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八十五章 灵珠异样,再访广寒

第四百八十五章 灵珠异样,再访广寒

  自梦境现出血莲的天道暗示过去一年,李长寿每日都做吹哨喊人抄家伙的准备,但……

  血海安安静静,完全无事发生。

  地府肯定还是要出事,尤其是在西方教占了便宜后,很有可能还会从地府入手,打开缺口。

  稳妥起见,李长寿在酆都城中放了一具纸道人,平日里伪装成一名小判官,时刻监察此地动向。

  顺便,李长寿在灵珠子进入试胆殿四十九次后,也将他接回了天庭。

  灵珠子修为还不足长生金仙境,肉身战力提升虽快,却也发挥不了什么效果。

  稳一手,让他在天庭安心‘发育’才是。

  就是……

  此时的灵珠子……

  阳光照耀在水神府前院,赤膊、长发,身着一条铁色长裤、打上绑腿的青年道者,被一群脱下了战甲、换上便装的天将包围着。

  看此时的灵珠子,虽然浑身皮肤还是偏白,但比去地府之前已强壮了不知多少,线条近乎完美,浑身肌肉蕴含着惊人的力量,浑身散发着浓郁的大丈夫气息。

  就是一开口,还是那般……

  清脆动人。

  “各位请,”灵珠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周遭一群天将低吼着扑了上来。

  人影交错、拳脚乱飞;

  不多时,一名名天将飞天、落地,口中痛哼不止,或是鼻青、或是脸肿,严重点的也就粉碎性骨折。

  都是仙人,这点都算小伤,仙力一扫就能复原。

  灵珠子拍拍手,看着满地伤员咧嘴一笑,下手自是留了分寸。

  府内不少天兵天将看着这一幕,也是各种感慨,有几个天兵天将头顶仿佛冒出了粉色的气泡……

  此时,一位白发白眉的普通权神在旁飘过,道一声:“灵珠子,随我外出一趟。”

  “是!”

  灵珠子定声答应,立刻拽出短衫银甲,精精神神地跟在李长寿身后。

  此时来看,地府一行完全超出了预期效果,甚至此时还有点……

  “师叔,啥时候天庭要对外征战,我想一同去见见世面!”

  “师叔,那十八层地狱内是什么情形?师侄想进去见见世面!”

  “师叔你看这些仙子,一个个细胳膊细腿,假若有魔兵杀上天庭,如何抵御?不如师叔也安排她们去地府中见见世面!”

  李长寿:……

  “少说,多看,”李长寿语重心长地道一声,“不要被巫族影响太深,他们修的是肉身,但大多数天庭仙人走的都是元神道。”

  灵珠子咧嘴一笑,点头答应一声,老老实实跟在李长寿身后,挺胸抬头,自成英武风范。

  虽然有点小瑕疵,但也算达到太乙师兄的要求了嘛。

  出水神府朝左拐,驾云御空不过片刻,就能见到一座正在修缮的宫殿;

  那里就是李长寿的新家,玉帝下旨命天庭工匠建造的‘太白宫’。

  李长寿对此,其实没什么感觉,毕竟也只是放纸道人的地儿,富丽堂皇一点、简陋一点都无所谓。

  权势二字,不过过眼浮云,他如今在天庭已是‘一对’之下,万仙之上,他真的快乐吗?

  快乐。

  很快乐。

  而且太白金星的快乐,旁人都想象不到。

  灵珠子笑问:“师叔,咱们要去哪?”

  “广寒宫,”李长寿淡定道,“去寻找一缕先天玄阴气,给一位大能做贺礼。”

  灵珠子有些不明所以,但并未多问,老老实实地跟在李长寿身后。

  仙识扫过,能见天庭各处都有铜镜之影,‘水神互娱’的品牌影响力也日渐增强,这种娱乐互动方式,填充了不少仙神的空虚道心。

  这两个月的时间,李长寿都在查那先天玄阴气到底是什么,也是在天庭收藏的远古石板中找到了相关‘道文’。

  大概便是,天地开辟、划分阴阳时,曾有太玄之气被开天神斧斩做太玄阴阳气,这些太玄阴阳气大部分散落于混沌海中,小部分被盘古神眼球所化的日月吸引,归于天地间的阴阳二极,也就是太阴星、太阳星的星核之中。

  想要采集这般先天玄阴气,比采集太阳真炎还要困难数倍。

  孔宣修有五色神光,五色神光脱胎于先天五行气,若要不损这般神通的威能,以玄阴气为引、定下自身阴阳归属,也算妥当。

  为了顺利让己方核心大手子加一,本不愿再来广寒宫的李长寿,也只能再跑一趟了。

  姮娥的身份,着实太特殊了些。

  行过月宫,李长寿也进去看了看。

  毕竟已经被册封为嫦娥总教习,没有过门而不入的道理。

  灵珠子那清秀的面容、爽朗的微笑、硬朗的身姿,顿时吸引了不少仙子侧目。

  但灵珠子对此只是微微皱眉,怀念起了自己跟巫们在幽冥界的泥地里打滚儿的岁月。

  李长寿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小细节,隐隐有些担心了起来。

  莫非……

  过刚了?

  “师侄?”

  刚离月宫,李长寿就笑呵呵地问:“你修行至今,距离金仙境也已不远,可想过寻一道侣?”

  灵珠子顿时有些脸红:“师叔,灵珠子尚未、尚……”

  “哈哈哈,”李长寿甩了甩拂尘,仰头大笑,调侃道:“莫要如此扭扭捏捏,你我都是男子,这些话题要敞开了聊。

  灵珠子啊,你也见过了不少女仙,可觉得哪位仙子颇为好看,想多看几眼?”

  “这个,这……”

  灵珠子吞吞吐吐了一阵,又皱眉凝思,一时间答不上来。

  跟女仙玩耍,哪能打得痛快?

  这些仙子瘦胳膊瘦腿的,一拳下去,岂不是要嘤嘤吐血?

  恰好,李长寿已是驾云带着他到了月桂树侧旁,天庭伐木工吴刚处。

  铿铿的伐木声中,吴刚挥舞大斧时的身姿,其中蕴含的道韵,让灵珠子双眼放光,心底惊叹不已。

  ‘初时不懂战法,不明此间真意,而今所见,方知师叔说的不错,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这斧刃的轨迹,对力道的运用,力发于脚底而绽放于斧刃,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好斧,好斧!’

  灵珠子看的入神,丝毫未觉侧旁某天庭普通权神那张老脸逐渐发黑。

  李长寿心底近乎泛起了滔天巨浪!

  这!

  巫族战法威力这么大吗?教、教歪了还能?

  这可是今后的哪吒,三坛海会大神,天庭未来战将排行榜前五的小将,‘是他、是他、就是他’这般凡俗歌谣传唱的小英雄!

  不,不能这么快下结论。

  “咳!”李长寿定声道,“灵珠子,你且在此地等候,我去与这位前辈谈一谈。”

  言罢独自驾云向前,暗中观察灵珠子的反应,赫然发现……

  灵珠子还是双目放光地注视着吴刚那雄壮的背影,呼吸都开始有些失调,整个仙的血气运转都比此前快了三分!

  李长寿:……

  慌,就很慌。

  倒不是怕某阴阳语大师用口水吐自己,纯粹是因自己好像教坏了未来的小哪吒……

  这洪荒虽凶险,但也不能变成……变成……

  也不对,好像从赵大爷那一躺开始,这洪荒跟自己想象中就有些不一样了。

  罢了,先确定是不是,再说如何。

  假若灵珠子真的走偏了路,那就尽力干预、努力治疗,实在不行只能给予尊重,远远地祝福了。

  巫族,到底怎么个风气!

  ……

  “玄阴气?”

  吴刚拄着大斧,手背擦了擦额头热汗,接过李长寿递来的仙酿牛饮了一口,笑道:

  “你找这玩意干啥用?殿下那里应该有许多,找她要去就是了。

  之前我去太阴星核采了很多,也不知道殿下有什么用。”

  “哦?”

  李长寿也没想到此事来的如此容易,赶紧抱拳道谢,与吴刚聊起了近来的大事。

  吴刚皱眉道:“香火神国?这不是扼杀人族天性?若是在经文中做些手脚,岂不是让一处大千世界中的人族,尽皆化作行尸走肉?”

  “还没到那般地步,”李长寿道,“据我调查,西方教此时还处于汲取众生念力,凝聚香火功德的阶段。

  此前跟西方教相争,道门这边也吃了点小亏,让西方教气运稍微稳固了些,此时晚辈也在发愁该如何化解香火神国之危。

  前辈可有良策?”

  “世人多愚昧,对方已是抢占了先机,”吴刚一阵沉吟,“此事还是要尽早解决,有些死伤也在所难免,不可畏缩不前。”

  李长寿虚心求稳,又问:“在上古时,可有这般情形?”

  吴刚道:“上古时,三千世界多贫瘠,为了让人族不至于在巫妖大战中被灭绝,我们暗中送了许多人族部落去各个能住人的大千世界……”

  李长寿心底一笑,怪不得如今三千世界如此繁茂,原来还有上古人皇背后操作。

  但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步好棋。

  与吴刚商量了半日,也没得出什么应对香火神国的妙计。

  世人认知不同、学识不同,对天地、生灵的理解也各不相同,要从根本上改变香火神国这般局面,还是要从建立香火神国的西方教入手。

  李长寿也说起,自己正在组建反西方仙道势力之事;

  吴刚言说此事可行,但不忘叮嘱道:

  “若三千世界中大战一起,必是生灵涂炭之局。

  现如今的天地间,为敌的并非妖、人、巫,为敌的是仙与人。

  你是天庭水神,如今真正能影响到三界之人,望你莫要忘了初心,去平衡仙人之间的关系。

  让仙莫忘人族之根,方才可令人族长盛不衰,不为其他种族所取代。”

  李长寿听罢沉思一阵,对吴刚做了个道揖,郑重地答应了下来。

  成仙莫忘人族之根。

  这大概,是只有上古经历过那般岁月的人族高手,才能给出的教诲吧。

  铿铿的伐木声再起,李长寿驾云与灵珠子汇合,笑问:“刚才我与吴刚前辈的聊天,你可听到了?”

  灵珠子眨眨眼,羞惭地做了个道揖:

  “师叔莫怪,灵珠子刚刚只顾看吴刚前辈的动作,并未仔细去听……”

  李长寿:……

  总感觉自己头顶写了个危字,太乙真人正提着九龙神火罩在赶来的路上。

  不能慌,还不能确定。

  李长寿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笑容充满了长者的慈爱关怀,温声道:“来来,随我去广寒宫中。”

  灵珠子眨了下眼,随李长寿摸去了广寒宫门前。

  李长寿在怀中拿出两面铜镜,但犹豫了下,又将铜镜塞了回去,令灵珠子向前叫门。

  灵珠子落在白玉阶上,抬手刚要扣门,广寒宫的大门却被人从内拉开,一名灵巧的少女转了出来,好奇地看着外面。

  那一瞬,四目相接;

  左侧是清秀英朗的年轻男子,一身银白锁子甲,目蕴星海、眉眼带笑,恰似少女梦中的少年郎,让人奏一曲哀愁,愿去苦苦等候。

  右侧是面容俏丽的俊少女,头上带着兔耳朵发饰,脸蛋可爱动人,大眼明媚蕴光,一双修长纤细的小腿颇为‘有劲’,此刻见到灵珠子,都不由看呆了。

  从李长寿的视角来看,两人此时四目相接,刚好符合一见心花绽放的路子;

  少女玉兔已是俏脸飞红,呼吸都变得十分浅淡……

  而灵珠子……

  面无表情道:“天庭水神来访。”

  冷漠,且淡定。

  少女玉兔猛地哆嗦了下,踮脚看到了李长寿的身影,唰的一声直直跳远,口中喊着:

  “主人,水神打上门来了!”

  灵珠子眉头一皱,侧身等李长寿向前,还有些不满地嘀咕道:

  “当真没有礼数,也不知对师叔您行礼再进去。”

  李长寿努力保持着笑意,问道:“灵珠子,你如实回答师叔,你见到这少女第一眼,心底冒出的念头是什么?”

  灵珠子仔细思索,脸有些发红;

  李长寿:莫非……

  灵珠子道:“这身子骨如此纤弱,我一拳下去,也不知她会不会吐血。”

  “咳!”

  李长寿一口气息差点走岔,自毁了这具纸道人。

  送给灵珠子一个温暖的眼神,李长寿低头迈步进了广寒宫,心底犹自有些不甘心。

  与姮娥见面时,李长寿也在观察灵珠子的反应。

  姮娥之美,美绝人寰,此时也是本体外出相见,精心打扮了一番,刚一现身就令百花齐绽,让广寒宫增了三分美色。

  饶是李长寿道心坚如磐石,有百美老了系列法器镇压,犹自有千分之三四左右的摇晃。

  灵珠子……

  很淡定,出人意料的淡定,无论是直视姮娥,又或是被李长寿正式介绍、与姮娥行礼,都是无比淡定。

  颇给他这个师叔长脸。

  但李长寿心底担忧更深了些……

  于是,李长寿与姮娥寒暄几句,就请姮娥派玉兔,带灵珠子在广寒宫中随处逛逛,暗中观察灵珠子的表现。

  姮娥自非寻常仙子,传声问道:“水神大人这是怎么了?可是在担心你这师侄?”

  “不错,”李长寿缓缓点头,直接道,“此次前来是有事相求,并未完成此前与仙子的许诺。”

  姮娥莞尔轻笑,言道:“那事难的很,您能记得已是让我无比欢喜,有事水神您吩咐就是。”

  李长寿道:“我需一缕玄阴气,听吴刚前辈说仙子这里有些存货?”

  “嗯?”

  姮娥眨眨眼,俏脸莫名一红,在袖中拿出了一只宝囊,又将宝囊打开,纤手在其中搅拌了一阵,摸出了一只精美的方盒,递给李长寿。

  “都、都在这里了。”

  李长寿有些不解,仔细感应一下,额头挂满黑线。

  脂粉?

  玄阴气混杂的女子脂粉?

  李长寿忙问:“这还能用吗?”

  “自然!”

  姮娥说起这个不由神采飞扬:

  “阴属的宝物对女子都很滋补,玄阴气也是这般,您看我现在皮肤这般光滑有弹性,就是用了这种秘制脂粉的缘故!

  这里面还有玄天极阴玉、九阴真灵冰等等极品宝材粘成的粉末,又用九万年份的温阳泉泉水进行调和,最后筛除阳气,只留阴属之精华,护肤保湿效果绝……佳……

  这、这个,您别这么看我……

  这不是,三界第一美人这种称呼也不知是哪个好事者取的,搞的人家压力很大。”

  李长寿:……

  不愧是浪前辈的弟子,给他的感觉果然很亲切,像极了上辈子某专柜推销员。

  正此时!

  “啊——”

  广寒宫深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李长寿和姮娥对视一眼,就听唰唰两声,两人几乎同时消失在湖边楼台。

  李长寿用的是拿手遁法,看似是与姮娥同时出现在广寒宫某个角落,但实际上却比姮娥慢了一分。

  看前方,玉兔少女跌坐在地上,花容失色。

  那灵珠子撕开上半身铠甲,怒吼一声‘大威天龙’,一记铁拳,将那条巨蟒长着鸡冠头的脑袋砸扁。

  “哎……”

  姮娥想阻拦,却有些来不及。

  李长寿纳闷道:“这地方养蛇作甚?”

  姮娥俏脸略微泛红,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对李长寿眨眨眼,自是……为美容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