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 第29章给二师兄正名

第29章给二师兄正名

  边上的腿儿哥打了个哈欠,它铲屎官让人叫哥太久了,大概忘记了,她是个女的吧?

  人类啊...都是愚蠢的两脚兽。

  杀手觉得自己水逆了。

  先是哥哥被捉。

  他自己接了任务又失败,被那个可恶的女人捉了又放。

  他以为这就是人生最低谷了。

  不曾想天亮后,更大的噩耗等着他。

  他发现昨晚他在医院的视频被传出去了。

  热度仅次于于倾城。

  现在热搜第一是于倾城lol娘的侧脸视频,第二是他在医院护士装被发现。

  伊言为了制造热度,又着意买了点热搜。

  她自己的正脸一个也没拍到,却让杀手成了万众瞩目的对象。

  杀手万万没想到,他的职业杀手生涯,就毁在了几个视频上了。

  现在那家医院已经成为网红点了。

  有几个网红为了蹭热度,也跑到那家医院拍视频,甚至还有专人模仿他,也穿女装,动作浮夸。

  网络高度发达的时代,信息传播的速度惊人。

  不仅短视频平台他热度高挂,就连社交软件也全都是他。

  还有人把他做成了各种表情包...

  莫名其妙地成了黑红。

  但...谁特喵的想要当黑红啊,人家是个很认真的杀手!

  杀手又用他贫瘠地词汇把伊言的祖宗十八代,以及人体器官挨个问候一遍。

  更更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吃瓜群众不知道他是杀手,他那个神秘雇主却是知道的。

  任务失败,还被以这种近乎羞耻的方式传播出去,杀手不仅拿不到佣金,还被雇主派出来的人追杀了。

  对此,他也是有苦难言的。

  毁就毁在陈伊言把他捉了又放这块了。

  他自己知道他什么都没说,但雇主却是不知道的。

  他女装视频火了以后,雇主马上打电话给他,质问他到底跟那女人说了什么,为何被放。

  杀手辩驳,说那女人捆了他后什么都没做,雇主只回了他两个字,呵呵。

  然后,对他的追杀令就开始了。

  杀手这时才明白伊言的用意就是让他窝里反,为时已晚。

  ...

  “哎呀呀,真可怜...这地方是养猪场吧?”

  早晨,于世卿的房间里传来了伊言啧啧的声音。

  喝手磨咖啡,伴随着咖啡的香气,欣赏杀手亡命天涯的动人画面,实在是很愉悦的一天。

  “嫂子,他怎么去养猪场了?”倾城问,她也把早餐挪到哥哥房间吃了。

  “有人追杀他,走投无路,只能躲到养猪场里,大概是觉得那里比较安全。”

  伊言坏坏一笑,“你脑补下,他蹲在猪圈里,面对着猪的虎视眈眈...”

  “还好猪不咬人。”倾城印象里的二师兄都是佩奇那样的。

  “不不不。”伊言摇了摇手指。

  有些(没用)知识,该科普还是要给娃科普一下的。

  “成年猪的攻击力是十分可怕的,动画片总是把猪塑造得跟个傻白甜似得,其实大家对猪都是有误解的。”

  村里养的都是年猪,年初养年尾杀。

  但作为哺乳类动物,猪若一直养下去,跟狗一样超过10年不是多困难的事儿,人类吃的都是幼年期的猪,还是被阉割过的幼崽猪。

  “若是他不小心躲到了战斗力强脾气爆的成年种猪的圈里,轻则咬伤,重一点...猪一咬,布一盖,全村老少等上菜。”

  伊言比了下,“五厘米的獠牙,五百多斤的大体格子,相信我,如果猪认真起来,成年人跟它一对一根本没有胜算。”

  倾城:莫名觉得手里的肉夹馍不香了。

  “那嫂子你跟猪对打过吗?”

  “家猪没有。”

  倾城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嫂子是兽医嘛,打猪干嘛。

  却听她那神一样的嫂子补充了句。

  “我跟野猪打过一架,唔,十岁还是十一来着?大概就是跟你差不多大吧,我在原始森林里迷路了嘛,迎面过来一头野猪,我仗着自己有功夫在身,一脚朝着猪鼻子踹过去了。”

  倾城被她刺激得眼睛瞪得像铜铃,忘记了呼吸。

  “然后...呢?”

  “我就飞了起来。”

  倾城倒吸一口气,“嫂子,你有特异功能!!!!”

  还会飞!

  伊言耸肩,“被野猪拱飞了,如果不是同伴比较给力把猪引走了,就是全村老少吃我的菜了。”

  一猪二熊三老虎,野猪一旦发狂,超级难对付。

  家猪虽然没有野猪那么彪悍,却也不是战五渣。

  倾城虽然没有听懂,但觉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嫂子,你为什么要去原始森林啊?”

  伊言掐了下她的脸,笑而不语。

  倾城只当她嫂子是个喜欢跟野猪打架的奇女子。

  殊不知,不是伊言愿意去那地方,而是她不去,命就没了。

  伊言看着屏幕上躲在养猪场的杀手小点,眼里满是深意。

  “我早说过,现在的杀手,都不需要培训就能上岗,太随便了。”

  杀手入职门槛现在低得跟跑保险的业务员差不多。

  遥想当年,她在原始森林里跟野猪搏斗九死一生,再看看现在这些连基本常识都不掌握混日子的,不由得感慨一句,时代在发展,行业在退步。

  “不过这种行业,堕落也好...”伊言轻吹咖啡,看着上面泛起的涟漪,感慨颇深。

  “嫂子,你说什么呢?”倾城一句没听懂。

  “没事儿,想到小时候的事儿了,下午你在家陪你哥,我出去办点事。”

  倾城知道她要去哪儿,满脸担忧地拽着她的衣角,欲言又止。

  “没事儿,我跟野猪搏斗的时候,那些人呢还不知道在哪个山沟学美容美发呢,他们奈何不了我。”

  倾城总觉得嫂子这番话里颇有深意,却不知,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背后,隐藏着伊言悲惨的童年。

  这是后话。

  ...

  城郊养猪场内。

  杀手蹲在猪圈里,忍着周围这扑鼻的恶臭,感觉自己快被这滔天的臭气熏晕了。

  他被幕后老板追杀了。

  所有的后路都没有了,走投无路只能躲到了这家位于郊区的小型养猪场里。

  养猪场规模较小,卫生条件也不好,但他除了此处,已经别无去处了。

  那些追兵就在附近徘徊,也不知道走了没...

  杀手趁着养殖场没人,小心翼翼地直起身子,把头探出栏杆外。

  “hi~”伊言笑眯眯挥挥手,你还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