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神记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很擅长借东西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很擅长借东西

  江云鹤回了房间,将画卷展开,只见上面是个侧卧在床上的女子,嘴角含笑,脸颊带着红晕,目光中充满媚意。

  “挺不错。”江云鹤觉得这幅画比之前画的其他画要好多了。

  果然自己擅长画美人。

  就像有的人擅长画山,有的人擅长画水,有的人擅长画马,有的人擅长画虾。

  这大概是天赋。

  江云鹤觉得自己真可以画个百美图出来,如果能画尽天下最美的女子,那也挺不错。

  毕竟做人总得有点爱好和理想。

  修行这事太简单,江云鹤既不是修行狂,也不是那种战斗狂。

  画尽天下美人倒是不错。

  江云鹤欣赏片刻,便将姬诗泽的画像收起来,等着苏小小到来。

  他相信自己在那面住了一夜,苏小小肯定知道,肯定会找上门来。

  果然,收起图没过一盏茶的功夫,随着一阵风,一道身影出现在房间内。

  苏小小抱着一纸袋的包子坐在桌子旁边,一口一个,腮帮子鼓的发圆,跟松鼠似的。

  与她平时的形象大相径庭。

  不过江云鹤倒是早就知道了,苏小小的吃相……一般吧……

  没什么优雅的。

  她也不在乎这个,别人更不敢在她面前说这个。

  苏小小将包子全扔进嘴里,又掏出一个酒壶喝了半壶,才颇为欢喜道:“这家的包子不错,难怪那么多人排队。”

  “哪家?”江云鹤好奇问道。

  “怎么样?查探清楚了?”苏小小软软糯糯问道。

  “嗯,姬诗泽的闺房一楼是书房,里面就挂了一幅画,便是你要的那幅江山图。”

  “啧啧,人渣。”苏小小啧啧有声道,自己花了好大力气都没混进去,江云鹤只用了十天出头就混进人家闺房,还在里面住了一夜。

  “过河拆桥也没你这么快的,何况还没过河呢。”江云鹤一摊手:“要不是为了帮你的忙,我也不至于牺牲色相吧?”

  “哈,等着执月来找你麻烦吧。”苏小小轻笑一声。

  江云鹤耸耸肩,这件事他倒是不担心,他有把握搞定执月。

  “说起来这没心没肝,你才是翘楚,头一次见有人求人办事还在那冷嘲热讽看热闹的。”

  “反正也是随了你的心意,你就是个大骗子。哪怕没我,你不打她的主意也会打别人的主意,我只是你去骗人的一个借口而已。”

  “感情上的事,怎么能说是骗?”江云鹤微微摇头,苏小小还是不了解。

  “现在难以把握,未来难以捉摸,只有回忆才是我们拥有的最珍贵的财富。我和她共同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在未来时时翻出来怀念,我想不出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第一次见到有人把这么渣的行为说的这么清新脱俗。”苏小小略微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神色颇为惊奇。

  “等你以后真的喜欢上一个人你就知道了。”江云鹤微微摇头,心想就苏小小这种喜怒无常的性子,不知道谁会那么倒霉。

  言归正传:“说正事吧,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拿幅假画将其换下来?”

  上次苏小小有很多事没说,如今姬诗泽的深浅自己也探了,该说的也该说出来了吧?

  “我又没见过,上哪弄一幅假的去?而且还要能瞒过姬诗泽的眼睛。”苏小小扯了扯嘴角,她原本是准备混进去拿了就走,怎么可能会有幅一模一样的假画?

  江云鹤皱了下眉头:“你该不会打算让我偷出来吧?”

  苏小小递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那我还不如直接跟她要来。”江云鹤差点儿被她气笑了,弄半天你什么计划也没有?

  “也可以。”苏小小一脸的赞赏。

  江云鹤:……

  “或者你将里面的情况全告诉我,再把姬诗泽和那个元门境高手引走,我便能直接动手。”苏小小总算说了个有点操作空间的意见。

  “算了,你先说说那画的秘密吧。”江云鹤转了个话题道。“夹层还是卷轴里?或者其他什么方法?也许我可以直接将里面的秘密拿出来。”

  “很简单,这幅画需要一枚用青牛山君肉身制成的印盖在上面,便能显示出真正的地点。”

  “山君肉身做的印?”江云鹤诧异道。

  “不错,当年青牛山君镇压了仙雍国十万大军,后来青牛山君战败,肉身被炼制成一枚青牛印。”

  江云鹤遥想一下,当年仙雍国可以说是强大,四处猎杀山君水神,而青牛山君竟然能镇压仙雍国十万大军,可见其实力,在山君水神之中也是强横。

  然而这样的强者,竟然被整个炼成一个青牛印。

  所以说……他还是跑的不够快啊!

  不过山君水神受到封地影响极大,离开封地后实力下降不止一筹,甚至会剥离神位,因此很多宁可身陨也不会逃跑。

  “青牛印在你手里?”江云鹤对这青牛印还真有些好奇,用一个山君肉身炼制成的印,应该不仅仅是用来看画吧?

  “我知道在谁手里。”

  江云鹤沉默一下:“你今晚想吃螃蟹,左边邻居家借点醋,右边邻居家借点螃蟹,是这意思吧?”

  “虽然听起来有点怪,不过没错。

  那人不太好对付,只能先取了画再上门借青牛印一用。”

  江云鹤看了半天,都没在苏小小脸上找到半点儿羞愧。

  “在谁手里?”

  “凤珩。”

  “他到永城了?”江云鹤自然知道凤珩是谁,这次永城风起云涌的两大主角之一,年青一代第一人。

  “在城外小青观。所以你只要把画给我,一个时辰我就能送回来。”

  江云鹤闭上眼睛思索,偷走一个时辰再送回来,听起来简单,实际上操作空间太小,几乎不可能。

  倒是自己把姬诗泽和那个元门境高手引走,让苏小小去取还有些机会,不过姬诗泽不是傻子,她肯定知道和自己跑不了关系。

  既然这样,自己还不如直接去借去骗呢。

  事关仙雍国藏宝,想来姬诗泽只要脑子不进水,都借不出来。

  自己和她只是深入交流一番而已,关系还没好到那地步呢。

  不过也未必没有可能……姬诗泽将那幅画摆在那,而且只有那么一幅画,本身就有问题。

  苏小小和外道中人都知道那幅画在姬诗泽手中,说明这消息不是太隐秘,而姬诗泽又将其那么明显的挂在墙上,哪怕有一些禁制阵法,这也有些过于松懈。

  给他的感觉倒像是故意让人去偷一样。

  半响江云鹤睁开眼睛:“江山图落到姬诗泽手里多久了?”

  “起码十年。”

  “没其他人打过主意?”

  “自然是有,据我所知左道中死在她府上的就有四个人。”

  “所以,她根本就是在钓鱼发家致富是吧?”江云鹤觉得自己还真有点儿小看姬诗泽了。

  苏小小知道的就有四个,不知道的说不定更多,敢打她府上主意的必然不是庸手,死上十个八个的,她恐怕还真发家致富了。

  “既然你能去借青牛印,姬诗泽出些代价,也能借到吧?”

  “你觉得凤珩在乎那些外物?”苏小小嗤笑一声:“青牛印是他的护身宝物,若不是他欠我点东西,我也借不到手。而且青牛印可以开启的消息,我也是偶然得知,就连姬诗泽和凤珩都未必知晓。”

  江云鹤倒是想劝苏小小干脆与凤珩、姬诗泽合作,苏小小与凤珩都是元门高手,而姬诗泽府上同样有个元门境,三方实力差不多,倒是可以各取所需。

  不过转念一想,江云鹤倒是知道苏小小担心什么了。

  永安郡王。

  要知道仙雍国当年何其强横,留下的藏宝哪怕是永安郡王这样的真人,也未必能免俗。

  “我可以借个试试。”江云鹤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这个方法最简单直接。

  借东西么……他还是挺擅长的。

  借不来还可以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