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二十四章 鲁智深怒斩小霸王

第二十四章 鲁智深怒斩小霸王

  桃花村后桃花山,桃花山里有强人。

  强人手下有喽啰数百人,头目两人。

  大头目打虎将李忠,二头目小霸王周通。

  要说这李忠还有一重身份,就是史进的诸多棍棒老师之一。

  只不过他的武功不算很高,教导史进几个月后一身本领就被榨干了,然后领了“学费”后就离开了史家庄。

  “就这破落小寨子也学别人强抢民女?”鲁智深打量桃花山寨,面露不屑。

  三四米高的木门两侧有两个五米高的箭塔。

  大门全是碗口粗的竹竿拼接而成,用藤条给缠住。

  在箭塔上分别有两个喽啰手持弓箭巡视四周。

  看见了孤身前来的鲁智深就大喊道:“站住,哪里来的。”

  “这里可是桃花山寨?”鲁智深问道。

  “这里就是。”喽啰回答道。

  “那就不怕杀错了。”鲁智深解开红布,从里面取出银蟒月牙铲立在地上,然后又将红布打了个结系在腰间。

  撸起袖口提起月牙铲,鲁智深大步走向桃花山寨。

  鲁智深气势汹汹一看就来者不善,而且还不自报家门。

  箭塔上的喽啰直接射箭。

  鲁智深挥舞月牙铲将箭矢击飞。

  倒提着月牙铲快步向前冲。

  “咄!”鲁智深咆哮,一铲重重砸下,卷起狂浪。

  咚!!!

  山寨大门被这一铲给砍穿,支离破碎的竹节向外翻卷。

  大门重重一震,两侧箭塔上的喽啰差点从塔上摔下来。

  只见得鲁智深右手持月牙铲,左手推大门,怒吼一声,硬生生将大门掀开,一铲挥下去破开大门。

  银蟒月牙铲上闪烁着凛冽寒光。

  在鲁智深的手中,这杆银蟒月牙铲就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巨蟒。

  “什么人敢来我桃花山寨闹事。”有人大喝道。

  鲁智深抬起头,就看见一高大魁梧英武不凡,面容刚毅的汉子手持一杆走水绿沉枪向自己杀来。

  饶是以鲁智深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好皮囊。

  小霸王周通因长相酷似霸王所以得名。

  事实上在新宋也没什么人见过真正的霸王,关于霸王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故事典籍之中的人物。

  周通身材魁梧长相英武不凡,十分符合男人的审美,所以得了个小霸王的称谓。

  鲁智深被周通容貌所惊讶,当下打起了十分的精神。

  这家伙应该就是一位顶尖的高手才是,当下用尽全力,体内内力运转,实力爆发到极致杀出这一铲!

  “哪里——”

  周通手中走水绿沉枪被磕飞,只听得耳边凌冽的风声,下一刻肚子一疼,只感觉自己腾空飞起,他低下头,看见了一具被拦腰砍断的下半截身体。

  提好了长枪从后院杀来的李忠就眼睁睁目睹了二当家周通被一招秒杀的场景。

  腿脚直接一软。

  这桃花寨里就他和周通武功最高,两人实力半斤八两。

  平日里他没少和周通切磋,一般来说他和周通在八十回合后能分出胜负,他略胜一筹。

  但别说略胜一筹,就是略胜十筹自己也一招秒不了周通啊!

  李忠当下对左右亲信说道:“你们先拖住他,我回去取马。”

  回到后院李忠牵了马就直接从后山小道逃走了,头也不回,东西也不敢收拾。

  风紧,扯呼。

  鲁智深对这些山贼土匪没甚好感,手下自然也不会留情。

  杀了数十人后,没有头领的指挥,剩余的喽啰们哪里还敢留下,直接四散而逃。

  鲁智深追上去冲杀了几波又杀了十几人后这才停下。

  心底暗道,这桃花寨有两个头领,自己杀了一个头领模样似的人物,还有一个不知去了哪里。

  就活捉了一个跑得慢的喽啰逼问剩下的头目去了哪里,若是答得上来就放他一条生路。

  喽啰哪里敢骗人,见了这杀神模样的人只求能保一条命。

  当下直接跪在地上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东西说了出来。

  鲁智深这才知道之前被自己一招秒杀的那个衣着华丽的家伙就是桃花寨的二当家周通。

  因长相英武不凡所以得了个诨号小霸王。

  “什么小霸王,不过也是一沽名钓誉之徒!”鲁智深不屑道。

  剩下的大当家李忠一直没有出现,大当家武功最高,诨号打虎将,可惜一直没有出现,山寨里的同伙们也是迟迟未见大当家出现这才逃散。

  “李忠他可能是怕了佛爷您。”喽啰拍鲁智深的马屁企图活命。

  鲁智深冷哼一声,“滚吧,若是以后再让洒家看见你作恶,休怪洒家不客气。”

  喽啰连忙道谢,一溜烟的就逃走了。

  鲁智深在山寨里搜寻一番,找到了一些细软钱银后就放了一把火烧了桃花寨独自下山去。

  远远地,山下住的刘太公就看见了山上的大火,火光冲天。

  鲁智深下了山来,刘太公看见鲁智深提着的禅杖上未干的血迹,心底有些发怵,但却是喜大于惊。

  “多谢大师为民除害。”刘太公感激道。

  下了山,鲁智深没收刘太公的酬谢,只是要了一块抹布擦拭银蟒月牙铲上的血迹。

  这上面的血迹轻轻一擦就被抹干净,银蟒月牙铲又恢复了最始的一尘不染。

  鲁智深却是未曾察觉到,就在他杀了那周通的同时,从周通头顶冒出了一部分气运融入他体内。

  若是有人能观鲁智深的气运,就能发现黑中带红,杀意冲天。

  这一日鲁智深到了一地,名为瓦官寺。

  这瓦官寺香火昌盛,寺庙里有几个老和尚。

  鲁智深借斋吃了饭后又继续向东京走,几日后终于到了大相国寺。

  抬起头望着眼前这座宏伟的寺庙,鲁智深心底暗道:“这大相国寺的门框比那官府的牌匣都大,这寺庙真是富得流油。”

  不多时知客僧出来,向鲁智深行了一佛礼。

  鲁智深笨手笨脚的还了一礼,像不像不重要,心意表现出来就好了,反正他是这么想的。

  “大师从何而来?”知客僧问道。

  “洒家五台山文殊院来,家师智真长老。俺来投刹青长老。”

  “贵客请稍等。”知客僧让鲁智深在此稍微等候,他回寺禀报过后与另外一人前来。

  另外一人就是刹青长老了。

  从鲁智深手中接过书信,看了智真禅师将鲁智深过往因果全部讲述的书信,刹青长老面不改色,但脸皮却是微微抽搐。

  这鲁智深本是军官杀人潜逃后剃发为僧,然后屡次犯戒被送往大相国寺。

  这分明就是一个烫手山芋,智真禅师不要了就丢到自己这里来。

  刹青长老表面上却是对知客僧说道:“此事我需禀报方丈才行,你先带鲁智深去禅院休息。”

  回到后院,刹青长老将此事与方丈禀报。

  方丈沉吟,“我记得酸枣门外退居廨宇后那片菜园时被营内军健们并门外那二十来个破落户侵害,何不教此人去那里住持?正好以恶治恶。”

  “善哉善哉。”

  其他长老纷纷称是。

  鲁智深就这么被送去看管菜园地。

  鲁智深一开始还不愿意,自己居然被派去看菜园子,这不是埋汰自己嘛!

  但在方丈的再三承诺下,只要鲁智深能看管一年菜园就将其调走。

  鲁智深这才不情不愿的同意。

  等到鲁智深走后,其他长老忧虑道:“方丈,要是他真的看了一年菜园又如何?”

  “若是真能看管一年菜园,说明他的心也静下来了,适合入我佛门。”方丈不徐不疾的说道。

  “若是在这一年里闯了祸怎么办。”清刹长老问道。

  “那就是与我佛无缘,这就是他自己的事了,我们也算是还了智真长老的人情。”方丈轻抚白须,高深莫测。

  “善!”其他长老们齐齐合十。

  鲁智深被带去领戒刀还有法帖。

  途径武僧院时远远的就听见里面的杀喊声。

  鲁智深感兴趣,踮起脚伸长脖子看了过去。

  只见空地上上百名剃发的僧人身着灰袍正在舞棍习刀。

  动作极为敏捷,而且看上去颇有章法,动作间隐约有合击合围的阵势说法。

  在军中浸淫十余载的鲁智深自然看出来了这些武僧不是普通的寺庙里的武僧,这些武僧若是合围起来,怕是武功差一点的高手都走不出去。

  至于鲁智深自己......这些武僧还是差了点火候。

  拿好了戒刀和法帖,鲁智深被带去菜园。

  “这里以后就是您的住处了。”带路的小和尚说道。

  菜园里有一个小床铺,床铺上满是灰尘。

  不知道多久没人住过了。

  还有一条蜈蚣从木床板上爬过。

  小和尚也瞧见了这一幕,也是有些尴尬。

  “我帮大师您打扫一下吧。”小和尚不好意思的说道。

  然后小跑到院子里拿起扫帚开始帮忙干起活来。

  鲁智深沉默片刻,旋即自嘲的笑了笑,走到小和尚面前,高大的身躯遮住光线,小和尚站在鲁智深的阴影里,瑟瑟发抖的看着眼前的壮汉。

  “大...大师。”

  鲁智深抬起右手。

  小和尚紧张的闭上眼睛。

  手底却是一松,手中的扫帚被鲁智深夺走了。

  “你回去吧,洒家一人打扫。”鲁智深声音洪亮,小和尚被鲁智深的大嗓门吓得脸色通红。

  他定眼看了看鲁智深两眼,后退两步,弯下腰鞠了一躬转身跑开。

  ......

  “小郎君,你托人带的东西已经送到卢家庄了,这是卢家庄的回礼。”石宝招了招手,马夫走过来,呈上一个包装精美的红盒,上面还有封条。

  方牧拆开封条,还未完全打开盒子就闻到一股微微苦涩的药香。

  拆开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根须根虬节如同人形的老参。

  “这至少三四百年了吧。”方牧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