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才相婿 > 第194章 掐指一算

第194章 掐指一算

  尽管如此,周泽宇多日值班,如果动了贪念,可偷的东西太多了,怎么单单是拿了一件三百万的项链?

  这些疑问,光靠猜测是没用的,还得去现场调查。

  监控室里,站满了人,休班的两位副经理也在,一个个噤若寒蝉,脸色雪白。富人随随便便一件小玩意,他们一辈子的血汗钱也赔不起。

  “越阳哥哥,我们值班时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你是知道的。”小胖张满脸淌汗,他也在值班名单中,将越阳拉到一旁,瞪大眼睛憋住马上决堤而出的眼泪。

  “还得给你们发加班费呢,别担心。”越阳拍拍他的肩膀,这下,小胖是真落泪了,转过身用手背擦。

  “周泽宇联系上了吗?”凌若寒厉声问,稍有骚乱的监控室安静下来。

  “还没有,手机一直无法接通,单位也没人。”车娜紧张道。

  “监控有什么异常吗?”凌若寒又问。

  “正在逐帧排查。”李经理战战兢兢道。

  凌若寒焦急看了下腕表,距离拍卖会,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通常提前一个多小时,记者就会赶到,想到这里,凌若寒环视一圈,严肃口吻道:“这件事不许外传,等待公司进行处理。”

  是!

  凌若寒亲自给周泽宇打电话,果然是无法接通,随即又打给了蓝梦娇,这回通了,“表姐,姐夫回家了吗?”

  “没有啊,昨天他不是值夜班吗?”蓝梦娇还没起床,声音慵懒。

  “如果姐夫回来,让他务必回个电话。”

  “好的,这么多事儿!”

  凌若寒脸色越发难看,周泽宇每次都熬不住,等天亮就提前回去,但眼下他并不在家中,手机又打不通,其中问题变得复杂起来。

  越阳也暗中询问了阿龙,但因为不是凌若寒值班,阿龙安排的人手也会相应减少,只是看到周泽宇迟来早退,没有其他异常。

  “监控被关了半分钟!”李经理惊呼。

  凌若寒连忙过去,果然发现期间有三十五秒的监控处于雪花状态!

  “这个时间,都有谁值班?”凌若寒沉声问。

  一位副经理和五名保安耷拉着脑袋上前一步,凌若寒看了他们一样,皱眉道:“周泽宇也在场?”

  是!是!

  几乎所有人异口同声,有的人还强调了两遍。

  这里的情况已经查明,凌若寒又跟着车娜赶去三十二层的办公室。室内没有安装监控,但门窗特别是保险箱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除了那件项链,其余的都在。

  越阳四处查看一番,也没有异常。因为几位老总值班,每天都会进行工作交接,这里可能存在所有老总的指纹或者脚印,并不利于报警调查。

  “凌总,我以自己家族的名誉起誓,东西不是我拿的。”车娜郑重道。

  家族名誉,可谓誓言很重了,凌若寒当然不会怀疑她,否则这里不会交给车娜负责。

  “周泽宇之前,是你值班?”越阳问。

  “对啊。”

  “交接的时候有没有异常?”

  车娜恍然大悟,努力回忆片刻,笃定道:“和他交班时,感觉他好像喝多了,舌头都是大的,他还跟我要了钥匙,要清点保险箱的物品。”

  “你同意了?”凌若寒连忙问。

  “是的,这也在流程之内的。但他摇头晃脑的,还总对我动手动脚,我感到厌烦,就出去了一会儿。”车娜如实道。

  “立刻查这段时间的监控!”

  果不其然,这个时间段,周泽宇出去了一趟,前后只有不到十分钟,但如果有人里应外合的话,还是有时间配到钥匙的。

  “真丢人!”

  周泽宇有九成的嫌疑,还是自家亲戚,凌若寒恼怒不已。再次给蓝梦娇打了电话,回复是一样的,周泽宇没有回去。

  “小寒,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蓝梦娇这回醒明白了,电话里问道。

  “这次拍卖会的一件价值三百万的项链丢了。”凌若寒没客气,直言道。

  “呦,小寒,你什么意思啊?我们蓝家穷不起了,要偷一条项链?”蓝梦娇声音很大,一旁的越阳都听得很清楚。

  “表姐,你不要误会。这件藏品,是姐夫当值期间丢的,我得找他问清楚。”

  “他不在家,我也没办法啊!再说了,区区几百万而已,丢了就丢了,就算是让他赔,你也不能大喇叭似的,搞得人尽皆知,还让不让人活了?”

  蓝梦娇气性很大,凌若寒脸色苍白,没回答她便挂了电话,随后吩咐,找!

  去周泽宇可能去的任何地方找!

  “车总,万不得已的时候,联系下项链的所有者,就说,因损坏,按照合同进行双倍赔偿。”凌若寒皱眉道。

  “我查了,是个美妆博主,性格大咧咧的,也可以说是卖掉了。”车娜商量,如此便可以节省一部分钱。

  “不行!”凌若寒摆手,“未经许可,提前是不能卖的,而且我们找不到买方和实物证明,遇到较真的更难处理。不要小瞧美妆博主的影响力,多说几句负面的话,公司信誉也会受到影响。”

  明白!

  两人商量着如何应对最坏结果,却发现越阳正在翻公司的内部通信录。

  凌若寒走过去,轻声问道:“越阳,你是不是想到什么?”

  “周泽宇在这里的登记信息,准确吗?”越阳追着生日问。

  “嗯,我有印象,记得他说过,生日在五一前,每年生日都可以在假期过。”凌若寒点头道。

  这就够了,根据生辰,又结合当前的时辰,越阳快速掐动手指,认真进行了推算,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此时,周泽宇藏在一名女人的家中,名字中,还有个月字!

  当这个结果出来时,车娜比凌若寒更为震惊,“这,怎么做到的?”

  “先别问那么多了,车娜,你跟我去抓人!”越阳匆匆道。

  “好!”

  凌若寒拉住越阳,谨慎说道:“去哪里?千万不要搞错了!”

  “是郁芬没错!”

  “车总该留下,我跟你一起去!”凌若寒不由分说。

  越阳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去现场捉人,也许会有冲突,车娜体格好,还可以自救。但眼下情况特殊,车娜还要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贵宾,也离不开。

  给宁向婷打电话确定郁芬的地址后,越阳又转给了阿龙,附近守着,不得出丁点差错!

  阿龙照做,还以为要去对付什么大人物,后来才得知是周泽宇。但看到凌若寒也跟着,便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这位越爷,总会把夫人的安危放大无数倍。

  来到郁芬屋门前,越阳扬起拳头就砸门,凌若寒此时才感到紧张,拉住了他的衣角。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