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 第38章有些塑料哥哥哦,呵呵

第38章有些塑料哥哥哦,呵呵

  伊言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陈老头天天絮絮叨叨的催她结婚,目的就是为了要个外孙嘛,结婚是什么伊言暂时没有概念。

  不过提起娃娃,伊言首先想到的就是于世卿。

  感觉他基因似乎很优良呢。

  人帅,个高,智商足。

  光这三点,就满足优生优育的条件了。

  要是跟他配一下,说不定能组合出一个超级可爱的孩子出来...

  想想自己,也是人美心善呢,俩人应该算是同一物种了吧?

  “哎,他要是醒了,我跟他商量给我一试管优质×子,他应该会同意吧,毕竟我也挺辛苦帮他治病,努力的守护他节操...”

  伊言掂掂她换下来的药,越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她到目前为止优质基因看得不少,但是优秀成他这样的,还是挺罕见的。

  她又不想结婚,做个试管婴儿堵着她家老头的嘴,她这经济条件也不需要于世卿拿抚养费,这岂不是双赢?

  成年男人那玩意浪费的多了去了,随便送她一试管,也不会损伤他身体,他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虽然伊言现在趁着他昏迷也能随便拿点,但这种事还是要通过他同意才好。

  “不送,我买点也行啊...”

  配猫配狗都是要给雄性配种费的,伊言丝毫不觉得,她的想法有什么问题。

  “果然,做个心善的好人是有好报的,这样我的烦恼就解决了。”

  伊言心满意足,

  予人为乐,与己而乐,涓滴之水成海洋,颗颗爱心变希望,生命咋这么好呢~

  走出去没多远,就见倾城气鼓鼓地跑出来。

  “怎么了这是,脸都成小河豚了。”伊言伸手戳倾城的脸颊。

  “嫂子!我受不了!你让耿大哥把那女人拉走行吗?公司赔多少钱,我出还不行吗?”

  倾城要疯了。

  “她怎么你了?”伊言同情地看着倾城。

  这小丫头被她那个哲学思维的哥教育的,情绪已经算是很内敛了,如此明显地崩溃,也是少数呢。

  “她把我钢琴老师气走了!她不懂装懂!一首茉莉花让她弹错了6处!!!!我都比她强,就这,还说我们不懂艺术!”

  “啧啧啧,听起来倒像是她会做的事。”

  伊言明白了,刚那水平实在一般的茉莉花,原来是出自璩雪的手。

  “什么钢琴家啊,就是靠家里有几个臭钱,买来的名誉!贝多芬、巴赫、肖邦、舒曼、小施特劳斯...都因这种拿钱买名声的琴坛败类感到羞耻!”

  倾城要喷火了。

  伊言听到这句,咦了一声。

  “你是肖汐的粉丝?”

  这句话,难道不是肖汐的口头禅?

  提起自己崇拜的钢琴大师,倾城眼睛都放光。

  “对啊,我超级喜欢她的,她如果有演奏会,我都是买票飞全球听的,可惜她不收徒弟,我哥甚至亲自出面请过她,不过很遗憾没成功。”

  肖汐今年23岁,虽然年轻,却是国际知名钢琴大师。

  14岁时,就已经得到了钢琴界最高奖项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的第一名,之后就荣升评委,一直到现在。

  这个奖项到底有多牛呢,哪个国的人得了以后,别的国都要发正式官方贺电恭喜的,就是这么牛叉的一个大人物。

  钢琴领域,她能排进前五,如果按着这个岁数的成就看,她就是无敌的。

  倾城学琴也有几年了,也算是有点小天赋的,她哥在培养孩子这块绝对舍得投入,自然想把世界排名前几的钢琴大师请回来教妹妹。

  可惜这种级别的大师,不是有钱就能请得动的,人家收徒看天赋,倾城虽然也不错,但是距离顶尖天赋,还有段距离呢。

  “她啊...你哥亲自请的?”伊言想到肖汐那张精致的脸,精湛的钢琴天赋,她有个大胆想法。

  难道,于世卿周记里,那个夸的天花乱坠的姑娘,就是国际知名大师肖汐?

  “对啊,我哥请了三次呢,可惜她都不同意。现在我的老师被璩雪气走了,以后我可怎么办...”

  “唔,我把肖汐叫过来教你。”

  “...谁?!嫂子,你认识她?可是,我哥都请不动她呢,你跟她很熟?”

  “还行。”伊言谦虚道。

  伊言说这话的时候,倾城以为她在开玩笑。

  却见伊言拿起手机,拨了个号。

  “小汐呢?哦,演出呢啊,那她下台给我回个电话。”

  “嫂子,你别开玩笑了,她连我哥的面子都不给...我还是想办法让耿大哥再给我找个老师吧——嫂子你听!她连练习曲都能弹错啊啊啊啊!”

  倾城捂耳朵,神啊,把璩雪带走吧。

  倾城所有的好心情,都因为璩雪败了。

  “别苦着脸,走,我带你飞。”

  伊言拽着愁眉苦脸的倾城来到琴房门口,璩雪刚好收手。

  用手摸摸脸,璩雪感慨。“我果真是才华横溢。”

  “这是琴童十级的练习曲,连演奏级都算不上,怎么好意思舔着脸说自己是钢琴家啊?”倾城吐槽。

  璩雪就是单纯地想装一下,没想到于倾城年纪不大,造诣却是不错,竟然能听出她弹得有问题。

  见伊言也在,璩雪打肿脸充胖子,狡辩道。

  “你一个孩子能听懂什么?我这是教科书级别的示范!”

  “第二小节最后一段节奏不对,第三小节还是节奏,第四小节弹错音,讲真,你这水平考业余十级都有点勉强了。”伊言中肯道。

  资本的力量可以浸透到个个领域,璩雪有钱买个音乐家的头衔沽名钓誉,装艺术家太久了,装到她自己都相信她是个真正的钢琴大家了。

  “你这个琴都不会弹的粗鲁女人懂什么?你连音阶都分不清吧?”

  璩雪挑衅还没说完,伊言就把她拖着领子拽开了。

  活动了下手指,伊言试试音。

  “你哥对你不错,这琴挺好。”

  三角施坦威,于世卿果然对他妹超级好。

  伊言一不小心就想到她那俩哥了。

  吃个烤肉都要跟她抢,跟人家哥形成鲜明对比。

  “能不好么,这是拍卖会上拿下来的,全球就两台,一台被知名女钢琴家肖汐买走了,另一台就在这,让你这种养猫养到浑身猫毛的人碰这琴,简直是玷污了它高贵的琴键。”

  璩雪看伊言在那试音,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