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三途河现·第二轮回【超大章】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三途河现·第二轮回【超大章】

  血海之下,数道流光来回穿梭,将一头头血海凶兽碾成粉末。

  大批修罗族聚集在各处,朝着血海之外张望着,此时也不敢向外露头。

  多宝道人、赵公明、金灵圣母、云霄仙子、玉鼎真人,五位高手的气息威压整个血海,但凡发现有修罗族高手靠近,一应喝退,或是直接打杀。

  血海边缘,李长寿盘坐在一朵云上。

  一点小忧愁,一点小烦忧。

  他面前是一座三丈高的宝塔,宝塔还是三百六十层,但此刻已黯淡无光,底座出现了道道裂缝。

  身下,是那大片大片如春日柳絮般的虚影,茫然无措、灵光失却,只剩不足七日光景。

  应该说,他们比柳絮还要脆弱。

  正如那丧了心、失了智的西方教老道所言,这里这些魂魄,足足八成都撑不过七日,而因多年‘拖延’,真灵若无生灵之力滋养,也即将破碎……

  轮回,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此时,这条路摆在李长寿面前,却已断了大半。

  还好血海虽是污泉汇流地,且浊之力都有向下沉的趋势,此刻对魂魄并无太多危害;

  为何不将他们直接投入六道轮回?

  六道轮回并非是简单的将魂魄投入轮回盘。

  六道轮回盘、生死簿、判官笔,这是一整套轮回体系,魂魄都要在其上走一遭才可轮回。

  这样一来,便始终是有个‘处理上限’在。

  无论怎么推算,六道轮回盘威能全开,也只能将此地魂魄的一成轮回转世。

  再者,此时六道轮回盘也已经被堵了……

  但轮回塔有所不同,它分为上下三百六十层,没有生死簿限制,每一层都可当‘一道’来用,转生之地落点,便是各处香火神国。

  西方若掌控了轮回塔、并入轮回体系,就相当于完全控制了那些香火神国,禁锢生灵、任其为功德法器。

  而今,西方教的谋算已破灭。

  李长寿本已代表天庭,与西方教接引圣人谈好了条件。

  但没想到……

  一个智障老道,就能让这场争斗都成了输家。

  也再一次证明了,李长寿一直忌惮的【零点二】,果然存在。

  到了此时这个位置,洪荒依旧无比凶险。

  顺带一提,金灵圣母当时含怒出手,却只是斩了那老道,老道的小半元神被西方教救走了。

  但这家伙的下场应该会无比凄惨……

  轮回塔是西方教之人碎的,这些魂魄是西方教之人算计的,且都是如今的天地主角人族。

  此地魂魄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任其消散,就会成为西方的一份业障。

  西方教早已入劫,今日不过是天道顺水推舟算计了西方,但凡今日登场的西方之人,都要承受这份业障。

  如此多生灵,如此多人族魂魄,也不知那十二品金莲是否受得住。

  只是……

  天道无情,万物化生。

  这般多人族魂魄,都能被随意当成推西方教入劫的引子。

  【心底最角落小声哔哔:当真是欠均衡。】

  开启空明道心,进入贤者时刻,李长寿身周回旋少许道韵,坐在那静静思索。

  这题,当真难解。

  一抹白影自侧旁飞来,裙摆、长发微微飘舞,已落在了李长寿身后。

  李长寿问:“西方之人呢?”

  云霄轻声道:“都已离了幽冥,说是回灵山想对策,却也不必指望他们了。”

  “这些家伙,”李长寿嘴角一撇,“不应劫,天理难容!

  几位圣人老爷……”

  “应当已离开了,”云霄仙子道,“师尊他们,也不想直接与天道抗衡。”

  李长寿抬手抹了把脸,坐在那陷入思索。

  云霄轻叹一声,纤指轻轻摁在李长寿肩上,“莫要太勉强自身,人力有时穷尽,世上也有许多圣人都无法做到之事。”

  “等太乙师兄回来再说吧。”

  李长寿言语刚落,侧旁乾坤出现微微波痕,两道身影从波痕中飞出。

  太乙真人已换了一身浅粉色的道袍,整个人更显耀眼了些。

  云中子从其后快步而来,当这位福源金仙看到此前这般景象,也是身躯一震。

  “唉,西方为何犯这般恶孽!”

  “师兄,”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师兄精擅炼器之道,还请师兄看看这轮回塔可否修复。”

  云中子做了个道揖还礼,两步到了近前,坐在塔前仔细斟酌。

  太乙真人背着手漫步而来,难得正经一次,故作轻松地问道:

  “长庚你打算如何处置?

  这里这些魂魄,都可以是西方教的业障,待商议封神后,大劫降下,西方铁定就要折损大半了。”

  李长寿撇了撇嘴,坐在那继续沉思。

  太乙真人道:“你此时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有人怪你。甚至,你已为道门立下了大功。

  更何况,我们又能做什么?

  这些魂魄已经无比脆弱,我刚用功德试了下,便是最柔和的天道功德,他们也受不住一缕了,此时就如……柳絮一般。

  除却让他们轮回,想救他们别无他法,西方教在这方面的考虑,倒是很全面。”

  李长寿道:“但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云中子道:“这宝塔之灵被毁了,周遭总共有三十二万六千条禁制,单单是将这些禁制摸透,最少都要数月。”

  李长寿抬手揉了揉眉头,低声道:“劳烦师兄再想想办法。”

  “善,”云中子答应一声,额头放出一缕缕金光,罩住了这座宝塔。

  李长寿扭头问:“西方教那边可有人愿意过来?”

  太乙真人骂道:“还指望他们呢?现在这些家伙,定是在琢磨该如何脱责!”

  “西方教靠不住,”李长寿低声道,“他们对苍生万物本就不在意。

  莫要忘了香火神国。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哪怕业障再多,分摊下去也不会有多少,各自用香火功德都可快速清洗掉。”

  一缕清冷的嗓音响起:

  “就该大开杀戒。”

  话语中,五色神光自天边绽放,孔宣身形极快地冲来,又在一瞬化解了自己的冲势,缓缓落在李长寿面前。

  “商部族气运尚不足,”孔宣道,“那边也难帮上什么。”

  气氛顿时更压抑了些。

  李长寿沉吟几声,坐下继续思索。

  救,相当于帮西方;

  可难点,更在于该如何去救。

  此地魂魄已脆弱到经不起折腾,刚刚多宝道人试着将魂魄收入蕴养元神的法宝之中,都直接陨了三成。

  云霄抿唇:“若是将这些魂魄之力护其真灵,以真灵转世……

  也不对,此时他们受损的便是真灵。”

  孔宣淡然道:“西方教在算计此事时,必然只留下了转世这一条路。”

  “咱们只有七日光景。”

  李长寿揉了揉眉头,“请各位师兄师姐一同再商量下吧。”

  言语落下,李长寿手腕手环飘出了一声轻叹,一道虚影缓缓凝成,吓的太乙真人差点跳出去。

  这虚影看似二八芳华,长发盘落、身着浅蓝道袍,刚一现身就站立不稳,有点想倒的趋势,自是小哀本哀。

  她眼中泪光闪烁,凄然道:

  “我太惨了!

  明明有七个,却偏让我传话……各位。”

  小哀声线突然变化,变得稳重了许多,自是后土娘娘借小哀之口,与他们开始交流了。

  “可有良策?”

  李长寿不由默然,低头不语。

  小哀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眺望着血海之上层层叠叠的人族魂魄,眼眶中的眼泪还是滑落了两滴。

  但小哀并未开口多说,只是轻叹了声:“两日后六道轮回盘可腾出空隙,能救多少,便救多少吧。

  长庚莫要为难,你已做了很多事。”

  言罢,小哀转身对李长寿微微欠身,飞回草环。

  李长寿连忙还礼,心底也知,这位娘娘并不想给他们压力。

  太乙真人又问:“三位老师什么意思?”

  云霄答道:“师尊定非见死不救、见众生疾苦而视若无睹之圣,咱们若想出手,自可出手。”

  “师兄,把大家都喊来商议一番吧。”

  李长寿心底微微闪过少许灵光,但这灵光流逝的太快,未能抓到。

  不多时,道道流光飞回,他们一行九仙外加刚请来的云中子,一同商议起了此时之事。

  而当他们商议半天,却得出了一句李长寿此前说的话语。

  尽力而为。

  ……

  灵山,重重大阵内,那有些孤零零的角落。

  地藏盘坐在树下,身旁谛听用长尾和身躯,将地藏的身影遮掩了起来,头顶偶尔会有一片片落叶滑落。

  这棵树在渐渐枯萎。

  远处灵池旁,一群西方教弟子愁云惨淡,从半个时辰前开始,平日里跟那名‘石乐志’老道亲近的弟子,此刻却是骂这老道骂的最凶。

  他们自然也在思索对策,但各自只是说了一通此事的恶果,就没了声响。

  “咱们自有香火功德庇身,其实不必多担忧。”

  有老道如此一说,大半老道面色都纾解了一些。

  地藏低头看着手中念珠,略微有些出神。

  谛听传声嘀咕道:“主人别想了,大圣人老爷是站在你这边的,这就够了。

  以后安生修行,西方教就算在大劫中损兵折将,主人也是能活的。”

  “何时变作了这般。”

  地藏喃喃自语。

  一片落叶落在他掌心,让地藏目中多了几分波动。

  ‘凭什么道门是天地主角,我西方只是配角?老师,弟子定要让西方大兴!’

  ‘三千世界他们道门不屑于经营,但咱们去扎根,发展信众,自可借此凝香火功德,更可有教化人族之功。’

  ‘二老师,凡事留一线,咱们直接用香火神国控制整个大千世界,这与天道之术不合。’

  ……

  “谛听,这次血海上有多少生灵?”

  “我也无法详细统算,因此事谋算太久,这些魂魄积累了漫长岁月,”谛听传声道,“大概相当于,六十个大千世界现有人族总和。”

  “六十个……”

  地藏慢慢攥拳,手中枯叶被捏碎。

  谛听道:“主人放心就是,圣人老爷定不会放任此事不管。”

  “刚才明显是天道出手,两位老师如果直接干涉,就会被当做与天道对峙。

  老师出手,大概是稳固十二品金莲。”

  “圣人都管不了,主人你又能如何?”

  “我……”

  地藏话语一顿,有些颓然一叹,双手扶着额头,低头沉默不语。

  他的表情,和此刻血海之上的李长寿,如出一辙。

  片刻前,多宝道人在旁道:

  “长庚我知你心中不忍,但此事咱们做不如不做,正如你所说,尽力而为便可无愧于心,不必如此勉强自己。

  这是变数,难以周全。”

  “云中子师兄也说了,那宝珠碎的诡异,周遭禁制都未被破坏,偏偏轮回宝珠自己碎了。”

  “此事当慎言。”

  “各位,”李长寿低头扶着额头,两个食指轻轻刮着眉心,“我……”

  两声轻叹,在血海之上,在灵山树下。

  而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沉默,是因思索;

  思索,是因自己不愿随波逐流,不愿相信那所谓的‘天定之命’。

  ‘我能做些什么?’

  李长寿如是问,地藏如是寻。

  灵山上,谛听轻轻甩动着尾巴,像是在驱赶着周遭的蚊虫,也像是在示意灵池旁的老道们不要过来烦扰。

  血海上,云霄一声轻叹,低声道:

  “大师兄,劳烦你与我大哥先去酆都城中,将那些厉魂镇压下去,尽早腾出六道轮回盘。”

  “善!”

  多宝答应一声,与赵公明、金灵圣母一同化作流光,朝酆都城激射。

  云霄又道:“我在此地继续守候,劳烦各位再去血海之中,莫要让血海凶兽祸害生灵。”

  孔宣拱拱手,传声道:“不必担心,你照顾好长庚就是。

  他是人族出身,也没见过大劫降临时的生灵惨状,怕是难以承受这一幕。”

  “嗯,”云霄轻轻颔首,“多谢道友挂念。”

  流光复流光,聚在此地讨论无果的众人再次分散,各自忙碌,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半日后。

  幽冥界的天空仿佛越发低矮,血海之上一片静寂,无助的孤魂麻木地游荡,好似要将血海淹没。

  李长寿缓缓舒了口气,目中的迷茫与犹豫尽数退却,喃喃道:

  “我还是能做些什么的。”

  云霄柔声问:“可以与我商量吗?”

  “还只是一些想法,我不确定自己能否做成,”李长寿站起身来,“不管如何,总比在这里干等着要强,等的越久、剩下的时间也就越久。

  我去火云洞一趟,一个时辰内回返。

  一个时辰后,劳烦你将师兄他们都喊回来,我要商量一件大事。”

  “嗯,”云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莫为道心留遗憾。”

  “一定。”

  李长寿身形被太极图包裹,直接跳入画外之境,从幽冥界冲向五部洲。

  半个时辰后,火云洞前,李长寿匆匆入内。

  不过片刻,李长寿与一名身材魁梧、身着渔夫装的壮汉疾步而出!

  李长寿凭太极图开启虚空之门,与大禹帝君奔赴血海!

  灵山处,地藏松开手掌,一片片细碎的灰烬飘洒而出,那双眼中迷茫尽退,其内光亮不断闪烁。

  他明白了,全悟透了。

  这是劫。

  这是西方教的劫,是天道降下的劫;但同样也是西方教的机缘!

  圣人此刻依然在博弈,依然在算计!

  那些生灵,就是圣人此刻博弈的焦点,而圣人的沉默,就是在等待他们这些弟子站出来。

  水神会放弃那些生灵?

  不,绝不会,这家伙心有多脏,骨子里就有多少对人族的归属感,六十个大千世界的人族魂魄,他水神绝对不会不管!

  地藏豁然起身,迈步向前。

  谛听哆嗦了下,忙道:“主人您又要干什么?老老实实呆着吧。”

  “闭嘴!”

  地藏一声轻喝,目光注视着那群老道,继续迈步向前,朗声道:“各位师兄师弟,可知如何修补轮回塔?”

  “回地藏师兄,我们不知……”

  “地藏师弟,你问这作甚?就算能修补轮回塔,也非几日之功,一切都迟了。”

  “不错,哪怕因此沾染业障,咱们也可用香火功德……”

  地藏面容瞬间阴沉了下来,淡然道:“若无人知晓,我去问询老师便是,各位不必多言。”

  言罢,地藏拱手做了个道揖,转身就要朝灵山深处而去。

  谛听却站起身来,目中满是犹豫,不顾心中疯狂跳动的警兆,还是传声喊道:

  “主人!圣、圣人老爷都不在家中!”

  地藏回道:“老师定有化身守在金莲旁。”

  “哎!主!”

  谛听还要再说,但一侧有两道目光如刀子般射来,让谛听一阵哆嗦。

  谛听神兽下意识看去,却见灵池处的老道内,有一人面露微笑注视着自己,目中满是警告。

  等谛听再回神,早已寻不到地藏的身影,已是进入了灵山秘境。

  谛听顿时摆了个苦脸,默默地趴了下来,无聊地甩动着长尾。

  当一个‘你知道的太多了’之瑞兽……

  真难。

  ……

  血海处。

  李长寿与大禹帝君刚现身,等候了一阵的多宝等仙人就围了上来。

  孔宣依然在血海各处巡查,用自身威压迫使血海凶兽不敢上浮,修罗一族不敢有异动。

  大禹帝君与道门诸仙互称道友,寒暄一二句,李长寿在旁直接切入正题:

  “我想到一些办法了。

  现在还有六天,我们能做的事其实还有很多,首先我说一下思路。

  我们能做的主要在三方面,第一是给这些魂魄续命,大家可以在这个方向继续思考一下。

  第二是提高六道轮回盘转生速度,我已经有了准备,请大禹帝君前来便是为此事。

  第三就是及时修补轮回塔,这个就要靠云中子师兄了。”

  侧旁在轮回塔前盘坐的云中子,抬头给了个难看的笑容。

  多宝道人问:“如何提升六道轮回盘转生速度?”

  “莫忘了我在天庭的神权之位。”

  李长寿左手划过,画出了一条蓝色的长河,“我想建一条长河,暂时是自血海至酆都城,稍后若此法可用,也可在幽冥界各处修建。

  此前我曾改造过一条凡俗中的河流,让其蕴含众多巫族婴孩的真灵,此法稍作更改就可用在此处。

  这长河我要分为上中下三层,若一个魂魄功德与业障相抵,或是功德不多、业障不多,就在中层,中层流速正常,直接接入十殿阎罗。

  功德较多,就在上层,上层流速最快,接去六道轮回盘!

  下层流速最慢,直接接入十八层地狱。

  这个思路最重要的,就是让‘善’者早入轮回,用十八层地狱和六道轮回盘内的空间为缓冲,这样生死簿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如此一来,此地魂魄最少可救三成,且是善人优先!

  你们都这般看着我作甚?”

  “嘶——”

  多宝道人倒吸一口凉气,纳闷道:“你怎么冒出这么多想法的。”

  李长寿笑道:“此前就听凡俗传闻,地府有什么三途河,可地府明明没有河,我也是受此启发。”

  开玩笑,流水生产线与自动甄别这种理念,又不能直接说出来。

  李长寿道:“恕我冒犯,可否让我直接下令?”

  赵公明笑道:“自然!讲!”

  “唠叨这些,不如直接告诉我们要做什么,”金灵圣母轻哼一声表达不满。

  玉鼎真人也道:“若能多救些生灵,于你我也是功德。”

  李长寿缓缓点头,目中神光闪烁,心底空明道心再次开启,确保自己不会被劫运影响。

  “大禹帝君,勘测河道之事就拜托你了。”

  大禹含笑点头,随手握住开山斧,表示这是自己的专业强项。

  “多宝师兄、玉鼎师兄,两位还请一同协助大禹帝君,”李长寿道,“这条河流要自血海边缘连通酆都城,必须要保证足够的距离,让魂魄得以区分。”

  “善。”

  “包在为兄身上。”

  “金灵师姐、太乙师兄,你们与我一同赶去酆都城。”

  李长寿定声道:“能否解决此事的关键,就在于,我能否用天庭神位,造出区分魂魄功德业障的的河水。”

  赵公明问:“我作甚?”

  李长寿笑道:“公明老哥,你与云霄一同去天庭,直接面见玉帝陛下,就说我需百万大军,前来此地布置河道。”

  “善!”

  云霄仙子却道:“不必我们去请。”

  她纤手缓缓张开,其内涌出一团云雾,自是施展了云镜术。

  云镜术直接照到了天地边缘、东海边缘,那里有漫天流光沿着天柱直直向下,这些流光中,夹杂着一名名天兵天将,一名名仙子嫦娥。

  而在最前方,木公与几位三阶正神急速驾云,稍后的位置,便可见秦天柱的身影。

  李长寿怔了下,随后哑然失笑。

  “各位,开工!”

  “咳,”太乙真人却清清嗓子,“长庚,你确定要如此做了?救此地凡人魂魄,便是帮西方教化解今后的灾厄。”

  李长寿看了眼太乙真人,笑道:“就当,以后能理直气壮去骂那些西方教之人。”

  太乙真人嘴角微动。

  李长寿看着天边,轻轻吸了口气,言道:“西方教欠下的,定会让他们还回来。

  但……

  仙神算计,不祸凡人。”

  这一刻,云霄仙子目中满是华彩,各位仙人尽皆点头轻笑。

  很快。

  天幕拉开,百万天兵自东而来,各自拿着兵刃,开始了波澜壮阔的……挖土。

  酆都城内。

  阐教、截教各有一批圣人弟子闻讯赶来,帮忙稳固周遭、截杀各处闹事的恶鬼厉魂。

  李长寿在六道轮回盘处进进出出,不断尝试、更改思路。

  他很快就发现,要让三种截然不同的河水,稳定分层存在其实是行不通的,魂魄无比脆弱,流速不同的河水就能轻易摧毁掉这些魂魄。

  故,他只需要一种能够保护这些魂魄的河水,如此门槛就低了许多。

  但相对而言,这条分层河道的设计,就要复杂、麻烦许多。

  李长寿召出水神神权宝器,与秦天柱碰面后直奔‘施工现场’,不断琢磨、钻研,迅速提出一个个方案,又迅速推翻。

  秦天柱倒是十分开明,遇到麻烦后,直接对周围吼一嗓子,谁能提出解决之道,回天庭直接升阶。

  真·群策群力。

  幽冥界突然变得无比热闹,从血海到地府,阴差幽魂、地府巫族,甚至少部分修罗族部落,都投身到了这次挖河的工程中。

  楚江王还忍不住打趣,说此前水神让他聚集大军,当真是有先见之明。

  挖河道时异常方便。

  六道轮回盘处,已开始有鬼差来回运送血海上的幽魂赶来投胎;

  众阎君齐齐撸起袖子下场,众判官忙前忙后忙出了满头大汗,大鬼小鬼跑断了腿,牛头马面累虚了腰。

  不过一日光景,一条条自血海接纳幽魂的分河道建好;

  不过两日光景,主干道已是完工八成。

  李长寿又起了不知多少新的想法,此时已在血海旁开辟出了大泽,凭太极图引来天河之水,并投身其中,将此地之水开始化作‘生灵水’。

  水利万物而不争,水润万灵而不昧。

  这些水只是去承载魂魄,李长寿绞尽脑汁,将水神神权用到了极致,让此地之水达到了某种极致的纯净。

  如此,才可不伤那些魂魄。

  第三日时,‘三途河’总体已完成,只剩最后的引水部分。

  李长寿与十数位道门高手聚集在大泽旁,同时出手,将大泽之水引入河道。

  河道两侧,百万天兵按木公之令,开始缓缓为三层水流加速,血海处开始接魂魄进入河水间。

  当最先一批数百魂魄汇入一条‘支流’,受河道各处贴着的三类法器的影响,朝着前方流动时缓缓分成三层。

  河岸各处传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李长寿也露出淡淡的微笑,松了口气。

  但李长寿的笑容很快就僵住,微微皱眉,大喊一声:“主干道水流减速!”

  他话音刚落,从支流汇入主干道的上层数十只魂魄,在水流加快了些许的河道中,突然崩碎。

  欢呼声很快沉寂了下去,众天兵连忙停下施法,赵公明催动定海神珠,将水流定住,而后放缓前行。

  水流不能太快。

  而这,也影响到了整体效率。

  李长寿苦笑了声:“如此,只能救两成半。”

  “四分之一,已十分不错了,”多宝道人笑道,“这可是大功德一件,长庚莫要苛求自己了。”

  秦天柱正色道:“水神……大人!”

  “嗯?”

  秦天柱缓缓升起右手,弹了个大拇指出来:“嗯!”

  玉帝觉得很赞。

  “唉,”李长寿笑叹了声,站在河流旁,仙识扫过,注视着此地众生灵,声传万里:“各部开闸,接纳魂魄!

  天庭正神赶去酆都城中协助地府处置幽魂之事。

  还请天道准许,生死簿暂且放宽!”

  轰隆一声,天地间出现了少许雷声,却是天道给了回应。

  忽然间!

  “水神,我有一法,可救此地魂魄。”

  李长寿、众仙,众天兵天将扭头看去,却见血海上空金光闪耀,一名青年道者骑乘在青毛大犬背上,面露微笑,朝下方而来。

  地藏。

  李长寿眉头微微一皱,示意后方要冲上去斗法的诸位高手稍安勿躁。

  李长寿朗声道:“你可有修补轮回塔之法?”

  “有。”

  地藏答应一声,转眼就已到了千里之外,低头扫过血海之上各处魂魄,却从谛听背上跳了下来,拍了拍谛听的背部。

  一只符印出现在他掌心,被地藏随手拍碎。

  “今日放你自由,你我之间仙契已尽,走吧。”

  谛听怔了下,随后低头对着地藏叩首拜着,四足生着云雾,在那原地停驻。

  地藏驾云向前,一身白衣轻轻飘舞着,长发随风浮动。

  多宝道人朗声道:“地藏,为何只有你来?”

  地藏淡然道:“我已说过,我有修补轮回塔之法。”

  “此地这般惨状,都是你西方教所致!”金灵圣母骂道,“如今你这般高高在上又是何意?

  真当贫道不敢杀你!”

  地藏凝视着金灵圣母,随后低声道:“我与他们不一样。”

  但随之,他莞尔轻笑,又道:“我与他们也一样。”

  言罢,地藏在云上对着李长寿深深地做了个道揖,朗声道:“西方灵山,接引圣人弟子地藏,今日前来替我西方教了断因果。

  望水神念在你我也算故交的份上,念在此地这些无辜魂魄的份上,准许我替天庭修复轮回塔!”

  李长寿看向秦天柱,后者却示意李长寿自行决断。

  “你有几成把握?”李长寿问,“又需多久?”

  地藏道:“十成把握,片刻光景。”

  “哦?”李长寿眉角一挑,与地藏隔着百里互相对视。

  一人身着青袍,一人白布长衣,四目相对时,却没了此前那般剑拔弩张。

  李长寿突然说了句旁人听不懂的话语,“立誓,轮回塔并入六道轮回,不被任何人干涉,只听从后土娘娘之命。”

  地藏缓缓点头,盘坐下来,抬起左手,大声呼喊:

  “我,西方教地藏,立大道誓言……”

  呼喊声中,一朵阴云自天空飞来,浓郁的天道之力包裹住地藏,他的嗓音在天地各处流转……

  半个时辰前,灵山秘境中,那朵十二品金莲旁。

  跪伏了三日的身影犹自不肯起身,莲花池旁背对着他盘坐的老道已沉默了两日,此时终于又开口道:

  “地藏,你当真想好了?”

  “弟子愿行此事,请老师成全,传我修补轮回塔之法。”

  “你本要继承我衣钵。”

  “老师,此事是否只有我可行?”

  老道默然无语。

  地藏抬头起来,笑道:“可是因弟子的无垢道心。”

  “这一去,你再难回灵山。”

  “可老师,我若不去,生灵涂炭,西方教何以再立足于天地,何以再等来大兴?是老师将弟子带回此地,弟子愿去……”

  地藏露出淡淡的笑意,“老师,弟子已修道有成,当离去了。”

  “你当真……罢了。”

  老道缓缓闭上双眼,手中飞出一颗金色的莲子。

  “终究,还是抵不过天道之意。”

  地藏手一颤,接过那莲子,慢慢放入口中,吞咽而下。

  而后,圣前三拜,起身告退,背影却没了此前的萧瑟,挺拔,又带着几分洒脱。

  血海上,天道之力消退。

  地藏缓缓站起身来,对着李长寿问道:“如此可好?”

  李长寿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传声示意云中子离开轮回塔附近。

  地藏抬手一点,轮回塔缓缓膨胀,飘在血海之上,恢复成了那千丈高的宏伟。

  地藏吸了口气,抬头看着幽冥的天,目中划过少许念头,又露出几分恬淡的微笑。

  他就要纵身跃下……

  “地藏。”

  “嗯?”

  地藏扭头看向了仙人之前站着的李长寿,后者拱手低头,深深地做了个道揖。

  “终得水神一礼,”地藏笑道,“苦矣,这若让他们看到,又要百口莫辩了。”

  言罢,地藏对李长寿还了一礼,转身跃下云朵,身形被金光吞没。

  他化作一颗金色的光球,照亮了幽冥界阴暗的天空,沉入了……轮回塔那高耸的塔顶。

  燃此道躯,凝此元神,融金莲子,化轮回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欲证此身,当须久远度脱一切受苦众生。

  立弘誓愿,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

  老师,弟子地藏,不负西方。

  ……

  五日后。

  浩浩荡荡的天兵回归天庭,又挖了五天土的他们,此时已完成了‘三途河’改造过程。

  此时的三途河,自血海侧旁大泽起源,承接天河之水,而后流经东、南两处鬼门关,奔赴酆都城。

  阎罗十殿中有三座殿宇搬到了三途河边,其中的轮回殿立在三途河上,侧旁就是六道轮回盘。

  如此,就可让那些随着三途河上层河水飘来的魂魄,直接进入轮回的流程。

  除此之外,三途河下层流经地府,中层流经轮回仙岛外围;

  随着三途河继续向前漂流,就出了酆都城,到了一片沃土。

  一座高塔立在此地,闪耀着淡淡的光芒,算是生灵最后的转生之地。

  高塔顶层,一袭白衣的青年道者静静站着,身形介于凝实与虚淡之间,眺望着幽冥界的边缘。

  也挺好。

  起码清净了。

  这道者又想到了什么,想到了血海魂魄被轮回塔送走最后一批,天道降下一道道功德时,唯独落了一道小紫霄神雷砸在那水神头顶的画面,不由一阵轻笑。

  这水神怎么了?

  天道为何不给他功德?

  难不成,又欠了第二笔?

  “这家伙,说稍后来找我喝茶,看样子是陪自己的道侣去了。

  唉……该做点什么。”

  “哟?寂寞了?”

  心底突然响起一声略带便宜气质的熟悉嗓音,青年道者眉头一皱,转过身来。

  一只青毛大狗蹲坐在侧旁,眯眼笑着,“要不要本神兽耳听三界,帮你解解闷?”

  青年道者禁不住轻笑了声。

  “先说好,本神兽可不是回来当你坐骑的,咱们现在没有仙契,我要是看到哪个好人家,可是直接要走的。

  如果你要喊我两声大爷,那我就勉为其难陪你一阵。”

  “滚!”地藏骂了句,“去截教找你的圣母去!”

  “你看看,你看看,急了是不是?

  你现在也是给天道老爷办事的,多少有点身份,涵养、气度!

  哎,别磨刀啊你这,我真走了信不信,我去给水神大人的坐骑当坐骑你信不信!

  哎哎,错了错了,主人你别死去,我给你讲点好故事啊主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