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七 情 首 战!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七 情 首 战!

  哒哒哒!

  自身半透明状的小蜥蜴挺着长颈,四条细腿一阵乱蹬,在浓稠的血海上转瞬爬出数千丈,站在那机警地四处张望……

  它,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

  恍惚间,血海之下冲出了一道黑影,一张血盆大嘴,将这小蜥蜴‘唰’地吸走,只留下浅浅的漩涡,以及几声微弱的咀嚼响动……

  因血海太过粘稠,漩涡转眼归于平静。

  捕猎成功的那头凶兽悄悄游走,不敢暴露自身半点气息,迅速沉入血海深处。

  百里之外,目睹这一幕的李长寿,低头看了看自己变作的同款小蜥蜴……

  这年头,做一只血海底层生物,也挺不容易。

  摒弃杂念,风语咒·万里寻风催发到了极致,李长寿心神开启六成,辨别着各处听来的讯息。

  是这里没错了,大道震动、修罗族高手聚集之地,就在这下面……

  血海,天地污泉交汇处,浊之极。

  上古初时,血海近乎无边无际,血海先天大能冥河老祖名扬洪荒,创造阿修罗,开创‘杀’教,号称血海不枯、自身不死。

  可惜后来没跟上时代。

  后土即将身化六道盘时,某位活跃在上古、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法师,凭着人教几件至宝,联手后土与紫霄神雷,抹杀了冥河老祖。

  ‘血海不枯冥河不死’的传闻,就此华丽破灭。

  随后,后土娘娘身化天道至宝六道轮回盘,划分幽冥、开辟地府,成天地人三界。

  血海蒸发大半,仅剩残余存留于幽冥界西侧,依然占据了小半幽冥……

  天地分清浊,阴阳互参半,血海本就不可能完全消散。

  在血海中生存的修罗族与众凶兽,也并未就此灭绝,到今日渐渐恢复了些许元气。

  虽修罗族无法再如远古末期、上古初时那般强盛,但也勉强算作天地间的大族,在六道轮回盘中占据一席之地,投靠西方教后又多续了一口气运。

  时不我待,夜长梦多。

  李长寿化作的小蜥蜴在此地钻入血海,催起水遁之法,全力隐藏气息波动,朝血海深处一路探寻。

  血海之内,倒也称得上别有洞天。

  李长寿遁来此地时,就看到了血海之内存在着的诸多‘气泡’,‘气泡’内悬浮着大大小小的‘岛屿’,其上分布着不少修罗族的部落。

  也有不少修罗在各处游荡。

  修罗族的特色,就是女子个个秀美,男子自由发挥,普普通通的绝色美人在这里随处可见,吓哭隔壁小朋友的‘哥哥’也是五花八门。

  修罗族全族都在演绎这般道理——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不好看的灵魂也不一定有趣。

  若是天涯阁来这里招点人……

  思维太过发散,收一收、收一收。

  李长寿自然不会多看这些修罗族女子,毕竟云霄仙子就在琉璃宝塔内,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收集到了足够细致和全面的讯息后,他继续深潜,悄无声息的朝血海最深处逼近。

  下潜不知多少里,周遭粘稠的浊血,竟开始变得清淡;

  继续下潜,混浊尽褪,下方反而出现了一缕缕仙灵气息!

  恍惚间,李长寿像是闯入了一片、藏在大地最深处的仙境。

  正所谓,万物负阴抱阳,独阳不生、孤阴不长,阴阳极致则化生彼此……

  这种种道理,都藏在了一张简单的阴阳双鱼图内。

  放慢身形,分析此地气息,李长寿变换藏身之法,并未冒进。

  此前他感觉到的大道震颤,其源头就在方圆万里内了。

  琉璃宝塔内,各位道门高手也在探查周遭环境,顺便发表一点各自的见地,不经意间彰显一下自身道境。

  独居一层的孔宣,此刻站在宝塔窗前,眺望着血海的风景。

  下方数千里毫无异样,但李长寿突然停了下来……

  他藏身在一团七彩斑斓的流光中,维持着风语咒,并将风语咒探听到的内容,转入了琉璃宝塔。

  ——让各位大手子帮忙翻译翻译。

  宝塔中响起了一阵‘咕力咕力、木大木大、呕吧殴吧’的古怪嗓音。

  这是修罗古语。

  多宝道人面露微笑,在袖中来回摸索,拿出了一只龟壳状的宝物,宝物散发出浅绿色的仙光。

  这些叽里咕噜的对话声,顿时化作了人声:

  “……他们刚刚传信说,那个水神已经介入了此事,大家小心些,绝对不要松懈。”

  “水神诡计多端,变化无穷,心比血海还要脏,手比老祖还要黑,咱们绝不会是他的对手。

  唉,说到底,咱们现在只是被西方教利用。”

  “西方教在利用我们,我们也在利用他们。

  西方教最起码有圣人在,我们没了老祖庇护,在洪荒只能任人鱼肉。

  这次,是我们血海一族最后的机会了。

  哪怕拼上这条命,我们也要给后辈们保留最后的生存之地!”

  “不要多说,说不定水神就在听着,看好各处,任何动静都不要放过,宁杀错。”

  “宁杀错。”

  “同族也不能擅闯!”

  宝塔角落中,云霄对金灵圣母轻声说了几句,两位仙子大能齐齐掐起法印,互相为对方遮掩道韵波动,又同时对着前方点出一指。

  她们合力施展出的云镜术,照出了这段对话的来源。

  那是在血海之底,一座满是阵法光壁的大城遗迹上空,阵法之外站着数百道身影,各自包裹着浅黑色的杀意。

  八臂修罗随处可见,更有一些煞气浓郁的双臂修罗,一看就不好惹的血海凶神。

  他们似乎在守护着某样东西。

  这些身影之下,是一重又一重的大阵,而在大阵之下,似乎还有暗藏布置。

  多宝道人对李长寿传声说了云镜所显,李长寿又仔细听了一阵,悄悄接近下方大城。

  琉璃宝塔内,黄龙真人沉吟道:

  “这些修罗族的高手把守竟如此严密,此地阵法也都不简单,该如何才能入内?”

  太乙真人笑道:“这种程度的阵法,怎么可能挡得住堂堂水神?他钻阵法一向可以的。”

  明显想说又不敢乱说。

  赵公明却道:“此地如此显眼,会不会是一处陷阱?”

  “八成是了,此事事关西方教的教运,更是他们长久以来的谋算,断然不会如此轻松被咱们找到……”

  多宝道人摸着下巴仔细思索,得出了这般结论。

  众高手仔细琢磨,也觉得这般可能性最高,如此大摇大摆摆在明面上的,很可能有问题。

  但继续深入思索,又觉得这可能是故意而为,虚实不定……

  玉鼎真人沉声道:“长庚绝不会如此轻易中了算计,咱们安心就是。”

  这边话音刚落,琉璃宝塔就是轻轻一颤。

  却是带着宝塔的李长寿,再次凭太极图遁入‘画外’虚空,朝下方那座大城的遗迹钻去。

  赵公明笑道:“看来,你我考虑的,还是不如长庚深。”

  众道者皆以为然。

  太乙真人却小声道:“怎么感觉是咱们想多了?

  长庚这家伙做事力求稳妥,他肯定不会放过此地不探……”

  黄龙真人问:“那,此地若是陷阱怎么办?”

  “这不就是咱们来这儿的意义了?”

  太乙真人淡定的一笑,各位道门仙人尽露出些许笑意。

  确实,他们一同出手,此地自无可惧。

  而接下来,李长寿的行事,继续刷新着他们对【稳】之一字的认知。

  太极图威能莫测,大法师曾凭太极图直接穿梭乾坤、在‘画外’随意行走;

  李长寿虽境界不足,却也能勉强跳入画外。

  他点开一扇太极之门,身形钻入其中,小心翼翼、一步三探,在几名老修罗身旁路过,进入了大城范围。

  周遭世界朦朦胧胧,人影、建筑弯弯扭扭,李长寿隐隐能看到盘根交错的大道脉络。

  太极图带他进入的,似乎是天地与道则之间存在的,某个奇妙夹层……

  但可惜,李长寿无法凭借此法一查到底。

  对方明显考虑到了这一点,或是知道太极图威能,李长寿凭借太极图,在‘画外’一连过了十数重防护大阵,心底灵觉轻颤。

  图老大的嗓音想起:“过不去。”

  前方大道印记交错,一座大阵封死了乾坤内外,似杀阵、又似困阵,布阵者的阵法造诣非同小可。

  能防住太极图……

  圣人布置的大阵?

  李长寿化作的小蜥蜴,趴在画外虚空静静思索,很快就打消了强闯的念头,悄悄后退。

  一缕传声,也在李长寿心底响起,却是多宝道人:

  “此地有圣人道韵,八成是一处陷阱,长庚多小心。”

  小蜥蜴缓缓点头,并没有改变行动路线。

  他继续在画外寻梭,来回搜寻了几次、将这大城废墟翻了个底朝天后,终于确定了一个城中的安全角落,悄悄钻回了天地间……

  此地布置了诸多杀阵,大城正中的那座破损殿宇,便是众杀阵笼罩范围重合之地。

  且,李长寿在‘画外’搜查了此城各处,仔细调查了此地阵法布置,发现了一个关键的细节……

  所有杀阵的灵力涌动方向,即大阵宣泄威能的方向,是对内,而非对外。

  所有困阵的灵力分布,也都是侧重于内,而非侧重于外。

  换而言之,布置此地者,是想凭大阵灭掉闯到那座破损大殿的生灵……

  “是陷阱无疑了。”

  宝塔内,黄龙真人不由叹道:“圣人出手布置阵法,大道震动引起长庚关注,此地布置怕是专门针对长庚……

  用心之歹毒,当真难以言说。”

  李长寿的仙识传声落入琉璃宝塔:“或许没这么简单。”

  “当心,一切以自保为上。”赵公明如此叮嘱着。

  李长寿答应一声,将‘小蜥蜴’的变形散掉,化作背着葫芦的老道模样。

  他身形保持着虚淡状态,盘坐在这座大城一处破屋的角落;又将手腕上的‘七情草环’取下,放入了一只宝囊,却并未将宝囊封口。

  就听得叹声袅袅,一缕缕浅蓝色的波痕消散在李长寿身周,悲哀的情绪朝远处荡漾开来。

  “我好惨啊,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还被扔到这个冰冷冷的袋子里,看都看不到外面,还要被当做法宝来用……”

  李长寿:……

  暂时保持沉默吧,这个悲伤程度刚好合适。

  大城上方那群修罗族高手,丝毫没有察觉到这般七情波动。

  少顷,这些修罗族男女黯然神伤,各自叹息,无一幸免。

  有一修罗族的女子低声喃喃:“我们,真的是被抛弃的一族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侧旁顿时传来一声带着哭腔的怒吼:

  “我不服!这是什么天命!这是什么命途!

  我修罗族永不为奴!永不为……唉……喊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又能喊给谁听呢?”

  “何苦呢?何必呢?有意义吗?”

  “我们苦苦挣扎个什么呢?天地让我们自毙,自毙不就可了?”

  喃喃声、哭泣声在各处响起。

  全员沉入这般情形中的修罗们,丝毫没能察觉自己被人暗算,各自悲从心来。

  忽听一声大喊,一头八臂修罗突然抬起八只手掌,动作整齐划一,掌心砸向了自己脑壳。

  “老祖,我去陪你了!”

  砰的一声,八只手掌、八重打击,那修罗的无头尸身缓缓躺倒。

  立刻就有十多修罗族被影响,陷入了绝大的悲哀,当场自尽。

  渐渐的,更多修罗族开始产生这般消极的想法,一个个不断高吼、低喃,似乎在努力说服着自己。

  自尽者,越来越多。

  大半修罗已是泣不成声,想起了生平悲惨,想到了种种艰辛;他们鲜少修道心,此时对七情之力的抵御几乎为零。

  李长寿双手结印,对着手中宝囊道一句:“可否请怒之化身一同出手?”

  “我管你!”

  “欸?太乙师兄,你怎么出来了?”

  “那混账在哪!”

  草环上七彩光芒流转,宝囊中多了一道虚影,正在那左右寻找。

  一层层浅红色的波纹,在天地间扩散开来。

  小哀叹道:“我们都是生在草里面了,你还琢磨怎么利用我们,对付我们,良心不会痛吗?

  我太惨了,为什么要跟你当朋友……

  我更惨了,唯一的朋友都没了。”

  怒之化身:“你丫耍我!”

  李长寿:……

  悲哀、愤怒,集合众生之力、后土修为境界所形成的两具七情化身,同时发难!

  一时间,大城废墟之外,众修罗仰头怒吼,天地间仿佛出现了数百头濒死的凶兽,发出一声声不甘的吼叫……

  “修罗不死!血海不枯!”

  “我们要为老祖报仇,要为老祖报仇啊!”

  “西方教在利用我们!”

  “这么活着,就还有什么意思!”

  李长寿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幕,凭借着空明道心抵御七情之力。

  前后不过片刻,场面完全失控;

  开始有修罗族坠入杀意,逐步疯狂,攻击同族、攻击此地阵法、提刀砍自己……

  李长寿略作思索,观察着此地众修罗的表现,最后选定实力较高、心境却最不稳的一双臂修罗,开始仙识传声。

  【底牌:循循之音】

  “孩子,你渴望……得到老祖我的力量吗?”

  呃,怎么有种反派大魔王的既视感。

  宝塔中,黄龙真人错愕地感受着外面的情形,张嘴却无言。

  这就是七情之力?

  还好,七情之力并未流入琉璃宝塔,此地众仙也不必费心抵御。

  多宝道人笑道:“但凡各种麻烦事到了长庚手中,怎得都这般简单。”

  多宝道人话音刚落,被李长寿‘蛊惑’的一头双臂修罗突然转身,不顾一切撞开面前摇摇欲坠的阵法,朝着大城正中、那座存在着圣人道韵的石殿砸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少说也有三四十头八臂修罗、六臂修罗紧随其后,如一颗颗彗星,撞向大殿的废墟!

  杀阵被触发,道道金光绽放、千丈剑气纵横,城中满是血雨腥风。

  李长寿身影,不知何时已在那个角落消失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