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十一章 九纹龙

第十一章 九纹龙

  王进敲响了史家庄大门。

  大门打开,门后站着一庄客,上下打量王进。

  因为了躲避高俅可能派来的追兵,王进母子多日未曾洗漱,看上去有些狼狈。

  活脱脱像那从外地逃难来的难民。

  “恁有啥事?”庄客说道。

  “实不相瞒,小人错过了宿店。加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母亲又染了风寒,欲投贵庄借宿一宵,还望行个方便。”王进躬身说道。

  庄客打量了王进背上唇色泛白的王母,心也是软了一些,便说道:“你请稍等,此事我做不了主,我要去问庄主等太公定夺。”

  “多谢。”王进谢道。

  庄客回到庄里向史太公禀明此事,史太公让庄客将二人带进来。

  庄客不多时又开门,对王进说道,“你们两人随我来。”

  待到见了史太公,王进放下母亲便拜。

  史太公上前托起王进。

  “客人休拜,你且起来。”

  王进抬头见了太公,这太公须发皆白,头戴遮尘暖帽,身穿宽衫,腰系皂丝绦,足穿熟皮鞋。

  史太公也见了王进正脸。

  忍不住心底暗道,好一个壮实的汉子。

  王进身高八尺,身材魁梧,面容俊朗,因多年教头生涯,身上却是没有那匪类气质,让史太公安心不少。

  “你们从哪里来,为何昏暗到此?”史太公问道。

  王进沉吟,并未说及自己真实身份,只是谎称姓张,是一生意人,折了本钱带老母亲回家。

  史太公眼尖毒辣,知晓王进未说实话,哪有这么魁梧的生意人,他庄上也有教头,看着王进走路姿势应该是懂些武功的。

  不过史太公并未戳穿,他只是想见见王进本人而已。

  人老成精的他不相信别人口中的说的,他只相信自己眼睛里看到的。

  这王进应该是带母亲逃难的苦难人,能在逃难时还不忘带着母亲,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史太公对王进放下心。

  当晚,王母旧病复发,心疼病发作。

  次日清晨,史太公从客房前经过时听得里面王母的叫唤,便敲了敲门。

  得知王母是心疼病发作后史太公说道:“客人勿躁,我这里有一个方子倒是专治心疼病的,教你老母在老夫庄上多住几日,等到调养好身子再走也不迟。”

  王进回头看病情发作疼痛难耐的母亲,双手抱拳向史太公深深鞠了一躬,长叹一声,“谢过太公!”

  王进就在史家庄暂且住下。

  且说史太公有一子,名史进,从小不务农业,专爱舞刀弄棍,因背上纹了九条青龙,所以在江湖上有个诨号:九纹龙。

  因为史进喜欢习武,史太公就花钱给他请了好多个师傅,这史进也是真有天赋,每次短则几周,长则几月就将教他的师傅一身武艺给榨干。

  只是可惜史进从未遇过名师,历任师傅里最厉害的也就是那打虎将李忠,李忠曾在山涧里打死过一头猛虎,这也是他这一生最光辉的时刻了,从此李忠就以打虎将自称。

  可惜李忠在梁山众里也只能算得上三流水准,史进也不算寻得名师。

  王进这一日在校场外见到史进在舞棍,驻足观望许久,失言道:“棒使得挺好,只是有些许破绽,差了点火候。”

  史进耳朵一动,顿时勃然大怒。

  “你是谁!居然笑话我,我拜过八个有名的师傅,他们一身武功我都学尽了,你可有本事敢来较量较量?”

  王进沉默,然后抱拳向史进鞠了一躬,“是小人失言了,还望公子海涵。”

  刚才他只是职业病发作,作为教头的他本就有督习麾下士兵武功的责任,刚才恍惚失言。

  想到自己现如今寄人篱下,心底却是多了几分悔意,如若因此恶了主人......连累了病重的母亲,那真是万死莫辞。

  “不得无礼!”史太公听得史进声音闻讯赶来,不由呵斥史进。

  史进心有不服,“这厮笑话我棒法,我与他较量又有何错?”

  史太公却是念头一动,转而问道:“这位客人可是会使棒法?”

  “略通一二。”王进谦虚。

  事实上王进也真是谦虚了,他一身武功不弱于林冲多少,往日与林冲私底下切磋各有胜负,放在八十万禁军里也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

  “哦?那客人可否指点一下小儿。”史太公说道。

  王进还未说话,史进却是炸了。“爹你休听此人胡说,他能否胜过我手中棍棒还未一定,凭何当我师傅。”

  史进一挥手中长棍,指向王进,“当着我爹面来打一场,若是我输了就拜你为师,若是你输了就从哪里来回哪里......”

  “进儿!”史太公怒声呵斥,“我差人教你学武就是让你这般跋扈的?人若不懂礼仪与畜生有何区别。”说完转身向王进道歉。

  王进心底一暖,虽然史进跋扈,但史太公却是醇和有礼。

  王进飒然笑道:“太公勿恼,习武之人当有这等热血才算得上武者,令公子是一习武的好苗子。”

  去校场取了根棍子,王进单手提棍,对史进说道:“你先请。”

  史太公在校场外观战。

  恰在此时,一庄客匆匆过来在史太公耳边低语,“太公,有人在庄外求见,说要拜访王进,小人寻思着庄里没有叫王进的人,察觉有蹊跷,就特此来向太公禀报。”

  史太公眼底一凝,王进?

  这不就是汉子的姓名吗。

  他不确定是仇家还是旧友,难道是庄上的人走漏了风声。

  史太公转而来到庄园外。

  庄园外有三人。

  为首的应该是站在中间的华服少年。

  “这位公子......”

  “你就是史太公吧。”方牧说道。

  史太公点头,“老小儿就是。”

  “我无恶意,我只是听说王进在此,特来拜访。”方牧说道,为表示对王进的看重,他特意亲自前来拜访。

  史家庄很好找,不出意料的话王进应该会在史家庄待半年,方牧估摸着时间到了就带着石宝和马夫过来寻找王进。

  史太公邀请方牧等人进庄。

  来到校场,王进与史进的切磋已经结束。

  史进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校场上有两人,那赤裸着上身满身青龙的就是九纹龙史进了,对面那汉子当是王进。

  这王进身高七尺,脸型方正,穿了褐色麻衣,双肩如山宽厚,面相老实巴交。

  “我想与王进单独说些话可否?”方牧对史太公说道。

  史太公犹豫片刻随即说道:“当然可以,公子远道而来想必也没吃好,干脆就在老头庄上吃午膳吧。”

  方牧微微一笑,颔首轻点:“那就打扰了。”

  王进随方牧来到角落,握紧拳头沉声说道:“一切事情皆由王进承担,与家母和太公一家无关,如果公子能答应,王进任由公子发落,否则只好得罪了。”

  方牧哑然失笑,“我不是高俅的人,高俅没那个资格指挥我。”

  王进听得方牧承认不是高俅派来的人,却是松了口气。

  “我这人最喜欢结交好汉,我师兄林冲想必王教头听说过。”方牧笑着说道,“听说在禁军里有一王教头本事与我师兄相仿,本欲寻个时间来东京拜访王教头,却是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那高俅端得当是小人得志,只是苦了正直的王教头了。”

  王教头听见方牧提及林冲,握紧的拳头这才松开。

  王进恨恨道:“那高俅本是泼皮,早年在街上闹事被我父亲教训了一顿,他一直怀恨在心,没想到居然好运当上了太尉,前些日更是以小人左脚踏入太尉府为由杖责小人五百军棍......”

  这理由倒是新鲜,方牧乐了。

  但念及苦主就在眼前,方牧又赶紧收了笑颜。

  “听闻王教头离了开封府,我放心不下就追来,终是在这里找到了王教头。”方牧说道,“教头勿慌,那高俅虽然升了太尉,但也没太大实权,像那地方军队他都指挥不了,我来自江南方家,想必王教头应当听说过。”

  王进这才知道方牧来历,江南方家他当然知晓。

  “原来是方公子。”王进赶紧施礼。

  “王教头,听说家母得了重病?”方牧问道。“如若王教头不嫌弃,就随我去江南吧,那高俅也管不到江南来,我再在江南请最好的大夫为家母治病,王教头认为如何。”

  王进有些意动,但见得方牧少年模样,却还是差了些说服力。

  况且江南离此地路途太远,途中变数太多。

  反倒不如去延安府,现已经到了史家庄,离延安府已不算太远,倒是离江南背道而驰。

  “多谢公子好意。”王进谢绝了方牧的邀请。“只是家母年岁已高,受不了劳累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