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狂 鸟 金 鹏【求票】

第四百八十八章 狂 鸟 金 鹏【求票】

  玉虚宫前,一朵白云载着数道身影缓缓飞出,赶赴太乙真人的乾元山。

  李长寿此次玉虚宫一行,除却差点被太乙真人用金砖砸,也算圆满。

  坑了燃灯,得了阐教现阶段的支持,对广成子等仙人示好。

  就是……

  特意跟上来的黄龙真人,刚离开昆仑山范围就对几人传声问:

  “长庚,你为何非要让燃灯副教主做那盟主?

  贫道听旁人说,燃灯副教主与西方教似乎关联密切,这要是暗中给你使绊子,岂非……”

  玉鼎真人含笑道:“长庚自有打算,师兄不必着急。”

  “这事贫道也不太明了,”太乙真人双手揣在袖中,皱眉看着李长寿,“贫道虽帮你逼出了燃灯,也知你自有打算,但思前想后……

  长庚师弟,你这不是给自己没事找事?”

  灵珠子有点懵,搞不懂‘长辈’们在说什么。

  李长寿缓声长叹:“我这也是无奈之举,需借燃灯破局。

  开始时,我都不愿让道门众师兄师姐插手此事,免得遭了劫。

  但事无完美,若我不借势道门高手,与西方博弈当真捉襟见肘。”

  玉鼎真人点头表示理解,太乙真人嘴边的笑容却带着些玩味。

  捉襟见肘?

  信你个鬼!

  黄龙真人颇为纳闷:“何来破局之说?”

  “这有些绕,本意是为了给西方教提供多几个选项。

  仙盟就是为了反西方教的香火神国,二者绝对敌对、不死不休,原本西方教的算计,只有强攻这一个选项。

  如今我自己捧出燃灯,再请道门高手坐镇,稍后会造势宣传吕岳师兄的毒功,给西方教施压,西方教自会权衡一二。

  只要诸事顺利,西方教大概率会选择不来硬的,改利用燃灯副教主,与天庭来软的。”

  李长寿话语一顿,指尖轻点,在面前划出一条长河,解释道:

  “一条河流,若下游河道越窄,其水流越是湍急。

  但若是从侧旁分流,令开河道,再在下游合流,原本河道承受的压力自会大减。”

  黄龙真人仔细想了一阵,笑道:“还能这般去算计?当真是开了眼界。”

  “西方教经营三千世界已数万年,不出奇怕是难取胜。”

  李长寿接着道:“此事自还有其他几重考虑。

  燃灯副教主与我恩怨颇深,此时他正在修生养息,但若他日对我发难,必是他占据主动,此次也可让他站到台前来。

  若他真的跟西方交好,自会吸引来西方教的注意……”

  真正的算计,李长寿并未说出口。

  这跟仙盟的定位有关。

  仙盟始终只是暂时用来吸引西方教注意,跟西方教博弈的棋子,真正的暗棋是白泽主持的临天殿。

  加入仙盟的这些势力,也是临天殿今后需征服的对象。

  香火神国如恶虎,其他闲散的仙道势力如群狼,李长寿此时做的就是让虎狼相争,而后驱狼逐虎。

  最好的结果,就是西方教在三千世界败退,仙盟被临天殿整个吞并。

  到时,仙盟盟主就是最大的背锅之人,自不可能让自己人去担此职……

  以上也不过是,某个天庭普通权神的普通算计罢了。

  这几年,李长寿一直与灵娥齐心安排此事,单单只是备用计划就做了九份。

  李长寿给出方案,灵娥审核几遍,觉得不稳妥之处就提出来,分工明确、效率颇高。

  他们左推右算,确定此计的最坏结果,不过是天庭损失部分名望……

  李长寿就一咬牙、一跺脚,有了这次玉虚之行,请燃灯入局中。

  燃灯绝非易与之辈,但李长寿大手张开,已是将燃灯攥入掌中。

  若燃灯跳的太欢,大不了就让赵大爷武力降服,后归结于西方教高手偷袭,‘阴差阳错’将燃灯做掉……

  陆压道人都能死,燃灯道人为何不能?

  这两个原本封神大劫中‘坑道门小能手’,不提前摁掉,李长寿总觉得自己办事不太稳妥,有负太清老师厚望。

  撕掉剧本,方得破局。

  到了乾元山,太乙真人备好酒宴,三位仙人继续与李长寿闲聊有关仙盟、香火神国之事。

  李长寿凡事都斟酌着回答,只要不暴露临天殿的存在,其他算计都可如实相告……

  当太乙真人问起,天庭还有哪个重要人物参与此事,李长寿犹豫一阵,对几人传声道:

  “一位将军,秦天柱,玉帝陛下的化身。

  这事千万不要暴露出去。

  不然玉帝陛下又要再造个化身过去,也挺麻烦的。”

  三位‘十二金仙’不由面面相觑,各道‘会玩’。

  李长寿笑道:“不提这些糟心事了,此间各处都是算计,凡此种种都要去费心。

  对了黄龙师兄,你最近有没有去龙族看看?

  龙族据说要做个溯源大典,拜祭祖龙,想在大劫之中得些庇护。”

  “他们给了我一张请柬,我还在想要不要过去。”

  黄龙真人目中满是感慨,被轻松带入了‘忆苦思甜’的模式。

  半日后,黄龙真人告辞回麻姑洞修行,玉鼎真人赶回玉泉山教导杨戬。

  玉鼎真人离开前,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了一枚玉符,笑道:“师兄,这是一点八九玄功修行心得,你看是否有用到之处。”

  玉鼎真人温和一笑,对李长寿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太乙真人纳闷道:“长庚你莫非还修了这般肉身玄功?”

  李长寿笑而不语。

  不否认,也没承认。

  灵珠子要在乾元山金光洞住些时日,跟随亲师父太乙真人修行。

  李长寿特意叮嘱了灵珠子几句,让他不要太过偏重肉身修行,元神道才是根本,灵珠子自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李长寿临走,灵珠子又追了上来,小声道:

  “师叔您记得跟小兔说一声,她还说过几日再来找我玩耍来着。”

  “善,”李长寿甩了甩拂尘,“可需我对她多带几句话过去?”

  灵珠子笑着摇摇头,与师父一同送李长寿离了金光洞,飞离此地大阵。

  远远的,李长寿还能感知到,太乙真人那慢慢燃烧起来的八卦之火。

  “小兔?谁?莫非是广寒宫的那只玉兔?徒弟你跟她交好了?”

  “嗯,她颇为可爱,而且特别好玩。”

  灵珠子笑道:“上次去过广寒宫后,小兔曾来水神府给师叔送点心,我当时正在跟人比斗,她就凑上来了。

  没想到,她也是斗法的好手,腿功颇为厉害,踹我一脚都能给我踹出血印……”

  太乙真人双眼放光一阵追问,灵珠子也就如实回答。

  乾元山大阵闭合,断了李长寿仙识探查,李长寿专注驾云,心神归于旁处。

  接下来,又是忙碌的一年。

  ……

  三个月后,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出任三千世界仙盟盟主之事,在洪荒各处沸沸扬扬地传播开来。

  要一同组建反西仙盟的各方势力士气大振;

  但那些不知燃灯是‘自己人’的西方教大部分圣人弟子,却是如临大敌。

  局势顿时变得微妙诡谲,原本泾渭分明的两条河流,如今却是暗潮汹涌。

  这日,李长寿坐在丹房前的摇椅上,手中拿着一只蒲扇轻轻摇晃,找点‘军师大人’的感觉。

  笑看三界风云,俯仰仙圣之间。

  就是……

  灵娥端着托盘从侧旁路过,嘀咕道:“最近怎么老是一根根的掉头发?”

  小小年纪,就背负了她不应该背负的压力。

  李长寿细细思量,继续品味各处算计,又一心多用,纸道人活跃在天庭地府。

  血色莲花之事,李长寿自不会忘却;

  只不过对方一直没动静,他也不想妄动。

  现如今天地间的关注点,都在于仙盟大会,也要提防有人趁乱搞事,或是用血海之事分散己方注意力。

  大教博弈,当真不易。

  “嗯?”

  李长寿心底泛起了少许心血来潮,在地府中的纸道人缓缓睁开双眼。

  这具纸道人正在一处低矮的木屋中,这是他这个不用做事的小判官平日里修行之地。

  一缕传声钻入了李长寿心底……

  “水神、水神大人,是我谛听。”

  李长寿当真有些懵,不知这家伙突然找自己是为何事。

  谛听却继续传声道:“您当心呀,刚才有个挺狂的家伙来轮回塔找我家主人,自称是始凤之子,金翅大鹏鸟,要重振凤族声威。

  您在心底凝成念想,咱自然就能听到。”

  李长寿缓缓点头,在心底问:“你为何要通风报信?”

  “水神莫怪,我实在不愿我家主人再陷入大教之争的漩涡中,主人他都已经这样了,西方还要继续压榨他……”

  “他来找你家主人所为何事?”

  “来挑衅的,”谛听也有些啼笑皆非,“这家伙还带着西方教小圣人的一名弟子,那家伙在不断拱火挑拨。

  这金翅大鹏鸟说什么……

  我家主人做不到之事,他去做。

  我家主人不敢管的事,他来管。

  生有极速,三界逍遥,天地可去,无物可挡……然后就走了。”

  李长寿:……

  话说回来,大师嫂的弟弟这么顶的?

  这是少了多少三界的鞭打,才能养成这么狂傲的脾气,去见地藏都没有半点敬重,白瞎了地藏给西方教争的这么多气运!

  “你家主人……还好吧?”

  “差点没被气死,”谛听叹了口气,随后继续传声,“这家伙说是要直接针对水神大人您,您还是多加小心。”

  李长寿沉思一阵,心底念头轻转,笑道:

  “无妨,仙盟大会还有半年,他若挑事,我就与他较量一番。”

  嘴上说着较量,心底却已开始思考该如何破这般‘极速’。

  在本体不现身的前提下。

  孔宣此前曾说,若金翅大鹏鸟跟他作对,便是打杀了也无妨。

  这句话看似无情,实则只是凤族的傲气,以及孔宣做出的取舍。

  如今凤族气运薄弱,孔宣亲身守护人族部落,为的就是凤族气运能回暖,为凤族繁衍生息计;

  这金翅大鹏鸟却走上了不同的路,依附于西方教,目的却是‘提振凤族声威’。

  鸟都没了,要屁的威风!

  孔宣当日言语的意思,就是金翅大鹏鸟若往死里作,不必顾忌金翅大鹏鸟的跟脚,让他作到死。

  但李长寿岂能做这般不稳之事?

  不为别的,金翅大鹏鸟是孔宣的亲弟弟,李长寿就算将它打残了,也要留条性命。

  以和为贵,以德服鸟嘛。

  然而,李长寿这般念头刚落下,心底再次泛起了少许涟漪,却是敖乙在通过神念呼唤教主哥哥。

  这是有什么急事?

  此前跟敖乙约好,若是有事就直接在水神府联系,若非急事不必神念交流。

  西方教开始发难了?

  李长寿不敢大意,立刻通过安水城的主神像构建梦境,将敖乙拉入其中。

  “教主哥哥!”

  敖乙疾步向前,顾不得行礼,立刻道:“凤族金翅大鹏鸟刚刚在中神州一处坊镇现身,宣称要跟哥哥你一较高下。

  他还说,明日午时,要从南天门入天庭,一路去得广寒宫中,一亲姮娥芳泽!”

  李长寿:……

  这么憨?

  李长寿纳闷道:“此事当真?”

  “实不相瞒哥哥,我龙族虽不愿再与凤族掀起大战,但对凤族时刻关注,”敖乙道,“这消息是大长老刚告诉我的,自做不了假。

  金翅大鹏鸟的极速,恐怕只在当年那鲲鹏妖师之下,若他强冲天庭,当真难以阻拦。”

  李长寿眉头轻皱,在自己的神像脚边来回踱步。

  这家伙搞这事图个什么?

  爽?

  李长寿突然意识到,孔宣那句‘生死无论’是何意……

  孔宣深知金翅大鹏鸟是什么鸟,这就提前表态了。

  敖乙问:“教主哥哥,要不要我立刻请龙族高手去天庭布防?”

  “不急,”李长寿喃喃道,“这家伙若是真的靠近广寒宫,估计不是被一斧子劈了,就是被姮娥养成美容鸟……”

  “嗯?”

  “咳,无事,”李长寿摆摆手,“请龙族帮忙在各地放出消息,务必确保这家伙能听到。

  就说……

  天庭水神听闻此事微微一笑,与木公讨论时言道:

  洪荒三界谁人不知,天庭唯有玉帝、王母两位尊神可称大能,从南天门到月宫,一路刚好避开凌霄宝殿、瑶池与兜率宫,但凡换做其他大能也能做到,不足称英雄。

  若是能不伤一人,从南天门冲到广寒宫大门前,那才是真的极速。”

  敖乙细细品味,眼前一亮,笑道:“教主哥哥,那家伙当真会上当吗?”

  “不知,看他是不是真的狂。”

  李长寿叹了口气,“先去吧,我去水神府等着,待消息传开,陛下就要召我过去了。”

  敖乙答应一声,两人神念抽离,各自忙碌。

  金翅大鹏鸟放出的狠话,由西方教在背后推动,在三界迅速流传开来。

  秦天柱火冒三丈,天庭中的天兵天将齐齐大怒,纷纷去通明殿请命,明日要去南天门协防。

  李长寿很快也被喊去凌霄宝殿中,与木公几位正神一起献策。

  玉帝的脸色自是十分难看。

  洪荒多算计,鲜少这般狂妄之人,还能活这么久。

  这金翅大鹏鸟目中无人,把天庭当做成名的台阶,若是真的被他闯到广寒宫,天庭自是名声大损。

  木公道:“陛下,老臣觉得这有可能是他声东击西之法!咱们该在五大天门布置重兵,不可掉以轻心。”

  “不错,”玉帝忍着怒,骂道,“这金翅大鹏鸟自寻死路,吾就成全了他!”

  话语一顿,玉帝陛下面色稍缓,看向李长寿,温声道:“长庚你放心,吾定不会让他靠近姮娥半步。”

  李长寿:……

  几个意思?

  木公也道:“水神安心就是,咱们天庭早已非当初,要让这始凤之子有来无回!”

  李长寿嘴角微微抽搐,这都过了九年了,还记得这谣言?

  正此时,凌霄宝殿之外传来一声牛叫,却见一头青牛漫步而来,在凌霄宝殿门口化作一名面容憨厚的中年壮汉,头顶牛角、带着鼻环。

  青牛咧嘴一笑,在大殿之外也不近来,当着众天兵天将的面,喊一声:

  “长庚师兄,老君让俺帮你捉鸟来了!”

  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

  敌人只是放出了一则消息,怎么就让己方阵脚全乱?

  这漫天仙神除老君之外,都该培训培训了。

  ……

  与此同时,灵山灵池旁。

  一名面容英俊的青年道者,正在显摆自己刚得的宝物——一件金色斗篷,得意之色写在脸上。

  侧旁,众老道不吝赞美,拍马屁的过程中,也劝他不必如此硬刚天庭。

  这青年道者却是大手一挥,淡然道:“天庭水神多算计,咱们若是跟他比拼算计,那就是自讨苦吃,落在了下风。

  为何不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贫道明日定要让他知晓,便是蜷缩在天庭中,也得不了安稳,那天庭,贫道进出如无物!”

  众老道顿时含笑点头,嘴上说着‘不愧是你’,心底说不定在如何嘀咕。

  地藏与谛听原本专属的角落中,文净道人站在阴影中,那银发少女抱着宝剑坐在侧旁,静静观察着那边。

  银发少女传声问:“始凤之子,很厉害吗?”

  文净道人摇摇头,心底暗道无趣。

  这事,她都懒得去水神大人面前通风报信、趁机邀功,水神大人但凡正眼瞧这个家伙一下,那就算水神大人输了半筹。

  “傻蛋。”

  那抱着元屠剑的银发少女微微歪头,文姨在说她吗?浅红色的眸子中略带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