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九章 少年岳飞

第九章 少年岳飞

  偌大的校场已有零星起床比早的王家族人或者护院在此习武。

  一日之计在于晨,寅时起床的不止方牧和周侗,还有其他人。

  “我能教你的只有枪、弓、拳脚,你方家的戟法我不会,我也不会戟,这我倒是要与你说清楚的。”校场外围的石灯里的火光照到校场里就有些不清晰了,方牧也看不清周侗的脸,五步外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弟子明白。”方牧说道。

  对方牧自称弟子,周侗没有反对,也没有拒绝。

  “既然你同意了,那你现在就先用这杆枪。”周侗丢给方牧一把枪。

  方牧手心一沉接过这把枪,枪杆还有些润。

  这是新鲜的木头,刚做出来的枪,方牧识别出来。

  “你现在还在长身体,你用的枪每半年要换一次才合手。”周侗说道。“这是我根据你臂展与身高做出的木枪,虽然是木头但用的是沉铁木,对你来说虽然重了点,但也不会影响你练枪。”

  “我现在教你拦拿扎!枪最基本的三招是拦、拿、扎!其他招式基本都是从这三招里衍化而来。”

  “我先给你演示。”周侗脚下一点,地面一杆铁枪飞起落入其手中。

  左腿前跨半步,右手握枪尾,左手握枪杆,只听得一声霹雳炸响,铁枪在其手中如同化作一条凶猛的黑蛇探头吐信,在前空中舞出三朵枪花,枪已收尾。

  “这就是拦拿扎,以全身之力带动手中之枪,拦拿之时以手腕带动脚跟腰腹之力,你注意我双脚,拦时开胯,拿时合跨。静如游蛇,动如奔雷,这就是枪法的要点!”

  周侗收好长枪,让方牧重复动作。

  左手背于腰后,不徐不疾的环绕方牧转圈,观察方牧施展拦拿扎时的缺点。

  然后用手中的大枪轻轻拍打方牧腰、肘、臂、腿等地,指点方牧的缺点。

  “扎时要稳,除非你天生神力能一棍子抽死敌人,否则枪最佳击杀敌人的招式还是扎。”

  “拦枪时枪尖向左画半个圆,不是直接向左扫过去。”

  “拿枪时枪尖向右画圆,拿枪的路线恰好与拦枪相反。”

  “你画这么大的圆干什么,你是在给敌人表演杂耍吗?画的圆不要超过胸宽。”

  “......”

  周侗眼睛毒辣,他能精准的看透方牧的每一点缺陷。

  周侗教导方牧时也从未有意避讳过王府的其他人。

  对于校场的其他下人来说周侗虽然未曾指点他们,但方牧是从无到有的学习,也相当于替他们演示了一遍错误和正确的纠正。

  只要不是过于愚钝都能听懂。

  随着日出,校场的人也越来越多。

  偷师的人也越来越多。

  周侗未曾驱赶他们,也未曾呵斥他们。

  王明虽然从朝廷隐退,但他并不阻止王家后辈为朝廷效力。

  王家目前一共有四代。

  除了王明以外还有王富王贵两名二代,以及王富的四位三代和十二位四代。

  四代里及冠的也才三人,剩余的都未曾及冠。

  王家加上女眷共有三四十人。

  因此王家人丁并不算兴旺,和那种数百上千乃至上万的大氏族比不了。

  当然,这也与新宋成立不过百年有很大的干系。

  方牧发现王家的家丁不似寻常的家丁,平日里习练的武功和操练隐约间有军队里的影子。

  如果有一员将领带领,只需要上战场磨练一段时日就是合格的精锐。

  王明有请教书先生来府中每日教学半日,教书先生是隐居在成安县的一儒生,姓魏。

  曾是举人出身,当过知县,后辞官回家。

  王家后生们读书的地方在王府西院,方牧每日习武过后偶尔有去旁听。

  倒不是因为这教书先生学识有多渊博,而是方牧发现了一个少年......

  所以方牧就喜欢没事来转悠一下,顺便观察这喜欢在窗户外偷听讲课的少年。

  这少年有一个所有人都很熟悉的名字,岳飞,字鹏举,他现在还没字。

  岳鹏举,南宋中兴四将之首。

  能左右开弓,天生神力,不满二十岁能开三百宋斤大弓。

  在为将成帅以前岳飞以一介平民登上统帅之前就是依靠其超卓的勇武。

  而登上将帅之位后的故事就毋须多言了。

  但现在的岳飞却是看不出史书中的那般勇武,只是一个半大小子,年龄与他差不多,浓眉大目,看其穿着条件应该较为拮据。

  “你叫岳飞?”方牧问道。

  岳飞有些紧张,深深吸气,他有些忐忑,应该是自己偷学课的事被发现了,自己挨罚倒是无恙,莫要连累了在王府帮工的母亲才好。

  “是。”岳飞点头。

  “你喜欢听课?”方牧问道。

  岳飞犹豫片刻,然后点头。

  他看出来方牧也许应该没有恶意,否则也不会这么问了。

  方牧本想邀请岳飞去七贤城培养岳飞,以现在岳飞的身份只要好心结交邀请成功的几率还是很高的,但他突然想到了岳云。

  现在岳飞年龄和他差不多,自然不可能有孩子。

  要是因为自己插手让岳云没有了怎么办。

  赢官人是什么时候出生的方牧记不住了,梦中的他虽然喜欢看书,但并非背书,细到具体出生年月日自然是记不住的。

  可他记得一个逸闻,岳飞的第一任妻子刘氏在岳飞入伍期间出轨。

  刘氏最初为岳飞生下岳云、岳雷二子,当岳飞参军入伍后在未曾离婚的情况下刘氏红杏出墙不甘寂寞与人私奔了。

  当岳飞回家后得知这消息也是晴天霹雳。

  后来韩世忠私底下向岳飞提及这件事,当年与刘氏私奔的那男人现在就在韩世忠麾下当兵,如果岳飞想要旧情复燃,随时可以派人来接她回去。

  至于这是刘氏的意思,还是韩世忠的意思,还是刘氏现任姘头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当初背叛自己的女人和给自己戴绿帽的男人就在自己战友的军营里讨生活,此时的岳飞已经身居高位,想要报复不过一句话的事,而且这件事刘氏有错在先,就算岳飞再怎么报复也不会有人说不是。

  但岳飞却很大度,令人取了五百贯巨资给前妻。

  宋高宗得知后也是非常诧异,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询问岳飞为何这么做。

  岳飞只是回答,“她两次改嫁臣自然是恨的,但臣担心世人不知缘由详情骂我负心汉,所以就送上500贯让其补贴家用。”

  这个回答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义凛然,也没有那么高光伟,却是很真实......

  能在这里遇见岳飞已经是意外之喜,现在岳飞应该还未曾拜周侗为师。

  但岳飞已经出现在王家,周侗也在王家暂居,二者拜为师徒应该就是这期间的事。

  岳云出生时岳飞年龄不是很大,所以应该就是这几年就出生。

  故此方牧暂时不愿插手改变岳飞的人生轨迹。

  况且当今天下并没有书中的金国、辽国。

  家国暂且不危,岳飞或许不会那么早从军。

  “你如果喜欢听课,从今往后就去学堂里坐着听,拿着书本光明正大的听。”方牧说道。

  岳飞愣住,他不敢置信,以为方牧在与他开玩笑。

  “公子,我......”

  “王家这边我会替你去说,只是多一个人听课,不是什么大事。”方牧轻松的说道。

  这件事对方牧来说只是随口一言的小事,但对岳飞来说却比千金更重。

  岳飞深深鞠躬,向方牧行了一个大礼。

  “多谢公子!”

  方牧旋即带岳飞从后门进入学堂,坐在最后一排先生教学。

  岳飞初始有些不安,但看见先生只是扫了他一眼就继续解读经文后松了口气。

  魏先生认出了方牧,也认出了时常在窗户外偷听的岳飞,正常来说岳飞在窗户外偷听也就罢了,是不能进来的,但既然是方牧带进来的,王老太爷也向他说过方牧的身份,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本质上他对岳飞这勤奋好学的晚辈还是未曾有恶感的,勤学好进乃人之天性,愿意在窗外偷听也是因为他讲得好。

  今天课程结束,魏先生用竹棍打了一下方桌,朗声说道:“今日课程就此为止,课后莫要懈怠,需常读谨记在心。”

  学堂里众人起立,齐声说道:“先生再见。”

  魏先生点点头,整理好衣冠,慢条斯理目不斜视的从前门离开学堂。

  方牧带岳飞从后门离开学堂,又去见了王富一面。

  这种事王富完全可以做主,不过自家学堂多一个旁听生而已,自然毋须劳烦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