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开锣!

第四百七十五章 开锣!

  什么是境界?这就是境界!

  一句话说重不重,说的也是实话,从字面上来看,就是在阐述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可此时、此地、此情、此景,那略带恍然的口吻,说出‘圣人也分强弱’这个事实……

  在阴阳怪气这事上,太乙从不会让人失望!

  李长寿都是不由赞叹。

  阴阳话术之道,洪荒当推太乙真人!

  术业有专攻,他这个天庭普通权臣,也就讲道理、摆事实,会一点点诡辩话术,为今日之事做一点微不足道小贡献。

  太乙真人虽然此前开团过于生猛,但在己方来了强援,已经占据主动后,只是恰到好处的一句阴阳之语,就让整个局面产生根本变化!

  准提圣人骑虎难下,不得不站出来应对通天教主的发难。

  这就是洪荒语言大艺术家的魅力!

  这就是阐教二代弟子的真实实力!

  嗯,以后还是让灵珠子多在天庭待着吧,不然也要叮嘱灵珠子,尽量减少跟他师父太乙真人单独外出的次数。

  这孩子的轮回,八成是要应在他师父抹了过期蜜的嘴上了……

  李长寿现在终于信了,生灵的嘴,确实是能把人气吐血。

  看此时,西方教圣人的法相暂时看不出喜怒,但西方教的众门人弟子一个个面色涨红,偏偏这事又无法反驳。

  通天教主眯眼轻笑,淡然道:“你若不愿,让你师兄来吧。”

  “唉……”

  长叹声中,轮回塔处的圣人法相渐渐消散,漫天云雾迅速消退,那座三百六十层高的宝塔闪耀出微弱的光辉,与天道的关联完全被斩断。

  一名老道盘坐在祥云上,自塔顶缓缓飞出,面容枯瘦,目光黯淡,无波无澜。

  老道答曰:“既如此,天外一行。”

  通天眉头一挑,手中青萍剑向前掷出,落在云霞面前,而后长身而起,与那老道模样的准提圣人四目相对。

  大道紧绷,天地息声!

  此地乾坤宛若凝固,在场各位圣人弟子,都感觉到了自身大道在轻颤。

  宛若原本郁郁葱葱的密林中,突然出现了两颗遮天蔽日的参天巨木……

  “哼!”

  准提圣人留下半声冷哼,通天教主留下少许轻笑声。

  正当李长寿怀疑,圣人的较量这就结束了,两位圣人身形一闪,诡异地消失不见!

  毫无气息留下,也无半分波动留存,他们的身形,就宛若从未在此地出现过!

  下一瞬!

  大道震颤,天地震荡,血海几乎被整个掀飞,地府不知有多少幽魂被震碎做真灵!

  在此地的众圣人弟子,一个个面色苍白,修为稍弱者直接低头吐血……

  此地所有人心底,或多或少的浮现出了圣人斗法片段。

  李长寿心底所见:

  那英俊潇洒的青年道者左手背负在身后,右手并起剑指,面容带笑、神采飞扬,指尖点出剑气八万里,斩断虚空、搅动风云,让虚空边缘的混沌气息不断崩碎。

  而一直被人暗中吐槽的第六圣人准提道人,此刻现出丈六高的金身,背后手臂一时数之不清,周遭浮现出道道幻影,加持神杵、七宝妙树等重宝左右上阵,一时间……

  准提圣人竟只是被剑气压着打,没直接被破,将通天教主打出的攻势尽数接下!

  玩笑归玩笑,圣人之威确实非同寻常。

  两位圣人之战,天地间何其少见,怕是自上古六圣接连归位之后,第一次在众生感知范围内爆发此等大战。

  这两位圣人极快地冲出虚空,远离洪荒天地,对洪荒的冲击迅速衰退……

  李长寿感受着这般大道波动,当真觉得,自己就如狂浪翻涌的海面上,那艘随波逐流的小破船。

  还好,云霄仙子及时走来,用她自身道韵替李长寿分担了大半压力,而赵公明、多宝道人、玉鼎真人、金灵圣母此刻也纷纷抬手,将他们一行九仙齐齐包裹了起来。

  明明境界比李长寿高不了多少的太乙真人,默默走到玉鼎真人旁,看了眼被云霄仙子护持的李长寿,叹道:

  “不如啊,始终是不如。”

  “嗯,”玉鼎真人露出少许温和的笑意,端着铜镜,迈步走去了李长寿身侧,与其他各位高手一同议事。

  太乙真人:……

  多宝道人笑道:“师尊不用法宝,当真是吃亏了些。”

  金灵圣母淡然道:“放心,师尊并非托大。”

  “圣人大战,”黄龙真人目中满是感慨,负手叹道,“这般光影,也就远古时偶尔出现吧,不曾想现在还能见到。”

  李长寿自不会忘记此时的‘大事’,接过一枚铜镜,对其内继续现场讲解。

  “……各位看到了,此时已爆发圣人大战,接下来局势走向,只能等圣人战罢回返。

  因此地是在血海之下,要维持这般法器需要消耗大量仙力,我暂时将此物关掉,待必要时再与各位分享。

  有关香火神国之辩,比我想的要短了许多,他们全然没有做辩解的准备,仗势欺人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西方教何至于傲慢至此?唉……

  我是天庭记录员李长庚,带你一起见证洪荒历史,做一个尽职快乐的仙神。”

  言罢,李长寿将铜镜上的禁制封了。

  他那声叹息在天庭各处回响,天庭上上下下、从天门到瑶池,从水神府到天人国度,都开始了热切的讨论。

  圣人大战!

  香火神国之辩!

  第二轮回!

  太乙的嘴!

  水神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竟然在忙这么多的大事,为了天地稳定奔波操劳!

  尤其是卞庄,之前对水神选中他们天涯阁作为【反西方仙道联盟】的桥头堡,多多少少是有些揣测。

  或许,水神看重了他们天涯阁的环境,与毒大能吕岳在那常住,一为公事,二为……

  嘿嘿。

  但现在,卞庄突然发现,他跟水神之间的差距,非境界、非修为、非眼界的高低。

  生命层次都无比悬殊!

  倒是经过稳字经熏陶的敖乙,此时已开始思索,自家教主哥哥开这次直播,其中藏着多少层深意。

  敖乙只能想到五层,但他觉得,自己看到的还远远不够……

  凌霄宝殿中,玉帝在玉案前来回踱步,下方的木公和其他几位正神,都只是低头不敢说话。

  玉帝的化身秦天柱此时已去了水神府,想问问有没有是他这个天帝能帮上的,但李长寿并未主动相见……

  玉帝也怕让李长寿分神,从而影响到那边的大事,犹豫了一阵,终究没让化身去打扰,等自己的长庚爱卿主动求援。

  且说回血海之下。

  以李长寿为中心的九位高手,此时已盘坐了下来,静待圣人大战出结果。

  那群西方教圣人弟子、暗藏的高手,都护在了轮回塔之前……

  虽通天教主斩断了轮回塔与天道之间的关联,但刚刚准提出手,也算护住了轮回塔本身。

  ——圣人法相抬手那下,并非抓空了。

  多宝道人笑道:“长庚,你此前为何不直接骂够三个时辰?

  师妹莫怪,为兄没什么其他意思,就是盼你们能和和美美。”

  “多谢师兄,”李长寿大大方方地应了声,又看了眼身旁的云霄仙子。

  两人的目光只是轻轻触碰就连忙挪开,云霄看似淡定无比,实际上坐姿已有一些不太放松。

  李长寿叹道:“他们并无招架之力,事就是这般事,很难骂够时辰。”

  黄龙真人纳闷道:“长庚你何时搜集来的这般多证据?”

  “在月宫任职那十年,”李长寿道,“玉帝陛下当时是在惩罚,他下凡历劫时我在旁相助之事,让我做了三百嫦娥总教习。

  我左右无事,就让化身游历了一番三千世界。”

  云霄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轻声道:“你喜谋算、擅算计,这般在一处久待着,也确实为难你了。”

  一旁赵公明嗤的一笑,扭头做扶须状。

  太乙真人嘀咕道:“仙子你刚才这话……认真的?”

  云霄有些不明所以。

  李长寿淡定地回了句:“心有漾则目有漾,心无邪念则目无邪念。”

  “贫道不过一俗人,”太乙真人笑道,“当真佩服师弟你这份定力。”

  李长寿笑道:“是师弟对师兄更钦佩一些,一句话,顶我半天口舌。”

  “哎,莫提了!”

  太乙真人抬手揉揉眉心,叹道:“也不知是被劫运影响了,近日这嘴,比心念都要快了几分。”

  孔宣不由问:“神通否?”

  “自非神通,”太乙真人笑道,“经常有看不过眼之事,又没办法直言直语,就会琢磨如何讽刺。

  久而久之,也就有了这般说话的技艺。”

  多宝道人笑道:“太乙师弟,为兄可否考考你?”

  太乙真人不由端坐了起来。

  输人不输阵,问到他的‘本命领域’,自是不能怯场。

  他代表的,可是阐教二代弟子的形象!

  虽然阐教众弟子或许并不想被他代表。

  多宝道人笑道:“咱们就当玩笑话语,考教太乙师弟你真才实学。

  这般,师弟你若能用一句话,让贫道感觉特别憋闷,贫道就送师弟一件特别适用的灵宝,如何?”

  太乙真人皱眉道:“听师兄这般一问,突然就觉得修为境界高低,与自身灵智高低当真没什么关联。

  哪有找骂还给灵宝的?”

  多宝道人脸一黑,随后便笑骂一声,在袖中取出了一只木梭子,用仙力推给太乙。

  太乙真人忙拒绝道:“师兄,我并未答应这般事。”

  多宝道人脸顿时更黑了些,“就当是为师弟你此前对圣人的那两句话!”

  太乙真人还要推辞,李长寿淡定地将梭子半路截胡,塞到太乙真人手中。

  再说下去,这怕是真要打起来了。

  李长寿笑道:“太乙师兄,这梭子你当真要好生祭练。”

  太乙真人嘴角轻轻抽搐,低声骂道:“你这家伙,邀我来此地定是不怀好意。”

  “唉,”李长寿叹道,“事关重大,我只是将我信得过的高手都邀来罢了。

  师兄你莫要误会了,虽然请你时,也有过其他考虑,但绝对不是因主要想请玉鼎师兄。”

  太乙真人眼一瞪,隔着孔宣作势要打。

  李长寿轻笑几声,假装朝着侧旁闪躲,趁机离着云霄仙子更近了一丢丢。

  此地聊天的氛围,被李长寿迅速带了起来;

  就连调息准备大战的金灵圣母,都睁开双目加入了话题。

  与他们这边相比,西方教众弟子却是愁云惨淡,不少人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地藏和谛听的身影略显孤单,他们就在轮回塔之下呆着,无人问候,也无人招呼他们一同过去商议什么。

  眼见这般情形,道门这边也开始聊起这对主仆。

  多宝道人问:“长庚你屡次针对那西方教地藏,为何不找机会打杀了他?”

  李长寿沉吟几声,对其他八人传声:

  “他行事也算小心,一直不给我出手的机会。

  更何况,地藏此人与我不过是立场相对,我与他也并无深仇大恨,比起他,我更想除掉他的坐骑。”

  太乙真人道:“那谛听不是都快当着地藏的面被你骑上了?”

  “不过是谛听感受到了我的杀意罢了,”李长寿摇摇头,“稳妥起见,稍后哪怕不杀它,也要找机会逼着谛听立下大道誓言,或是将谛听的神通废掉。”

  赵公明笑道:“我听老白说过,这谛听挺识时务的,不必忧心。”

  “现如今咱们道门正得势,”李长寿正色道,“但不可不防,他日或有失势之时。”

  众道门圣人弟子,或多或少都被这句话触动,各自露出几分思索。

  孔宣笑道:“有长庚你在,难。”

  李长寿此时的笑容,故意显得有些勉强。

  他低头轻叹了声,闭目凝神,破天荒没有回话。

  孔宣都不由有些怀疑,他是否说错了什么。

  于是,多宝他们思索的更深了些。

  圣人斗法的余韵接连不断,不用法宝的通天教主似已将准提道人完全压制住,但一时间也无法直接分出胜负。

  云霄扭头看了眼李长寿那略带无奈的侧脸,抬手在他手背上轻轻一点,而后就收了回去。

  这表示,她已想通了此间关键。

  而这,也是今日李长寿请这几位阐、截高手来此地的第二大原因。

  大劫降临,西方教已显败势,因李长寿不断周旋,天庭与道门关系越发密切,天帝对道门弟子并无太多怪罪。

  但有个很现实的问题……

  哪怕他们道门灭了西方教,将西方教圣人弟子尽数填做劫灰,能否化掉大劫?

  李长寿推算过,按自己所知的原本封神故事中截教的惨状,得出的结论是:

  不能。

  道门总要有大教弟子去做劫灰,去散掉修为做封神榜的傀儡;

  正如当日玉鼎真人在安水城海神庙后堂中的高论,阐、截两教以人族气运立教,却并未做太多教化人族之事,尤以截教为重。

  而截教还没有镇压教运的宝物,通天教主成道所用的青萍剑、鸿钧道祖赐下的诛仙四剑与诛仙剑阵图,都是杀伐至宝,无法做镇压教运之用。

  截教与阐教的分歧,无法避免,两教终有一战。

  李长寿再去斡旋,也变不出那么多高手,去填灭劫运。

  这些话不适合直接说出来,所以李长寿此时沉默不语,让他们细细体会。

  在场也都是聪明仙,差不多都能参透其中的关键。

  也就……

  “长庚师弟,”黄龙真人满脸认真地说着,“不要有太多压力,你的师兄师姐都力挺你。”

  李长寿只能勉强一笑,让自己振作起精神。

  得,又一个‘退群边缘’。

  多宝笑着岔开话题:

  “长庚,咱们只是这般等着?不如趁师尊与准提师叔混沌海中切磋,咱们……”

  言说中,多宝道人做了个五指攥拳的动作。

  还好此地西方教没几个女门人弟子在,不然真就容易让人误会了点什么。

  李长寿看了眼那座宝塔,传声道:

  “咱们暂且稍等,稍后出现异变,立刻全力出手,夺走那座轮回塔。”

  “哦?”

  金灵圣母身周那淡淡的金光,这时都变得闪耀了许多,“今日还有一场斗法不成?”

  李长寿继续传声道:

  “他们没料到,我对他们香火神国的底细了解如此清楚,暂时被咱们轻易取得了上风。

  但这应该也在他们西方教的算计之内。

  制定此计划者必是圣人,岂能小觑?

  稍后还有一关,便是他们放出大批凡人魂魄,填充地府与血海,让六道轮回盘陷入堵塞,逼咱们退步,立下第二轮回。

  所以,争夺这轮回塔,便是关键!

  等他们放出那些魂魄,你我立刻去抢夺这座宝塔!

  若咱们能夺到手,今日立第二轮回也无妨,将此塔直接纳入地府之中,这些问题自可迎刃而解,你我还可得天道功德!”

  众仙闻言纷纷眼前一亮。

  赵公明赞道:“妙啊。”

  云霄却柔声问:“你为何不将此事,说给后土娘娘听?”

  “我其实说了,”李长寿双手一摊,温声道:“尽力而为嘛。

  此事要随机应变,当时只能如此言说。”

  云霄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一旁多宝想到了自己当时分出去的宝物,就有点幽怨地要抱怨李长寿几句……

  突然间!

  嗡——

  一抹微小的道韵波动,突然在血海荡漾开来,众仙仔细体会,有些惊疑不定。

  说来就来?

  李长寿闭上双目,心底同时浮现出两幅画面,都是纸道人所见。

  血海之上,一条条乾坤缝隙纵横交错,其内正涌出一颗颗光芒微弱的光球,若漫天洪流!

  酆都城上空,一颗颗冒着黑烟的‘彗星’,对着酆都城核心地带疯狂砸去,层层大阵如纸糊的一般!

  这些彗星的落点便是……

  轮回仙岛,六道轮回盘!

  “夺塔!”

  李长寿豁然睁开双眼,目中青色光芒闪烁,身形已化作一缕残韵。

  釜底抽薪,才是真正的破局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