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左道倾天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为你送终!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为你送终!

  洪瞎子一张老脸,涨得通红,随即那由烟雾形成的眼睛,陡然消散,痕迹不存。

  噗的一声,洪瞎子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衰朽的身躯,就此扬天倒落!

  整个人昏迷了还不得止,浑身上下抽搐不休,喉咙里咯咯作响,赫然是一口气上不来,即将要魂飞魄散的节奏!

  左长路眼疾手快,一把将其身躯扶住,又将一颗丹药扔进了洪瞎子嘴里,早就泡好的三千年参茶端过来,直接用茶壶对着洪瞎子的嘴,猛地灌了下去。

  跟着又开始为洪瞎子推功过血。

  “你也来帮手。”

  左长路显然是怕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不能活开血脉,急忙叫左小多。

  “哦,好的。”

  左小多这会也急了,这老瞎子,就为我看了个相,怎么还就要挂了?

  那是不是说……我害死的?

  这特么……

  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黑锅啊!

  父子二人手忙脚乱的忙活了足足一刻钟,洪瞎子这才终于悠悠醒来,却已经是气息奄奄,只余一副回光返照的模样。

  他咂咂嘴,苦笑一声:“老左,你又为了我糟蹋好东西了……没用的,我的残命就在今天。”

  左长路长长叹息:“老洪,坚持住。”

  “坚持不住了。”

  洪瞎子无力的笑了笑,道:“在真魂望气术之下,我自己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你只要记住了我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好,你都记下了么?”

  “记下了,记下了!”

  左长路深深点头。

  洪瞎子安慰的点头笑了笑,这才无力的说道:“老左,看来我的身后事,仍旧是要麻烦你的……不过也不用太麻烦,我无儿无女,也没祖宗山坟,你就把我的臭皮囊一裹,找一口棺材装了,坟地,我也早看好了,就在……”

  左长路握着洪瞎子的手,道:“洪兄,你无儿无女,没有祖宗山坟是你的事。咱们兄弟一场,我左长路,怎么也不能让你的这最后一程走得凄凉!”

  洪瞎子苦笑:“这是天意……”

  左长路想了想,道:“瞎子,你豁出最后的性命,为小儿窥看命数,那么这小子就欠了你一条命!”

  他慎重的想了想,踱了几步,抬头看天,眼中闪过极为复杂的情绪,突然一咬牙,断然道:“……我让小多,为你送终,为你喊开那阴阳轮回之门!”

  洪瞎子的身子猛然一震,脸上露出来极度的惊讶与惊喜,随即就缓缓摇头:“老左,何必呢,何必让孩子,凭空多出一份因果……”

  左长路坚决道:“这是应该的。”

  随即道:“小多,跪下!给你干爹磕头!”

  左小多听到这个吩咐立时就愣住了。

  我……我这就多了一个干爹?而且还是……一个快要死的干爹?

  但是他对父亲的话可是不敢有丝毫违抗,乖乖的跪下,磕了几个头,叫道:“干爹!”

  洪瞎子神情激动,干涸的眼眶里,汹涌的冲出热泪:“好孩子……好孩子,只是,委屈了你,委屈了你……”

  他抖抖索索的说道:“老左……你说我也没什么给孩子见面礼,这于心有愧啊……”

  左长路道:“你安心休息,还说什么见面礼。”

  洪瞎子满足的笑着,无力的说道:“我洪瞎子……一生孤苦,无依无靠,无儿无女,没想到,临死之前,居然多了一个有前途无量的干儿子……老左啊,我对你的感激……”

  他咳嗽了几声,道:“我之前存在你这里的那几本书,还有我那本命的……就都给了小多吧……”

  “小多啊……干爹没啥大本事,也没什么遗产遗物可以留给你……你也懂得望气之说,只是,干爹的那个真灵望气术,你可千万不要学啊……”

  “我的本命戒指……自从我修为根基被毁,神识被废,连我自己都打不开了。那里面的一些个小东西……还有许多功法,剑法刀法……锤法秘籍……只可惜干爹太废材,自从修为被废,什么都练不了……”

  说到这里,突然间两眼凸出,一口鲜血,终于喷了出来。

  挣扎间,洪瞎子突然突兀的直起身来,手指苍天厉声道:“待我来生,逆你这天!”

  说罢扬天跌倒,大口大口的鲜血不停息的喷出来。

  而整个人却已经没有了呼吸。

  洪瞎子,就这么死了。

  看着洪瞎子的尸体,左长路眼神深邃,轻轻叹息。

  良久良久后,他伸出手,为洪瞎子轻轻合上眼皮,喃喃道:“洪兄,你我相交,天上地下,今生来世……今日撒手去,左某……孤单不已。”

  他转头,看着左小多,道:“我来联系灵堂一切事宜,明日,为你干爹送行!”

  左小多纳闷道:“爸,他……”

  “这是你干爹!”左长路眼神一凝,轻轻道:“儿子,你一定要记住你干爹!”

  左小多懵懂的点点头,似懂非懂,浑然不明白左长路这话的个中深意!

  ……

  左长路用一块白布盖住了洪瞎子的尸体。

  便在这时,洪瞎子的手指之上,一枚呈现暗色的戒指,突然发起光来,跟着又有些虚幻的架势,似乎这枚戒指也要随着洪瞎子的生命消逝而消失。

  但这种虚幻的状态就只维持了一瞬,便即又停住了。

  跟着从洪瞎子的手指上缓缓地飘落了下来,停在半空。

  又是一阵明明灭灭,似乎还是有随时消失的可能。

  左长路伸手抓去,却是抓了一个空,似乎那戒指,并不是实质存在的。

  左长路露出来极度意外的神色,顿了一顿才道:“小多,这枚戒指我不能动。大抵是你干爹留给你的戒指,你尝试收取,戴在手上。”

  “哦。”

  左小多依言伸手,向着那枚戒指抓过去。

  也不知怎地,左长路伸手抓不到的、有如烟雾的戒指,在左小多伸手之后,却是整体凝实,掉落在了左小多的手心里,触手冰凉。

  “戴哪个手指?”

  左小多一手拿着戒指,看着自己的手指头。

  “食指不能戴吧?无名指可不是用来干这件事的用途,那就……尾指?”

  左小多喃喃道。

  左长路翻个白眼:“你自己决定。”

  左小多极为随便的将戒指向着自己小指头上套去。

  就在戒指套上左小多小指头的那一刻,戒指突然开始缓缓收紧,牢牢地箍住了左小多的小手指,紧跟着,左小多只感觉手指头一疼。

  仿佛那戒指里面有几根刺伸出来,深入了左小多的小指皮肉内中,疼得他一个哆嗦。

  鲜血瞬时渗出,尽数涌入那枚戒指之中,将整枚戒指都染得通红了。

  再过片刻,那枚看起来完全变红了的戒指,颜色又慢慢的变淡了,转化为平平无奇的灰白色戒指,再然后,连灰白色戒指也不见了。

  两父子面面相觑下,左小多的尾指之上,空空如也。

  “没……没了……”左小多瞪大了眼睛。

  “少见多怪,你尝试着想一想那枚戒指。”左长路脸上回归淡然,然而语气中却隐有一份意外震惊!

  左小多想了想,口中念叨不停:“戒指戒指……”

  那枚灰白色的戒指应声而现,悄然浮现在他的手指之上。

  “哇,这么神奇!”

  左小多这下子可是彻底的震惊了。

  “以后,你要用里面的东西,并不需要让戒指出现,直接意念沟通就好。”

  左长路心中大为舒畅,忍不住叹息一声:“万万想不到……这枚戒指,居然是本命戒指……本命啊……”

  “本命戒指是什么意思?”左小多问道。

  “嗯,等你以后历练得多了,自然就知道了。”左长路显然并不想多做解释。

  反而神情振奋的一巴掌拍在左小多肩膀上:“你小子只要知道自己这次赚大了就好!”

  “赚大了?”

  左小多狐疑:“就这么一枚戒指?”

  “你懂什么,你不懂的,你不懂的!”

  左长路忍不住叹息。

  不知道是不是该说是傻人有傻福呢。

  反正他是怎么都没想到,洪瞎子居然会将这个戒指留给左小多!

  难怪,洪瞎子临终时会强调了两句:本命,本命……

  左小多正想着大开戒指,看看里边有些什么,怎么自己就赚大了,却发现自己完全打不开这枚不起眼的戒指:“爸,这戒指也打不开啊。”

  “你现在连神念都还没凝成,就想打开这戒指?做什么梦呢?”

  左长路道:“这可是神念戒指,你一时半会还打不开!”

  “哦哦。”

  左小多似懂非懂。

  这时,门帘一掀。

  吴铁江走进来,一眼就看到洪瞎子盖着白布的尸体,魁梧的身体筛糠一般抖动了一番:“左哥……这……这不是洪……”

  “是他。”

  左长路黯然叹息:“他去了。”

  乍听噩耗,吴铁江只感觉一阵阵的天旋地转,两眼中金星乱冒,大口大口的喘气,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这老小子怎地死得这么早!”

  左长路眼神严厉空前,逼视吴铁匠。

  吴铁江一屁股坐下来,满脸都是纳闷:“之前看他明明还好好地,更何况……我们还……”

  “怎么说死就死了?还死在你这里?”

  吴铁江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揪着自己头发道:“这特么的……也太突然了吧?一进来就看见一个死人,还是他……这真是……麻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