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六章 扈三娘

第六章 扈三娘

  ,!

  方牧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石宝。

  石宝心底疑惑,“小公子,可是我脸上有脏物?”

  “非也。”方牧摇头。

  “我只是在想你看上去如一文弱风书生,武功却这么高,不禁有些感慨。”方牧说道。

  石宝听得方牧夸他武功高,忍不住微微一笑。

  他最自得的就是自己这一身武艺,尤其是夸他的还是小公子,本以为小公子性格孤傲很难接触,现在看来小公子人倒是很不错。

  你夸我武功高......那公子你就夸对地方了。

  “其实我武功不是最高,邓和尚武功也不弱于我,只能算前三吧。”石宝谦虚道。

  成安县距离梁山不算太远。

  事实上梁山就在东京开封府东南方向几百里外,而成安县也在开封府东边,要去成安县稍微绕一点路就途径梁山。

  不过目前梁山没什么好去的。

  根据沿途打听的消息,八百里水泊梁山目前有一伙山贼盘踞在上面。

  但头领既不是宋江也不是晁盖。

  而是一个叫白衣秀士王伦的家伙,手下二当家摸着天杜迁三当家云里金刚宋万颇有名气,这两人武功不弱,时常逞凶下山劫掠过往商客行人。

  不过这一路来方牧他们也不是没有遇见过强人,但都被马夫一人解决。

  只有52点武力值的马夫解决几十个土匪流寇可谓是轻松无比,提着朴刀冲入贼寇里斩杀头领后剩余的贼寇自然作鸟兽散。

  能这么轻松也和贼寇的实力普遍不高有关。

  能被方牧检测出属性,也就是入的眼的寥寥无几,基本都是头目或者首领。

  想来也是,若是真有实力早就闯出名气了,或者有更好的出路,又岂会去落草为寇。

  这一日,长途跋涉三人来到一地。

  官道斜侧里有一条分道通往深处,小道两侧种有果树,深处还有良田。

  有戴着草帽的农人走在路边,身旁跟着一小童,小童嘴里叼着一棵草,牵着一头黄牛。

  “停下。”方牧说道。

  驾车的仆从勒令马儿停下。

  看着马车停下,农人赶忙护在稚童身前,“大人。”

  “老丈,请问这最近的县城还有多远?”

  “回禀大人,此地是独龙岗,离阳谷县有三十公里远。”农人赶紧说道。

  三十公里......方牧皱眉,携带的干粮倒是还有不少,沿途经过县城都有补充。

  只是今晚怕是到不了阳谷县了,眼看最多一个时辰天就要黑了。

  “老丈,那附近可有什么村落或庄园能歇脚?”方牧又问道。

  虽然马车里可以睡,但能有个床坑自然是最好的。

  “独龙岗前面有一处集市,集市里有酒店供过往旅客歇脚,附近还有祝家庄、李家庄、扈家庄三家可以借宿,小老儿是祝口村人,这条道就是通往祝口村的。”农人应答道。

  “哞~”黄牛甩了甩尾巴,驱赶屁股附近的蚊子。

  “这扈家庄在何处?”方牧想到了什么,问道。

  “扈家庄在祝口村往东走数里就能到。”农人说道。

  “去扈家庄。”方牧说道。

  “是。”赶车的豪仆自然不管那么多,小少爷要去哪里他就将马车驶向何处,就是小少爷要开往皇宫,他......他也敢驶到皇宫门口停下。

  “我带你去见个高手。”方牧对石宝说道。

  石宝眼底露出几分异色,高手,能有多高?

  扈家庄里有一个小娘子,应该是梁山一百零八中武功最高的女人,在全书的女性角色里武功第二高。

  第一名应该就是没羽箭张青的妻子仇琼英了,一手飞石神出鬼没。

  不过这扈三娘也有一手红棉套索绝技。

  想到这里,方牧又想到更多,似乎水浒里不少角色都有一手暗器本领。

  流星锤、飞石、绳索、飞刀......

  就仿佛没有一手暗器本领就不好意思出江湖似的。

  “石宝哥,你这流星锤本领是从何学起的?”

  “我是猎户出身,小时候上山打猎,那些山里的走兽鸟雀逃得快,就用流星锤追着打,打多了就会了。”石宝望着窗外随口说道。

  “......”

  真的是练武看天赋。

  方牧明白了这句话。

  这一手神乎其技的手段竟然是从打猎中练出来的,若是说出去又有谁能相信。

  马车行到祝口村,再向东一条出村的道路行驶一段距离,一座建立在地势高要的庄园出现在视线中。

  庄园规模不小,能容纳上千户。

  这种庄园在大宋不少。

  地方豪强、氏族、乡绅都会有庄园,无非是规模大小差距,里面名义上是佣农,实际上都是卖身的奴仆,平日里都是佣农,若到了特殊时刻提起兵器就是私兵。

  马车到来有人去报信,不多时庄园口出现一群人,为首一人高大俊朗,仪表堂堂,肩膀魁梧有力,行走间步伐沉稳。

  透过马车窗户石宝看见此人,打量两番,“此人算是个好手。”

  “不知诸位从何而来?”扈成双手抱拳,朗声说道。

  “我等从江南来,去成安县见旧友,途经此地,听闻扈家庄飞天虎大名,特来此一见。”方牧从马车上下来,身后跟着石宝。

  扈成闻言大笑,自己名声都传到江南去了?

  “远到是客,几位速速请进。”扈成同时也不露痕迹的打量方牧和他身后仆人。

  看方牧一身衣服就知道其家室肯定不差,还有那属于大家族的贵庚之气也是一般人学不来的。

  驾驶马车的仆人双手关节粗大,魁梧壮实,本事应该不低。

  倒是方牧身后跟着的那名青年让他有些看不准。

  看似俊俏书生,但脚下却又丝毫不虚浮,应该是有真本事在身,但他却不好判断深浅。

  待到看那侍女时扈成心底一凛,看其衣服穿着应当是侍女,可这容貌与气度说是地主家的小姐他都信。

  想到自己那喜欢舞刀弄枪的妹子,扈成暗暗一叹,自己妹子相貌丝毫不输这侍女,要是能放下双刀学学女红就好了。

  真是的,一个女孩子学什么武嘛,弄得自己连亲妹妹都打不过,也真是够丢人的,幸亏庄里没多少人知道。

  进了庄园,扈成让人好酒好肉的招待众人。

  扈成年轻的时候去过一次江南。

  “江南富庶,我曾见一条河从城中间穿过,河里全是花瓣。”扈成感慨道。

  可惜他们扈家就他一个独子,现在他要接管家里的事物,近两年也没时间去江南。

  “这是舍妹扈三娘。”扈成看向方牧身后,站起来向他们身后打招呼。

  只见得身后院门里一身穿红袍武者打扮的女子途径此地。

  “兄长,听说家里来客人了。”扈三娘飒爽的与众人打过招呼。“在下一丈青扈三娘,在此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