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 第19章见她,犹如树深时见鹿

第19章见她,犹如树深时见鹿

  耿炽跟倾城聊完后,敲了敲隔壁门,想着该如何试探陈伊言,脑子里闪过很多种方案。

  看到换了身衣服的伊言,他有点惊讶。

  “你...洗完澡了?”

  不仅洗完澡,还换了衣服呢,头发都没吹干。

  伊言耸肩,“有什么惊讶的?”

  “...”女人洗澡在耿炽的印象里,都是一件非常大的工程。

  没有个把小时是出不来的。

  可他跟倾城聊天一共也没十分钟,这女人就已经收拾利索了,一点没拖泥带水。

  比糙老爷们秃噜澡的速度还快...

  “进来。”伊言侧身让他进来。

  耿炽在心底快速组织语言,正想着寻找一个切入点,却见伊言把电脑屏幕转向他。

  “我想,你或许需要看这个。”

  耿炽被打乱了思路,顺势看过去,眼神瞬间犀利,整个人站得笔直。

  电脑上,正是于世卿出事那天的监控。

  “这个监控我也看过,你想表达什么?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伊言挥挥手示意他淡定,“你看过的,未必有我这么全,继续看。”

  她手指在屏幕上切换了几下,屏幕一转,变成了下一个街口的监控,她按下定格。

  “这个,你看过吗?”

  耿炽蹙眉,这个的确没有。

  在十字路口,一辆巨大的卡车开了过来,挡住了监控,等卡车过去了,肇事车辆不知去处。

  伊言的手又动了下,画面变成另外一条街,一辆封闭中型卡车出现在画面内,伊言定格。

  “看明白了?”

  耿炽眼睛一亮,“肇事车辆在大卡车开过来的一瞬间,开入了中型卡车里?”

  伊言点头,“这就是流动的车辆改造黑工厂,等这辆中型卡车停到没有监控的地方,从里面下来的肇事车辆,无论是颜色发动机号,都会变得不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耿炽不断地给上面试压要求快点破案,到现在一周过去了还没线索,想不到这神秘女人一出来就带来这么大的突破。

  “我是一个温柔良善的好人。”

  耿炽看着她,似乎在判断这句话的真假,须臾,他笑了。

  伸出手,“我是于世卿的特别助理兼好友,很高兴认识你。”

  伊言伸手,没有跟他握手,只是特爷们的拍了下。

  “合作愉快。”

  “我还以为你会叨逼叨很久,想不到这么快就想通了。”伊言说道。

  “我相信世卿和伊言的眼光。”耿炽坦言。

  虽然在进门前,他想过各种试探方法,但见伊言的视频,他就释怀了。

  无论这女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她没有恶意,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身上有种很特别的气质。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

  耿炽跟她单独待了不到五分钟,心里就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这女人的举手投足,一笑一颦透出来的气质,就是他兄弟于世卿会中意的那种类型。

  于世卿身边从没有女人出现,秘书都用的男人,外面难免有谣言。

  作为创业伙伴,耿炽也跟于世卿开过玩笑,问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总不能跟一张照片过一辈子吧?

  当时于世卿只回了他一句话:见她,犹如树深时见鹿。

  耿炽还笑了很久,觉得老板太扯,照这感觉找对象,怕是要孤单一辈子,真就只能跟照片过了。

  可见到陈伊言本人,见到她行事果断雷厉风行的样子,突然就懂了好友的那句,“犹如树深时见鹿”是怎样一种境界了。

  真有这样一个女人,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种让人极度舒适的气场。

  “倾城的眼光也就算了,于世卿好像还没醒过来吧?”伊言打趣道。

  耿炽摇头,“就算他不醒,我也知道他的心意。”

  佣人来报,说有人找少奶奶,倾城知道,这是花臂夫妻过来了。

  让人把花臂夫妻带进来,把他们引荐给耿炽认识。

  正如伊言所料,花臂夫妻果然办事效率极强,一晚上就把那辆改造车的下落查出来了,已经被拖到南方卖了二手车。

  车虽然改过,却还是能查到原来的主人,只是车主也不知道自己的车被人偷去肇事了,这车在撞于世卿之前,已经被人偷一次了。

  耿炽心中暗惊,对伊言的手腕感到折服,这效率未免也太高了吧。

  不过耿炽总觉得花臂夫妻有点面熟,尤其是花臂。

  “辛苦你了兄弟。”伊言拍了下花臂胳膊。

  花臂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能为言哥效力是我们夫妻的荣幸,言哥再给我两天时间,我准能把偷车的找到,这城市的贼都有分区,找这个虽然不容易可却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

  看出他的为难,伊言爽快道。

  “江湖规矩我懂,我只查肇事者是谁,不追究偷车贼的责任,你只管查,告诉兄弟们,无论偷车的是谁,我既往不咎,也不见官。”

  这是道上规矩。

  伊言猜到偷车的人一定是把车倒卖给了肇事撞人的,这是两伙势力,江湖规矩,偷车贼只要不掺和肇事,就不能追究他的责任。

  花臂闻言喜笑颜开,“谢谢言哥大人大量。”

  一直看着伊言运筹帷幄的耿炽突然想起来了,指着花臂说道,“你不就是当年偷我老大车的那个贼王花臂?!”

  花臂白他一眼,“您亲自送我进的局子,感谢您这么迟钝,现在才想起我来。”

  他和花花一进门就把这货认出来了,他和花花在里面待了好几年,也是因为偷过于氏的车。

  如果不是言哥面子大,花臂才懒得帮于氏做事呢,这是仇家。

  “你究竟是什么来路?”耿炽问伊言,他对这个女人更好奇了。

  昔日的贼王都对她俯首称臣,老板到底喜欢上了什么样的神兽...

  回答他的,依然是伊言招牌式欠扁回复——

  “说过很多次了,我是个人美心善的好姑娘。”

  “跟爷们也就差个把了...”花臂小小声地说,花花在他后腰用力掐了下,顺便踩他一jio。

  老公可杀,言哥不能辱,这是原则。

  有伊言的加盟,耿炽充满了信心,早晚能捉到幕后主谋,只是临出门时,看着于世卿紧闭的房门,耿炽灵光一现。

  他有了一个绝佳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