把话传下去,别让流沙道的人把事情搞砸了。如果他们把事情搞砸了,他们知道下场。”

  “明白,先生。”手下答应了一声,转身向楼下走了出去。

  等到手下走了之后,木先生眺望着周家的方向,缓缓的说道:“你想怎么办呢?你能怎么办呢?”

  “三个筑基期,凭你一个刚刚突破筑基期的糟老头,能护住你的周家?”

  “弄出来这场雨,下马威?”

  “真是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