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 第42章就是这么的人美心善

第42章就是这么的人美心善

  璩雪被言哥炫技刺激在先,又被戴鸭舌帽的女人狂揍一顿。

  跑出琴房,才琢磨过来不对劲。

  揍她的那个女人...怎么那么像国际知名钢琴大师肖汐?

  她不知肖大师为何会来,无缘无故地揍她——在璩雪眼里,她这一顿揍挨得实在是有点冤枉,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敢找肖汐和陈伊言单挑,毕竟...打不过人家。

  璩雪迸发了全部的智慧。

  于宅惊现国际知名钢琴大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得在肖汐身上吧?

  既然如此,她何不...嘿嘿嘿?

  趁着没人把手,璩雪再次踏上了于世卿的二楼。

  这次学聪明,不走电梯了。

  从楼梯溜上来,没有电击套餐。

  顺利摸到了于世卿的房间,看到心仪的男人躺在那,璩雪喜不自胜。

  掏出她早就准备好的药瓶,摊开手把药丸倒出来。

  这药也是托人从国外买回来的,说是三哥那边不为人知的神秘药丸,功效据说甚为猛烈。

  璩雪自信,只要于世卿吃了这个,她就能够得到他,只要她生了孩子,目的就达到了。

  从拿出药瓶,再到打开盖子,短短几十秒的时间,璩雪从姿势想到孩子的男女。

  但就当黑色的丸子从瓶子里出来,落在了她的掌心,那不同寻常的质感,黏住了璩雪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象。

  真是黏。

  这药丸从瓷器里倒在掌心,接触到空气不到三十秒,直接糊成一坨。

  璩雪暂时没反应过来,以为这药是过期了,傻了吧唧地戳,左手的十指马上粘到右手的掌心。

  她马上冲到卫生间,试图用水洗掉这诡异的黑坨坨。

  但这邪门的药,一碰到水马上变的牢固,效果超过502胶水。

  更可怕的是璩雪两只手变成了黑色,看起来就跟中毒似得。

  整座楼层都回荡着她高分贝的尖叫声。

  于世卿只觉得一片嘈杂。

  耳畔犹如五百只乌鸦叽叽喳喳。

  这刺耳的声音带给他黏腻的感受。

  像是雷雨前被锁在闷热的房间里,不开窗户,闷得人上不来气。

  好烦躁。

  “啊~~~~~这什么见鬼的东西,啊~~~”

  她的左手粘在右手上,两只手漆黑一片,看着怪吓人的。

  佣人们接到过管家的指令,都远远地围观,没人上前。

  璩雪喊得越是凄厉,于世卿的眉头皱得就越紧。

  “喊什么呢?”伊言过来。

  她的声音,瞬间安抚了烦躁的于世卿。

  犹如天籁。

  清澈,畅快。

  在这个被乌鸦噪音包围烦躁感十足的时刻,伊言的声音就像是畅快的大雨突然降临,清新的空气铺面而来。

  冲走了璩雪带来的烦躁油腻。

  “这是不是你搞得鬼!”璩雪保持着双手粘连可笑的造型质问伊言。

  伊言装模作样地看了眼,啊了一声。

  “你这是...徒手掏粪坑去了?”

  气得璩雪涨红了脸,再也无法使出她颤抖的手指人的招牌动作。

  “是不是你换了我的药?我好好的药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的药,怎么可能变成诡异的胶水?

  “你什么药啊?”伊言不耻下问。

  璩雪语凝。

  却见伊言从兜里掏出两个小瓶子,在她面前晃晃。

  “邪恶的少女啊——不,等会,这话有语病...”伊言想了下,纠正了措辞。

  “邪恶的老娘们啊,你药瓶里,装得是这个泻药吗?”她晃晃左手的瓶子。

  “你才老娘们!!!”璩雪咆哮。

  伊言扭头,问以谢甜甜为首的佣人们,“我和她谁是老娘们?”

  “她!”异口同声,声音响亮。

  床上的于世卿睫毛动了动。

  “我是什么?”

  “人美心善正道的光!”大粉头子谢甜甜带头喊。

  伊言扭头,对着璩雪摊手,“你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璩雪鼻孔都被气大了一圈。

  伊言晃晃右手的瓶子,“邪恶的老娘们啊,你药瓶里,装得是这个拥有让男人吃了把持不住的药吗?”

  是!!!!璩雪心里山呼海啸,却不敢喊出来。

  把陈伊言这个损人骂了千万遍,这个驴×的混蛋女人!

  换了自己的药,还假惺惺地跑到这拿俩瓶子,这是模仿“金斧头银斧头铁斧头”的故事吗?

  “你撒谎了,你不是个诚实的好老娘们。为了惩罚你的邪恶,我就把这两瓶药,一起喂你吧~”

  “啊喂!童话里剧情不是这样的!!!”璩雪见伊言步步走来,忙抗议。

  童话里,难道不是诚实的孩子得到了三把斧头吗?

  她撒谎了!撒谎了为什么还要吃药!

  这两瓶药,一个是泻药,一个是传说中的...昆!!!

  璩雪步步退后,却见伊言一个健步窜上来,用手抓着她的头发,毫不留情地把她按在于世卿的床前,指着他那盛世美颜质问璩雪。

  “优生优育你不懂是吗?龙找龙、凤找凤、臭鱼找烂虾,你这臭鱼不去河沟里等你的烂虾,你过来吓唬他干嘛?”

  “你放开我,放开我,学长你睁开眼看看,你可怜的学妹让恶人欺负了,学长~~~~”璩雪被伊言按得半蹲在床前,朝着昏迷的于世卿声嘶力竭地吼着。

  如果不是俩手黑得跟掏粪归来似得,只看这个场景,还有点狗血剧里深情女主的感觉呢。

  伊言毫不留情,掰开她的嘴一起扔进去俩药丸。

  手一抬,合上璩雪的下巴,俩药丸咕噜一下全咽下去了。

  “啊!学长睁开眼了,学长睁开眼了!”璩雪被迫吞下药丸,指着于世卿狂叫。

  就觉得眼前一黑,完了,她吃了那个药,肿么办...

  伊言背对着于世卿,闻言转头看了眼。

  他的眼,紧紧地闭着。

  “把她给我拉街上去。”伊言一挥手,佣人们过来拖璩雪。

  “我不要!我吃了昆啊,我会出丑的,我不要出去!”璩雪声嘶力竭地喊声越来越远。

  “少奶奶,你真的给她吃...那种药啊?”谢甜甜纠结地问。

  “我这种心善之人,倒不至于给她用那么恶毒的药。”

  那药效甚为猛烈,真要是给她吃了,满大街的男人,都挺无辜的,伊言不能害旁人。

  “所以...”

  “泻药,双倍的。”她就是这般人美心善的好姑娘。

  伊言用手摸摸于世卿的脸,璩雪说他睁开眼了,骗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