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才相婿 > 第193章 宝石项链丢失

第193章 宝石项链丢失

  什么?

  凌若寒也知道违约的后果,忙不迭问。

  越阳建议,既然是两种需求,那就单开一个封闭式的小型拍卖会,也在凌霄大厦举行。这点,他有保证可以说服那些人。

  凌若寒犹豫不定,但思来想去,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同时还能提高收益。

  “越阳,这些人来自江湖,都是有些背景的,你能确定说服他们?”凌若寒关切问。

  “应该差不多。”越阳拍了下胸脯,其实这些人都是奔着极品灵石来的,既然来自江湖,自然就不关注世俗。

  “可以试试。”

  凌若寒终于吐口了,而车娜却面带难色,“举办另一个小型的拍卖会是没有问题的,他们也不愿意公开露面。只是江湖人更注重诚信,说好的日期不能更改,但我分身无术,没法主持两个拍卖会。”

  “你以为天底下只有你一个拍卖师?”越阳鄙夷。

  “难道,你想亲自主持?”车娜想当然问。

  “当然有更合适的人选。”

  梁英俊!

  这回凌若寒没有反对,梁英俊是个网红道士,能说会道的,只要他同意,拍卖会方面也没有意见。

  “事不宜迟,尽快去操作吧。”凌若寒催促道。

  事实上,听说改为封闭式拍卖,口口相传,藏品物件已经激增到六十件,吸引了更多不愿意暴露身份的人。

  不仅如此,越阳还将这场拍卖会的抵押金提高到两千万,竟然没有一人提出反对。

  这都什么人!有钱无名,隐于江湖!

  凌若寒得知后,摇头感慨,但事态朝着最好的方面发展,她的一颗心也放回到肚子里。

  忙到拍卖会前一天,越阳才腾出时间去找梁英俊,他每天躲在室内,还不忘直播卖货,遥控徒弟们进货发货,实在无聊了,就修行一会儿调节下。

  听说要让自己主持小会场的拍卖活动,令人意外的是,梁英俊居然拒绝了,还特别坚决那种。

  “不行,不行。”梁英俊坚决不同意,苦着脸说道:“师弟,我到了人前不敢说话。”

  “你在直播间不是特别活跃吗?”越阳头大了。

  “直播的时候,别人看到的是我,但我看到的只是哪个网名来买货,看不到对方,所以特别放松。”

  “明天可是修行界的拍卖会,你说你赚那么多钱,现在又不用买避雷针了,就不想在大家面前露露脸?”越阳劝说道。

  “私底下交流也一样。师弟,你不清楚,我见了人不太会说话,腼腆着呢!”梁英俊一直打退堂鼓。

  “说实话吧,你那本秘笈,还有其他问题,我现在没研究出来。你要是再扭扭捏捏的,我可就不管了啊!”时间紧迫,越阳使出杀手锏。

  梁英俊眼睛瞪得溜圆,还有问题?!

  但这种事,越阳不会随意拿来吓唬人,最后勉强答应,只怕今晚会失眠,要多排练几遍才行。

  这些都是小事,越阳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处理,那就是说服凌若寒,不要出席华彩丽人的拍卖会。

  “为什么?”凌若寒不解问。

  “怕你太累。”越阳笑道。

  “多少天的忙碌,就是为了明天,我当然要去的。”凌若寒坚持道。

  这回来的江湖人士较多,凌若寒身上的蛊虫气息一定会吸引到他们的注意。越阳没有三头六臂,不能让她再被更多人盯上。

  “小寒,来,咱们慢慢说,不生气啊。”越阳先是让凌若寒坐下,一脸认真道:“其实,这回的主角应该是车娜。”

  “不冲突吧?”

  “冲突谈不上,但你的华丽亮相,会让所有女人黯淡无光。”

  “哪有那么夸张!”凌若寒抿嘴笑了。

  有戏!

  越阳继续劝说:“你想,这次的宣传册是车娜,不少人也是奔着她来的。而提供珠宝藏品的,又有半数以上的贵妇,一个车娜就让人嫉妒得发狂,你作为年轻貌美的女总裁出现,还让不让人活了?”

  好像有道理,但凌若寒又不确信道:“大家的主要目的还是在拍卖品,跟我的关系似乎不大吧?”

  “相当大!”看凌若寒总是下不了决心,越阳又吓唬道:“江湖险恶,不是还有那么一伙人吗?万一就有咱们的对手暗中使坏,那可是神不知鬼不觉。”

  这下,凌若寒终于不再坚持了,用力点点头。

  “拍卖现场都有监控,让车娜带个耳机,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给她下命令。”

  “那好吧,省得我在现场,也提心吊胆的。”

  “真乖!”

  越阳兴奋不已,在凌若寒秀额深情一吻。拍卖会同时进行,他要守在小会场的,一般的保安力量可保护不了凌若寒。

  凌晨时分,官网发布了一个公告,因“极品寒玉”争议很大,予以下架处理,请广大收藏爱好者谅解!

  表面上,没人在意这条深夜的消息,而修行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这件宝贝会亮相小会场。

  早上不到六点,越阳被车娜的电话吵醒,一条价值三百万的托帕石项链不翼而飞!

  越阳脸色阴沉,从排班表看,昨晚值班的正是周泽宇!

  “先调监控,昨晚值班的一个都不能走!”越阳叮嘱道。

  “正在查监控,但周泽宇已经走了!电话还打不通了!”车娜急急道。

  “我马上就去公司,你守在那里,不要再出其他差错。”

  越阳匆忙换好衣服,凌若寒惦记着拍卖会,一直没睡好,听到动静连忙追出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一件托帕石的项链丢了。”

  “那件三百万的?”

  “对,数额不大,我先去看看,小寒,你再睡会儿吧。”

  “我怎么睡得着!这不是价钱的问题,而是涉及公司的安保和诚信,你等我下,我去换衣服。”

  匆忙之中,凌若寒只换了套最方便的连衣裙,便小跑着下楼。

  最后一天值夜班的,是周泽宇,但凌若寒依然觉得难以置信,“都找过了吗,会不会放错了地方?”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车娜做事仔细,以前从没出过意外。”越阳说道。

  “周泽宇脑子进水了吗?值班期间监守自盗,只是为了一条三百万的项链?”凌若寒激动问。

  像这种宝石,还有唐秀苏拿来的海蓝宝,因为价位不高,通常百万左右就可以做出大克拉的饰品。比如这条,整条项链用到了三十六颗二十克拉以上的托帕石,最小也在克拉级别,梨形项链坠,更是重达三百克拉,设计精妙,可以拆卸,镶嵌在配套的皇冠上。

  拥有这条项链的女人,可以过一把宫廷贵妇的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