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兽修真日常 > 第55章惩罚

第55章惩罚

  瑄儿返回海域再次背上足够分量的水重新去目的地准备下雨,这次速度要快点,耽误了一趟的时间,打乱了她的计划,没时间休息了,不快点怕是要耽误下雨令了。

  下雨令是接了以后直接下给龙族的,有烫金的旨意传给龙族掌事,在逐级下达命令,除非是指定人选,否则谁去下雨都行,完成任务就可以了。

  耽误任务的那个人,和下雨者都要受罚的,延误就会死人,一般都是干旱才会下雨,或者农忙时的春雨,错过了就有很大的损失,你不受罚谁受罚呀。

  她拼尽全力赶到了目的地,时间刚刚好,还差一炷香时间就要下雨了。

  瑄儿开始做准备,快速的捏法诀,时间一到就开始下雨,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她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施云布雨的精准掌控,包括下雨小道几毫厘,范围是多广,雨量该如何分布,都一清二楚,顺手拈来,苦没白吃。

  接连赶往第二个地点,瑄儿用仅剩的一点灵力下完了雨,看到地上的人们在雨中欢呼跳舞庆贺,也长吁一口气,忽然觉得辛苦也是值得的。

  精神一放松只觉得浑身酸疼疲惫不堪,眼皮都沉重的睁不开了,好困,好想睡觉啊。

  闭上眼就睡了过去,整个人直挺挺的从天空掉了下来,一片云稳稳的将她托住,平稳的往回飞行。

  六长老敖尘出现在云团上,替她把脉看看身体情况,给她嘴里塞了一颗丹药补充灵力。

  旁边还站了一个摸样很相似的年轻男孩,头上也顶着鹿角。

  “爹,妹妹没事吧。”

  “没事,力竭昏睡过去了,回去不要说实话,就说经脉撕裂需要沉睡一二年才能醒来。”

  敖尘眼睛一眨坏主意就来了。

  敖炎也是青龙,是敖尘的独子,纯血青龙。

  “爹您是想替妹妹讨个公道么?可这样说会不会露馅啊。”

  敖炎砸吧嘴问。

  “没事,不让他们看就行,给你妹妹讨个公道回来,凭什么白白放过他们,人修惹祸我们辛苦替他们收尾,连一句道歉的话都说的那么违心,凭什么?”

  妖族最护短了,尤其是龙族,护短的厉害不说,睚眦必报。

  “就是,五万斤水啊,就是我背也够呛呢,摔了一跤背两回,这人修真缺德!”

  敖炎也对那个人类女修非常不满,下雨是很累的活,无非就是为了一点功德罢了。

  “走我们先回去。”

  敖尘哼了一声,不敲掉你两颗牙我跟你姓算了。

  三个人修闯祸,掌门无奈通知了在其他坊市等候参加拍卖会的太清门的二长老来商议一下,也是给瑄儿一个公道,起码要赔礼道歉吧。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瑄儿躺在云团上回来了。

  “孩子怎么样了?”

  掌门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关切的询问。

  腾晖一闪身来到瑄儿身边,替她诊脉,还没说话,敖尘就直接开口了,“任务是完成了,算你们幸运。可我们的孩子经脉撕裂,力竭昏睡过去了,最少一二年才能修复伤患,你说这事怎么处理吧。”

  腾晖扭过头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女修,冰冷的突吐出两个字,“鞭刑。”

  “啊,不要啊。鞭刑她受不了的,我代表孩子给您给这位道友赔罪可好?我们愿意送上赔礼。求您原谅一二,鞭刑真的不成,会打死的。”

  说话的是太清门的二长老,已经元婴初期了。

  女修这才怕了,没想到不过是撞了一下会如此严重,造成事态扩大,越发无法收场了。

  “我有个主意,诸位长辈可以参考一二。”

  敖炎眼珠一转开口了。

  “说,说的不好罚你。”

  腾晖给与了一点警告,意思是不让我满意你就等着挨罚吧。

  “是,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服气,撞了一下摔了一跤,何至于如此兴师动众的是吧,觉得我们苛刻。

  我有个办法让你们直接体会下雨有多辛苦了,起因还是背的水洒了么,只要你也背一次水时间是一个时辰,熬得住就不用挨鞭刑,熬不住还是要挨鞭刑的。

  实话告诉你们,这事要是我们门派弟子犯了同样的错,根本不会给机会申辩,直接拉去鞭刑了,我们掌门长辈已经很给你们太清门脸面了。

  当然你们人修身体弱,也背不了那么多水,你就背个五百斤吧,时间一个时辰,熬得住这事就算了,熬不住就要挨一鞭子。如何?

  瑄儿妹妹背了五万斤水,因你之错,多背了五万斤,才累的经脉撕裂伤的。让你背五百斤不算虐待你吧。”

  敖炎掐的刚刚好,筑基后期是有一定实力的,五百斤死不了人,一个时辰就够她喝一壶的。

  二长老埋怨的看了眼女修,心里生气这个孩子不会办事,犯了错诚心道个歉不就完了么,非要吵架不肯承认,真是惹祸精。

  “可以。”

  二长老根本不问她的意见直接同意了。

  敖炎手一指,一个很大的水泡就出现在他指尖上。

  小道童很有眼色的搬了个大称过来,水泡放在上面一称,“刚好五百斤。”

  敖炎手一指,水泡就落在了她的背上,

  “不许弄撒了,撒了从头开始。”

  女修左顾右盼寻求帮助,奈何连师兄也不肯帮她了。

  她被一股力道压得不得不弯了腰,却不知道该如何成托水泡。

  “用灵力包裹水泡让它不要洒出来,不用你到处走,你只要原地不动就行,我已经很优待你了。”

  敖炎教她如何运水。

  这个是海水刺骨的冰凉,没练过的人根本承受不住。

  哗啦,水撒了,又累又冰冷刺骨,压根背不住。

  “继续。”

  敖炎可不管这些,又是一个水泡继续折腾她,如此反复。

  她根本背不住,坐在地上嚎嚎大哭,浑身冷的不停地颤抖,牙齿都打颤了。

  连二长老都有些不忍心了,张张口想说点求情的话,却说不出口。

  “背不住,很冷啊,我们妖族也是血肉之躯,和你们没什么不同,我们就是这样一点点锻炼的,这点功德我们拿的也不容易,光明正大。

  还请你以后态度放尊重点,我们不欠你们人类的,人类死不死和我们没有关系,是你们求我们的,鼻孔朝天趾高气扬的给谁看呢。”

  敖炎不客气的把女修骂了一顿。

  但惩罚还是要继续的,真的让女修背了一个时辰的水,女修背完当场就昏过去了,寒气侵体,算不得重伤但也比较麻烦就是了,也算给个教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