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希 望 人 没 事

第四百七十九章 希 望 人 没 事

  几个意思?

  真就欺负老实人呗?

  上次的功德说欠着,还好是在一个没人的角落,也就被路过某处花瓶的娥撞到,地主说家里也没余粮,那也就罢了。

  这次……简直过分!

  地府幽冥,当着那么多仙人鬼差的面,同时有辣么多功德撒下去,但只有一道闪电砸在他天庭水神的头上,这怎么解释?

  啥画面?

  地主正苦着脸,跟面前的长工说‘家里确实也没余粮了’,然后旁边一群胖丫头啃着酱肘子就跑远了!?

  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寿吗?

  两笔大功德!自己的功德金身都能加粗加长了!

  别人发功德、李长寿被劈时,李长寿捂着被劈青的额头,禁不住怒从心头起,大喝一声:

  “这!”

  轰隆隆——

  幽冥界那低矮的天空中灰云翻滚,仿佛就要凝成一张面庞。

  李长寿心底念头急转,权衡利弊、分析此时情形,口中话语悄然转变,继续大喝:

  “难道是天道老爷给小神的鞭策!?”

  当时,场面岂止是一个‘静’字了得。

  不知是金灵圣母、又或是哪个去酆都城驱过鬼的仙子轻笑了声,不少仙神齐齐大笑,一时间颇为欢乐,也算给这次看起来还算圆满解决的地府危机,画上了一个愉悦的……

  逗号。

  李长寿却是当真笑不出来。

  心底流转着的天道之力,凝成了四个大字:

  【下次一起】

  李长寿只能再做了个道揖,心底思索着,要不要借势撒泼打诨,逼天道老爷给自己立个字据什么的。

  实在是心里没底。

  身侧,秦天柱传声道:“这是为何?老爷为什么要扣你功德?”

  偏偏,此时各处还有金光闪烁,天道之力并未退却,功德还未发完,李长寿只能面露微笑,注视着秦天柱,传声道:

  “秦将军,这怎么能是扣功德?

  这是天道老爷给我的鞭策,告诉我功德金身不是那么容易凝成的,哪怕是想要一点微薄的安全感,也是要经过天道重重考验的。”

  秦天柱眨眨眼,抬手做咳嗦状,扭头噗的笑出声来。

  李长寿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整理了下自己的发型,侧旁已有相熟的仙神、仙人围了过来,对李长寿问候关切。

  此前大家都知了,天道曾欠李长寿功德之事,但今日……

  也算是百闻不如一见,当真是长了上古都没见过的见识。

  木公有些替李长寿不平,定声道:

  “此事能妥善解决,当以水神为首功,为何天道不赏功德,却给惩处?”

  多宝道人笑道:“这反而突现长庚跟咱们不同,得老爷偏爱。

  若非如此,天道老爷怎会独独给长庚这般疼爱,啊哈哈哈哈!”

  言说中,多宝道人将自己刚得的功德,随便拿了件灵宝收了,增了些灵宝的灵性。

  “大师兄说的有道理,”赵公明抚须大笑,“唯有长庚,唯有长庚矣。”

  太乙真人嘴角一撇:“讲个笑话,天道至公无私。”

  周遭的欢声笑语瞬间凝固,就听唰唰几声,数十道身影朝着左右闪躲,将太乙真人留在原地。

  一身骚粉道袍的太乙真人淡定地看了看天空,发现一朵灰云就悬浮在自己头顶,嘴角略微抽搐。

  李长寿:……

  希望人出事。

  那天,李长寿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别人遭天罚劈,而且是那种加疼加伤不致命的天罚。

  也算找到了第二个挨紫霄神雷不死的难友。

  且说正事。

  地藏元神凝作轮回宝珠,第二轮回并入六道轮回体系,作为‘备用’选项,此地积累的魂魄,九成五得到了轮回安置。

  此次便宜行事,这些魂魄自身的业障、功德暂时保留,经由轮回宝塔送回各处香火神国后,待下次轮回之前一并清算。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需要天道从中调和——

  凡人受孕。

  接下来两三年,三千世界将会迎来一波生育潮,预计会有许多铁树开花、老树逢春之胜景,双胞胎、三胞胎之事怕也不少,需二三十年内才可恢复。

  没办法,西方教搞的这波事,实在是太大了。

  天庭众仙神又多在地府盘桓了一日,与阴司众阎君判官增进增进感情,就陆陆续续返回天庭,继续主持天地秩序。

  四季交替、风雪雨露,此时就是天庭的‘主营业务’。

  回天庭后自有玉帝的封赏,此次天庭天兵天将、仙神仙子们,确实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并扩展了挖土副业。

  李长寿暗中对秦天柱告了个罪,请假未回天庭庆功,而是宴请此次请来助阵的九位高手。

  李长寿请多宝他们,去了安水城海神庙大庙后堂,自己亲自下厨、准备了一餐丰盛的酒宴。

  此正是:

  玉帝赐下瑶池酿,仙子送来玉蟠桃。

  珍馐美味不足贵,笑语轻弹香袅袅。

  主位自是请多宝道人上座,而后以黄龙真人次之,其后金灵圣母、云霄仙子、李长寿、孔宣,再有其他几位道门大手子。

  一番欢谈,众仙说起地藏立宏愿化轮回塔之事,也是唏嘘不已。

  赵公明赞道:“这地藏也是个人物,算是出淤泥却不染,难得难得。”

  孔宣却道:“他不过是为救西方教罢了。”

  “这点,道友却说错了,”李长寿笑道,“地藏此人,我与他见面不多,但了解却是颇深。

  他曾算计龙族海眼之事,也曾将妖族玩弄于股掌之中,死伤生灵颇多。

  但这些都在他的底线之内,大教之争、气运之争,有这般死伤,他能接受,且觉得很正常,这是他的心性。

  今日之事,却是远远超过了地藏的底线。

  他牺牲自我成全轮回塔的出发点,自是因西方教,但让他下这个决定且义无反顾去做的,还是心底的那一份悲悯。

  他其实可以不管此事,他当日的表现已是西方圣人弟子中最好的,我不信西方教两位圣人没有其他后手。

  地藏当时与我对辩,其实并未落败,也是因我使诈,让他的一位师兄自己认了。”

  “真是诈的?”

  金灵圣母眨眨眼。

  李长寿笑道:“就如地藏所说,我根本来不及做那些事,为了不被对方发现,我都只是用留影球找一些比较惨的画面记下来,做今日发难之用。”

  话语一顿,再多说就容易暴露自己在西方教有卧底之事。

  此次斗法,鸿蒙凶兽并未现身,显然是西方教也知不能让他们抓住更多把柄。

  云霄仙子美目中带着光亮,奇道:“你当时莫非已确定,自己这般出诈,定会让地藏之外的西方圣人弟子上钩?”

  李长寿笑道:“不错。”

  玉鼎真人叹道:“那般情形下,圣人驾前,你竟能将这些都考虑在内。”

  “并非考虑在内,而是早就有心算计。”

  李长寿放下手中筷子,端着酒杯喝了口香甜的果酿,轻轻舒气,缓声道:

  “地藏此人,擅算计、懂大势,行事有自己的底线,又有谛听神兽相助,若非白泽先生主动来投,镇住了那谛听,我当真要愁白了头发。

  西方教与咱们道门不同,可还记得咱们三教联手,威压灵山那次?”

  众仙齐齐点头,专心听着。

  李长寿笑道:

  “威压灵山时,我见那群西方教圣人弟子,各自扎堆、按资排序,其内隐隐分成了几个不同的‘小团队’。

  因算计成了龙族,一扫此前西方教阴霾,地藏当时在西方教内风头正盛,又是接引钟爱的弟子,青莲宝色旗都可赐下护身。

  当时我就意识到,想要杀这般西方教核心的圣人弟子,必惊动圣人。

  杀不得。

  所以我开始暗施手段,将地藏之名暴露于三界,将他捧起来;

  他算计妖族对我人教仙宗开战,我就顺势对外宣扬,我与他暗中合作、神交已久,这次很默契的坑了这般多业障大妖。

  地藏这般人,就如一颗珍珠混在一群鱼目之中,自遭旁人嫉妒。

  果然,那次之后,他在西方就失去了话语权,有个叫虚菩提的圣人弟子填上了他的位置。”

  黄龙真人揉揉眉心,道:“在天庭当权神,要考虑这么多的吗?”

  “师弟你别打岔,”多宝道人埋怨道,“听的正带劲!

  长庚你还算计了什么?”

  李长寿继续道:

  “其他手段都类似,思路就是这般,分化地藏与西方教大圣人的其他弟子。

  上次地藏陪咱们去抵御域外天魔,也突显了西方教大圣人对地藏的重视。

  我故意让他在那多呆一段岁月,先一步赶回来造势,让天庭点名表扬地藏,给地藏能给的名声。

  其他圣人弟子会如何想?

  原本与地藏无关联的弟子,也会站在他的对立面。

  如此几次,地藏骨子里又带着一股孤傲,在西方教内也就没了人缘。

  所以,轮回塔前他站出来,与我侃侃而谈,西方教其他核心弟子,定会有人按耐不住。

  纵观西方教一路算计,以及我在香火神国所见之景,西方教的核心弟子中,确实有不懂心术、急功近利之人。

  这,就是突破口。

  只是我也失算了,站出来的那老道能蠢到这般地步,竟毁了轮回塔。

  而地藏来舍身时,我本该阻止,却因不忍生灵涂炭也并未出手。

  最让我无奈的是,这些都在西方教大圣人眼中,我与地藏的心性都被算计在内……

  当时控制了那失智老道的,有可能并非天道,轮回宝珠碎的太诡异。

  如果咱们解救魂魄违背天道之意,天道又为何会降下如此多的功德?”

  言说中,李长寿有些自嘲地一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西方这些人啊,有的是真的聪明却只顾自身,有的却是真的蠢,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

  地藏有今日,既是天命所归,也是他性情所致。

  不过他能顾念苍生,又能如此果断牺牲自我,我对他实在是钦佩。”

  太乙真人嘀咕道:“说,这杯酒你算计了几层?”

  李长寿笑道:“一层,想着怎么把师兄你灌醉,放到灵山山门前。”

  太乙真人顿时一哆嗦,狠狠地瞪了眼李长寿。

  “贫道为你抱不平,都被天道老爷劈了!”

  “这事可跟我没半点关系,”李长寿立刻抬手立誓状,太乙真人一阵咬牙切齿。

  若非云霄仙子就在旁边,早就扑上去扭打成一团。

  太乙真人:不行,要想个办法找回场子!

  侧旁,孔宣又道:

  “这次,终究是西方输了,损失了这般弟子,只剩些酒囊饭袋。”

  “道友可不要有这般想法,”李长寿正色道,“西方教内高人不少,地藏的几个师兄弟十分厉害。

  此次地藏入地府,定然也有他们的算计。

  须知,地藏的坐骑谛听神兽,其实比他主人还要聪慧,它能听三界生灵之心声,必然早就通晓各类算计之术。

  谛听为何多是在装疯卖傻?其实就是压力所迫,它也想让地藏离开西方教。

  地藏入地府,虽损了自身的道躯,却换来元神与天道长存,地藏起码不会被他师兄弟折腾到如那失了智老道一般的下场。

  这里面看的最清的,其实就是谛听……

  果然还是得想个办法,去轮回塔逛一圈。”

  多宝道人皱眉道:“贫道只道,这西方教两位圣人,其内上下一心、不容小觑,不曾想他们内部斗的这么厉害。”

  云霄仙子道:“道门给西方教压力太大,西方教自身自难安宁。”

  “两位圣人……”

  李长寿欲言又止,笑着岔开话题:“此次西方教小胜,咱们小赢,圣人算计当真无比厉害,非我等可企及。

  轮回塔虽被我强行归于后土娘娘所管,但天道依然会给西方教这份气运。

  天道气运,便是引导生灵,朝着天地稳固的方向发展。

  西方教多了一根气运支柱,天道多了一个备用的第二轮回,更为稳固,他日紫霄宫中商议封神劫难时,也多了一二分话语权。

  这才是咱们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

  “长庚可有妙计?”

  “还是要抓着香火神国是大祸害这一点,”李长寿摇摇头,“但经此一役,西方教定会在各处宣扬他们慈祥、仁爱的形象,会暂时压下香火神国的弊端。

  这对咱们不利,但对那些香火神国的人族也是一件好事。

  再过十年,我会连同三千世界各方势力,组建反西方仙道联盟……”

  赵公明道:“何时何地?老哥去帮你撑场子!”

  “圣人弟子不宜直接下场,三千世界虽炼气士众多,但顶尖高手稀缺,”李长寿道,“有吕岳师兄在,足以应对各类场景。

  还请多宝师兄以大师兄的身份,给吕岳师兄一封书信……”

  多宝道人顿时会意,接连称善。

  侧旁太乙真人抓住机会,笑道:“之前不是传的沸沸扬扬,你跟吕岳长居花楼中……

  哎,为兄的错,为兄的错,不该当着云霄仙子提这个,自罚三杯,自罚三杯。”

  盯——

  云霄仙子目光‘袭’来,李长寿顿时以手遮面,眼睛在手指缝中看到了云霄仙子那鼓起了一点点的嘴角,心底一阵轻笑。

  果然也是在意的……

  放心,这个早有准备。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一张大道誓言模板,张开之后,清清嗓子,开始诵读了起来。

  没有什么,比通过大道誓言证明自己没有体验什么临时情劫,更靠谱的方式了。

  他是纯洁的!

  上辈子听说过一些外来神话故事中,都有什么‘处-女神’的分类;

  他,李长寿,天庭水神,实打实的‘纯阳神’!

  这个好像也没什么可骄傲的。

  话说回来,天道老爷不会故意整他吧……

  应该,不会吧?

  与此同时,凌霄殿内。

  白衣玉帝坐在高台上,对着下方道一声:“木公啊。”

  “老臣在。”

  “长庚爱卿的神位,当真该提一提了。

  稍后议事时你就上一份奏表,具体如何,你可明白?”

  “明白,老臣明白!”

  木公定声答了两声,眼中跃跃欲试,又问:“陛下,若让水神升位,当先确定其神位。

  陛下您觉得,二阶之中哪个位置比较适合?

  要不,老臣给水神让个位?”

  “木公劳苦功高,莫要自疑,”玉帝笑道,“当前天庭空缺二阶神位总共一十二处,吾不愿他去镇守四方天地,想让他在天庭为吾出谋划策。

  木公觉得,哪个神位最合适?”

  东木公答应一声,低头思索,很快就道:

  “三阶神位中有一星宿神位名为太白,乃陛下之大辅,执掌天庭杀伐之事,象征天地变革之引。

  不如陛下破格将此神位提升为二阶,由水神兼任。”

  “不错,”玉帝含笑点头,“按木公所说,去准备奏表吧。”

  “是,老臣遵命。”

  正此时,那安水城大庙中。

  “……若我有半句虚言,天道自下警示。”

  李长寿诵读誓言的话音落下,淡定一笑,看向一旁目光依依的云霄仙子。

  他其实不是会乱来的男……

  咔嚓!

  轰隆隆——

  一条雷龙在后堂之外张牙舞爪,紫色雷光照得李长寿笑容僵硬,照的云霄仙子眼睫轻眨,金灵圣母怒而拔剑,孔宣低头浅笑,玉鼎真人暗自皱眉。

  那太乙真人、赵公明一个没忍住,大笑出声。

  李长寿心底泛起明悟,他好像得了玉帝封赏,更改了神位位阶,引发天道感应……。

  这……这个时候……

  升你妹个神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