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 第44章在她心里他比老母猪重要

第44章在她心里他比老母猪重要

  “之前的按摩都是少奶奶做的,我看这项工作蛮辛苦的,从上到下都按一遍也要不少时间,我就想着找一个专业的师傅。”谢甜甜解释。

  自从少奶奶来了以后,少爷的情况是越来越好。

  照顾少爷的事儿好多都是少奶奶亲自完成的,甜甜怕她吃不消,就找了专业的复健师过来。

  刚还在心底夸甜甜有眼力见,想要给她涨工资的于世卿,此刻又压下涨工资的念头。

  哪来的黄毛丫头,办事如此没有经验!缺乏历练!

  不过一想到之前,是伊言那一双温柔的小手,不辞劳苦地给他按摩,于世卿又有些荡漾。

  只是想到这辛苦的工作由她一个人完成,他还是有些不忍她如此劳累。

  算了,抠脚大汉就抠脚大汉吧,他忍了...

  于世卿正想着,就听那天籁之音说道:

  “不用麻烦了,他的复健是我专门设计的,就由我继续做。”

  “可是您不会太辛苦吗?”

  “还好。”

  不愧是天籁之音!

  不仅人美心还善良!于世卿默默地用哲学思想把她夸一遍。

  还没夸完,就听她又补充了句。

  “按摩他的难度,比按摩难产的老母猪要低很多。”

  甜甜和按摩师同时默,这话听起来...好像哪儿不太对?

  少爷在她心里...跟老母猪是划等号的?

  只有于少卿不以为然。

  他一定是大于老母猪的,千万头母猪里,只有一头能得到她偶尔的救治。

  他却是在地球一半男人里脱颖而出,成为她的兰花指每天都光顾的存在——俩者怎能相提并论?

  明显是他胜出了!

  虽然他带着矛盾又期待的心情等着她用按摩老母猪的指法,在他身上光顾一圈。

  但她喂完了药膳就带人出去了。

  刚吃过饭不能立刻做按摩,他只能压下心底超越母猪的优越感,静静等待夜晚的降临。

  刚恢复体力还是很虚弱,尽管他想努力支撑,但很快就睡着了。

  最大的遗憾就是,璩雪那浓郁的香精味儿留香太久,久到他抓狂。

  只能在梦里,一遍遍重复着她的清香。

  在伊言的盛情邀请下,肖汐留在了于宅与她共进晚餐。

  宾主皆欢。

  于倾城得到了肖汐的认可,约定好每十天找肖汐练琴一次,但也是有条件的。

  条件就是,言哥养的腿儿哥必须要跟着去。

  据说肖汐那只大布偶非常喜欢腿儿哥,满屋子追腿儿哥跑。

  看得倾城感慨,“猫和猫之间,也有感情啊。”

  家里有佣人曾经给她灌输过,猫都是奸臣,狡猾诡谲,某得感情。

  看到腿儿哥后,倾城才渐渐喜欢猫。

  这会看到俩猫一个跑一个追,满屋乱窜,感觉十分有爱呢。

  倾城带着温馨地笑看着俩猫追逐,她又开始相信童话了。

  “这俩,都是公猫。”伊言笑眯眯。

  “还都是绝育的太监猫。”肖汐补刀。

  倾城无言,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啊。

  “对了,那个璩姓的女人哪儿去了?”肖汐问。

  不严谨对待音乐的人,在她这不配拥有名字。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伊言一拍脑子。

  她说吃饭时气氛怎么会如此愉快,愉快到好像少点什么似得。

  可不就是少了璩雪那个聒噪的讨厌鬼吗?

  璩雪企图给于世卿下药,却被伊言反杀。

  伊言喂了她吃泻药,让保镖把她扔到于宅外面,关上大门。

  不过人美心善的好姑娘还是让保镖叮嘱了物业那边,如果璩雪跑到物业借厕所,还是要行个方便的。

  时间过去这么久,想必璩雪应该已经把肚子里的东西都排出去了吧?

  伊言正想着开门,放璩雪进来,物业的电话打过来了。

  此时伊言正跟客人一起共进饭后甜点,甜甜过来,满脸为难,想要伊言借一步说话。

  伊言挥挥手,“没有外人,直说就是了。”

  “额,物业那边说,抓到一个在草丛里...随地大小便的,她非得说是咱们家的人,该怎么处理?”

  肖汐&倾城:突然觉得眼前的冰淇淋不香了。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关我们何时?”伊言挑眉。

  借个厕所有那么困难吗?

  看来璩家最该替璩雪买的,不是钢琴家头衔,而是...智商?

  如果智商能买的话。

  “问题是,她找地方解决内需的时候...选择了小区高端绿植区,踩坏了很多名贵绿植...还把刚种得一片小苗,淋得..稀里哗啦。”

  然后,在物业找她算账的时候,提裤子就跑了。

  谢甜甜把整段经历讲出来,肖汐叼着冰淇淋勺,嫌弃地推了伊言一把。

  “你以后,还是把我当成‘外人’吧!”

  根据肖汐对伊言的了解,伊言一定早就料到管家要说什么,故意整蛊她,非得恶心的她没胃口。

  “嫂子你好歹也等我吃完再说啊!”倾城觉得,她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想吃芒果冰淇淋了,这颜色,真应景!

  这俩人的重点都是“稀里哗啦”。

  只有伊言听出了别的。

  “你是说,她把物业新栽种的名贵绿植给...施肥了?”

  不愧是教授,说话都是这么地优雅。

  甜甜点头。

  “所以...她跑到监控器底下,施肥?”伊言扣题了。

  倾城和肖汐瞪圆眼。

  “她是...猪吗?”

  跑到监控器底下人工施肥,这是要逆天吗?

  “我早就强调过,二师兄的智商并不低,战斗力也不低,不要把她和猪放在一起比较。”侮辱猪的智商,职业兽医是听不下去的。

  “她可能是觉得,那一片最安静,没有人,就...”谢甜甜都不知该不该同情璩雪了。

  这是高档小区,随便一栋别墅,都没有低于九位数的。

  配套的绿植自然也不能档次太低,有很多名贵绿植都是价格不菲,为了防盗,在这些名贵绿植周围都装有隐蔽摄像头。

  璩雪好死不死的,就...悲剧了。

  肖汐临走前,不放心地对伊言说道。

  “那个女人虽然智商不是那么足够,但你还是小心些比较好,她父母做事,手段都不那么磊落,璩雪这种水平能在比赛中得到名次,除了她家里赞助、收买评委之外,还有个重要原因,她的对手,经常无缘无故出事故,你知道我说什么吗?”

  肖汐担心璩家会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