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十七章 县兵(第三更)

第十七章 县兵(第三更)

  在华阴县步兵都头看来这史进就是一个名不副实的家伙。

  其他人的名声好歹都是靠战绩打出来的。

  结果这小子在身上纹了九条龙,然后多拜几个师父就闯出了不小的名气,这简直就是歪门邪道!

  史进与步兵都头交手一招后心底有了谱。

  这家伙水准也就和陈达相仿,也不算难缠。

  史进正待放倒这步兵都头。

  斜侧里骑兵都头与县尉一同杀过来。

  骑兵都头用的是长枪。

  长枪是能在步战与骑战同时使用的武器,所以很多军队里的将领用的武器都是枪。

  三人一同攻来,史进一人用着熟铜棍连克三人,竟然短时间丝毫不落下风。

  县尉心底暗道不妙,根据线头这庄里可不止有史进一人,还有那少华山三个头目。

  若是加上这三个头目,自己三人绝非对手。

  看来只能如此了。

  县尉虚晃一招以命搏命的打法将史进暂且击退,然后与另外两名都头后退。

  “列阵!”县尉大喝道。

  庄外三百余县兵迅速列阵,军队向两翼散开,前排刀盾手举起半跪于地,手中盾牌横在前方,右手朴刀从盾牌缝隙间伸出,形成一片刀林。

  后面一排枪兵手中长枪架在盾牌上方,因为县兵刀盾手的盾牌不是很大,恰好只有半人高,长枪架出的位置正好。

  最后一排的弓箭手弯弓搭箭蓄势待发。

  虽然只有三百余人,但却给予了史家庄庄客们极大的压迫力。

  无形中,县尉仿佛与身后三百余县兵融为一体。

  借着夜色,森寒的枪尖与刀锋映射出幽白的冷芒。

  戴上斗笠的朱武从后院来到这里,从史家庄大门向外看去,看着庄园外的官兵。

  朱武心底思衬,正面对决怕是不容易取胜。

  史进虽然武功比县尉三人要高,但是......史家庄的庄客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华阴县的县兵虽然算不得精兵,但好歹也是月练十五的正规军,虽然未能凝聚出军势、煞气,但令行禁止也是能做到的。

  史家庄里的庄客只能算得上散兵游勇。

  同样武力水平下的正规军打散兵游勇,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影响,超过十人后以一打三都不是问题。

  最重要的是正规军的“韧性”要比散兵游勇高。

  或许散兵游勇被冲破阵型,死亡的人数占比稍微高一些就溃逃了,而正规军被冲破阵型后在将领的指挥下还能重新凝聚阵势反击。

  这史家庄里的庄客就是只练武功,追求个人勇武,这算不得真正的兵,只能算是一群游侠。

  “史进,你勾结少华山山贼,暗中私通山贼向山贼提供物资。”华阴县县尉恶声说道。

  “我没有,你凭口污蔑。”史进怒声反驳,心底却是暗惊,此事如何被华阴县给知道了,难道是庄里有叛贼?

  “那你可敢让我们进庄搜查一番。”华阴县县尉虎视眈眈,根据线子得来的消息,朱武几人就在史家庄里。

  他们可是卡着时间到来的,同时封锁了史家庄各个出入口,除非那朱武有翅膀能从天上飞出去。

  他料定了史进不敢让他们进去搜。

  史进的迟疑被他看在眼底。

  心底一稳。

  知道朱武他们肯定还在院子里。

  “史进!你现在束手就擒交出少华山的山贼,到了县衙或许还能从轻发落,若是付偶抵抗,不止是你,今天庄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县尉厉声说道。

  听见这番话,史进身后的庄客们一阵骚动。

  旋即,其中一名庄客高喊道:“史庄主,无论你做什么决定弟兄们都跟你一起走。”

  “对,弟兄们都跟你!”

  陆续有庄客迎合道,但相比于史进身后数百人,应和的人数并不多。

  “史铁柱,你怎么不表态。”有庄客低声对旁边的同伴说道。

  “外面是官兵啊。”史铁柱面带忧色。

  事实上有史铁柱这种心态的不在少数。

  绝大多数庄客们都有这种想法。

  他们可以为了庄主去打山贼,保卫史家庄,这里也有他们自己的利益。

  但他们不敢为史进去冒犯官差。

  在很多人心目中如果与官差发生冲突,那就是犯罪,是会杀头的。

  朱武暗自摇头,人心不可用,只能想办法带史进逃了。

  或许史太公还在的时候或许还能压住史家庄的所有庄客。

  虽然史太公武功比之史进差远了,但威信这种东西不是单纯看武功的。

  否则华阴县的县令也不会在史太公仙逝后才来谋取史家庄的产业。

  现在史太公已经仙逝了史进很难服众,平时还好,到了这种危急时刻就会暴露出弊端。

  县尉对这一幕似乎早有预料,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意。

  一个愣头青而已。

  武功虽然高了一点,但这天下可不是单纯的武功高就有用的。

  武功再高,面对精锐的朝廷大军也只能授首。

  县尉后退了几步,不给史进擒贼先擒王的机会。

  “最后倒数十声,十声过后所有留在史进身旁的人皆以叛贼论处!”县尉大笑。

  史进握紧拳头,事实上他刚才就真有擒贼先擒王的想法,想要拿下县尉要挟县兵们退走。

  但对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真是太奸诈了!

  史进恨得牙痒痒。

  县尉开始倒数十个数。

  每数一个字,就仿佛重鼓敲在其他人心底。

  县尉数数的速度越来越快。

  史进周围庄客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怎么办......”

  “我不想死,我家里还有娃,我还有媳妇,我刚取的媳妇。”有人哭丧道。

  终于有人受不了,转头掩面逃走。

  他们是史家庄的庄客,这种行为算是背叛了主家。

  背主之人,自然无颜继续留在这里。

  “对不起少庄主。”有人颤抖的说道。

  “少庄主,这是官兵,您和官府斗是没有好下场的。”

  “民不与官斗,庄主,我们就走了,放心我们一定会守好你的家业的。”

  当第一片雪花掉落,雪崩也就随之诞生。

  所有人都在逃跑。

  史进周围的庄客越来越少。

  县尉望着这一幕哈哈大笑,民不与官斗,除非这些人敢造反!否则拿什么与我斗。

  史进望着这一幕面如死灰。

  他环顾周围仅剩的三四十人,这些人年龄都与他相仿和他接触最多,平日里最爱惹是生非,逞凶斗勇,他对其颇看不起,结果关键时刻只有这些人留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