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 第22章这个倒霉催的男主终于有知觉了

第22章这个倒霉催的男主终于有知觉了

  “怎么了?”伊言出门,只见一个女佣花容失色,指着一只死老鼠。

  “这有个死耗子!”

  太可怕了,于宅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老鼠就放在了二楼观景台外的落地窗前,佣人打扫时一jio踩上,灵魂都要从嘴里吓出窍了。

  伊言蹲下看了眼,很淡定道。“这是猫叼过来的,家里有人养猫或是固定投喂流浪猫吗?”

  “我偶尔会去喂小区外面的流浪猫...不过都是用休息时间,也是厨房剩菜,没偷...”

  佣人吓的结巴了。

  她可没有忘记,少奶奶差点把全宅的佣人都开除,唯恐自己是下一个。

  “最近有发生过特别的事儿吗?”

  “哦,有只流浪猫嗓子被鱼刺卡到了,我帮它取出来了。”

  “没事儿,你喂的猫,过来报恩了。”

  “哈?拿只耗子...报恩?”佣人呆,这真的不是要坑她丢掉工作吗?

  “你以为这只是耗子,对它来说,可能意味着一顿饱饭,有这个它至少有一顿是不用挨饿的,它为了报答你亲自送上门来,你要心怀感恩地接受。”伊言灿烂一笑。

  “接受...完了呢?”佣人沉迷在她的笑里,不能自拔。

  “扔了。”

  腿儿哥走过来,趴在伊言脚边打滚。

  伊言蹲下摸摸,“万物皆有灵。”

  猫叼来老鼠报恩。

  于世卿因为有个“不明生物”曾经救过他,便把那人放在心上,以他的感情回报给那个“不明生物”。

  而她,也是因为腿儿哥是被于世卿所救,留在了于宅。

  但这并不意味着,世间所有的动物都懂得感恩。

  杜鹃会把自己的蛋下在别的鸟的巢穴里,等小杜鹃孵化后,会继承母亲的自私和凶残,将同窝的蛋推出巢穴摔碎,让养母全心全意喂它自己。

  正如于家的那些亲戚们,在于世卿落难时没有任何一家伸出援手,却在于世卿病倒后,跑过来鸠占鹊巢。

  动物有好坏,人也一样。

  看了于世卿的日记后,伊言就一个想法:有文化的舔狗真可怕。

  他不愧是哲学硕士,能够从各种角度夸“不明生物”,这时候就展示出人家知识渊博的好处来了。

  他能用诗词歌赋夸,还能用世界名著夸,中文夸完了英文夸,英文夸完了德文夸。

  看得伊言牙都要甜掉了。

  这家伙有这文采,还做什么生意啊。

  去写言情小说吧,就这花样告白的水准,肯定错不了。

  他字写得好,夸人的手段比较高端,看着也不觉得low,伊言看得津津有味。

  如果不是护士太蠢,打断了伊言偷窥大佬秘密,伊言还能继续看下去。

  于世卿每天都要输液,身上有留置针,隔上一段时间就要换。

  今天到了换针的时候,护士扎了几次都没弄明。

  虽然服务的是大佬,但因为大佬已经是植物人了,护士也没觉得多严重,试了一次不行,接着继续戳。

  眼见着她跟容嬷嬷似得戳个没完,伊言站起来了。

  “我来。”

  “您...?”

  伊言在护士惊讶的眼神中做好消毒,顺利把针埋好,动作十分轻。

  因为看过他的周记,再看这个俊朗的植物人也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动作温柔的连小护士都在心底惊叹一声——

  少夫人跟少爷的感情,会不会太好了?

  “再让我看到你对他没轻没重,你就可以换工作了。”伊言把于世卿安置好后,面无表情对护士说道。

  护士忙道歉,逃荒似得跑出去。

  伊言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喟叹一声,昔日的王者,落难后谁都能踩两下。

  车祸撞到了头,所以他的头发都被剃光了,新长出来一层青青的头发茬,伊言顺手摸了两下。

  手感不错耶。

  跟在伊言边上的腿儿哥气得弓起身子,发出喵喵的叫声。

  说好的撸人家到天荒地老,结果你撸个躺着的两脚兽?人类啊...

  伊言把腿儿哥抱起来,轻轻揉它胖嘟嘟的腮帮子。

  “你个没良心的,人家为了救你才成这样,你还跟他争宠?你学学小区外面的小流浪,人家被喂了还知道送个耗子回报,你就知道争宠?”

  “喵喵!”通人性的腿儿哥发出不服地叫嚣声,见铲屎的眼睛都停留在躺着的两脚兽身上了,腿儿哥怒了。

  就在伊言抱着它转身的一瞬间,腿儿哥弓起身子,对着床上的“两脚兽”奋力跳过去。

  吃醋的腿儿哥快似一道胖闪电,嗖一下跳过去了。

  伊言嘴变成o形状。

  这肥猫...跳到哪儿去了?!

  没眼看了。

  成了植物人还要被肥猫如此虐...

  伊言忙过去把腿儿哥拎了起来,接下来,就是检查功能有无受损的重要时刻。

  可怜的于世卿...

  伊言仔细检查了下,没毛病。

  这才放心地拎着腿儿哥去洗手间。

  奢华的房间里,回荡着她训猫的声音。

  “再敢往他身上乱跳,我把你假肢里灌上水泥,让你围着主楼负重跑圈,说到做到!”

  忙着训猫的言哥,没有看到的是,躺在床上那个被腿儿哥欺负过的倒霉蛋儿,手指动了动。

  ...

  于世卿处在一片黑暗当中。

  就像是漫步在荒野。

  无边无际。

  他的意识很模糊,不知自己从何来,又要去哪里。

  这无边的黑暗,像是永远看不到尽头。

  突然,他听到了妹妹的声音。

  倾城哭了。

  妹妹的哭声让他十分揪心。

  想要清醒,却无力挣脱。

  这样的折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突然,他听到了一个梦寐以求的声音。

  这个好听的犹如天籁的女声,有些低沉,带着慵懒,是无数次出现在他梦里的声音。

  是多少次他想要碰触,却无法接近的存在。

  这是谁啊...

  “哥,陈伊言来了,是陈伊言啊!”

  妹妹哭泣的声音传了过来,陈伊言三个字像是夜空中霎时出现的光明。

  劈碎了这无边的黑暗,在这没有尽头的黑暗世界里,撒下一道至纯的光。

  伊言吗...

  她的名字,成为点亮他回家的路灯。

  但于世卿始终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直到,一只重达十二斤的肥猫,跳到了他的...上。

  疼。

  应该,不是梦了。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