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十八章 徽宗野望,国运崩溃

第十八章 徽宗野望,国运崩溃

  东京开封府。

  皇宫南侧城墙九十九丈外正在修建一座高台,以这座高台为中心方圆百米所有房屋和人都被清除一空,只剩下这座即将修筑完成的高台建筑。

  城墙上站着一身穿黄色龙袍的老人。

  男人身旁左右拥簇着不少人,还有太监为身穿龙袍的老人打着罗伞。

  老人脸色有些惨白,精气神不是很足。

  但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正在修筑的高台,眼神无比炽烈,眼底深处保藏着一丝深深的野望,就像一头贪婪的病虎饥渴的观望着油皮滑亮的野鹿。

  “陛下,封天台七日后就可建造完成,晋日陛下即可登台封王,凝天下之气运,开万古之朝命。”梁师成谄笑道。

  赵佶忽又问道:“若是朕开了朝命,朕可得延寿?”

  “张天师他说过,若是凝了朝命,陛下就是一王朝之主,天下气运加身,可寿三百载。”梁师成恭敬的说道。

  赵佶没有再说话,只是抬起右手,梁师成很懂事的闭上嘴。

  赵佶起伏明显的胸膛彰显出他现在的情绪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

  “回宫吧。”

  “起驾,回宫。”梁师成尖着嗓子喊道。

  赵佶坐上了抬轿,靠在身后椅背上,随着身下微微颠簸的轿台,年岁已高的他昏沉沉的睡去。

  回到皇宫,赵佶静静躺在龙床上。

  梁师成从一旁的小太监手中接过冰玉蒲扇,然后站在赵佶身旁轻轻的为他摇扇。

  冰玉蒲扇由千年寒冰铸成,可烈日不化。扇出来的风带着凉意,解暑驱寒只是其中之一的特质。

  赵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后,人老了,睡眠质量也就越来越差。

  他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身旁在为他摇扇的梁师成。

  赵佶失笑,轻声责骂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兴溜须拍马这一套。堂堂检校太傅还学小太监摇扇也不嫌丢人。”

  “不管什么时候,奴婢都是陛下身边的小太监。”梁师成温柔的说道。

  赵佶鼻音重重的“嗯”了一声,然后又闭上眼。

  梁师成从他十五岁时就跟着他了,也是随着他从大宋来到这里的老人。虽然他收贿、排斥异己,有种种毛病,但胜在忠心。

  对他来说,只要忠心就够了。

  朝廷里能干的臣子那么多,也不差这一个。

  “守道啊。”赵佶闭着眼说道。

  “陛下。”梁师成轻声回应,怕吵到了赵佶。

  “他们都说朕是一个昏君,你说说实话,朕到底是不是昏君。”赵佶问道。

  梁师成微微一笑,“陛下怎么可能是昏君呢,陛下不沉迷女色,也不重刑重赋,还启用新法,重用能臣,这都是开疆明君才能做的事。而且陛下精通笔墨丹青、骑马射箭,当今天下书法大家皆以陛下为尊,陛下自创的文体可谓风姿卓越。”

  赵佶一生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的书法,听得梁师成夸赞,虽然明知是拍马屁,但还是舒坦。

  “还是你懂朕。”

  ......

  七日之后。

  封天台铸成。

  关于赵佶登台封王凝天下气运之事并未传开,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这件事。

  这件事赵佶也不准备传开,因为他知道若是传出去恐有一部臣子肯定不会支持。

  因为他们都是宋臣,而他要做的事则是分割王朝气运成立新朝,从大宋之王变为开国之主。

  就连国号赵佶都已想好了,就叫南宋。

  张天师曾言,新宋气运在南,而原大宋气运在北。

  分割南北气运,故若新宋成立新朝,朝号当为南宋,而原大宋则朝号化为北宋。

  这样他就能摆脱大宋的掣肘。

  他现在其实本质上还是大宋的亲王,这里算是大宋的封地。

  他虽然执掌权柄,天下称其为君,可他并未享受到一朝帝王气运加身,只有皇朝给予他的亲王气运,而且因为离大宋太远,气运已然稀薄,让他健康寿一百二十岁已然是极限,他能预感到自己如今时日无多。

  大寿将至,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开封府今日皓阳当空。

  目送赵佶登上封天台,身着道袍的张天师站在人群中面无表情。

  “张天师,请。”梁师成恭敬的说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天师,请吧。”高俅、童贯一左一右将张天师架在中间。

  张天师面如稚童,肤色白皙,身高不足五尺。

  若不是提前知道他的身份,恐有许多人都会将其认作十岁幼童。

  张天师默然不语,抬头看了眼天。

  他的视线穿透了虚空,看见了在皇宫上空折腾的一头淡黄色龙形虚影。

  这头龙形虚影断断续续,几乎断成三四节,龙爪、龙须都模糊不清,气息也很是萎靡。

  这就是新宋的气运。

  一命二运三风水。

  命为格、运为势。

  天下众生之命格集合在一起就是一朝运势。

  朝兴,则朝运昌盛。

  朝亡,则朝运崩溃。

  当今天下民不聊生,朝堂腐朽,贪官污吏横生,兼之天灾人祸,新宋的气运已然跌落到谷底。

  否极泰来,如今的气象很像......

  张天师不敢细想。

  可他当年算出来的新朝确实名南宋。

  这又让张天师有些拿捏不准,他上前两步掐指暗算,脸色忽然骤变,前茫天机混淆,一片迷雾,无数种可能如流光闪耀,一瞬间充斥于他的脑海,张天师赶紧退出衍算但还是慢了半拍,踉跄几步险些跌倒鼻前一热,张天师擦了擦上唇,手背上全是一片殷红。

  “张天师?”梁师成疑惑的上前扶住张天师,他注意到张天师流出的鼻血。

  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但不管今日是张天师还是梁师成都阻止不了赵佶。

  现如今赵佶大限将至,虽然看上去和往常一样,但骨子里却比谁都狠决果断。

  这是他唯一的延寿希望,谁敢阻止谁死。

  以封天台为中心方圆千米之内布下天罗地网,隐藏了无数皇宫禁卫。

  张天师登上第一阶封天台,在封天台八个角插上南宋旗,在六个点各放下一捧泥土。

  八荒六合。

  当最后一个点的泥土洒下。

  同一时间,整个新宋各地的城池上空蒸腾氤氲升起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看见的雾气。

  这些雾气颜色斑驳,本为橙黄色,但却染上了灰、白、黑等色斑。

  受到无形的牵引,这些雾气涌向同一个目的地——开封府。

  张天师观望者天穹上各处如彩虹遁来的气运,手臂在微微颤抖。

  虽然他已经尽量高估了新宋的气运,但还是没想到......居然这么肮脏不堪。

  没救了。

  张天师心底一凉。

  其实现在还是有退路的,因为虽然开始凝聚朝运,但还未进行到最后一步,如果现在退出这一步重新治理几年国家,等到民心可用之时再凝聚朝运或许就能成功。

  但台上的那一位恐不会答应,他等不了那么久。

  只能赌了,若是上天眷顾,或许还能有一丝机会。

  只希望赵佶是天命之子吧。

  张天师暗叹,对封天台顶的赵佶说道:“陛下还请取出玉玺。”

  张天师默诵法诀,食指中指并拢指向头顶。

  “定!”

  平静的封天台忽然刮起大风。

  本是白日的天穹上闪现满天星斗。

  这一刻不止是开封府,整个新宋地界都能看见此刻的天象变化。

  “白日星现,必有大变。”某地主家教书先生放下手中经文推开窗户喃喃自语。

  少华山,朱武抬头观天,眼神恍惚。

  两仙山,山顶一白须老人观天,摇了摇头,“还是操之过急了,最后一点气数也散尽了。公孙胜,从今日起你下山去吧,我知道你一直想下山,今日为师就不再阻止你了。”

  老人身后跟着一中年道人,道人默然不语。

  ......

  “轰隆隆!”

  漫天狂风吹得旗子呼呼作响。

  天空突然炸响一声惊雷。

  那漫天气运与皇宫上空的国之龙运融合了天下各地的气运,大量斑驳的气运融入其中虽然让其体积变得更大,但却让其染上了各种色泽。

  龙魂在摇晃、挣扎......

  轰!

  一声惊雷炸响,开封府的所有人包括平民百姓也听得清清楚楚。

  龙魂哀嚎一声,直接炸了。

  化为无数道散开的气运飞向新宋疆域各地。

  轰隆隆——

  雷声滚滚。

  天色忽然暗下来。

  直接下起了漂泊大雨。

  张天师也受到了反噬,寿限大折。

  苦笑一声,张天师借着漫天大雨使了个障眼法离开了。

  暴雨冲刷下可见度不高,没人发现张天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暴雨落下,场边众人惊慌失措的将赵佶从封天台上接下来。

  但据说赵佶回宫后还是因为这场雨染上了风寒大病一场,然后躺在龙床上久卧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