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侵染

第一百七十五章 侵染

  张御从玄府正堂之中走了出来,返回到了飞舟之上。

  他算了一下时间,这个混沌怪物出现的时机倒是很巧,恰好是复神会那处驻地被摧毁后没有多久。

  这会否复神会的后招?还是说真的只是凑巧撞上了?

  他思索了一下,玄府守镇的修士不在,现在都护府虽然还有披甲军士驻守,但是玄府的力量却是变得有些薄弱了。

  他虽不认为有人胆大到敢侵袭玄府,但若只想设法弄出一些事来,倒是不难做到,这里还需防备一手。

  他道:“许执事。”

  许成通立刻应声道:“巡护,许某在。”

  张御道:“你且守在玄府之外,若有人能趁隙来攻,就由你抵御来犯之敌。”

  许成通恭敬道:“巡护放心,许某会守好此处的。”

  张御嗯了一声,待许成通带着弟子离去之后,他便驾驭飞舟往都护府南方过来。

  约是十来个呼吸之后,白舟就出现在了南方敞原的上空,由此往下望去,可见到大地上大群的奔马像潮水一样向一个方向漫去。

  还有一些土著骑在马背之上跟着马群,在更远处的山坡上,还有一些土著在放牧,这些应该都是南方的归附部落。

  本来这些人数众多的部落对都护府也是一个巨大威胁,可如今都护府拥有了玄兵和披甲军士,却是再也不用担心这些部落会反叛了。

  而这些土著同样也是知道了都护府所拥有的力量,现在一个个都变得很是安分,对于都护府派来的管束官吏也非常异常恭顺。

  到了这里之后,他便从白舟之上飘身而下,从星袋之中将那枚纸符取出,任其飘在前方,心光入内一转,这纸符也是微微放光,而后就指向了一个方向,并朝着那里飘飞而去。

  他也是跟了上去,那符纸并不走直线,时而绕旋,时而上行,这应该是在追逐着那姬道人的行踪,如此看,其人当是应该是在追摄什么,所以飞遁轨迹才呈现这般状况。

  只是符纸在飞到了某处,忽似接触到了什么炙热之物,嗤的一声凭空燃烧了起来,旋即化为灰烬飘散飞开。

  张御没有再去管这些,因为他发现了更为重要的东西。

  此刻他目光之中,前方的丛林内出现了一片数里方圆的巨大空地,就像是被人生生挖掉了一块。

  不止如此,空地周围草木焦枯,内里则是存留着一种仿佛黑色沥青般的东西,并时时向外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黑色气雾,这气雾还散发出一种奇异而古怪的香味。

  当然,到了他这境界,并无需将这气味吸入体内,纯粹只是通过感应来分辨的。

  他在上空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东西极似被大混沌侵染的浑章修士的手段,这里也的确有过打斗的痕迹,但是从所泄露的气息上看,斗战并不激烈,双方看去也只是试探,随后俱是往密林深处去了。

  他抬眼往前方密林看去,南方的地形总体较为平坦,安山在到了这里后有一个巨大的断裂缺口,来自南方的诸多部落,包括以前他曾出使的坚爪部落都是从这个缺口中过来的,只是近处得景物倒是十分好辨认,可后面却是一片模糊,那应该是浊潮相对浓烈的地方。

  他身躯一晃,沿着褶皱的山形继续往里深入。

  此刻哪怕没有纸符引路了,可两个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在此间追逐打斗,无论如何也是会留下痕迹的,哪怕浊潮也掩盖不了。

  可以看出,斗战断断续续,追逐的一方很是谨慎,当中爆发了几次持续较长的斗战,看去倒是逃遁的一方看去处于下方,那位姬道人作为守镇,倒也是有几分本事的。

  但是通常来说,这类来偏远边境的修士,若非玄廷指派,那么多数是感觉自身有着某种缺陷,才会自己主动过来守镇,用以磨砺自身。

  跟着那战斗痕迹,他进入了一条绵延山脉之中,这是一处安山的支脉,可看到山脉之上有几个巨大的焦黑坑洞,好似被玄兵轰爆过一般,而有一处山体被自当中截成两段,形成两片巨大的断崖,战事到了这里明显激烈了起来。

  随着他持续飞驰,却见一个道人站在山脊上,这人方额广颐,长须在胸前飘拂不停,他心念一转,便缓缓飘落下来,在这人身侧不远处站定。

  姬道人并未转头,只是道:“道友来了。”

  张御看向前方,就在山脚之下,有一个深坑,那里充满了沥青状的粘稠黑色物体,还向外散发着点点闪烁荧光,而在最深处,则是瘫伏着一个庞大的人形物体,身躯一半是血肉,一半是烟雾,还有一条条说不清是手脚还是触须的东西摊散在身躯四周。

  他道:“道友看来已是将这混沌怪物除灭了。”

  姬道人道:“这人虽然变化较多,力量也是强横,可是混沌怪物的长处也就这些,它们的思绪意识往往混乱不堪,这在斗战之中这是大忌,我只需沉着应战,不难将之除灭。”

  张御道:“是么?”

  混沌怪物长处在与可以无休止的求取大混沌的,力量源源不断,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弱点,相比这些而言,思绪混乱根本不算一回事。

  而且也未必所有的混沌怪物都是如此的,其中有一些只是因为自身的改变而导致对外物认知也随之发生了蜕变。

  世人无法接纳,那是站在世人的立场上,可若放在混沌怪物身上,却又有是觉得理所当然的。

  一般来说,混沌怪物只有彻底打散才能除却,然而这一头却是依然保持着完整的身形,从外表上看不出到底是如何消灭的。

  姬道人感叹道:“只是我与这东西交战了数日,也看到了许多东西,这使我心中颇为困扰。”

  张御道:“不知何扰?”

  姬道人道:“我看到了另一条道路的可能,若是按照此道走下去,那么或许就能行至上境。”

  张御看了他一眼,一个修道人的道心可没这么容易撼动,尤其是这位早已修炼到了元神照影的境界,更没这么容易被撼动内心,除非是……

  他淡然言道:“无论如何走,都是道友自己的选择。”

  姬道人道:“是么?”说话之间,他转过身来。

  但是可以见到,他的眼眸此刻已是变得一片漆黑,看起来无比诡异,他看着张御道:“我以为道友会劝说我放弃?”

  张御平静道:“我为何要劝说?修道人之如何修持全由自主,外人无可指摘,便是把持不住自身那也是自家之事,可若是道友所为超出界限,并涉及到他人,那我自不会坐视。”

  姬道人喃喃道:“的确,此法虽可窥上境,但却是难以抑制自身,若是放任下去,难免会牵扯到不相干之人。”

  他说话之间,眸子之中的色泽开始变得淡了一下,可是过不了多久,又有一股黑气涌动了上来。

  张御看着他的变化,他推断,这位应该是与那个混沌怪物交战时,被对方一部分气息侵入了身躯之中,而这一些气息又勾连着大混沌,里面有着无尽玄妙,更有着修道之人想知道诸多道理。

  若是从不与之接触还罢了,可一旦接触到,修士就很难抵挡其中的诱惑。

  但他没有办法帮助到其人。这是完全是修道人自家内心的变化,就算他能镇压住此人也没有用,反而外面的压力越大,越有可能迫使其人内心发生某种改变,这样反而是害了其人。

  所以这一切只能靠其自家来解决,不过若是能过去这一关,对于其人来说或许还是一个缘法。

  姬道人神情变化不定,内心似是在挣扎之中,身上气息更是数度来回变化着。

  日头偏西,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姬道人眼神之中的黑色终于完全退了下去,他长出了一口气,抬头望向张御,语发感激道:“多谢道友了,若非道友提醒,我怕是过不去这一关。”

  张御平静道:“不必言谢,既然道友已是做出了选择,那么为了避免道友伤及他人,那么我也只好擒下道友了。”

  姬道人皱眉道:“道友这是何意?”

  张御看向他道:“道友即便自己认为还原来的自己,可终究还是原来不同了,你不妨看一看自己的脚下。”

  姬道人低头看去,夕阳垂在一侧,在他身下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但是此刻呈现出来的却并非是人形,而是长着无数手臂和触须的怪物,且这影子随着阳光的退去,像是倾倒在地面上的水渍,正以极快速度向外蔓延开来。

  只是他看到了这些,非但不觉惊异,反而抬起头,奇怪道:“有哪里不对么?”

  张御看着他,眼前之人,已经不能说是原来的姬道人了,因为他从心识到意念都已经改换成了另一个人。

  虽然他本人不这么认为,但实际上这个蜕变已然在无声无息之间完成了。

  其人现在看着固然还有理智,但实际上他已经完全接纳了大混沌,并且以混沌怪物的认知来看待世界,此比思绪完全陷入混乱之中更为危险。

  他眸光一闪,一道明亮的光华便自身上耀闪而出,霎时照亮整个山脊!

  ……

  ……