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二十五章 野猪林

第二十五章 野猪林

  像这种年份的老参不说有价无市,但也是极为稀缺的顶尖药材。

  就算单纯直接服用也能对内力有不弱的温养作用。

  是的,只能起到温养作用,而不是直接提升内力上限。

  只不过可以增加内力的提炼速度,年份越老的药材药效就越强。

  这算得上是一份厚礼了。

  我这师兄大气啊。

  难怪师兄能得棍棒无双玉麒麟的称呼。

  “少爷,还有一封从江南那边寄来的信,夫人问今年年关您是否回去一趟?”石宝对方牧说道。

  方牧看了眼院子里掉了一半树叶的树。

  已经是中秋时节了。

  那件事应该也快发生了吧......

  林冲误入白虎堂,然后被发配沧州。

  倒不是他不愿意提前帮忙,就算帮忙了以林冲的性格也不一定领情。

  林冲在被逼上梁山前一直都在忍。

  八十万禁军教头是铁饭碗,除非有一股强横的外力以蛮横粗暴的方式将他懦弱的外衣撕碎,然后将他的尊严狠狠压在身下,他才能醒悟。

  在这之前,哪怕就算方牧提醒他小心高俅,他也迟早会中高俅的招。单纯谋略来说,他不是阴狠毒辣的高俅对手,况且高俅还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拿什么和高俅争。

  除非林冲能坦然接受自己妻子被高衙内......

  但有几个有血性的男儿可以接受这种事发生在自己头上?

  哪怕就算林冲也不例外。

  算算时间,林冲差不多应该已经和鲁智深认识了吧。

  一个月后,那件事也终于发生了。

  高衙内调戏林娘子,之后在林冲好友陆谦的配合下在林冲外出时潜入林冲家中意图强暴林冲妻子,幸得林冲及时返回阻止高衙内,林冲一怒之下将高衙内教训一顿。随后高俅设计林冲误入白虎堂,林冲带刀进入白虎堂被拿下,刺配沧州府。

  一系列事情也就在三天之内发生。

  高俅的动作很快。

  虽然不是他得罪的林冲。

  但是他儿子得罪了林冲也代表他们高家和林冲有了矛盾,林冲这样一个高手成为了仇敌高俅自然不会放任他活着。

  王进他都直接撸了,也不缺一个林冲。

  ......

  一行三人走在小道上。

  昨天刚下了雨,脚下的路有些泥泞。一行三人都走得比较慢。

  林冲双手和头戴在重四百八十斤的玄铁重枷里,双脚捆上锁链,锁链中间串着一颗五十斤的铁球。

  火轮低坠,玉镜将悬。

  黑压压的树林如恶鬼低诉,冷冷的空气从树林里吐出,寒意让衣着单薄的林冲缩了缩双臂,引得重枷上的锁链哗啦作响。

  董超、薛霸二人对视一眼。

  眼神微微闪烁。

  “这片林叫什么名字?”林冲突然问道。

  “野猪林。”董超说道。

  林冲默然。

  树林里恰时传来黑鸦的鸣叫,凭空增添了几分凄厉。

  到了野猪林深处,董超薛霸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环顾左右,他心跳得很快,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他将要做一件很凶险的事。

  这周围荒凉毫无人烟。

  董超将水火棍上面的行礼取下。

  薛霸和董超对视一眼,心有灵犀。

  薛霸开口说道:“我去方便一下。”

  “好。”

  董超对林冲说道:“林教头,我们走了几个时辰了,就在这里暂时歇息一会儿吧,若是还找不到人家可能我们就在这林子里将就一晚了。”

  披头散发的林冲默然。

  董超背对着林冲蹲下来,打了个哈欠。

  林冲就近靠着身后的树坐下歇息一会儿,戴着枷锁的他走路很不方便,走了几个时辰双腿也有些酸痛了。

  薛霸甩了甩胯下那活儿,然后提起裤腰带,在旁边扯了一张树叶随意擦了擦手丢掉。

  慢慢走回来,看着背靠着树坐下的林冲,薛霸眼神闪烁。

  将手掏到怀中取出一捆牛筋绳。

  踮起脚尖小心翼翼走到林冲靠着的这棵树后面。

  林冲其实听见了后面的脚步声,但他没有在意。

  他知道薛霸刚才去后面上厕所了,但薛霸故意踮起脚尖减轻声音的动作还是让他察觉到一点不合适。

  可因为戴着枷锁林冲不方便转头,所以他也就没有理会。

  恰在此时,身后袭来一阵恶风,林冲下一刻只感觉脖子一疼。

  整个人被这股力带得顺势向后仰去。林冲的脸和脖子被勒得通红,眼珠向外迸裂。

  董超直接站起来,拿起手中水火棍转身一棍狠狠砸向林冲脑袋。

  林冲运转内力在自己头顶,硬生生抗下这一棍,但还是打得他头晕眼花,眼冒金星。

  林冲心底叫苦,我命休矣。

  “林教头,若是到了地下可别怪我们兄弟两,这是上面的命令要你性命!”董超喝道,眼底有一些不忍,但想到自己的前途和得罪高俅的后果,第二棍又当头砸下。

  “放肆!”斜侧里飞出一道银光。

  董超手中水火棍在半空中就被这道银光给击了个正着,董超手臂一震,水火棍脱手而出。

  石宝提着破风刀从百米外缓缓走出。

  董超低头看向自己虎口,虎口已经迸裂,血丝从伤口渗出。

  不禁骇然,知道自己是遇见无法想象的高手了。

  他和薛霸二人算是东京府捕快里的佼佼者,否则这一次押送林冲的案件也不会交予他们二人了。

  “吃洒家一铲!”薛霸身后传来一声恶吼。

  鲁智深从树林里飞身杀出,暗红色的袈裟迎风烈烈,单手提着银蟒月牙铲健步如飞,数十米转瞬即逝。

  当头一铲如那刺猹的叉子插向薛霸脖子。

  薛霸一个灵性的锁头躲过这一铲,月牙铲却是插入身后树干。

  薛霸一个驴打滚翻身而起正要还击,就见得眼下这一幕。

  “呀呀呀呀~”鲁智深咆哮,“给洒家起!!!”

  双臂青筋暴起,这一瞬间如怒目金刚降世。

  只听得咔擦一声脆响。

  这棵要两人合抱才能抱起的大树从树干中间被鲁智深硬生生挑提来,如神威降世。

  树根带起大片泥土如雨纷纷落下。

  薛霸惊恐打了个激灵,当机立断跪在地上,“爷爷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