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周仙吏 > 第50章 僵尸

第50章 僵尸

  张家村。

  员外府。

  一具面色惨白的男尸躺在地上,尸体的脖子一侧有两个血洞,体内的血液被吸干,面色狰狞且惊惧,在死之前,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张山李肆和其他三名捕快远远的躲在后面,韩哲站在尸体旁,脸色阴沉。

  死者是张家村的员外,今天早晨,被家中仆从发现,死在了自家后院,仆人们第一时间就报了官,得知此案蹊跷,很有可能是妖物作祟之后,张县令立即便让李清和韩哲带人前来调查。

  张员外死相凄惨,李慕强忍着不适,站在李清身边,问道:“头儿,能不能看出来是什么妖物所为?”

  韩哲蹲下身,伸出右手,用拇指和食指量了量尸体脖子上的血洞距离,然后站起身,表情严肃的说道:“不是妖,是尸。”

  李慕能够感受到,在韩哲开口之后,李清脸上的表情也凝重了不少。

  她看向韩哲,问道:“是什么等级的僵尸?”

  “至少也是跳僵。”韩哲深吸口气,惊疑道:“阳丘县什么时候出现跳僵了,难道是从隔壁周县跑过来的?”

  李清想了想,摇头道:“周县在东,张家村在西,应该不可能来自周县。”

  “不管是不是,这次我们麻烦大了。”韩哲沉声道:“这东西和妖鬼不同,他们根本没有人性,害人一次,就一定会害第二次,必须尽快找到并且除掉它……”

  李慕以前对僵尸的了解,全都来自八九十年代港台片,他最喜欢的一位港台明星便是僵尸道长林正英,对他的僵尸电影,一度到了痴迷的程度。

  这个世界的僵尸,并不是穿着清代官服蹦蹦跳跳那种,《十洲妖物志》中有记载,僵尸者,人死后尸体所化,集天地怨气秽气所生,不老,不死,不灭,乘月气,应节而移无定所,喜食人畜精血……

  低阶僵尸有白僵,黑僵,跳僵,白僵浑身长满白毛,是刚刚变为僵尸不久的尸体,非常容易对付,它极怕阳光,行动缓慢,常在夜间偷袭牲畜,不敢攻击人。

  白僵若饱食牛羊精血,数年后浑身脱去白毛,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几寸长的黑毛,谓之黑僵,黑僵仍怕阳光和烈火,行动也依旧缓慢,追不上正常人类。

  黑僵纳阴吸血再几十年,黑毛脱去,成为跳僵,行动开始以跳为主,跳步较快而远,虽然依旧畏光,但浑身已是铜头铁臂,寻常兵器甚至是法器都不能伤之,如果按照这种等级划分,李慕所看的大部分僵尸片中的僵尸,都属于跳僵一类。

  僵尸非人非鬼非妖,没有灵智,全凭本能行动,正因如此,它们的危害,也远比妖鬼要大。

  但凡有点脑子的妖鬼,都知道不能轻易害人,否则便会成为朝廷的剿灭对象,但僵尸不同,它们是人死后的尸体所化,灵智早已随着三魂的消散而消散,唯一的本能,就是吸血进化。

  在进化到飞僵之前,所有的僵尸,只有本能,没有灵智。

  这便使得它们的危害大大提高,近乎每次有僵尸的踪迹出现,官府都会第一时间剿灭,以免造成更大的危害。

  韩哲退出员外府,对等在外面的张家村众人说道:“安排几个人,马上将张员外的尸体烧掉。”

  一名老者拄着拐杖走出来,为难道:“官差大人,这不好吧,人死了,要入土为安……”

  韩哲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

  老者道:“我是死者张大富的族叔。”

  “烧不烧,随便你们。”韩哲冷冷一笑,说道:“不过我告诉你,他是被僵尸咬死的,今天晚上就会变成活尸,就算你们把它埋了,他也能从土里爬出来,活尸能感应到和它们血脉相近的人,到时候第一个咬的也是你们……”

  “烧,马上就烧!”老者面色一正,将拐杖在地上杵了杵,对两名壮汉道:“张大张二,马上去找柴火,把尸体烧了,一个个的,怎么都不听官差大人的话!”

  老者说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惊恐道:“半个月前,我那哥哥,也就是张大富的父亲,他的坟被人掘了,尸体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会不会是……”

  韩哲皱眉问道:“你哥哥死了多久?”

  老者道:“也就不到一个月。”

  “不可能。”韩哲摇了摇头,说道:“想要成为跳尸,最少也要二十年道行,你们张家,有谁死了二十年以上,去看看他们的坟墓有没有异常……”

  老者指着几个人,连连道:“你们几个,还不快去看!”

  李慕从韩哲的嘴里,听到了一些他熟悉的知识点,好奇的问李清道:“头儿,僵尸真的会先害死自己的亲人吗?”

  李清点了点头,解释道:“僵尸修行,除了吸收阴气月华之外,还要依靠人类精血,亲人的血脉和他们同宗同源,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吸引。”

  李慕喃喃道:“英叔诚不欺我……”

  李清问道:“什么?”

  “没什么。”李慕摇了摇头,又问道:“那我们要不要准备纸笔墨刀剑?”

  张山靠上来,疑惑道:“什么纸笔墨刀剑?”

  “黄纸,红笔,黑墨,菜刀,木剑。”韩哲走过来,讶异的看了李慕一眼,说道:“想不到,你还懂这些。”

  李慕回忆起一位穿着道袍的身影,说道:“以前和一位道长学过。”

  韩哲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张家村的村民找来一只鸡,杀鸡取血之后,用鸡血和墨,又用朱笔画出一张符箓,将符箓点燃,符灰与鸡血混合在一起,对张山等几名捕快道:“你们几个,将它们涂在刀刃上,然后带些村民,去附近的山上找一找,尤其留意墓地,乱葬岗这些地方,一有发现,立刻回来汇报……”

  一名捕快哆嗦着走上来,说道:“头儿,如果遇到了那东西应该怎么办?”

  韩哲瞥了他一眼,说道:“放心吧,那东西畏惧阳光,白天不会出现,不过你们一定要在太阳落山之前回来,如果遇到意外,就放烟花求救。”

  李慕的白乙剑本来就是法器,不用抹那些鸡血,他正准备和张山等人一起出去寻找那僵尸的踪迹,李清忽然开口道:“李慕留下。”

  在韩哲异样的眼神中,李慕又走回来,问道:“头儿,需要我做什么吗?”

  李清道:“你留在这里,看着张员外的直系血亲,不要让他们乱跑,如果变成僵尸的是张家的祖先,那么它一定还会回来……”

  “知道了。”李慕点了点头,问道:“要不要准备一些糯米?”

  李清问道:“准备糯米做什么?”

  李慕疑惑道:“糯米不是可以克制僵尸吗?”

  韩哲冷哼一声,说道:“别以为随便哪个江湖术士都会真正的道法,糯米克制僵尸,简直闻所未闻,这么容易听信这些无稽之谈,清姑娘,我要替你好好管教管教这个下属,这么下去,他不仅会害死自己,还会拖累同僚……

  “我的人,不用你来管教。”

  李清冷冷的说了一句,又看向李慕,说道:“糯米克制僵尸,书上从来没有记载,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一位道长。”李慕笑了笑,说道:“他姓林,是一位道门高人,一身道法,专克僵尸妖鬼,人称僵尸道长、一眉道人,关于僵尸的很多事情,我都是通过他得知的,他说糯米可以克制僵尸,遇到僵尸,只要屏住呼吸,便不会被它发现……”

  李清面色微异,说道:“僵尸是死物,眼不能视,耳不能闻,凭借气息感知人的方位,那位道长有此见识,应该也不会妄言,道法无数,没有人能知晓全部,或许这是他的秘法,至于到底有没有用,试过之后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