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二十七章 铁棒栾廷玉

第二十七章 铁棒栾廷玉

  扈成先行退下。

  来到父母院子,现在扈成虽然逐渐接管庄内事物,但在一些大事上面还会征询家中父母意见。

  这些事情一般来说都是扈成难以决断的东西。

  就比如扈三娘的婚事。

  虽说长兄如父,但现在家里真正的父母不还在么……

  扈太公听了扈成所言,从床上坐起来批了衣服在院子里徘徊。

  忽的转过头看向扈成:“此事你小妹可知情?”

  “小妹她还不知情。”扈成老实说道。

  “那就暂时不要与她说。”扈太公说道。

  “这件婚事我认为可行。”扈太公点头,忽又问道:“那方家的公子对三娘可有想法?”

  “爹,三娘年岁大他太多了,我遣人打听过,那方公子才十四岁……小妹大他足有七八岁。”扈成说道。

  扈太公这才熄了这个心思,有些可惜,若是能让三娘与那方牧成事自然是最好。

  可惜两人年龄差太多,怕是方家那边也不会同意,也不会在十四岁时就决下婚事,像方公子那种身份,娶亲的对象不是世家女就是皇亲国戚吧。

  “那石宝是宁海军都虞候,是宁海军都指挥使方天定的心腹。”扈成说道。

  “那也是一个不错的身份了。”扈太公觉得以石宝的身份配得上自家的三娘。

  至于三娘是否愿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于天。扈太公不认为三娘能拒绝。

  ......

  祝彪还不知情自己的一桩婚事突然就黄了。

  祝彪今天的心情不错。

  再过两个月就能娶隔壁扈家庄的那扈三娘了。

  相比于美色,祝彪对权势更感兴趣。

  他心情不错的原因不是娶了一个美人儿,而是这个美人武功不低,而且还是扈家庄的女人,以后自己说不定就能借助扈家庄的势力,对他夺取祝家庄的资产有更大的帮助。

  祝彪今天破天荒的多喝了两坛酒。

  “祝彪,扈家庄那边要取消你和扈三娘的婚约。”祝龙来到后院调侃道。

  祝彪翻身从床上跳起来,脸色一沉,“不可能,祝龙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

  自己父亲和扈太公都谈好了,这婚约哪有说变就变的,他之前从未听到一点风声,这祝口村以祝为名就能得知附近三个庄园谁的势力更大了。

  他们祝家庄在附近三家里势力最大,那扈太公脑子坏了才冒着得罪他们祝家庄的风险毁约,而且他们三家向来同气连枝,虽然没有明面上的契约,但暗地里都有默契。

  “我也一开始不信,但现在扈家庄的人已经来了,就在客厅里。”祝龙冷笑道。

  他们三兄弟同拜栾廷玉为师,学得一身高超武功,在对外时虽然默契,但对内少不了摩擦。

  因为祝家庄未来的庄主终究只能有一人。

  “老匹夫!”祝彪怒骂。“竟然耍我,我倒要看看他们扈家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祝彪抓起长棍就冲出去。

  看着祝彪的背影,祝龙莫名的笑了笑。

  这件事要说受到最大影响的还是祝彪,自从婚约谈好后祝彪这小子没少炫耀。

  现在婚约黄了,这小子的脸皮怕是也丢尽了。

  还想和我争庄主的位置,经历了这件事他应该是没有机会了。

  祝家庄迎客厅。

  祝太公撑着拐杖,虽然还在据理力争,但得知来人的身份后底气还是低了好几截。

  扈太公这老家伙真是好运气,竟然搭上了方家的大船。

  祝太公笑道:“三娘这小姑娘也是我看着长大了,能找到一个好夫家也是一件幸事,我家这小崽子还是太跳脱了,得怪他没这好福气。”

  客房里的气氛看上去很不错,其乐融融的样子。

  祝家庄也似乎没有计较的意思。

  当然这是因为插足的是大族方家,若是换一个势力祝家绝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爹!”

  祝彪气势汹汹的闯进来。

  “滚出去。”祝太公淡淡说道。

  “爹...”

  “给我滚出去!”祝太公虎眼一瞪,语气严厉,“栾教头,把这逆子给我赶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他进来。”

  “是。”栾廷玉说道。

  方牧还有石宝看向从进入房间后就一直沉默不言的栾廷玉。

  栾廷玉面容雄阔,络腮胡极为明显,穿着沙红短褂,腰间系着一绿腰带,双臂粗壮有力,比之常人的大腿还要粗。仅从外观来看就是雄威的汉子。

  【栾廷玉】【武:90/统:40/智:56/政:42】【天赋:铁棒:使用铁棒时+3点武力值。】

  “小公子,还请和我出去吧。”栾廷玉对祝彪说道。

  “栾教头。”祝彪咬牙。

  栾廷玉微微摇头,不管祝彪有什么委屈,现在出现在这里就不合适。

  栾廷玉伸手提起祝彪右肩关节,祝彪没有还手,右手酥麻无力棍子掉在地上,被栾廷玉带出房间,只是眼神还是有些不甘。

  祝彪没有还手出乎方牧预料,看来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能忍。

  换做一般的男人受到这种委屈都受不了,这祝彪在热血上头的情况下还能忍下来,只能说这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美色在他心目中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为了自己的野心连美色与尊严都能选择放弃,这真是个狠人。

  方牧他们此行也就是为了退婚,既然祝太公很配合,自然是皆大欢喜。

  “听说栾教头是个高手?”石宝突然问道。

  “也就混口饭吃。”栾廷玉眼帘低垂,除了刚才出手时说过话以外,他全程都站在祝太公身后,存在感看上去很低。

  “有兴趣切磋下?”

  栾廷玉微微摇头,“公子武功高强,栾廷玉本领低微不敢比。”

  “哈哈,你这人不够利索。”石宝大笑两声,他记得公子说过栾廷玉是祝家庄武功最高的人。

  可这样一位武功最高的人却低调到恐怖的程度。

  真是有趣。

  看着石宝的背影,栾廷玉眼神微微闪烁。

  等到扈太公他们走后祝彪才被允许进入房间。

  祝彪扔下棍子,气呼呼的说道:“爹可我咽不下这口气。”

  “牙齿打碎了也得给我咽下。”祝太公淡淡说道,“不就是一个女人,你看看你都忘了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

  “可我和她已经有婚约了!”

  “那只是口头之约,连聘礼都没给,算得了什么。”祝太公捂住嘴唇咳嗽几声,“你想要女人,我再给你物色就是,你可知道那些人是什么身份?”

  “周围哪个县城里的大族?”祝彪问道。

  “七贤城,方家。”

  祝彪脸色骤变。

  他顿时不说话了。

  天下有数的大家族,盘踞江南上百年的一个家族。

  无论是底蕴还是影响都不是他们一乡下豪强能比拟的。

  “方家的人怎么会......”祝彪无比憋倔,这简直就是山鸡跳上了凤凰窝,他都可惜自己不是女儿身,否则说不得就把自己洗干净跳上那方家的床,若是能得到方家的相助,区区清白又算得了什么。

  祝彪眼神炽热。

  半不甘半嫉妒的说道:“难怪那扈家哪怕不要脸的改口。”

  “好了。”祝太公说道,“忘了这件事,我会再给你物色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

  “那就劳烦爹爹多费心了。”祝彪虽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