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劫之王 > 第九十二章 火上浇油

第九十二章 火上浇油

  王离很无语,何灵秀更无语。

  这颗阵石的变化已经完全超出她的认知范围了。

  她是谁?

  即便是在她十分保守的师尊眼中,她都是华阳宗五百年来资质第一。

  其实她师尊对她还不够了解,否则稍微大胆一点说,说她是华阳宗千年来资质第一也不为过。

  神智慧觉这样的独特天赋让她在焦木市集都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相对于她的聪慧程度,那在华阳宗都已经算是俊才的华阳五子,只能用蠢笨来形容。

  过往的修行之中,她想不明白的事情极少,但似乎遇到王离之后,想不明白的事情就骤然多了。

  现在这种事情,就已经不是想不明白,而是根本无从去想。

  一颗玄煞石之中蕴含的元气量十分惊人,即便真的散失,她不可能察觉不到。

  但现在这颗玄煞石已成白晶,内里元气一丝都没有了,偏生她亲手布的元气禁制没有丝毫的变化。

  如果真是王离搞的鬼,如果王离真的愿意给她解惑,那她真的不介意给王离几件法宝。

  但关键在于,王离也跟个傻蛋一样完全摸不清楚状况。

  这如何不让她一口气有些郁结?

  关键此时王离还鼓足了勇气一般,又给她传音说了一句,“会不会因为我比较特殊,真的能够悄然的炼化阴雷,化为大量的天地灵气?”

  “王道友,我劝你不要说话了。”何灵秀的胸脯都些微的鼓了起来。

  她一口气不顺,一口气下不去。

  阴雷是阴污元气所化,在仙门正统之中,都甚至可以归结为死气的一种,而天地灵气是孕育万灵的生气,两者完全相对相冲,阴雷怎么可能转化为天地灵气。

  王离这样的话越说,就越是让她心情郁结。

  这种感觉,就和一个天才平时解题无往不利,但遇到一个根本想不出来的题时,却还有一个猪头在旁边乱出主意是一样的。

  但这猪头偏偏还有点不依不饶了。

  王离的声音又弱弱的响起,“反正都想不明白,那不如就试试…我身上是没有什么阴雷类的法器或是法宝,要是呵呵道友你有或是能找到的话,不妨给我试一试?”

  他这声音听上去又是客气,又是卑微,但对于此时的何灵秀而言,却是真正的火上浇油。

  何灵秀心头一股邪火腾的就燃了起来。

  她忍不住咬牙看着王离,寒声道:“都和你说了不要乱说了,你还和我开这种玩笑,在白骨洲里,别的元气属性的灵材不好找,但这种属性的灵材难道我还找不到,等会要是我帮你找到一根,你不炼化给我看,我就拿来头都给你锤烂!”

  王离很是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头,“试试不可以吗,万一要是真的能够炼化…”

  何灵秀银牙咬得都发出响声了,“好啊,你要是炼得化,我那两件法宝和那件法器就给了你,你要是炼不化,别怪我锤烂你的头!”

  “一定要这样吗?只是试试…不要这么凶狠吧?”王离苦笑着看着她。虽然那两件法宝和一件法器足以让他垂涎三尺,但关键在于,方才他真的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何灵秀如此有把握的样子,万一他的头真要被锤烂怎么办。“不要废话了。”何灵秀冷笑起来,“就如此定了。”

  王离还想开口,但他还未出声,何灵秀已经怒声道:“一定要这样!”

  王离这下是感到何灵秀真的发怒了。

  他当然不敢得罪财大气粗又可以帮他看宝光的呵呵道友,他顿时极为识相的闭嘴。

  何灵秀看都不想看他。

  她觉得自己此时若是看到他的脸,说不定就会真的去锤烂他的头。

  她足足花了数十个呼吸,才终于彻底平静下来,压下了被王离挑拨起来的无名邪火。

  但再往前未过多久,她的感知里却出现了一团异样的灵光。

  不是妖兽,也并非绝修,而是王离所说的宝光。

  她深吸了一口气。

  有一刹那她都想自己要不要告诉王离,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她心中一闪而过,瞬间消失。

  “有宝光。”她传音给王离。

  王离顿时大喜,“有宝光,在哪里?”

  “还远,快到了再和你说。”何灵秀继续前行。

  王离喜不自胜,“是内蕴阴雷的灵材么?”

  “应该不是,是某种火系的灵材。”何灵秀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此时她虽然已经平心静气,但听到“阴雷”二字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生躁意。她心中暗下决心,不管如何都要设法在此行寻找一件内蕴阴雷的灵材,到时候她真要看看王离能否炼化其中的阴雷。

  “有宝光!”

  等到了近处,在何灵秀的提示之下,王离兴致勃勃的喊出这三个字的时候,除了何灵秀之外,所有人都觉得这气氛真的很怪。

  明明他们还抓了两名绝修,这事情已经大了去了,但一会王离自身修行出了点问题,一会又顺路挖个灵材,这气氛简直都没法紧张得起来。

  就连叶九月、叶吉和叶完三人都没有一开始发现是绝修那般紧张和惊惧了。

  和何灵秀所说的一样,这次王离挖出来的果然是一块火系灵骨。

  这块火系灵骨是熔石火蝎的蝎尾针所化,虽然只有一寸来长一截,但其中蕴含的灵力不俗,倒至少也是两级七品左右的灵材。

  接下来继续前行,何灵秀一路上也没有发现绝修的踪迹,偶尔有强大的妖兽经过,何灵秀也是早早的就有所察觉,提前避开。从发现这块火系灵骨到接近鸣骨峡出口的这段路上,何灵秀倒是又一共发现了四处孕育灵材之地,只是其中有两处已经被挖开,内里的灵材已经被取出。

  其余两处有“宝光”,又挖出了一块两级九品的冰系灵骨,一块两级三品的土系妖晶。

  如此的发现让叶九月和慕余等人都轻易的确定了一个事实,这批不知道因为什么大事而到这里的绝修之中,其中的确有人拥有可以探知灵材的法术或是法宝,但不管是用法术还是用法宝,探知灵材的能力应该无法和王离的探宝光手段相比。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王离这名光着脚的怪异修士,的确是极为可靠的向导。

  至少这一路上哪怕遭遇绝修,他都已经将他们有惊无险的带到了鸣骨峡出口,七宝古域和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只有十余里的距离了。

  越是接近七宝古域,一行人自然越是不敢掉以轻心。这鸣骨峡出口到七宝古域之间的十余里都是杂树丛生的密林地带,在王离的经验之中,这一片密林地带之中偶尔会有七宝古域之中的高阶妖兽冲出来。

  七宝古域之中的妖兽已经很适应遍地恶障灵毒的环境,在突然冲到没有恶障灵毒弥漫的区域,这些妖兽往往会因为不适应而狂性大发,结果往往因为它们的发狂,而引来更多的妖兽。

  但此次他们这一行人即便是在这十余里的密林区域,也是没有遭遇任何的阻力,既没有遭遇绝修的伏击,也没有遭遇厉害的妖兽。

  反倒是王离在何灵秀的提醒之下,在距离七宝古域的边缘不到一里之处,又挖到了一块金系的灵骨。

  这块灵骨是某种龟类的龟甲,十分完整,估计至少能够炼制两级三品的法盾。

  叶九月和王离商议之后,以四颗回灵丹将这片灵骨换了过去。

  回灵丹是在战斗之中可以迅速补充真元的灵药,王离身上虽然也有类似此种的灵药,但品阶却远不如回灵丹高。

  和叶九月等人做完这桩生意,大名鼎鼎的七宝古域和充斥七宝古域的恶障灵毒就像一个全新的世界压在他们的面前了。

  这种既像是不散的浓雾,又像是不往外扩张的沙尘暴的恶障灵毒,对于所有第一次真正目睹的人而言都有着强烈的威压感,就连何灵秀这种面对天劫都泰然自若的修士也不例外。

  七宝古域里的这种灵毒之所以称为恶障灵毒,是因为这种灵毒可以造成神识对真元调动的障碍,而起很快就会让修士的真元产生异变。

  修士的真元异变不受控制,随便在肉身之中乱流一通,就直接可以将修士搅个稀烂。

  原本王离面对这恶障灵毒是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因为他之前已经进入过七宝古域,他很清楚这种恶障灵毒对炼气期的低阶修士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最多就是令人感觉呼吸不畅,视线和感知也略微受阻。

  但现在他体内真元经过那白色磨盘之后凝练得完全不同,他现在也不能确定这恶障灵毒会不会对他造成致命的影响。

  万一他这向导雄赳赳气扬扬的一踏进去,就啊的一声惨死了,那他身边这些人可就真的懵了。

  他觉得保险起见,到了恶障灵毒跟前,先试着外放些真元进去再说。

  但不知为何,就在周围这些人都端详着前方七宝古域的边界,看着那如恶浪般汹涌的恶障灵毒时,他的感知好像丝毫没有被恶障灵毒所阻。

  前方灵毒弥漫的区域,丝毫没有令他产生任何不愉悦的感受,反而好像他面对的是一个灵气异常浓郁的地方一样。

  这顿时让他有些发愣。

  之前不管从任何一个方位进入七宝古域,在面对这恶障灵毒弥漫的区域时,他还是感觉浑身有些难受的。

  因为那些灵毒即便不会改变低阶修士的真元,但至少如同驳杂元气一样,至少能够阻碍修士对天地灵气的感知和汲取。

  这就像是修士进入一个沙尘漫天的地方,虽然不至于无法呼吸而直接闷死,但终究特别不舒服。

  但现在不同,那些原先在他的感知里散发着令他极不愉悦气息的恶障灵毒,现在在他的感知里却反而让他有种清心愉悦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