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元始笑接引,长寿辩地藏

第四百七十七章 元始笑接引,长寿辩地藏

  轮回宝塔上方,那后现身的慈祥老道身周伴着阵阵霞光,只是坐在云上,仿佛与就与这片天地融合,不染半分尘埃污垢

  宝塔下方;

  西方教数十名弟子收来了十多具尸身,将这些尸身摆在此地,此刻一个个面露怒色、瞪着李长寿等人。

  接引圣人左手张开,七八道微弱的光芒飞来掌心,护住了此地死伤西方教弟子的元神。

  但有六名西方教弟子,已是元神破碎,魂飞魄散。

  那座暂时困住了孔宣的乾坤大阵,也因少了高手镇守,被五色神光直接戳破。

  孔宣自其内飞出,有些警惕地看向接引圣人,落到了李长寿身后。

  过了一阵,接引圣人并未开口,嗓音传遍各处:

  “尔等为何在此地生乱?”

  一西方教的老道纵声高呼:“还请老师为我等做主!这些道门弟子蛮横无理,不问原由便杀了众师弟!”

  “嗯?”

  金灵圣母细眉一竖,立刻就要再现斗之法身,却被一旁多宝道人抬手阻拦。

  李长寿也略微扭头,对金灵圣母眼神示意……

  接下来,就是各拿筹码、各出底线,谈一谈此地之事了。

  只要六位圣人不去真的开战,不去以分出生死为目的斗法,这棋桌,都不会被掀翻。

  西方教众老道委屈巴巴,在接引圣人驾前一阵哭诉,接引圣人却是面无表情。

  云霄仙子传声问寿:

  “若稍后这位师叔发难,师尊不在此地,咱们是否要全力去扛?”

  李长寿皱眉思索,传声道:

  “放心,二师叔应当已经到了,此时不现身便是看咱们能跟西方教交涉到哪般地步。”

  “嗯,”云霄叮嘱道,“此乃圣人博弈,你已卷入太深,当多警惕,勿要触怒圣人。”

  触怒圣人……

  对他而言,其实也挺难做到的。

  李长寿心底一叹,不由想起了自己与太清老师在太清观中,那热切、舒适、开森的交谈。

  【‘西方教只需在意接引,其他不必顾忌。’

  ‘是,弟子遵命。’

  ‘他之道,与咱们不同。’

  而后就是半个月的沉默休息期。】

  太清老师的意思,就是有关西方教之事,除却接引圣人之外,其他都要自己这个二弟子来负责……

  双方等了一阵,西方教圣人弟子们也停下哭诉;

  天边飞来道道流光,却是此前追杀太乙真人的那伙西方教弟子冲了回来。

  此刻他们已冷静了下来,赶去宝塔前对接引圣人行礼,而后对着远处怒目而视。

  那里,一名身着火红长袍的道者缓缓而来,面容英俊、气息悠长,脚下踩着两只火轮子,正面看不出半点异样。

  待他落在李长寿一行身后,刚想开口说话,气息突然走岔,双眼一翻直直地趴在了云上!

  多宝道人、赵公明低头一瞧,当真没忍住笑出声来。

  却见这太乙真人之背……

  红袍成了破衣褴褛,背后青一块、紫一块,长发都被烧成了狗啃状,冒着一缕缕青烟!

  太乙真人吸口气,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缓缓飘了起来,收起风火轮,靠在了玉鼎真人身侧。

  以一对百,他没输!

  就是没机会骂个痛快!

  李长寿关切地问了句:“师兄伤势如何?”

  “无妨,死不了,”太乙真人冷冷一笑,“但凡杀不死贫道的,都会让贫道变得更!”

  啪!

  玉鼎真人左手精准拍在太乙真人嘴上,先是示意太乙真人看向宝塔上方的的接引圣人,而后又清了清嗓子,低声道:

  “……家师元始天尊。”

  李长寿不由莞尔,淡定地拿出了四面特制的铜镜——一面直播,三面备用,交给了一旁的玉鼎真人,道:“劳烦师兄。”

  “善。”

  玉鼎真人含笑接过,拿着镜子静静而立。

  天庭各处,一直守在各处铜镜前的那些天庭仙神、天兵、仙子、嫦娥们,尽皆屏息观察。

  很明显,此时形势再次发生了变化。

  轮回塔上又见圣,塔前云路陈仙尸。

  看来,西方教在这轮回塔,确实投入了巨大的心血,不然不至于两位圣人齐出。

  道门各高手身周灵宝未收,金灵圣母目中斗意未减;

  孔宣背后五色神光隐了回去,玉鼎真人收起了自己的宝鼎;

  多宝道人嘴角的笑容越发温和,却透着一股‘爱谁谁’的从容淡定。

  《底气》。

  接引依然是嘴唇不开,淡淡的嗓音已自各处响起。

  “人教长庚,外出回话。”

  李长寿向前迈出两步,做了个道揖,身后多宝道人、云霄仙子同时向前跟随了一步。

  “师叔,小神在。”

  接引道:“你何故引人杀我弟子,坏我西方宝物?”

  “此事小神之前已论过。”

  李长寿拱拱手,此时不用任何话术,不用半分诡辩,也不去偷换概念;

  但依然要坚持竖起,帮西方教‘清圣侧’的旗号!

  “师叔您可知香火神国之事?”

  “自知,”接引圣人淡然说道,“我西方贫瘠,借此多纳一些香火功德,可巩固自身气运,有利于天地安稳。”

  李长寿心底一咯噔,知道自己在话头上,绝对讨不了半点便宜。

  当下,李长寿将心态放平,叹道:

  “此时血海之上哪般情形,师叔您想必再清楚不过。”

  接引尚未回答,一抹道韵流转开来。

  众圣人弟子心底,同时浮现出了一幕幕情形……

  原本浩瀚的血海,此时已变了颜色,数不清多少虚淡的身影在悬浮,人影重重、无法辨清,这些幽魂本就没有实体,此时不少正在互相嵌套……

  不少血海凶兽被幽魂吸引,正在吞食着此地幽魂,但这些凶兽的数量比起这些幽魂,完全不值一提……

  画面又转,酆都城中陷入大乱,一只只凶鬼厉魂四处游荡,那些‘彗星’炸出了这群凶鬼,让阴司此刻正无比头疼。

  六道轮回盘受影响,被要去轮回的魂魄填满,此地凶鬼厉魂的数量也不在少数,血海已有大批幽魂被轮回盘吸引……

  接引看向侧旁,淡然道:“道兄既来,何不现身一见?”

  又听得一声轻笑,一朵祥云在李长寿等人头顶浮现。

  云上端坐着一位中年道者,头戴高冠、身着华袍,面容与通天教主有三四分相似。

  这位道者一现身,那清雅、祥和、令人心神宁静的道韵流转开来,将接引带给李长寿等人的压迫感,轻松抵掉。

  玉鼎、黄龙忙称老师,多宝、金灵、云霄、赵公明高呼师伯。

  孔宣依旧是浅浅一礼,李长寿还是喊一声师叔,倒是那太乙真人,见到老师后热泪盈眶,双腿一软差点跪下来……

  “啊啊!啊吧啊吧!”

  元始天尊笑意更浓郁了些,手指对着太乙真人一点,笑道:“为师在这,开口就可。”

  “谢老师!”

  太乙真人答应一声,而后看向李长寿。

  继续开?

  这次他可什么都不顾忌了。

  李长寿眼都不敢眨,之前的事都在他掌控,现在他可不敢乱表达。

  太乙真人接下来的一切行为,与小琼峰和水神府毫无关联!

  元始天尊目光扫来,李长寿多少有些忐忑。

  “长庚。”

  “弟子在。”

  “有空多来玉虚宫坐坐,”元始天尊温声道,“大劫在即,你是师兄选定主劫之人,莫要厚此薄彼才是。”

  李长寿道:“弟子稍后定去玉虚宫中一行,请各位师兄师姐指点修行!”

  元始天尊顿时露出少许笑意,而后看了眼云霄仙子,淡定地挪开视线。

  “去吧,”这位玉清圣人道,“接引道兄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他问的不好你就不答,你若能答,就答的好些。

  这天地间,我三友说话,还当点用。”

  “是。”

  李长寿恭恭敬敬应了声,向前走了两步,回到了刚才的位置。

  跟圣人对话,当真……

  磨人。

  元始天尊这话里的内涵实在太多了,往正反两个方向理解,还存有巨大的差异!

  这些圣人老爷,一个个怎么都这么有个性。

  相比而言,还是自家太清老爷最容易相处,就是相处起来……

  费时间。

  李长寿温声道:“接引师叔,您可还有其他要问的?”

  接引圣人发问:“你为何要坏我西方机缘,杀我西方弟子,夺我西方宝塔?”

  “此事,其实与小神身后各位师兄师姐无关,”李长寿叹道,“他们前来助阵,是因与小神的交情,小神不可连累他们。”

  此话一出,多宝、赵公明立刻就要开口,却被李长寿背后的手势稳住。

  李长寿道:

  “接引师叔,小神出身人教,得大法师师兄赏识引入兜率宫中,又得老师喜爱传授我太清大道。

  但小神还有一个身份,是天庭三阶正神,是玉帝陛下立下的特使。

  师叔的西方教,有圣人弟子为祸三千世界,造香火神国,对凡尘生灵影响颇重,天道运转受其拖累。

  此地轮回塔,便是为巩固香火神国所用。

  小神正奉陛下之命,于三千世界中耕耘反香火神国仙道联盟,故此事不能不管,也不得不管,所以有了此时这般情形。

  小神以为,但凡维护香火神国者,就是干扰天道,便是天庭之敌。”

  言罢,李长寿静静而立。

  接引圣人问:“此地轮回宝塔之事,何人能与长庚解释?”

  “老师,”地藏站了出来,低声道,“弟子曾在三千世界游历,见三千世界与洪荒天地相隔甚远,无数魂魄尚未能来地府报道,就已化作幽魂。

  故弟子提议,建这轮回宝塔,为天地苍生计。”

  接引轻轻抬手,地藏会意,转身看向了李长寿。

  二人眼中光芒闪烁,周遭宛若飘过道道旋风,却是将此地众圣人弟子的风采都压了下去。

  地藏向前酷酷地迈出半、半、半……

  “嗯?!”

  地藏扭头瞪着自己脚后跟,那谛听身体缩小了大半,此刻咬着地藏的道袍后摆,心底一阵着急的传声。

  “别去啊主人,你不是水神的对手,一会儿还要被推出去背罪!”

  “这已是我最后的机会!”

  地藏心底传声骂道:“此时我不站出来,还指望其他人站出来不成?

  他们一个个见到功劳冲的最快,平日里就知勾心斗角!”

  李长寿看了眼谛听,谛听哆嗦了两下,立刻松开地藏道袍,垂头丧气跟在后面。

  李长寿拱拱手,地藏含笑点头。

  地藏道:“道友所说香火神国与轮回塔,其实并非一件事,贫道不知道友在哪听到了这般谣传。

  我西方立轮回塔,便是为了天地……”

  “道友,我平心而论,若无彼此立场,我也愿与你煮茶对饮。”

  李长寿突然如此一说,趁着地藏目露思索,抢过话头。

  李长寿道:“那道友可否解释,酆都城为何在此时遭袭?”

  地藏道:“此事贫道并不知,地府厉鬼作祟,这般情形此前似乎也发生过几次。”

  李长寿又问:“既如此,轮回塔为何选在此地,而我此前质问时,道友并未言说这些?”

  “此前水神咄咄逼人,我等都以为,道门是为了窥伺我西方教机缘而来。”

  地藏目光扫过李长寿身后这些道门弟子,笑容颇为自信。

  地藏继续道:“反倒是,长庚道友混淆视听,蒙骗圣人老爷,让此地爆发大战,害我教十数性命,又该如何算?”

  “道友不必岔开话题,你我尚未辩清轮回塔之事。”

  李长寿淡然道:“此时六道轮回盘处有厉魂作祟,血海之上人族魂魄数之不清,轮回塔已是建成,就差得天道认可。

  道友莫非要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巧合?

  你说我蒙骗圣人,道友,是你在愚弄圣人才对。”

  地藏眉头轻皱,两人目光相对,战意越燃。

  地藏心念急转,回击道:“道友,这些魂魄你可有凭证,说是我西方教放的?”

  李长寿:……

  接引一来,这是激活了地藏隐藏属性?

  确实比此前难对付许多。

  太乙真人嗤的一笑:“这位地藏道友,凭证两个字张口就来。

  那贫道今日炖了你的坐骑,只要把你坐骑处置干净,不留凭证就可以否认此事了?”

  谛听闻言哆嗦了几下,满眼求生欲。

  西方教立刻有老道回声:“地藏师弟所说不错,你们如何证明,这些魂魄是我们西方所放?”

  地藏眉头紧皱,眼底划过少许厌烦,却并未多表示什么。

  多宝道人叹道:“要这么论下去,还不如让我公明师弟出手。”

  赵公明抚须笑道:“那今日贫道可就要躺下了。”

  西方教半数圣人弟子顿时如临大敌。

  元始天尊在上方再次开口:“接引道兄,莫要让你的弟子胡搅蛮缠。

  如今哪怕天机被锁,你我违背天道之意推演一番,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吗?”

  接引道人道:“道兄,你我今日既已现身,便是为了解决此事。

  既然辩不出什么,我西方愿与天庭一同执掌轮回塔,将血海之上的魂魄送入轮回,如何?”

  “师叔,”李长寿突然抬头,“我有凭证。”

  接引道人皱眉看向李长寿,李长寿却低头避开对方眼神,做了个道揖。

  “小神突然出声,冒犯师叔之处还请海涵。

  小神有凭证,且凭证就在此地!”

  “长庚讲来,”元始天尊不由笑眯了眼。

  这位中年道者此时看李长寿,越看是越喜欢。

  李长寿轻轻吸了口气,在怀中拿出八枚玉符,在面前排成八卦方位,散出一股股云雾,凝成了三千世界与五部洲的‘缩略地图’。

  “其上闪烁红光的,便是西方教在三千世界中已建起的香火神国。

  其上闪烁蓝色光芒的,是西方教占据绝对上风,正在搭建的香火神国。

  小神的凭证其一,就是将血海之上的凡人拉去地府望乡台前,显一显他们的家乡,看看是否是来自于这些香火神国!”

  李长寿此言一出,地藏眉头紧皱。

  有诈,这话听的很有道理,但其内必有诈,只是哪里有诈,地藏一时也想不出。

  李长寿又道:“凭证其二!

  小神曾在三千多名垂垂暮已、寿元将近的凡人老者魂魄做了标记,各位请看。”

  李长寿指着地图的一点,此地正闪烁着七彩光华,“此前这些魂魄都未来地府报到,但此时,却在血海之上!

  西方教,如何辩驳?”

  西方教一片默然。

  云霄若有所思,嘴角划过淡淡的笑意,注视着李长寿此刻无比挺拔的背影,目中岁月静好,心底一片晴天。

  此时,李长寿面前的地藏像是抓到了重点,心底灵光一闪,立刻开口:“水神你这两个凭证……”

  “是我们做的又怎么样?”

  接引脚下,一老道叹道:“水神,我等只是将这些魂魄暂留,用香火功德滋润,与他们也是一件好事。

  但有件事贫道须得提醒水神,此地八成的魂魄,最短都已存留超过数百年,他们少了香火功德滋润,七日之后便会自身崩解,那真灵也会归于虚无。

  我家老师已言说,愿与天庭一同执掌轮回宝塔,水神为何还要咄咄逼……”

  “哈哈哈!”

  地藏突然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

  说话的那老道眉头紧皱:“地藏师弟?”

  “他在用诈!水神他在诈你们!”

  地藏豁然转身,一手指着那老道,禁不住破口大骂:

  “那些魂魄去望乡台前,他能看出自己故乡之景,还能知这景是在何处何地?

  他们只是凡人!一辈子走不出方圆千里之地!

  水神修行不过数百年,他去三千世界不过最近十几二十年之事,能去何处,能做何事?

  你们!

  满盘皆输!满盘皆输!”

  那老道皱眉道:“地藏师弟,水神做事历来周全,莫要强撑,丢咱们老师面皮。”

  不少西方教弟子看向地藏,面色尽有些不善。

  地藏苦笑着摇摇头,对着不知何时已闭上双眼的接引做了个道揖,言道:“弟子甘愿领罚。”

  而后转身,注视着此刻带着淡淡微笑的李长寿,低声道:

  “水神,我西方只是想拿回一些气运,是想多一些筹码。

  大劫落下,教内有不少人慌了心神,想多积累些功德,所以酿成了凡尘惨剧。

  此事我教内会一一查证,给天庭一个说法。

  上次后土娘娘为七情所困,西方教也曾借香火神国之力,汇聚众生之念,助大德后土寻回自我。

  还请水神对待我西方教时,少些道门立场,多几分公正。”

  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知道今日之事,已是己方赢了。

  太乙真人笑道:“地藏道友也是挺不容易啊。”

  地藏转过身,有些萧瑟地走去了西方教圣人弟子边缘,目中神光渐渐退却。

  这是,离着斗赢最近的一次吧。

  罢了。

  那名刚才送出‘助攻’的老道,此刻也总算回过神来;

  但出来混的,都讲究个面皮,尤其是刚才被地藏指着鼻子骂,此时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这老道向前半步,转身对接引圣人做道揖,开口道:“老师,地藏师弟未免太过……”

  “够了。”

  接引淡然说道。

  那老道目中不甘,感受着周遭几道目光,这些目光仿佛是在奚落,他低声又道:“老师,弟子一心为西方大兴!”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接引袖袍鼓动,这老道身形横飞了出去,撞在轮回塔的地基上,狼狈的摔落在地。

  接引缓缓一叹,注视着李长寿,淡然道:“天庭当真想要此塔?”

  言下之意,就是要给西方回点本了。

  李长寿道:“虽不知大劫为何,但稍后的大劫中,小神可做主,给西方教身死之人六个五阶辅神之名额,以救其元神。

  之所以是六个,是因此处被打杀了元神的便是六位圣人弟子。

  但到时要救谁,当由玉帝陛下决断。”

  西方教一人道:“此不过是弥补今日你之过失!”

  李长寿又道:“此前小神捡了一把宝旗,愿以这把混沌青莲莲叶化作的宝旗,交换那一颗定海神珠。”

  接引微微摇头,屈指一弹,那颗定海神珠落在赵公明面前,物归原主。

  赵公明做了个道揖,将青莲宝色旗用仙力推出去,李长寿半路让图老大收回了其上的阴阳二气。

  李长寿又道:“既如此,天庭愿用功德、宝材,换这座轮回塔。

  此功德、宝材有多少,需玉帝陛下决断,但小神可许诺,绝对能抵这轮回宝塔的价值。”

  接引道人缓缓点头,看向元始天尊,笑道:“此地交给他们处置便是,道兄,你我不如去混沌海中劝劝他们?”

  “善。”

  两位圣人之影,随着这声话语,悠然消失不见。

  赶去混沌海中劝架去了。

  李长寿此刻才舒了口气,扭头对云霄露出几分微笑,两人四目相对,一切都在不言……

  “尔敢!”

  金灵圣母突然一声轻喝,身形化作金光直冲轮回宝塔。

  而轮回宝塔处,那刚被圣人掌掴、倒在宝塔底部的老道,眉心灰气环绕,奋力一掌砸在宝塔底部,定声骂道:

  “贫道便是毁了这座亲手炼制的宝塔,也绝不便宜了你道门!”

  轰!

  宝塔底座震颤,顶层的一颗宝珠,却在重重禁制的保护下,有些诡异地直接破碎。

  李长寿转身时,所见不过金灵圣母打出的剑光,西方教众高手出手阻拦的光影,以及……

  那老道额头一点尚未消散的灰气……

  大劫劫运!

  天道,何以至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