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十五章 神机军师

第十五章 神机军师

  次日,史家庄外有庄客来报,说少华山大当家朱武和三当家杨春求见,史进得知只有这两人后放他们进来。

  “方兄、石兄,你们有兴趣随我一起去见见?”史进邀请二人。

  那少华山只派了两人来,他史进要是带一群庄客去见岂不是落了下乘。

  况且他知道石宝武功很高,如果石宝愿意同路倒是安全不少。

  史进心底想到。

  方牧对杨春不感兴趣,但对那朱武却是有些感兴趣。

  梁山一百零八人,大都是一些莽夫,聪明人不多。

  若要评比梁山上最聪明的人,朱武无疑是强力候选人之一。

  随着自己到来时间线已经发生了改变,方牧记得少华山的人来史家庄是在史太公死后半年。

  现在却是提前了足足半年。

  随着自己插足越多,改变的东西也会越多,到最后所有历史都将面目全非。

  朱武是聪明人,他是闷声发大财的性格,他不会主动招惹史进,应该是陈达擅作主张。

  ......

  “你们就在这里歇息不要乱跑,庄主马上过来。”庄客对朱武杨春二人说道。

  “安心,我们就在这里等史庄主就是。”朱武笑呵呵的说道。

  杨春站在朱武身旁打量客厅。

  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上有骏马奔腾。

  “这史进居然还有这般雅兴。”杨春啧啧称奇。

  “这应该是史太公挂上的。”朱武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门外传来脚步声。

  朱武心底一紧,拉了拉还在摸茶壶的杨春衣角,给他使了个眼色。

  一只脚从拐角伸出来。

  朱武杨春二人立刻扑通一声齐齐跪下,眼泪哗哗直流。

  方牧刚跟随史进进了客厅就见到眼前这一幕,两个人齐刷刷的向他下跪。

  这......着实有些突然。

  史进一懵,这是演的哪出。

  来时酝酿的满腹经纶此刻通通被这一跪给跪散了。

  朱武哭道:“小人等三个被官司逼迫不得已上山落草。当初我们三人落草时就发愿道:‘不求同日生,只愿同日死。’今日小弟陈达不听好言,误犯虎威被英雄擒捉在贵庄,我们两人不敢奢求太多,今日只来求死。还望英雄将我等三人一同押送请赏,让我们三人能共赴黄泉。除了赏银之外我们二人还带了一些银子替被惊吓的父老乡亲们给做酬谢。”

  史进首次见到这等......感人肺腑之言,一时间竟然无语凝噎。

  “那好吧。”史进讷讷的说道。

  “???”朱武杨春对视一眼,识出了对方眼神里的疑惑。

  事情不该如此啊!

  朱武心底暗道不妙,难道是我看错了?这史进并非阅历不多讲义气的愣头青。

  朱武一念未尽,史进这边却又改口。

  “算了,看你们义气这般深厚,若是我真把你们押去了官府怕是要被天下好汉所耻笑。”史进摆了摆手。

  说完这句话史进悄悄看了一眼石宝。

  察觉石宝看他的眼神有异,史进心底不由暗喜,自己这英雄好汉的行为肯定让石好汉刮目相看了吧!

  石宝心底一口气郁结不同,满脑子疑惑。这史进怕不是脑子有病?这等行凶劫掠的山贼头目主动送上门来了不捉了去送官,居然还要把活捉的二头目给放走。

  这么拙劣的演技他居然信了!?

  朱武暗中松了口气。

  在他看来使用计策最好的就是量身定做。

  对待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计谋。

  对付史进这种没什么阅历从小在史家庄长大只听说过江湖却从未在江湖上走过的愣头青,那就要利用他的单纯和义气。

  朱武偷偷看了一眼史进身旁的方牧与石宝。

  心底咯噔一下。

  这十三四岁的小娃尽管比史进要年轻,但身穿锦衣玉服,明显就是大家族的公子哥。

  看样子话语权还不低,应该是能影响到史进的。

  这些大家族的公子哥从小有家族教育,虽然年龄没史进大,但不一定有史进这么单纯。

  就在朱武看方牧的时候,方牧也转过头来与朱武对视。

  朱武一瞬间有种自己被看透的感觉,仿佛自己的计谋暴露在了眼前这公子哥眼中。

  读过水浒的方牧自然知道这是朱武的计谋。

  但揭露朱武计谋对他并没好处,没有好处的事方牧也懒得去做。

  他查看起朱武杨春二人的能力。

  【朱武】【武:66/统:89】【神机军师:排兵布阵时智力+5。】

  【杨春】【武:57】【白花蛇:山林间战斗时武力值+3。】

  只有朱武还有几分本事,陈达和杨春两人都是草包。

  不对,说是草包也未免太伤人了,只是和其他有名有姓的历史人物比起来差了些,这两人的本事如果放在寻常的县城里当个步兵或者马兵都头都是没问题的,放在军队里也能担任一个合格的中高层。

  朱武从怀中掏出一捆绳子,“这如何使得,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连累了恩人你,恩人还是将我们三人带到县衙里去吧!”

  史进如何肯接绳子,在他看来如果自己真接了那颜面就丢尽了,算不得英雄好汉。

  史进去柴房放了陈达,将陈达松绑带回来。

  朱武又是再三道谢。

  陈达被史进活捉关押一晚上后一身傲气也被磨得干干净净。

  讷讷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像个木头。

  朱武临行前又转头看了一眼方牧。

  刚转过头去,方牧叫住朱武。“阁下就是神机军师朱武吧。”

  朱武脚步一顿。

  “堂堂七尺男儿不想方设法建功立业征战沙场,却在此当一山贼,不心有不甘么。”方牧缓缓说道。

  朱武哑然失笑,揖了揖手,“小民这微末本事又何去献丑。”

  说完作了一揖与杨春陈达离开。

  望着朱武离去的背影。

  方牧收回视线,他也不奢望就三言两语就能让一落草为寇的山贼对自己忠心耿耿,终其所以还是自己年龄不大,更重要的是没有实权,说出来的话难以让人信服。

  水浒在前世是一本书,尽管如今书中的人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但写书的人还是有些寓意的。

  他记得施耐庵是元末明初的人。

  施耐庵经历了朱元璋建立洪武元年时期,朱元璋手下还有两员大将,徐达、常遇春,正好能和陈达与杨春的名对上。

  记得在书中朱武除了计谋以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阵法了。

  征辽、征方腊时朱武布置的阵法可是破了敌军的阵法。

  可惜因为吴用提前入伙宋江,一山不容二虎,朱武就一直被打压难有出头之日,座位排名也只排了个地煞第一,连天罡都没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