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二十章 可以被掠夺的天赋

第二十章 可以被掠夺的天赋

  就性格上鲁智深和张飞很像,在杀人这种事情上粗中有细,小计谋那是一套一套的。

  但缺乏远见大局观,脾气也比较倔,容易上头,但重感情,讲义气。

  周侗对方牧总是请假这件事习以为常了。

  也已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收方牧为徒弟时他就已经知道了方牧的背景......只要功夫不落下,方牧去哪里他都不会拦着。

  ...

  渭州。

  史进通人介绍找到了在街上到处溜达的鲁达。

  鲁达目前还未出家剃发为僧,所以还没有智深的法号。

  史进向鲁达打听自己师傅王进的下落。

  鲁达诧异,“你说的莫不是在东京府得罪了高太尉的王进王教头?”

  “正是在下师傅。”

  “那你想必就是九纹龙史进了。”

  史进点头称是。

  鲁达哈哈大笑,拉着史进就要去喝酒。

  “我听说过你的名字,走,陪我去喝酒。”

  史进急着找师傅,哪里有闲心喝酒,但鲁达一只大手如铁箍抓着他的胳膊,让他反抗不得。

  鲁达的大手抓得史进生疼。

  吃痛之下只得跟着鲁达去走。

  两人到了酒店,鲁达坐在二楼靠窗位置,大手一挥,“四角酒两坛,多上两盘下酒肉。”

  酒保不多时端上肉食与酒。

  鲁达给自己和史进一人倒了一杯,然后对史进说道。

  “那王进阿哥是在延安府,这里是渭州府,你来错地方了。”鲁达对史进说道。

  史进闻言怔然,心底五味陈杂。

  猛地一拍额头,“在途中我问一老汉经略相公去何处,他给我指了此处,我就一直往这边来,他居然骗我!”

  “哈哈,那老汉没有骗你,这里也是经略相公的地界,不过却是小种经略相公,你师傅是在老种经略相公手下做事。延安府与我这渭州也差了好几百里呢。”

  史进这才知道还有这个缘由。

  喝了两坛酒,史进正准备说告别。

  此时听得隔壁帘子里有人在低声啜泣。

  鲁达听得心烦,掀开帘子就见隔壁坐着两人。

  一老一少。

  五六十岁的老头和一十七八岁的妇人。

  “你哭什么。”鲁达问道。

  妇人向鲁达施礼,“对不住官人奴家却是吵到您了。只是母亲昨夜病故,奴家又被那别人强聘作妾,当初做媒时应好的三千贯文书又是虚钱实契,还要了奴家身子,现在没有钱给母亲下葬,和父亲孤苦伶仃在这外地,人不生地不熟的,实在是到了伤心处才忍不住。”

  “你们不是本地人?”

  “我们原是东京人士,来这里投奔亲戚的,可不想亲戚搬到南京去了。”金翠莲委屈说道。

  鲁达喜欢多管闲事的性格发作。

  “那家伙是谁?这渭州府里居然还有这般跋扈的人。”

  “镇关西,郑大官人。”金翠莲低声宛转说道。

  “镇关西?渭州府里有这号人物吗。”鲁达疑惑。

  “就是状元桥下卖肉的郑屠。”金翠莲脆生说道,同时偷偷看了一眼鲁达,提及这个名字似乎让她很害怕。

  鲁达驴眼一瞪,“我以为是谁,没想到居然是那个杀猪的郑屠户。”

  刚才喝了一点小酒的鲁达这会儿正是微醺,直接挽起袖口就大步流星的走出酒楼。

  “诶,鲁提辖,您的酒钱还没付呢。”酒保追出来。

  鲁达从怀中掏出两块碎银子。“先垫付着,如果不够就赊着,洒家明日再来还酒钱,我鲁提辖还能跑了不成!”

  酒保苦笑,此事他也做不了主,求助的看向主人家。

  这时还是酒楼主人家出来,将酒保招了回去,然后对鲁达赔笑道:“提辖只顾去,这伙计是新来的不懂事,还望提辖海涵。”

  二楼靠窗,金翠莲望着鲁提辖远去的背影。

  还在啜泣的她擦了擦眼角,与父亲对视一眼,又埋下了头。

  金老丈叹了口气,起身拉起女儿,低声说道:“我们走吧。”

  不远处桌上的史进看着金老丈和金翠莲的背影,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默默将坛里最后一口酒饮尽。对店小二说道,“桌上的剩菜给我打包。”

  店小二吆喝道:“好咧。”

  拿了油纸上来,将桌上盘里剩下的肉装入油纸里小心包好。

  史进起身除了酒楼。

  走到街上,一人唤住史进。

  史进回过头,顿时愕然,居然是方牧。

  怎么会在这里遇见熟人。

  史进惊喜交加,人生四大喜,他乡遇故知。

  古代又无车马,手机网络,想要远程交流只能靠书信,如果搬家后想要再联系那就只能凭运气了。

  “史进兄弟。”方牧笑道。“没想到居然遇见你了。”

  史进上来寒暄。

  方牧说道:“史家庄的事我也听说了,我去史家庄想要找你却是寻不得,没想到来渭州办事居然遇见你了,看来这就是缘分。”

  站在方牧身侧的石宝歪头,我们从成安县出来后去史家庄了吗?

  史进尴尬说道:“适才和这渭州的鲁提辖吃过,这会儿喝不下了。”

  方牧自然是知道鲁提辖的,但他还是装作没听说过,与史进攀谈起来,谈论的对象就是鲁提辖鲁达。

  两人交谈着,就准备去状元桥下寻鲁提辖。

  一行三人到了状元桥下。

  只见得这里围了许多人。

  推开围观人群,三人走到最里面,就见地上躺着一个趴在地上只能看见背面的魁梧大汉,脸颊附近全是血污,双目紧闭。

  不见鲁提辖的踪影。

  应该是察觉不对的他机灵的跑了。

  【郑屠】(已死亡)【武:76】【镇关西:当敌人落入下风时减少敌人2点武力值。】(可掠夺)(剩余可掠夺天赋:5/5)

  方牧一震,天赋居然可以被掠夺!?

  不对,他从未听说过天赋这东西。

  应该是只有自己才能看见天赋和掠夺天赋。

  之前见过其他死人从未出现过这种提示,而见到郑屠的尸体却有了这个提示。

  唯一的可能就是只有别人死后才可掠夺天赋,而且被掠夺的对象必须拥有天赋。

  方牧并未急着掠夺郑屠的天赋,从他接触的各种天赋来看,这镇关西的天赋不算厉害。

  只增加两点能力值,而且必须地处处于下风才能生效。激活的条件也比较苛刻。

  “郑屠真可怜,被鲁提辖给打晕过去了。”有围观的人说道。

  “郑屠会不会被打死了?”旁边有一挑担卖枣的问道。

  “应该不会吧,那鲁提辖只打了三拳。”

  石宝看着地上的郑屠,眯起眼睛打量片刻,地上躺着这人出气多进气少,怕是没了。

  郑屠铺子里的伙计出来将躺在地上的郑屠扶起来。

  郑屠双目紧闭,颧骨靠近太阳穴的位置被打肿好大一坨,就像鼓起一个红枣。

  他脸上的血污就是从这处伤口里流出。

  伙计摇了一会儿发现郑屠没有反应,颤抖的将手指放在鼻息前。下一刻哇的一声大叫出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条腿向后蹬。

  惊恐的吼道:“死了!死了!”

  围观的群众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鲁提辖打死人了!

  郑屠被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