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史争霸 > 第一章 江南方家

第一章 江南方家

  “大人,是个公子。”稳婆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从屋内出来。

  “哈哈哈,我方天定终于有儿子了。”江南一处极为奢华的大府邸深处,身着华服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

  看着怀中的长子,方天定动作很轻柔,生怕伤到了他。

  年过四旬的他晚来得子。

  他这一脉终于有后了。

  ......

  春去秋来,已然十二年过去。

  对于已然成立近百载的新宋来说,这十二年来的变化并不大。

  作为新宋天下顶尖的大家族的方家在这片富庶的江南势力越发壮大,族中老太爷方腊今年刚满一百大寿,一百大寿的寿辰传遍了整片江南,据说就连宫里的官家也亲自送来了一份厚礼,彰显皇恩深厚。

  一袭锦绸华衫的少年渡步在方家后院的荷花池边,手中拿着一卷经文看得如痴如醉,摇头晃脑,脚下却是一个疏忽不小心被池边的一块石头绊倒跌入荷花池里。

  噗通。

  躲在暗处的暗哨们看见小郎君掉入池里,吓得赶紧从暗处跑出来跳入池中救人。

  等华服少年被从水里捞出来时已然晕了过去。

  ......

  高烧不退的方牧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他生活在一片与大宋截然不同的世界,那里有翱翔于天腹能藏人的铁皮怪鸟,还有高耸入云的钢筋巨楼,会说人话的奇怪盒子......

  没有大宋那清澈的蓝天,却有夜晚五彩缤纷的喧嚣繁华。

  那里人人可上公塾,没有君臣奴仆......

  太可怕了!

  怎么可以不要奴仆呢!

  方牧惊醒。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看着床边守候的小丫鬟,他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只是个梦......

  那个梦太漫长了,他甚至怀疑是自己中了邪。

  “你去给我端盆热水来。”方牧吩咐道,从嗓子里说出的话却是变得沙哑。

  “是,少爷。”丫鬟看见小郎君醒了,兴奋的应道。

  迈着小碎步推门出房。

  方牧苏醒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方府。

  本来准备被处死的几名暗哨因为方牧及时苏醒捡回一条命。

  不多时,门外进来一雍容妇人。

  眼睛有些肿胀,眼眶附近泛着红晕,看见醒过来的方牧,有些心疼的坐在床沿上轻抚方牧脸颊。

  “娘。”方牧说道。

  “可心疼死娘亲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娘亲怎么活啊。”陈方氏心疼的说道。

  “让娘亲担心了。”方牧低声应道。

  “你这嗓子是怎了,暂时别说话了,我让大夫来给你看看,抓副好点的药,可千万别留下后症。你刚醒来,娘亲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陈方氏疼爱的说道。

  本来还准备劝说娘亲不要伤心的方牧默默点头,止住了嘴。

  ......

  另一边,宁海城外。

  一座依山而建的军营里杀喊震天,军营上空飘荡着黑红色煞气黑云凝而不散,旌旗烈烈,肃杀之气蔓延。

  “都指挥使大人,这是七贤城寄来的加急快信。”门外,一名亲兵脚步匆匆走进来,双手呈上一封信。

  拆开信,方天定一目十行信上内容,小牧已然苏醒无碍,这让他紧绷的脸略微舒缓。

  亲兵感觉屋内尚存的压抑气氛悄然消逝。

  方天定心底沉吟,既然已经苏醒且无大碍,那就暂且搁置返家吧,先将宁海城外日益猖獗的匪患剿灭再说。这伙山贼已然成了气候,拥众数千,劫掠乡里,危及来往过客行商,正好杀了去举功。

  ......

  自从小郎君苏醒后就变得有些奇怪。

  有府中下人在暗地里悄悄议论小郎君可能是得了失魂症,还有人猜测可能是落水的后遗症,因为小郎君总是喜欢发呆,有时候怔怔的望着某处,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这些嚼舌根的下人在说了这些话后第二天都再也不见踪影,就仿佛府中从来没有这一号人出现过。

  府中嚼舌根的声音也彻底消失。

  不懂事的也大都是新进府不久的下人,方府的老人都很守规矩。

  知道什么叫主人,什么叫仆人。

  该做的,不该说的,规矩就是规矩,犯了规矩被主人打死也只会落个臭名。

  方牧望着不远处正在施工填土的仆人们......如果有梦里的那种钢铁挖土巨兽就好了。

  不对。什么钢铁巨兽,那是梦里的虚假妄想,现实中哪有那种东西。

  头疼的拍了拍脑袋,方牧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被撑坏了。

  最近几天他做的梦越来越真实,记忆也越来越深刻,就像有时候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自己被惊醒,醒来后对梦里的某段记忆刻苦铭心,甚至难以忘却,某些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在这似乎只是单纯的记忆,虽然让他多了些阅历和见识,但他还是自己。

  只是梦中的某些记忆片段让他有些好奇。

  三国演义,水浒传、隋唐演义,东汉演义,明英烈,岳飞传……

  梦中看过的书就像一本本书籍漂浮在他的脑海之中随时供他翻阅。

  反倒是关于梦中的人生经历反而有些模糊。

  这些书中故事倒是挺有趣的,比酒馆里说书先生讲的要好听。

  还有那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两宋元明清,自己现在生活的就是宋,不过国号却是新宋,听说在主大陆上有一个叫北宋的大王朝。

  难道就是这两宋?

  现如今开封府里的官家真名就叫赵佶,和记忆里的宋徽宗同名同姓。

  还有朝中的蔡京、童贯等大臣也是极为雷同,让他不得不怀疑这就是真的。

  除此之外一本叫水浒的书居然瞎编乱撰,里面有一重名重姓的反贼和自己爷爷同名同姓,自己爷爷竟成为了反王,书中方腊就有许多同名同姓的族中叔伯长辈和家将,看来似乎梦中的东西也不尽是真实的,与现实有些出入,只是部分东西雷同。

  方牧伸了个懒腰。

  自从自己不小心掉入荷花池后,府里的所有荷花池就被填了。

  是父亲派人填的。

  方牧也不在意,要说他掉入水池后较大的变化就是他对原本不上心的武功突然感了兴趣。

  梦中的那些故事里,两军前斗将对决厮杀看的片段得他热血沸腾。

  之前他不愿意学武功只是因为他单纯不喜欢。

  而且爷爷也有意让他学习经书然后有朝一日进入朝廷为官,方家虽然已扎根地方,但在朝中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父亲却是希望他能学武,若是父亲知道自己的变化,定是很欣慰吧。

  方牧暗自想到。

  方家有自己的武功传承。

  他叔父和堂祖父都是江南赫赫有名的高手,而堂祖父则声名更盛数十载,江南方七佛的大名广为流传。

  得知方牧有学习武功的冲动,方府老一辈们啧啧称奇。

  “小牧才十二岁,虽然稍微晚了一年,但还没有完全错过习武的最佳年龄,现在学武也是合适。”方杰说道。“以后就让小牧与我学习武功吧。”

  “你愿意教小牧自然是很好的,他骨骼未曾完全定型,现在当以技意为主锻力为辅,若能练出内力,再加快进度。每日就学两个时辰的武功吧,剩余时间学习经文。”方家老爷子方腊说道。

  虽然老爷子现在很少管事了,但在方家还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方牧学习武功的事很快就安排下去。

  “叔父,我看院子里其他人练武都要在身上绑沙袋,我不用绑吗?”方牧抬起头询问叔父。

  “不用。”方杰解释道,“你现在身体未完全定型,如果用沙袋会影响你未来的身高,甚至导致你的骨头变形,你确定还要绑吗?”

  方牧连忙摇头。

  那还是算了。

  “基本功你要练但不用急于一时,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练出内力,内力才是根本,练武只练外功,终是一场空。”方杰说道,“等你练出内力后就能着手锻力了。”方杰随后将方家祖传的内功心法交给方牧。

  “叔父,拿我们家祖传的功法可有名字?”方牧好奇询问。

  “方家心法。”方杰说道。

  这名字平平无奇。

  比之说书先生口中的电光毒龙钻、翻云覆雨掌之类的功法差多了。

  似乎是看出了方牧的疑惑,方杰微微一笑,他小时候也这么想过,家传功法名字太普通。

  方杰便解释道:“其实天下功法都殊途同归,都就是走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的路子,不同功法最大的区别就是对炼精化气的提炼速度不同,有的功法能两分精提炼出一份气,还有的功法四分精才能炼出一份气,再差一些的就是六分、八分乃至十分才能提炼出一份气。我们方家的心法就是能两精化一气,是最好的一档。”

  “居然这么厉害。”方牧眼睛一亮。

  方杰笑着用手指点点方牧额头,“心法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珍贵,各大家族基本都有两精化一气的心法,功法只是死物,能否有所成就还是要看人本身天赋,为何我等能成为武将世家?因为我们方家天赋好,天赋这东西其实是可以遗传的,一个家族出过一名高手后,再出高手的概率就会更高。

  你爷爷他就是一名高手,我摸过你的骨,你的资质自然不会差。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了,虽然有功法的家族不少,但你依旧不能外泄功法,否则会被天下众世家所讨伐。”方杰严肃说道。

  “侄儿明白,功法是我们世家之本,我自然不会外泄。”方牧恭敬说道。

  “这是所有世家的潜规则,法不可轻传,若是我大宋子民还好,若是被遗族学会了......有些麻烦。当然,这百年来这么多家族传承,功法多多少少还是泄露了一些,外界的四分化一气,六分化一气的功法就是这么来的,一些天赋异禀的天才自己也能从四分化一气的功法里推衍出两分化一气的功法。”方杰说道。“但不管别人怎么做,你自己要谨言慎行,以免成为被其他世家讨伐的借口。”

  “你且记好了。”方杰神色一肃,随后将方家心法口述一遍。

  方牧记忆力很好,虽不至于过目不忘,但一遍下来倒也记了个三分。

  听了三遍后方牧彻底背下来。

  不过光记住心法还不行,在心法里有很多独特的词汇,比如经络,穴位,丹田等等,这些还只是基础,在心法里更是有少数关键的词汇需要方杰为他解释,然后手把手的指导应该怎么做。

  “功法练错了虽然不至于死,但也会留下病根或者后遗症,还会影响练功效率,说不定还不如四分化一气的功法效率高。”方杰说道。

  有方杰的指点。方牧将习武过程中的各个要点一一铭记在心。

  两天后方杰又传方牧他们方家祖传的戟法。

  当然,说是祖传,其实也是方牧祖父方腊当年在战场上立功后得到陛下赏赐的戟法,又在沙场上征战多年结合自己理解创立的武功。

  这些年又被方家几位天赋极佳的叔伯长辈们修订,才有了目前的方家戟法。

  方杰又叮嘱方牧:套路都是死的,任何一门兵器练到纯火炉青后想要更进到出神入化的层次都要走出自己的风格与境界。

  给方牧现在练习的小木戟只有五斤重,方牧初始拿起来觉得很轻松。但用不一会儿就感觉双臂酸痛,手中的木戟也越发沉重。

  举起五斤的东西与用五斤的兵器长时间演练是两种概念。

  方杰看着方牧满头大汗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你现在还是与空气演练,等你上了战场与别人武器碰撞,到时候你受到的反震力更大,若是力气锻炼不够,与别人战上一会儿就使不出力气了。”

  在方牧练习兵器过程中方杰双臂环抱胸前一言不发。

  等到方牧累了后才开口说道:“方天画戟不是你这么用的,你只学到了皮,没学会里面的骨,你用那式挑斩是不是觉得很累,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却还是感觉有力使不出来?”

  方牧点头,叔父说的正是他感觉的问题。

  方杰说道:“我来给你演示一番。”

  方杰单臂抓住方天画戟戟杆,用力往上一抓,然后重重砸下!

  劲风将空气撕裂,发出凄厉的嗡鸣声。

  用作靶子的木桩从上往下竖着被一戟斩成两截。

  画戟在离地两公分的位置停下,斯文不动,稳如泰山。

  方杰低喝一声,抡起方天画戟斩、劈、挑、撩、刺、钩……

  庭院里风声呼啸,戟影重重,方牧肉眼根本看不清楚方杰的动作,只能看见一大片残影在院中腾挪翻滚,凌冽的劲风吹在脸上有些生疼。

  一盏茶过去,方杰收戟竖立,微微吐了口气,面不红气不喘。

  “你看明白了多少?”

  “下盘虚浮、招式软绵、动作无力……”

  方杰脸色越来越黑。

  “这些都是侄儿我存在的问题。”方牧最后悠悠说道。

  “......”方杰本来准备抬起的巴掌硬生生收回去。

  “嗯,看来你对自己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方杰又好气又好笑,他反应过来这是小侄儿在与自己开玩笑。

  “你再来一遍。”方杰说道。

  方牧原地沉吟,脑海中不断回忆刚才叔父教导他的招式。

  因为记忆力被强化过的缘故,一些方杰的细节不断在脑海中重复。

  方杰有些惊讶,他明显观察到侄儿第二次练习招式时比第一次有了长足的进步。

  虽然因为练习过一遍,第二遍的时候气力有些虚浮,但动作却是标准了许多。

  方杰上前走到方牧身后,左手点在方牧腰间,右手握住方牧握戟的右手。

  “你手动了,脚动了,但你腰没有转,所以你的脚、腰、手三者就没有连成一个整体。”方杰说道,“这样你的力气也就分散了。”

  但就在与叔父身体接触的瞬间。

  方牧脑海中却是多出了一道玄之又玄的信息。

  【方杰】【武:91/统:72/智:74】【天赋①群战:单挑时不增加武力值,以少战多每增加一个对手增加2点武力值,最多增加4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