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八十二章 这时,我们再增加一点细节…

第四百八十二章 这时,我们再增加一点细节…

  地藏也是个好仙神嘛。

  驾云离开轮回塔的路上,李长寿和玄都大法师对视一眼,各自露出些许笑容。

  事情进展的颇为顺利,地藏全力出手,大法师、太极图在旁保驾护航,李长寿也算不负后土娘娘所托,将七情化身化作了‘轮回之灵’。

  自然,主要是后土娘娘提前做好了大部分准备,七情化身也各自安稳、互相平衡……

  此刻在李长寿掌心,一点拇指大小的灵光轻轻闪烁,周遭包裹着太极图散发出的阴阳二气,护其周全。

  ——这就是离开六道轮回、进入凡尘母体时,生灵魂魄的最初雏形。

  这对师兄弟有说有笑离了幽冥界,各自对后土之请颇为重视,但并未将这当做一件难事。

  李长寿本打算将灵珠子一同带去圣母宫,让灵珠子跟着去见见世面;

  但仙识扫过酆都城,发现灵珠子此时正跟牛头马面打的火热,在试胆殿附近舞刀弄枪,也就没过去打扰。

  看着今日的灵珠子,嘴边绽放出的那种……那种‘爽朗’、‘自信’又‘自由’的笑容,李长寿心底就是一阵欣慰。

  这才第一个正式疗程,就已有如此效果!

  后面的众多安排倒是可以省省了,就让灵珠子多在巫族住一段时日吧。

  可惜,那能够燃起灵珠子心底那根小火苗的心火烧计划……

  用不上了。

  顺带着,李长寿发现,灵珠子因为是灵珠化生,肉身比普通仙神强了许多,与巫族战法颇为契合,此时学到了不少巫族战技。

  大威天龙战法尤为拿手。

  灵珠子的元神道修为虽只是在天仙境,但自身战力已颇为不凡。

  堪有一【季】之力。

  李长寿自不会忘了,自己此前答应过元始天尊师叔,稍后要去玉虚宫中走一走……刚好就以灵珠子为契机,带灵珠子去玉虚宫中转转。

  那,自己要不要再去碧游宫拜访?

  话说回来,通天教主不是说要给自己一件法宝?怎么也没了后信儿?

  莫非还在混沌海中揍准提呢?

  “在想什么?”

  玄都大法师笑道:“看你颇为苦恼,有烦心事跟为兄商议就是。

  虽然不一定能给你什么有用的建议。”

  “没,只是在回想此前种种,”李长寿感慨道,“地藏倒也是个值得结交之人。”

  玄都大法师摇头叹道:“跟你一比,还是有些天真。”

  “师兄,不能这么论,”李长寿道,“若我与地藏易地而处,不见得能做的比他更好。

  我终究是得了道门大势加持。

  若无此势,与地藏之争的结果,当真不好言说。”

  “你能如此想,我就放心许多,莫要自满自得,一切都在天道注视之下。”

  玄都大法师随手划开虚空:“走,去圣母宫中,送你过去我就要回返玄都城了。”

  “师兄莫急,”李长寿正色道,“正所谓,送……仙送到底,咱们不如一同安顿好七情化身。”

  “善,”玄都大法师含笑点头,“那老师怪罪起来,你可要帮我说几句好话。”

  李长寿答应一声,迈入面前乾坤缝隙,被太极图包裹,瞬间穿过不知多少万里。

  他其实很想问‘老师跟师兄您交流时,也是平均三年一句话吗’这种问题。

  但考虑到几样至宝,不一定谁去找老师打小报告,说他们大小徒弟背后暗戳戳说圣人不善言辞,那就十分不美了。

  轮回塔顶;

  地藏静静站在那,眺望着李长寿和玄都大法师驾云离开的方向,目中带着少许感慨。

  “若不论彼此立场,水神也是个值得结交之人。”

  “嗤!噗!哈哈!”

  青毛大狗翻过身来,四条腿用力蹬了几下,把笑声忍了回去。

  地藏哼了声,一副懒得搭理你的模样,静静立了许久,目中满是安然。

  ……

  嗡——

  一抹蚊声划过血海深处,落入那处大城废墟。

  血光一闪,现出了文净道人那妖娆妩媚的身段,血色纱衣更增些许惹祸之意。

  她并未着急赶去高手气息密集的废弃大殿,而是静静站在那,低头俯瞰着这座满是残缺大阵的城池。

  ‘水神大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无声无息通过的此处关卡,却不显半点踪迹。

  这才是本女王大人该有的上峰!’

  文净道人心底不禁冒出这般感慨。

  莲足轻摆、纤腰轻摇,血光闪烁间,女王大人已是到了那座废弃的大殿前,面容上满是冷漠。

  大殿中,数十道或坐或躺的身影站起身来,注视着文净道人的身影,尽是面色不善。

  文净道人还未开口,殿内内传出一声冷哼:

  “西方教许诺给我们的气运在何处?

  轮回塔在何处?为何轮回塔会被并入六道轮回之中?”

  文净道人嘴角微微撇动:“自己去问两位圣人老爷喽,在这里怒气冲冲对本座问罪,真当本座灭不了你们?”

  说话的那名修罗族高手顿时闭上嘴,坐在那静静无言。

  又有修罗族高手问:“文净,西方给我们的答复是什么?”

  文净道人淡然道:“此次轮回塔之事,皆因道门发难、因那水神从中作梗。

  当日你们也应当能感应到,道门圣人来了两位,确实让我们的处境十分被动。

  不过各位放心就是。

  而今大圣人老爷的弟子地藏,已成为轮回塔主,有这份气运支撑,西方教距离大兴已经不远。

  到时,自不会亏待各位,该给修罗族的地位、名望,自会如数兑现。”

  殿内这些修罗族高手顿时陷入沉寂。

  一老妪低声问:“那件事呢?”

  哪件事?

  文净道人不动声色,冷然道:“莫要多求了,如今血海也不会轻易有人来犯,你们修罗族安分点繁衍生息,不好吗?”

  那老妪激动道:“西方教二教主可亲口答应过我们!若非如此,我们为何会为西方卖命!”

  文净道人道:“本座不知两位教主答应过你们什么,但你们最好识时务一些,而今天地间,你们的容身之地可是不多了。”

  “你!”

  “血蚊女王应当不知,”又有一苍老的嗓音自角落传来,“我们想要取回,当年被西方教二教主暗中收走的一件宝物。

  为此,我们已献出了一位殿下,甚至容忍老祖的佩剑停留在灵山。”

  “哦?”

  文净道人淡然道,“哪般宝物?”

  “十二品业火红莲最后的一颗种子。”

  文净道人轻笑了声:“原来你们是想让老祖还魂,怪不得……这事本座回去后,自会对副教主如实回禀。

  不过,你们也不必抱太多希望,本座如今在西方教也说不上什么话。

  副教主让本座前来安抚你们,这些拿去。”

  言罢,文净道人随手将几只储物法宝扔到了前方,又一甩薄袖,身影化作一缕血光消失不见,留下一群修罗族高手‘哼’来‘呸’去。

  此行不虚,此行不虚!

  又得了个能去找水神大人回禀的消息!

  文净道人还未离开幽冥界,一只血蚊已是飞到了安水城海神庙后堂,在角落的房梁上等了一阵,很快就见到了水神的纸道人。

  李长寿皱眉问她是否有急事;

  文净道人却说并非急事,只是一些重要情报,并将十二品业火红莲最后一颗种子之事,如实说给了李长寿听。

  李长寿:……

  就这?【太乙限定版】。

  他可是正跟圣母娘娘聊天,即将被拉入‘时停’神通时,突然传声让圣母娘娘等一下,分心来的此处!

  当然,自己不能表现出任何不耐的情绪。

  文净道人关系到道门重大算计,必须恩威并施,将她彻底稳固在人教这边。

  李长寿不急不缓地解释道:“此事我之前已听师兄说起过,修罗族以杀证道,气运不兴,难成大事。

  冥河老祖乃是天道紫霄神雷所灭,便是圣人也要考虑清楚,是否真的要助他回魂。

  你不必为此事就单独跑一趟,还是要小心谨慎,以掩藏自身为主。”

  血蚊小声问:“大人,属下到底要隐藏到哪般时候?又要做什么?”

  李长寿微微一笑,淡然道:“时机到了,你自会知晓,我不会亏待你就是。”

  “谢大人,”文净道人如是应着,心里却略微有点没底。

  水神的算计,她已见到了太多次,几乎每次都是无比周全、布局深远。

  她早已成为水神某个算计中的一环,文净道人这点自知还是有的;

  但水神大人在算计什么,文净道人着实不明,总不可能让她去叮一下西方教圣人老爷的脸皮,那她可叮不透。

  李长寿突然笑道:“既然来了,你这血蚊就躲在此间。

  玄都师兄昨日刚刚回了这片天地,你想不想见?”

  文净的血蚊瞬间化作一道虚影,满是期待地看着李长寿,原本妖娆的面容,也因激动增了些红晕,多了几分女子的娇羞。

  “你且在此地找个活物依附,记得不要是人族,稍后我与师兄做完了正事,自会请师兄过来坐坐。”

  “多谢大人成全,多谢大人成全!”

  这虚影连连欠身行礼,还忍不住抬手捂着嘴角,娇嗔道:

  “这一时说的,奴家还有些害羞了呢。”

  “感动的眼泪记得往肚子里流,可莫要洒出来了!”

  “是,奴家家遵命。”

  李长寿:当真恶心心。

  这具纸道人回地下纸道人库,李长寿也在暗中盯着文净,发现她俯身在了一只小花猫身上,这才放心地将心神回归本体。

  圣母宫,圣母殿内。

  李长寿睁眼看向前方,见到几位美丽仙子在表演剑舞;

  身旁大法师饶有兴致地欣赏着,随口拿起一些外面难寻的仙果往嘴巴里面送。

  ‘没事了?’

  李长寿心底泛起这般问候。

  他点点头,抬头看向高台上的宝座,见到了神像下静静端坐的人族圣母。

  圣洁的光,洒在那金裙上,端庄、威严的圣母娘娘,圣人之姿让人不敢直视。

  哒!

  一滴轻响,李长寿眼前光影流转,天地化作苍白色,自身被拽入了女娲圣母的神通之中。

  熟悉的阁楼、熟悉的布景、熟悉的水池。

  此时圣母娘娘已从水池中走出,蛇尾化作人足,略微卷曲的长发垂落、宽松的长袍如水波般轻晃,自有一种慵懒舒适之感。

  她放下手中的画本,掩口打了个哈欠,拽出了一方矮桌,拿出了一点七彩泥土,问道:

  “后土道友可说过,想要哪般形貌的肉身?”

  李长寿忙问:“娘娘,您这……还能定制?”

  “自然,”女娲娘娘淡定地盘坐下来,“虽然本娘娘是靠功德成圣,但这么多年参悟造化大道,总归是也有些道果的。

  看在后土道友的面皮上,我自不会吝啬。”

  “是这样,”李长寿在矮桌侧旁盘坐,将七情化身的特殊性详细解释了一遍。

  女娲娘娘托着下巴一阵思索,一缕长发自耳旁垂垂滑落,画面虽美,却让人生不起半分杂念。

  “也就是说,这具道躯需容纳七个魂魄……”

  女娲喃喃一声,纤指开始慢慢捏弄,很快就捏出了一只简单的泥人儿,穿着长裙的那种。

  看这手法、这速度,捏出成品的艺术性……

  洪荒老手艺了。

  圣母娘娘道:“这般如何?”

  李长寿睁大眼看着这只简单的泥人,其上有鼻子有眼,但也就是一只泥人。

  让他直接给评价……也挺突然。

  “娘娘,我也不通此道,但觉得颇为和谐。”

  女娲娘娘轻笑了声:“稍等,我再为她加一点细节。”

  言罢便对着泥人吹了口仙气儿,这泥人化作七彩霞光,在侧旁凝成了一道倩影。

  肌肤凝玉、青丝如瀑,身形窈窕纤柔,面容清雅秀丽,身上的罗裙做工精致,衬得她身姿更为动人。

  真·一点细节。

  而后,女娲娘娘素手轻摇,这道躯缓缓‘变小’,从双十芳龄到二八芳华,复及豆蔻、又至垂髫,最后化作一婴孩,又变作拳头大小的一颗七彩光球……

  这般神通造化,当真令李长寿惊叹不已,久久不能回神。

  圣人手段,非同凡响。

  “喏,”女娲娘娘将光球引来,放在李长寿手中,“这是先天胎盘,置于女子身前就可令其受孕。

  当然,男子也可。

  不过需要压抑男子体内阳刚气息,给他多灌注点阴柔气息,免得他孕胎不稳。

  记得,先放此胎盘,再放七情魂魄,如此就可如凡人一般降世。”

  李长寿眼前一亮:“这般一说,岂不是不用去俗世?”

  女娲娘娘笑道:“而今这时代,凡人的气运都还是不错的,看你如何选了。”

  “多谢娘娘造化!”

  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取出一只玉盒,将先天胎盘与七情魂魄分开安置,又详细问询了几个事项。

  女娲娘娘倒是没什么架子,一一详细与李长寿解答。

  随后李长寿又问起了……

  “娘娘,您上次说五百之数,不知何时需我过来为您作画?”

  “不急,你先忙大劫之事,”女娲轻笑了声,“待风平浪静,外面无事了,你再来我圣母宫常住五百年吧。”

  李长寿脚下一滑差点给跪了。

  在圣母宫常住五百年?也就是在时停神通之外的五百年,再配合时停神通……

  李长寿离开圣母宫时,腿脚有些发软,让玄都大法师一阵啧啧称奇。

  这对师兄弟按计划赶往了商部落。

  七情降生之事顺利进行。

  孔宣自不会躲着玄都大法师,亲自选了一名身强力壮的妇人,作为孕育七情转世身的母体。

  李长寿给予这妇人重重好处,单单只是寿命就增了二十年,还给了她不少丹药。

  ——因为后土娘娘辈分太高,七情保留原本记忆,落地的女婴不可称这位妇人为母,这让李长寿觉得颇为愧疚。

  也就顺手给这位心善的妇人,增加了一点福缘气运,后几世都是享福的命。

  很惭愧,只能给这一点回报。

  安置好这妇人,李长寿留下了两个正常军团编制的纸道人团,在地下悄悄躲藏,天道之力也笼罩在这妇人身上。

  显然,天道也要给后土娘娘几分薄面。

  玄都大法师表达离意,李长寿便说,师兄弟二人常年未见,他的本体稍后也很难出关,不如去喝一杯再分别。

  大法师自是无比乐意,只要李长寿有足够多的理由挽留,他不回去都没事。

  但当玄都大法师划开乾坤,凭太极图直接回返安水城海神庙后院时,孔宣不知怎么也向前半步,言道:

  “我可否一同前去?”

  同、同去?

  李长寿不由皱眉,那边可是还有另一位嫂夫人……咳,准嫂夫人在!

  大法师温声道:“一同来便是,长庚可是有一门好手艺。”

  言罢头也不回穿过乾坤缝隙,孔宣似是稍微松了口气,已然迈步跟随,唰的一声消失不见。

  李长寿:……

  !?

  “咱们不如驾云在路上飞!”

  乾坤缝隙即将闭合,李长寿喊到半截也只能一步迈出,赶紧钻入其中。

  走了不过十多步,已是走出另一处乾坤缝隙,到了海神庙后院。

  “喵?”

  后堂门前,那只乖巧坐着的小花猫,略微歪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