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肥千金 > 第193章 不过是放不下年少时光

第193章 不过是放不下年少时光

  杜郎中看着雷的模样,只有一瞬间的诧异,随即心中了然,那次在山上采人参,他便猜到,无论是唐三郎,还是杜华都有自己的秘密。

  特别是唐三郎,那一身好功夫怎么着也不是杏花村泥腿子唐家能养得出来的。

  两个小家伙只是不能动,也不能说话,能听能看,下人阿怜被罚,爹娘道歉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小胳膊掰不过眼前凶女人的大腿。

  所以,当雷一解开二人的穴道,两个小东西便从地上快速的爬了起来,躲到自己娘身后,成了两只乖乖的小鹌鹑,再没了先前的嚣张和霸道。

  两个孩子的反应,让夫妻二人知道,两个小的心虚了,杜华一行没有撒谎。

  “姑娘,请到在下家一叙,我和孩子他娘准备酒菜给你们接风洗尘,也表示我们歉意。”大师兄冲着杜华一行又抱了抱拳道。

  杜华是不想与他们有所牵连的,更不想让他们接什么风洗什么尘,只是当她看向杜郎中,杜郎中眼中期待的眼巴巴的神情,让她叹了口气。

  “看在杜叔的面子上,我去,但我们得回客栈一趟。”杜华说完指了指自己一身的灰尘,又指了指二妞胳膊上的擦伤,“我们得回去梳洗一下,二妞胳膊上的伤也得回去好好处理,女孩子的身上要留下疤痕可是会毁了一生。”

  看着杜华粉白色的外裳一片狼狈,还有小姑娘身上触目惊心的擦伤,大师兄心中更是愧疚,“真是对不住了,那我们回家等姑娘,不知道姑娘住在哪家客栈,在下一会儿派人去接你?”

  “客栈就在附近,不用接。”杜华摆手。

  “我跟着你们一起过去。”杜郎中上前一步道。

  “好。”

  “师弟,那我们在家等你们了。”大师兄对着杜郎中道。

  “你们先回吧,我会带着他们来的。”

  杜郎中陪着杜华一行回客栈,大师兄夫妻二人着人处理了死马和马车,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家。

  “花儿,对不起。”杜郎中道歉。

  “杜叔,与你没关系,你道什么歉呢?”

  “怎么没关系?那是我师父的孙子,孙女,也是我师妹的孩子。”

  杜华看了他一眼,有些怜惜他,不怪杜叔争不过他大师兄,医术谁高谁低且不说,大师兄不论是从气质上,还是容貌上都比杜郎中胜上一筹。

  “杜叔,你大师兄的家世不错吧?”

  如果仅是一个医馆的公子,小姐和下人,那几个家伙不会那么嚣张跋扈。

  “是啊,大师兄的爹爹是莲花县的知县大人。”杜郎中有些怅然。

  原来,家世也比杜叔好,又是莲花县本地人。

  “杜叔。”

  “恩?”

  “你别怪花儿实话实说,虽然你没争过你大师兄娶上师妹,但我觉得这未必是坏事。”

  杜郎中看着她,没说话,等着她的下文。

  “我虽刚见了她一面,但能看出,你师妹的性子强横,不是杜叔你能驾驭的,成亲了,你们二人不会和睦,而且,你刚刚也见着了,她宠爱孩子太过无底线,她若不改,只怕以后在这上面还得吃亏;

  且不说以后怎样,今日她碰到我就是踢到了铁板,好在她幸运,你我相识,今日若不是看在杜叔你的面子上,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就这么收手。”

  “杜叔你是没看到当时的状况,可谓是千均一发,若不是有雷大哥在,若不是雷大哥本事够强,今天我真的会葬身在马蹄之下,也不是花儿我揪着事情不放,想想一个差点儿杀了你的人,不但不对你道歉,还没一点儿愧意的倒打一耙,你会如何对待?”

  “花儿你说得对,是他们没教好孩子,也没管教好下人,谢谢你给杜叔这个面子。花儿,如果今天我不在,你会怎么样?”

  杜郎中知道花儿把他当作家人才说这些话。

  “我不会武功,也没有强有力的家势以权压人,但是我会医术,也擅毒,我才不管什么医者不用毒,做老好人,我会直接给两个孩子下毒,让他的父母不得不跪着求我。”

  杜华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她从来就不是好惹的,而且,用毒才是她最拿手的活。

  “别人不知道我的本事,杜叔你该知道,我下的毒,东凌国还没人可解,除非任逍神医再世。”杜话说这话时,小脸绷得紧紧的,身上的气势无意中大开,让杜郎中这半个师父都感到心悸。

  他知道,杜华没说大话,她说到就能做到。

  “好了,不说这些了,杜叔,还是那句话,别因为一棵树便放弃了整个森林,你该得到你的幸福,这次从莲花县回去后,如果你同意,我叫我娘帮忙给杜叔你谋个合适的成亲,你的上半生已经过去,下半生该过一过普通人该有的幸福生活。”

  杜华以前不插手,是因为她没见着杜叔的大师兄和小师妹,如今见着了,那点神秘在杜华心中荡然无存不说,还很没有好感,她觉得杜叔是个好人,不应该为这么一个普通的女子,顶多比一般女子好看一点的人耗掉自己的一生。

  杜郎中见杜华一心为他着想的模样,心中是又感动又想笑,“花儿,你还小呢,哪里懂这些?喜欢上一个人,哪说能放就放的。”

  杜郎中把她当小孩子看待,杜华也有无奈,心中暗道:叔啊,我两辈子加起来的年纪和你一样大了,咋不懂?

  “你不曾放过,哪里知道自己放不开?”杜华不同意他的想法,“我觉着吧,杜叔你不过是放不下年少的时光罢了,其实,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也不用去多想,只要把握好当下才是人生。”

  杜郎中一下子就愣住了,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杜华的背影,是啊,他不曾试着放手过,又哪里知道自己放不放得开?

  杜叔,你不过是放不下你自己的年少时光罢了!

  ……

  “杜叔,走啊,你站着干啥?”

  杜华一回头,杜郎中远远的落在了后面,站在那儿发呆。

  “哦,来了,来了。”

  杜郎中挥走心中的震动,慢跑着跟上。

  “杜叔,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我这出来了,家中我还是请了我家小武师父住在你家,代替你我给村人看病呐。”

  杜华把杜小武拜师,以及他师父住在杜郎中家给村人看病的事儿详细的对杜郎中说了。

  “花儿,真是麻烦你了,叔这两天就准备动身回去,只是……放心不下师父他老人家,老人家怕是时日不长了。”

  杜郎中心中有些黯然,他的少年时光是跟着师父学医渡过的,他的一身医术是老人家给的,他却因为师妹的事,多年不回来看他,他心中愧疚啊。

  杜华理解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情同父子的感情不是说舍就能舍的。

  沉默了一晌后,杜华对他道:“杜叔,一会儿我给师公他老人家看看吧。”

  “真的?”杜郎中的眼神里闪过惊喜,他本有这想法,但因为先前的事,杜华心中有怒,他开不了这个口。

  “恩。”杜华点点头,“但我也不能保证我有更好的办法,等一会儿看过了再说。”

  “好,好。”杜郎中激动的点点头,多一个人出手,师父他老人家的身体就多了一份希望,更何况花儿的医术本在他之上。

  “对了,花儿,我上次走的时候,你这个孩子……还偷偷塞银子给我,叔的银钱够用,今天叔还给你,你去何县用得着。”杜郎中说完,从袖子里掏出一张二十两的银票递给她。

  “我银钱够使,你留着用,真要还我,等回了杜家村再还就是,不着急现在还。”杜华又将银票推了回去。

  “真的够使?”

  “真的够,叔,我是不会打肿脸充胖子的,在家给秦家四爷治腿,因为某些原因,我噩了秦府不少银子,他们秦府啥都缺,就是不缺银子。”杜华撇撇嘴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幺妹说的是真的,我们走时,秦府四爷还住在我们村呢,幺妹身上有银子。”杜齐贵也立即帮腔。

  杜郎中笑着将二十两银票收了起来,“那行,我回家后再还你。”说完,杜郎中又从荷包里抠出一两碎银子,递给二妞,“二妞,今天你吃苦头了,这银子你拿着买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二妞看着那一两银子,惊住了,好多银子!

  杜华笑着看了眼自家侄女傻乎乎的模样,真是傻,一两银子也能看呆,以后得培养她的侄子侄儿们视金钱如粪土。

  “老姑……”二妞看向杜华,不知道该不该要。

  “拿着吧,这是杜爷爷的一点心意。”

  “好嘞……”

  杜二妞一听,赶紧的从杜郎中手心里抓过那一两碎银,乐得笑眯了眼,早忘记了胳膊上的痛。

  “这贪财的模样,倒是像极了幺妹……”杜齐贵直男憨憨道。

  “哈哈哈……”杜郎中被逗得哈哈大笑。

  杜华:“……”

  四哥,瞎说什么大实话!

  杜二妞才不管大人怎么笑她,心里美滋滋的,暗搓搓的把一两碎银放进了贴身的荷包里,等回去的时候,她要给三妞,小妞和小亮买糖葫芦吃。

  杜郎中坐在客栈里等着,杜华和杜二妞一行很快沐浴换好干净的衣裳出来了,杜二妞的胳膊上和身上擦伤的地方,杜华重新给她上了能祛疤的好药。

  “花儿,好了?”

  “恩,好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