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凡有条龙 > 第220章:正月十三,不见不散

第220章:正月十三,不见不散

  “老倔叔,停一下,有人要过来。”

  老倔头愣了愣,心想大过年的,谁要过来呀?却也没有犹豫,直接将渔船停下来。

  左等右等不见有船出现,正感疑惑间,忽然看见一人背着大包湿淋淋站在船头,脖子上老大一块疤痕,胸口长满胸毛,毛发居然是青色的,看着都吓人。

  再仔细一看,咦!还是个熟人,几个月前经常看见,民警吴恒。

  “老倔叔,打搅了,劳您久等。”吴恒现如今对身体变化已经完全适应,不再忌讳他人目光,迎着老倔头诧异目光笑着打招呼。

  老倔头年老世故,没有多加打量,呵呵笑着送条大毛巾过去,重新开动渔船,抽空又泡了壶茶送过去,不该问的绝对不问,不该听的也绝对不听。

  “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我记得你今天执勤来着,跟人换岗了?”

  吴恒擦拭身上水珠,也没有取出衣服穿上,披着大毛巾喝茶,说:“调动手续办完了,提早过去,明天出发,过来跟你见个面。”

  “这么快?”甘一凡诧异。

  “那边缺人手,上午宁将军亲自给我打来电话,要我尽快过去。”吴恒说着,又解释道:“宁组长升了,直提少将,总局参谋总长,初六上任。”

  “参谋总长?”甘一凡没听说过。

  “就是总参谋长,今年特事总局正式独立军队系统,自成一军,宁将军相当于特事军部总参谋长。”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当然厉害,跟总局四处处长平级。”

  甘一凡“哦”了声,他对这些其实不大感兴趣,只是好奇问一嘴而已,接着问:“你昨天干嘛去了?”

  “昨天……大年夜在家住了一晚,昨天回基地。不说我,说你,你昨天问黄凯上尉什么事?”

  “没事,随便问问。”甘一凡并不打算把黄凯来找他麻烦的事情告诉吴恒。

  耽误恒好像猜到些什么,他说:“你记得基地四级军士长曹汲吗?”

  甘一凡点点头,他对曹汲印象挺深。

  “昨天凌晨黄凯上尉带队离开基地执行任务,曹哥一起去了,上午在甘平镇有过停留,黄凯独自离开过。任务完成回程途中,中午一点左右又一次在镇上休整,而他又一次单独离开。我还听我爸说你们之前在晨曦医药发生冲突,他是不是来找你?”

  甘一凡模棱两可“嗯”了声,说:“别担心我,我有办法对付他。倒是你,你既然回来了,明天又要走,这一走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趁现在有时间,你不应该来找我,应该跟方姐见个面。”

  吴恒沉默下去,一连喝了几杯茶,苦笑道:“其实昨天早晨离开家,我去找过她,见到她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逛街,吃饭,那男的还给她买衣服……”

  甘一凡:“……”不知道该说什么。

  “算了,我跟她本来也没有什么感情,可以说

  刚刚开始吧。我变异了,而她是正常人,过正常人生活……其实这样结束也挺好,没有负担。”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我看得出来,她很开心。”吴恒摇摇头说,“不提她。现在这样我很轻松,你不是要抓鱼吗,正好,今天我们比一比,看谁捉的鱼更多。”

  老倔头今天算是开眼界了,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甘一凡一个怪胎,没想到又多了一个。

  都像不怕冷一样,光着身子下水,随便随便就是二三十分钟不露头,而每回露头,就会有一条变种罗非被扔上船。这一刻,他只觉得年轻人的世界变了,变得让他看不懂。

  渔船回程,船舱里第一次有了七条大罗非,两个年轻人坐在船头喝酒,65度的二锅头,一人一瓶没一会儿喝光,又喝船上藏酒,他送过去的下酒菜根本没人碰,一瓶瓶的喝,喝干了整整一箱两人都躺下了。临近入河口,两人却都好像没事人那样醒来,吴恒一跃入水,片刻就在河滩上岸,挥挥手,开着一辆军用吉普远去。甘一凡则行若无事打电话叫人拉鱼。

  讲真,老倔头都傻了,他从来没想过甘一凡酒量居然这么好,一瓶65度二锅头,加上三瓶52度天之蓝,明明全喝躺下,不到一个小时就跟没事人一样,嘴里连酒味都没有。如果不是徐明亮送上船的天之蓝他喝过,他都要怀疑他们喝的是假酒。

  庄里饭店歇业,甘家保和陈桂芳都在外头跟大客户联络感情,福家饭庄来了两个小的,甘帅带着女朋友来了。笑笑饭庄则来了甘晓晓,却不是她自己过来,一起过来的还有童旭和宁涛。

  庄里饭店歇业,市里望月阁却没有,甘晓晓中午没去饭店,晚上还要赶过去。

  童旭和宁涛下午过来找她玩,甘一凡打电话给甘晓晓的时候,三人正在笑笑饭庄后院说话,听说这事,两人非要跟着一起过来,甘晓晓也拿他们没办法。

  这次甘帅女朋友懂事多了,没有再砍价,甘一凡说给福家饭庄两条罗非,她也没争,痛痛快快付了钱,拉鱼走人。

  甘晓晓也没敢耽搁时间,这次甘一凡非常大方,给了她家饭店和望月阁一共五条大罗非,其中两条送回家里饭店冷冻保鲜,等到初六开市售卖,剩下的三条要赶紧送到望月阁,今晚打算出售一条,另外两条也要抓紧时间冷冻保鲜。

  她其实还是会紧张,之前甘一凡和宁涛童旭都起过冲突,这次见面也不知道会不会再起冲突,所以她虽然答应童旭宁涛一起过来,却没有让他们下车,自己出去收鱼。

  从到来到鱼过秤装车一直都挺好,两人只在车上没露面,临离开的时候童旭忽然摇下车窗,笑眯眯的跟甘一凡说新年好。

  这也没什么吧,甘晓晓见甘一凡没有反常举动,也稍稍放心,可接下来童旭忽然做出一个挑衅动作,手指做枪,“砰”一声对甘一凡开枪。

  她不明白童旭为什么要这样,这会儿也不容她多

  想,连忙发动车子远去。

  甘一凡一直都知道车上有人,但他也没想到会是童旭和宁涛,自从望月阁那次冲突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他们,直到今天。

  他能看出来童旭变得和以前不同了,外表貌似没有变化,但以他的敏感,能察觉出来童旭身上有一种熟悉感,那是跟变异人接触才会有的特殊感觉,显然,童旭也成为变异人。

  宁涛没露面,只隐约看见侧脸,不知道宁涛是否也跟童旭一样。

  对于童旭挑衅行为,甘一凡并不在意,变异人他见得多了,连黄凯他都不怕,何况是童旭。

  他并没有回应挑衅,看着车子远去,若无其事跟老倔头约定明天上午继续出湖。

  今天七条罗非鱼,他捉了五条,吴恒也不错,捉了两条,七条鱼全变成了一串银行数字,甘一凡不矫情,直接转了两条鱼的钱给吴恒。

  吴恒也不矫情,回了几个字过来:亲兄弟明算账,谢了。

  甘一凡笑了,回了几个字过去——家里放心,有我在,吴中尉保重。

  这次跟着调动命令下来的还有吴恒军衔变化,士官转军官,中士变中尉。

  另一边,笑笑饭庄门口。

  “为什么要这样?你明知道我现在要跟一凡搞好关系,你这样搞不是故意让我难堪吗?”车子停在家门口下鱼,甘晓晓忍不住质问。

  童旭笑笑没说话,下车拎起一条百二三十斤重的罗非鱼放进冰柜,回头又把另一条差不多重量的罗非鱼放进冰柜,洗了个手过来说:“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我哪里拿得动这么重的鱼,现在你也看见了,轻而易举。”

  甘晓晓确实被童旭展现出来的力量吓了一跳,大学几年接触下来,可以说是非常了解,童旭长得胖,力气却不大,别说一条百多斤的鱼,就是一条几十斤重的鱼他也得双手抱起来,可现在轻轻松松把两条百多斤重罗非鱼送到店里冰柜,脸不红气不喘。

  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笑笑,在你眼中,这个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但在我们眼中,这个世界不一样。”宁涛从车上下来,笑着说,“不要担心甘一凡,你爸的事我们都知道,等你爸出来那天,我们都会过来。别的话不多说,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甘一凡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和童旭明天要去一个地方,还得赶回去收拾行李,大概十天内回来,你跟思思见面的时候,跟她说一声,说我回来再找她,先走一步,回见。”

  如果这个时候甘一凡见到宁涛,估计会更加熟悉,因为现在的宁涛跟好恒他们觉醒初期的表现很相似,就好像这个世界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一样,特自信!

  还有童旭,比宁涛略微含蓄,脸上却也呈现自信的笑,轻轻拍了拍甘晓晓说:“你家的童胖子不再是以前的童胖子,笑笑,不要去管你妈,讨好甘一凡完全没必要,一切有我。正月十三,不见不散,我给你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