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石密码 > 0004 当你没有第一时间坚决反对,就已经失去了坚持

0004 当你没有第一时间坚决反对,就已经失去了坚持

  从福克斯先生这边离开之后林奇在街上转了转,谈妥了这笔买卖之后他很快就会有第一笔进账,而且这笔进账的多少与他投入了多少有直接关系。

  他投入的越多,那么利润也就越高,这种生意实际上即便是顶级的财团都会非常的眼馋。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看报纸,哪怕整个世界都在大搞发展建设,金融经济怎么怎么提高,一些基金许诺的年回报率也没有超过百分之十五的程度。

  在今年第一季度的《交易报》中披露了去年的一些详细的数据,实际回报率最高的基金会一年的回报率也只有九点七四,还不到百分之十,已经成为了去年盈利最可观的基金了。

  所以说这笔买卖非常的重要,但同时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他需要有一笔“本金”用来换取那些零钱和硬币。

  福克斯先生没有谈到这笔钱,以他对林奇背景的调查不可能不知道现在林奇的身上和银行账户中连一百块都没有,更别说他许诺的尽快帮助福克斯先生完成“转型”的规模。

  他必须再弄一笔钱,不用太多,几百块或者一两千就足够了,因为这个一旦转动起来速度只会越来越快,一笔小钱,他打算晚上回去的时候和凯瑟琳谈一谈。

  尽管他觉得自己这么做确实有些……,但为了以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时间就在闲逛中一点一滴的过去,今天的林奇提前回到了家里,晚上六点半,凯瑟琳提着一个袋子从外面走了回来。

  里面是她工作的超市今天要抛弃的碎肉屑和一些看上去不太新鲜的蔬菜,这些东西基本上都会被员工瓜分,毕竟大家在这里接受压迫与剥削的目的,就是免费获得这些东西。

  一回到公寓里,凯瑟琳就有些意外,这段时间里林奇总是会来的很迟,像今天这样他早早的回来这还是这段是家里的第一次。

  在最初的时候,她还幻想着林奇能老老实实的去找一份工作,最好是去工厂里。

  虽然工厂里的工作非常的辛苦,也有一定的危险,但不得不说工人们的福利待遇以及社会保障是最好的。

  那些大企业主不仅需要照顾到他们的方方面面,他们还能够加入工会这样的组织,在超市工作的凯瑟琳就没办法加入其中,因为她不是工人。

  而且,也没有“收银员公会”这样的非官方组织。

  噩梦总是沉浸其中,好梦却很容易清醒过来。

  一连一周的时间,看上去刚刚重新振奋起来的林奇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只是现在换了一个花样,他不再是在家里呆着,而是借口找工作出去混时间。

  一想到这里凯瑟琳就变得心灰意冷起来,她觉得自己过去的选择不仅只是蠢那么的简单,她的眼睛还瞎了。

  也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些东西,她才意识到她母亲所说的那些话是多么的正确——好看没有用,生活需要的是基础,而不是好看。

  她抬头看了一眼林奇,便换了鞋提着袋子走进了厨房中,开始清洗那些碎肉屑。

  这些碎肉屑都是从骨头架子上剔下来,不成形状的那种,大多数都是手指头大小一骨碌一骨碌的,因为某些原因,它们看上去会比那些码放整齐的牛肉的颜色更加的暗沉一些。

  所以它们的价格哪怕很低廉,也很难销售出去,大多数人买它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自己吃,而是喂狗。

  其实这些碎肉屑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房间里沉默的气氛充斥着一种使人难受的东西,那种东西还在不断的扩散,不断的涌动。

  林奇坐在一张他们从垃圾堆捡回来的沙发上,看着正在默不作声处理食物的女朋友,明明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不到十米,却仿佛从中间出现了一道深渊。

  “你那……有多余的钱吗?”,林奇问了一句。

  凯瑟琳手中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她没有回头,什么都没有说,在短暂的停顿后继续处理着手中的工作,“有一些,不到五百块,这是今年攒下来的。”

  攒钱并不容易,特别是对于这些只有高中学历的年轻人们来说。

  房租,电费,水费,供暖费,一些必要的开支和损耗,加上两个人生活只有一个人在工作,能够攒下四百多块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突然间气氛在诡谲中有多了一丝沉重的东西,压在两个人的胸口。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直到凯瑟琳做好了晚餐。

  一如既往的碎屑加上煎鸡蛋,还有一些破破烂烂的菜叶子以及一些碎成一两公分的宽面条。

  这些都是超市每天需要抛弃的东西,现在它们养活了很多贫穷的家庭。

  “今天我妈妈来找我了……”,吃着饭时,凯瑟琳打破了平静,“她不希望我们再继续这样下去,但是我没办法说服她……”

  林奇放下了刀叉,看着女孩面前的餐盘中加入了一些新鲜的“调料”,透明,有些苦涩,也有微微咸。

  其实凯瑟琳已经把话说的非常清楚了,她无法说服她的母亲,那么她们之间必然要有一个人被另外一个人说服,只有可能是她被说服了。

  餐盘中本来就不是很好吃的东西变得更加不好吃了,林奇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走?”

  凯瑟琳几乎快要崩溃了,“明天,我妈妈还有哥哥会来接我,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可是……”

  “可以了,你不用道歉,应该道歉的是我!”,林奇伸手摸了摸女孩被泪水打湿的脸颊,他需要为他的这具身体之前做的事情买单。

  两个年轻人两年多的时间以来,所有的生活重担都压在这个只有二十岁的女孩身上。

  毫无疑问林奇是一个渣男,很渣的那种。

  这样的生活逐渐的消磨了女孩对浪漫和未来的所有幻想,她经历了这些,开始向现实与命运低头,哪怕可能在她内心的最深处还保留着一丝幻想。

  比如说……

  没有比如,林奇不会开口让女孩留下来,无论是她先说要离开,还是以后尚且不能确定,但绝对充满了一些不安和危险的生活,都不太适合这个女孩。

  虽然这么说有些残忍,可事实就是事实。

  两人经历了一个难忘的夜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凯瑟琳就带着她的东西离开了,不过也给林奇留下了一些东西。

  一张存折,以及公寓的钥匙。

  要感谢银行不太在乎谁来存取存折里的金钱,这也可能是凯瑟琳告别过去生活的鉴证。

  重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林奇在上午取出了存折里所有的钱,四百四十九块三十五分。

  然后他找到了房东,和房东聊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把还剩下半个月的房子退了一百块钱——本来是七十五块钱,但是林奇的那些东西都不要了。

  房东觉得这笔买卖不能算是太吃亏,最终也同意了下来,多给了二十五块钱。

  零钱留着应付最初几天的生活所需,剩下的都会滚入到他的计划中,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迫切的想要为这个单纯的世界上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