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王富贵 > 第66章 吾皇万岁

第66章 吾皇万岁

  朱厚熜坐着辇车,亲自出迎三十里!

  仪仗所过之处,万岁之声,不绝于耳。相比起数月之前,从安陆到京城,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这才是天子的威仪啊!

  朱厚熜志得意满,少年的虚荣空前满足。他大约是最没有安全感的皇帝了。朱老四人家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其他皇帝都是正儿八经继承的。唯独他,是突然捡来的。正是因为这种惶恐,胆怯,才逼得朱厚熜跟老臣开战,他要保护自己仅剩的一点东西!

  而这一刻,朱厚熜的心敞开了一道缝儿,他像是从冬眠的树洞里冒出头的小松鼠,外面明媚的阳光,让他的心开出了一朵朵的花。

  “撩起来!把帘子撩起来!”

  朱厚熜急不可耐,他把手伸到了外面,向着百姓挥手!

  这一刻,人声沸腾,直冲云霄。

  老朱家的皇帝百姓见得多了,稍微上点年纪的,都经历了三四个天子。说句实话,这玩意真不值钱。

  哪怕是安陆来的新鲜产品,也没有什么吸引力,还不是换汤不换药。

  真正能让百姓铭刻肺腑的是于少保那样,真正力挽狂澜,抗击鞑虏,保护京城百姓的大英雄,好汉子!

  哪怕过去了几十年人们依旧在传诵着,逼得宪宗皇帝不得不替于谦翻案,抽他爹的驴脸蛋子,不这样干,他就坐不稳龙椅!

  多年过去了,鞑子再度入寇,屠戮,抢掠,阳和堡上千人遭遇毒手,距离京城也不过几百里。阴云罩顶,惶恐的情绪蔓延开来。

  而这时候有人挺身而出,主动率领人马北上,更让人激动的是这一次明皇没有拖后腿,不但没有,还鼎力支持。

  如今得胜归来,胜利属于将士,也属于天子。

  圣君在朝,贤臣柄政,大明终于有希望了!

  “万岁!”

  “吾皇万岁!“

  老百姓发自内心大吼,欢天喜地的情绪,弥漫每个人的心头。

  朱厚熜和王阳明,作为这一次郊迎的两个焦点,终于碰在了一起,瞬间,欢呼之声,压过一切。

  朱厚熜涨红了脸膛,没用太监服侍,直接跳了下来。快步迎了上来。王阳明披着一身明晃晃的铠甲,钦差督师的大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

  他迎着朱厚熜,单膝跪倒。

  “臣,兵部尚书王守仁,拜见陛下!”

  “快起来!”

  朱厚熜迫不及待拉住了王阳明的胳膊,把他搀扶起来,心脏嘭嘭乱跳,说实话,比起登基的那天,还要激动哩!

  平静了好半天,朱厚熜才吞了口吐沫,情绪激动道:“王卿,鞑子入寇,群臣皆曰不可迎战,唯独王卿不避刀剑,不畏艰难,毅然出兵。如今大胜而归,扬我天威!谁还敢说,王卿只会对付山贼土匪?站出来!让朕瞧瞧!”

  朱厚熜说话,中气十足,什么四朝元老,什么两朝首辅!

  打赢了才能真的为所欲为!

  果不其然,自杨廷和以下,六部九卿,公侯勋贵,无一人敢多嘴。他们只能低着头,默然无语,全都蔫了!

  果然,只有胜利者,才有发言的权力!

  朱厚熜越发心满意足,他满脸含笑,仰着头道:“王卿,这一战打得很辛苦吧?”

  王阳明的心微微动了一下。

  他想起一件事,那时候他还年轻,第一次参加科举落榜,父亲安慰他,他却说世人以不登第为耻,而他以不登第却为之懊恼为耻!

  一个真正的圣贤,应该做到宠辱不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对。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王阳明渐渐抛弃了这种看法,就算写下这句话的人,也未必能做到。

  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遵从心中的良知。

  凭着良知说话,依照良心做事。

  这种朴素的准则,哪怕街头巷尾的老百姓都明白,可真正想时时做到,却是无比艰难。

  就拿现在来说,天子关切,他只要说几句慷慨激昂的好话,上至天子,下至百姓,都听得高兴,提气,就十分完美了。

  可面对天赐良机,真的要这么浪费掉吗?

  王阳明默默摇头,他决定按照自己的真心说话,哪怕会有不可测的后果,也顾不得了,毕竟这一战不是他自己打赢的,而这一战,也不意味着从此边疆无忧,可以安枕高卧。

  想到这里,王阳明深深一躬。

  “启奏陛下,臣统御一万两千名将士北上,夺回阳和堡之后,有三百八十五人折损,其中殉国者,二百一十余人!”

  大胜的时候,提到了战死将士,热闹的气氛不由得开始降温。

  王阳明恍若未闻,继续道:“臣在阳和堡得知鞑靼小王子卜赤举六个万户之兵,进犯大同。臣又以鞑子后方空虚,决定和张永分兵,统帅三千人,去袭击草原上的鞑子部族。行避实击虚,出其不意之策。此战,三千将士,损失五百有余。成功之后,臣率领其余将士,押解缴获,返回大明。”

  “期间,鞑子多次追击,将士奋力死战,到达辽东之时,损失超过八百人。另外还有数百士兵因为伤势过重,或是残疾,不能返京,只得留在辽东养伤。这几日内,已经陆续有一百多人丧命!”

  王阳明声音不高,但很有穿透力,周围人听得一清二楚。

  尤其是朱厚熜,他默默盘算着,三千人出战,能站在他面前,接受郊迎,享受胜利成果的,竟然不足一半的人!

  准确说,是只有一千三百六十七人!

  超过一半的人,或是受伤,或是丧命……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是真正面对这个结果的时候,居然是如此伤心悲痛。

  朱厚熜神色黯然,忍不住叹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王卿,你们太不容易了!将士们,朕代天下百姓,谢谢你们!”

  此话一出,士兵们无不放声痛哭,王阳明双膝一软,直接跪倒。

  “陛下,臣以为我大明虽然富有四海,但是多年来,武备不修,边防不备,军中空额严重,纵然能胜一次两次,依旧没法扭转颓势,若是不能借此机会大力整顿,只怕日后鞑子再度入寇,还会有无数百姓受到涂炭之苦!”

  王阳明悲声道:“请陛下以苍生为念,以死去的将士为念,大力整顿军备,壮我大明天威!”

  王阳明说完,匍匐地上,无数吃人的目光,简直要把他穿透,变成马蜂窝,有来自文官,更有来自勋贵!

  姓王的,你敢砸大家伙的饭碗,咱们没完!

  就在这时候,突然又有几个人快步走到了王阳明的身后。

  “臣(奴婢)以为王部堂所言极是,请陛下恩准!”

  王岳,杨一清,张永,三个人一起跪在了王阳明的身后,阳明公的处境骤然一变!

  朱厚熜咬了咬牙,环顾四周,朗声道:“朕决定恢复永乐旧制,重新设立三大营,以王守仁为总督戎政大臣,张永为监军,此战有功将士为筋骨,打造出一支百战百胜的强军!为我大明铜墙铁壁!”

  声音一落,欢呼万岁之声撼天动地,久久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