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凡有条龙 > 第222章:剑气,刀气

第222章:剑气,刀气

  喂狼的事俞二爷知道,买别墅的事不知道,但他显然不感兴趣,问:“白蟒回岛了?”

  甘一凡摇摇头。

  俞二爷皱了皱眉,“要尽快找到它。”

  “嗯,这两天我一直在找,按道理岛上生活的动物都不会离岛,白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没回来。”

  俞二爷沉吟道:“就蟒类习性而言,一旦生存区域不安全,很可能另觅栖身区域。不过白蟒变异,习性是否改变我说不上来。”

  俞二爷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白蟒在岛上受到攻击,又是从岛上被捉走,云集岛对于白蟒而言已经不是一个适合生存的环境。

  甘一凡没开口,有些话关系到怪兽,他没有解释几年前岛上部分动物发生异变,拥有一定灵智的时候,怪兽就曾对它们立下规矩,不允许离岛。

  这点是包括变异初期,几头愣头青大野猪都不敢违背的。而狼群始终生活在岛上也是这个原因。

  “家里遭贼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甘一凡不想解释,不过徐雯这丫头嘴又快了,“二爷您都不知道,这贼可厉害了,家里监控都拍不到,我琢磨着不是从天上掉下来就是从地下钻进来,搞不好就是变异人。”说着感到不对劲,吐吐舌头一溜烟跑了。

  甘一凡无奈道:“是变异人,不过我能应对。”

  俞二爷点点头,只让他小心一些。

  徐雯显然想多了,对于俞二爷来说,甘一凡身体状况他最了解,甘一凡是不是变异人他一清二楚。

  “小雯对医道天份很高,这两天跟着我侍奉药材,动手能力很强,分寸拿捏也不错,明天起早有车来接,家钥匙留给小雯,让她来照顾药材,日出日落各一次,她懂。竹筒还有一天量的泉水,今晚让小雯带回去,明天用其他容器灌装,提醒小雯带过来稀释浇灌。”

  甘一凡应下,俞二爷又说道:“给你那册手抄医本可以给小雯看看,不过这孩子有丢三落四的毛病,别交给她还是放在你那里。”

  甘一凡笑了一下,说:“她还小,过两年就不会这样了。”

  俞二爷也笑了笑,“孩子心性,长大了会好。听她说想报考江宁医科大,她的成绩不错,考上医科大应该没问题。今年暑假你抽时间带她去一趟江宁,我有一位老友在医科大授课,你带小雯去见一见他。”

  从二爷家出来,徐雯好像做错事那样低着头跟在甘一凡身后走,甘一凡心里好笑,但也没有睬她,几个月接触下来,其实已经很了解了,表妹性格很好,学习也用功,不过有时候会跟她爸一样嘴里没把门,就像今天这样,如果不是俞二爷,搞不好就是一件麻烦事。

  “哥,我错了,不该说你是变异人。”

  “你没说我是变异人。”

  “哦,就是那意思,妈提醒过我不能在外人面前说,但我想二爷不是外人,一时没忍住,呵呵,嘴快了。”

  “你还知道自己嘴快啊!”甘一凡掐了一把她的脸,沉声说:“以后跟哥住在一起会看见很多稀奇古怪的事,也可能会见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人,你要是还像今天这样,那哥可不能让你过去住别墅。”

  “不会,不会,我肯定不会,就此一次下不为例。”徐雯着急道。

  “行,哥信你。”甘一凡笑起来,又哪里会真生气,“哥跟你讲,二爷一直夸你,刚才主动说让哥把手抄医书给你看,不过二爷也说了,你有丢三落四的坏毛病,只能给你看,不能交给你。”

  “二爷夸我了?”徐雯挺惊讶的模样,“他总说我笨手笨脚,浇水控制不住量,松土不是重了就是轻了,掌握不好力度,剪枝嫁接这些都不让我碰。”

  “亏二爷还夸你聪明,你也不想想,你才跟在二爷身边几天,二爷就让你动手操作。换做其他人,二爷连看都不让看,就说哥,也有几个月了,前两个月二爷连浇水都不让干。”

  “真的呀,那哥是挺笨的。”

  “……”

  兄妹俩边说边走,进了家门,汪兰在做饭,徐明亮不在,估计又开着大皮卡上哪炫耀去了。

  吃完饭,徐雯给二爷送饭回来,到书房要医书看,甘一凡没有午休的习惯,就在书房练字。

  忽然觉得这种氛围非常好。

  这间书房是老教授在世的时候,唯一没有装修过的地方,原样保留下来。不知是记忆里还是梦中情景,书桌旁是一张小桌子,童年的甘一凡在那看书写字,甘常评则在书桌上批改作业。

  眼下徐雯就坐在小桌上看书,而他则坐在书桌上练字。

  偶尔回头看一眼,甘一凡便会微微一笑,心境格外安宁。

  毛笔在宣纸上行走,字里行间错落有致,形断,意不断。

  其实地光玄刃术文字他早已记熟,总共也就百来个字而已,只是习惯要将所有文字的每一笔每一划临摹如一,他才会时常翻看竹简。

  这会儿已能如一写出前边十来个文字,每笔每划与竹简文字一般无二。

  突然之间,“嘶”一声轻响,甘一凡最后一笔落下,那是最后一个字笔画中的“竖勾”,笔尖收于勾,宣纸忽然裂开。

  徐雯听到动静回头,见到甘一凡提笔怔愣在那,不由诧异,“哥,你怎么了?”

  怎么了?

  当然是有大发现,不过不能跟徐雯说,也说不明白。

  怔愣之后就是大喜,他明白了,地光玄刃术全篇是运气之法,但并非没有招式,而是招式隐藏在字里行间。前边十几个字串联起来,一气呵成,就好比出招前蓄势,而最后的一笔就是招式。

  一竖一勾。

  一斩一撩。

  他似乎没有听见徐雯询问,取黑刃在手翻窗而下,立于后院地面双目紧闭。

  徐雯大吃一惊,跑到窗边下看,见到表哥好端端站在地上,脱口而出的尖叫声咽了回去,瞪大双眼一眨不眨。

  看见这一幕的还有两只变异黑熊,蠢萌蠢萌的瞪着眼看甘一凡。

  超然物外——兴许就是甘一凡此刻心境的真实写照。

  周围的一切似乎不存在了,他闭着眼却仿佛打开心眼,心眼中只有刀。

  手臂微颤,落于刀尖便是震动,高频率。

  若此刻刀尖落在地面,或许就能发现,震动的刀尖正在书写地光玄刃术前边十几个文字。

  却始终没有写出最后一笔。

  时间应该很长,至少徐雯这么觉得,她站得腿都麻了,后院一直保持古怪状态的表哥终于把手中的刀抬起。

  手臂颤动弧度越来越小,刀身震动弧度却随之相反,越来越大。

  变异公熊忽然感到不安起来,因为甘一凡刀尖所向正是它容身的大铁笼子,它情不自禁往角落缩起,双眼却睁得溜圆,格外好奇甘一凡举动。

  “咻!铛铛!”

  突然之间,一声轻微的疾速的风声响起,那是甘一凡挥刀带起的声音,几乎不分先后的,大铁笼子发出两道轻微声响,然后,横的那根钢管一分为二,竖的三根钢管斜向上被切割开来。

  “当啷当啷……”

  几根钢管落地,吓傻了变种黑熊,看呆了徐雯,同时也把甘一凡从这种奇妙的状态中惊醒。

  “剑气!”声音很轻,徐雯第一时间想到这个形容。

  “哥用的是刀。”甘一凡心情好极了,因为此刻他距离大铁笼子接近三米,减去手臂与黑刃长度,隔空距离也有一米五左右。第一次施展出地光玄刃术招式,隔空距离就已超过施展离火术隔空距离,且锋锐无比,竟然将钢管斩断,他心情当然好。

  “刀气!”徐雯立马更正,接着说:“哥你太牛了!只凭刀气斩断钢管,还是四根钢管,哥你是要成仙吗?”

  “把哥背篓扔下来,哥要上岛修炼。”

  此刻甘一凡信心满满,他特别希望这会儿黄凯能找过来。

  今天天虽冷,阳光却不错,湖滩沙地多出几顶帐篷,三三两两的游客其中玩乐,也有游客租船出湖,泊在微微漾起粼光的湖面垂钓。

  北山风比较大,游客稀少,却也有两顶帐篷扎在背风处。

  甘一凡上山的时候见到了,不以为意,只当寻常游客午后小憩,过桥上岛而去。

  殊不知,在他身形隐入雾中不一会儿,其中一顶靠近桥头的帐篷掀开,走出一位身穿羽绒服戴帽子的男人,戴着口罩墨镜看不清面貌。

  这个男人左右看看,径直过桥入岛,竟似不惧岛上寒雾。

  甘一凡来到小湖边,跟之前几次一样,竹篓挂在树上,黑刃别腰间,竹简摊开放在身侧地面,闭目修炼。

  离火内息并无消耗,此刻他修炼的并非离火术,而是刚刚掌握的地光玄刃术第一式心法。

  原来不知道,现在懂了。地光玄刃术跟以往修炼的离火火种与离火功法都不一样,分段式。一共百多个字,分成八段,也就是八招刀法,相对应招式心法也同样分为八段,眼下他修炼的就是第一段。

  适才心境安宁,福如心至般将第一段文字一气呵成写完,由此悟出第一式刀法。

  现实与影视剧当然不同,不是你会了就熟练了,随时随刻都能使用出来。

  就像觉醒一样,刚觉醒的时候,能施展的异能格外强大,但并不是说已经拥有这种强大的异能,只是拥有这种异能天赋,想要真正拥有掌握还需要从头学起。

  甘一凡眼下就是这种状况,悟出并不等于完全掌握,还需从头开始梳理,将文字转化心法,反复默诵直至成为本能,方能真正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