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二十一章 收服史进

第二十一章 收服史进

  郑屠仗着自己老丈人是小种经略相公手下的将领,平日里没少嚣张跋扈。

  对被欺负的人来说郑屠被打死了自然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史进这才知道原来刚才鲁提辖失手打死了镇关西,不由懊恼,若是自己刚才能随行或许就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了。

  “我们怎么办。”史进问道。

  方牧还在会想剧情。

  书中鲁达杀人后就回家收拾东西,只带了两件衣服所有细软银钱和一根齐眉短棍就向南门一溜烟的跑了。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南门。

  方牧想到,这渭州是西北府城,无论是向北还是向西都是出关了,向东边是往东京府的方向去。

  唯有南方地貌广阔,鲁达向南逃也就不意外了。

  “我们去南门。”方牧说道。

  “对了,你来渭州可曾见过其他熟人?”

  方牧记得原书中史进是见到了他曾经的师傅打虎将李忠的。

  史进摇了摇头。

  “来到渭州除了与鲁提辖一见如故之外就只见到方公子你了。”

  看来李忠还没有来渭州,是因为自己影响了时间线吧。

  就像蝴蝶效应,随着时间流逝,变化只会越来越大,最终变得面目全非。

  三人匆匆赶往南门。

  出了城,城外地势广阔,若是有人出城一眼就能看见。

  没有看见鲁提辖。

  三人等了片刻,人群中一戴着斗笠鹤立鸡群的人物从人流里不紧不慢的走出城。

  三人走上去,那人在三十步外停下脚步,那人抬起头,斗笠下的眼神炙烈如火,一圈大络腮胡很是醒目。

  他看了一眼史进,然后又看了一眼方牧,最后视线放在石宝身上。

  史进对他招了招手。

  鲁达沉默片刻,刚杀了人潜逃的他现在警惕性比较重。

  他第一时间怀疑史进会不会出卖了他。

  但紧接着这些念头全被他扫到了身后,大步流星的向史进走来。

  如果出卖洒家,那宰了便是!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渭州府里的捕快应该去捉你了,发现你没在家里,很快就会下达批捕文书,这是一匹好马,两百两银子。”方牧对鲁达说道。

  身后石宝递过来一个沉甸甸的绿布行囊。

  鲁达皱眉,没有去借,只是问道:“为何帮我?”

  “你和我兄弟一见如故,那就是我兄弟的朋友。而且早听说过鲁提辖好打抱不平的大名。”方牧说道。

  鲁达松开眉头,没有去接银子,只是说道,“我只借一匹马,日后定当还你,银子就算了,我鲁达有一身力气饿不死。”

  方牧从石宝手中接过行囊,挂在马背上,将缰绳递给鲁达。“追你的人应该要来了,走吧,一文钱难倒英雄好汉,你可以不用钱,但身上不能没有钱。”

  鲁达深吸一口气,对着方牧重重一抱拳。

  “敢问大名?”

  “江南方牧。”

  “洒家记住了!”鲁达翻身上马,他这人不善言辞,但向来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他现在是逃亡之身自然给不了什么承诺。

  方牧淡淡一笑。

  以鲁达的性子,若是下次还能“巧遇”,想要再收复他或许就比较轻松了。

  初次见面给予恩情后就直接提出收复的想法显得太过刻意,有挟恩图报的含义。

  反正饵鲁达已经吃下了,还不如放长线钓大鱼。

  现在鲁达还没有出家为僧,没有瓦罐寺除恶,没有大闹桃花村,没有野猪林救林冲得罪高俅。一系列心关都没有闯破。

  他刚刚从小种经略相公手下的鲁提辖身份走出来,自己代表江南方家身份就来收复他。

  ......鲁达怎么想,小老种经略相公又怎么想。

  望着鲁达的背影消失在官道尽头。

  【鲁达】【武:94/统:68/智:60/政:40】【天赋①花和尚:进入战斗瞬间+2武力值。天赋②神力:角力时武力值+3】

  巅峰武力能达99点,炼精化气的巅峰。

  “史进兄弟有何去处?”方牧转头询问史进。

  史进一时无言,他本想去延安府投奔自己师父。

  但刚经历了鲁提辖这件事,史进现在对边关的印象悄然发生了转变。

  鲁提辖这等边关老人失手打死了人也只能流亡,自己师父刚去延安府不久,又如何能照料得了自己呢。

  史进知道师父肯定会想办法照顾自己的,但或许对师父来说应该会很为难。

  “我这里有一个好去处,去江南吧,那里是我方家的地盘。”方牧对史进说道。

  史进看向方牧,有些心动,但还是顾虑会影响到方牧他家。

  “不过就是一个华阴县县令而已,我让家里人去警告一下,你的通缉令下了也不是难事,然后我安排你在我父亲麾下做事,等你日后升官发达了不也是让你史家光宗耀祖了。相信你父亲在天之灵知道后也会倍感欣慰。”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史进。

  水浒里上梁山的有两种人。

  一种是本来就是土匪流氓恶棍,他们主动上梁山,还有一种就是史进、鲁达这种本性不坏,被逼上梁山的。

  若是史进想要当土匪的话早在朱武最初邀请时就同意了,但他当时拒绝了。

  他宁可去边关投靠师父去当大头兵也不愿当山贼。

  “能有个出身自然是愿意的,可我除了这身武功就没什么本事了......”史进无奈的说道。

  “你有这身武艺就够了,我父亲是杭州都指挥使,你直接就能参军,若是立下功劳升职左迁不成问题。”

  史进对参军没有抗拒心理。

  他只知道自己这身武功有发挥的余地,而且还能撤了自己被通缉的身份,还能有博取官身光宗耀祖的机会,哪里还能拒绝。

  当下感激涕零,若不是方牧看上去比他小很多,他都要大声呼唤“哥哥”、“哥哥”、“你真是我的好哥哥”了。

  史进拿了方牧一封亲笔书信后就向杭州赶去。

  西北荒凉,方牧又进城逛了一会儿,然后就返回成安县了。

  另一边,渭州府。

  种师中正在巡视军营,一士卒跑来赶紧说道:“禀报将军,鲁提辖在街上打死了状元桥的郑屠。”

  种师中停下脚步,状元桥的郑屠?

  这不是王兴指挥使的女婿么。

  专给军中供肉的,他见过一次,是一个三五粗的大汉,他当时还问过是否要参军被拒绝了。

  有点头疼......

  种师中皱眉,鲁达是大哥派来的人,自己也不好责罚。

  沉吟片刻,种师中说道:“稍后我让人将缉拿文书给你,你先带人去将鲁达拿下,等我兄长知晓后再决定如何处置。”

  不管怎么说都是大哥派来的人,种师中好晓得让大哥知道这件事再行决定。

  至于是发配边关还是砍头偿命,先等等再说吧。

  种师中有些心烦。

  但更让他心烦的是随后得知消息,鲁达跑了!

  种师中勃然大怒。

  冷静下来后种师中决定不管鲁达,就算大哥问起来也有分说的理由。

  须臾,缉捕文书下达,鲁达的通缉令也快马加鞭的传向附近的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