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三十四章 还有五个月

第三十四章 还有五个月

  但这未免也太小了吧?

  受到二十一世纪社会制度的影响,这种十多岁的小姑娘在三观还比较端正的吴良眼中根本就算不上女人,甚至都很难将她们当做一个独立的异性去看待,实在很难产生非分之想。

  就算有……心中那道坎也过不去,这是原则问题!

  不过硬要说起来,这些“美人”的姿色其实都还是不错的,毕竟汉朝的审美与二十一世纪还是比较相近的。

  一个个生的眉清目秀,还有两个一看就是美人胚子,就算最差的放到后世去也能到打个八九分。

  而且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这些姑娘现在就有这种姿色,等到了十八岁彻底发育开了,没准儿就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想到这里,吴良忽然觉察到了一个问题。

  曹操的“曹贼病”,会不会也是因此而来?

  这个时代女性十五岁成年便要嫁人,可是一般到了十八岁之后才会完全发育开,那时才更有味道。

  所以曹操可能也未必就是对人妻情有独钟,而只是钟情于发育晚辈的成熟女子。

  只可惜这样的女子早就听从父母之命嫁为了人妻,有的孩子都已经满街跑了,以至于曹操只能被迫捡漏了,还得背上割曹贼的骂名,他心里也很苦啊……

  这种可能性真就未必没有。

  需知三国时期喜欢人妻的可不只又曹操一个,就连后世人尽皆知的武圣关羽其实也是此道中人。

  《三国志·蜀纪》中有载:“朗父名宜禄,为吕布使诣袁术,术妻以汉宗室女。其前妻杜氏留下邳。布之被围,关羽屡请于太祖,求以杜氏为妻,太祖疑其有色,及城陷,太祖见之,乃自纳之。”

  说的是,建安三年(公元198年)的时候,曹操与刘备结盟围攻吕布于下邳。

  在这期间,关羽屡次向曹操请求在城破之后要纳一个名为杜夫人的人妻。

  曹操嘴上虽然答应,但又见关羽对这名女子如此关注,就暗忖杜氏到底有多美貌,居然能把关羽迷成这样。

  于是破城之后他先去去见了杜氏,结果见过之后果然美貌非凡,然后……曹操就果断拒绝了关羽纳杜夫人的请求,自己反将纳杜夫人纳为了妾室。

  Emmm……

  所以说,后来曹操对关羽再器重,关羽也断然不肯效忠于他,除了忠义无双的高尚品德,也未必就没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这可是夺妻之恨呐!

  搁谁身上谁心里能舒服?

  还给你卖命,想多了吧曹老板?

  “家主为何愁眉不展,是不是对我们不满意?”

  见吴良看到她们之后,眉头就始终皱成一团,少女们心中自是有些忐忑,如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忍不住怯怯的问道。

  “家主若是瞧不上我们,也祈求家主莫要将我们送回去,我们还可以为家主煮饭、打扫、更衣、叠被……旁人会的我们都会,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服侍家主。”

  “若被送回去,我们便只有被卖入章台(汉朝的青楼)一条路可走,与其那般猪狗不如的活着,倒不如死了算了。”

  “家主,求你了……”

  “……”

  有人开了头,姑娘们顿时都害怕起来,一个个跪倒在吴良面前啜泣,却又极力保持着克制,生怕声音大了惹烦了吴良。

  吴良知道,这些“美人”其实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也就是“庶族”。

  汉朝社会等级分化非常严重,如果只将这时候的社会分为两个阶级的话,吴良会将其分为“士族”和“庶族”。

  所谓士族,指的是世代为官的名门望族。

  东汉选拔官吏只看家世出身,从而导致朝廷的重要官职都被家族垄断,这些大族又通过互相联姻,在朝廷内部逐渐形成了一个完全对外封闭的“天龙人”阶级。

  而所谓庶族,指的则是士族之外的所有阶级。

  士族不与庶族通婚,甚至坐不同席。

  因此哪怕庶族再有钱再有势,也永远都是下等人,没有任何晋升渠道……

  这有点类似于某宇宙第一大国的种姓制度,人生而不平等,永远无法改变。

  甚至哪怕在当今乱世之中,“士族”之风也依旧没有丝毫衰减,反而愈发严重。

  就连曹老板也不能例外,只因他是宦官之后,在那些根正苗红的士族阶级眼中算是半个士族,因此早年于长安为官之时便处处受到歧视,抱负得不到施展,窝囊气却没少受。

  曹老板尚且如此,何况那些真正的庶族?

  当然,这可能也是曹老板有曹贼病的原因之一,他既然认为自己是士族之后,不愿自降身份自然就只能娶士族女子,可天底下士族毕竟是少数派,适龄女子就那么多,供小于求的情况下,就算是二手的也只能将就了。

  也就是说,庶族的姑娘哪怕再才貌双全,也绝对不会有机会嫁入豪门变凤凰,连成为妾室的资格都没有,最多只能成为士族阶级的下人,为其服务供其玩弄,最后像一张用过的手纸一般被无情丢弃。

  显然现在跪在吴良面前的姑娘们,便是庶族。

  因为士族哪怕早已家道中落,地位也依旧远在庶族之上,绝没有人敢把她们当作私人物品送来送去。

  是的,因为某些原因,面前的这些姑娘已经成了私人物品。

  如果这些“物品”连送出去的价值都不复存在,那么也就等于没有了价值,结局一定会极为悲惨……

  不过话说回来。

  吴良回忆了一下“有才兄”的家世,貌似自己现在也是庶族……

  “都起来吧,我不会把你们送回去。”

  吸了口气,吴良终于露出一抹笑容,对面前的“美人”们说道。

  “真的么?”

  “美人”们惊喜道。

  “当然,我喜欢青梅竹马的感觉,怎么舍得把你们送回去?”

  吴良嘿嘿笑着,迈步来到那个已经十七岁的“美人”面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几月生辰?”

  “婢子姓鲍,单名一个柔字,三月生辰。”

  “美人”微微低头,小声说道。

  “鲍柔……鲍柔……嗯,真是个好名字,一听便令人心驰神往。”

  吴良点了点头,掐指算道,“当下是十月,这么算起来还有五个月。”

  “家主,什么还有五个月?”

  “美人”疑惑的问道,心中略有些忐忑,听起来怎么感觉像是某种危险的倒计时呢。

  “嘿,说了你也不懂。”

  吴良又是骚骚一笑,对众“美人”大手一挥,豪气说道,“都起来去挑住所吧,宅子现在还是空的,谁先挑上哪间以后便住哪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